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一十二章 四套班子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店來的,新開的店生意這麼好,不到一個月時間就把旁邊兩家的客源幾乎搶光……這是兩家聯手,在背後下黑手了。 這事項爸有去打聽過,他們用這樣下三濫的手輳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早知道,當初既...

第四百一十二章「四套」班子

第二天,周日。

項凝一覺睡到了中午,連吃飯都是許庭生直接抱起來扔到餐桌旁的椅子上的,迷迷糊糊的,一半自己吃,一半是許庭生硬塞的。

下午趕了一下午作業,吃過晚飯,才終於戀戀不捨的背著一大包零食去學校上晚自習了。

收拾了碗筷,順手把垃圾帶下樓,一星期不來,擱著就臭了。

許庭生也決定回學校睡,一來他星期一上午有課,二來,進入大三,那種大學生活所剩無幾的感覺已經越來越強烈,這一世本有心要細細體會的大學生活,終究還是蹉跎了那麼多。

殘餘不多的這點美好時光,他想盡量珍惜。

開車回校的路上,許庭生特意繞路,去看了一眼項家的飯館。

飯館有個普普通通的名字:家常菜。

不算大的格局,大堂擺著十來張四人或者六人的長方桌,裡頭許庭生沒進去看,但是發現有客人進出,估計還設有幾個包廂。

這位置不錯,屬於中心區邊緣,人流量挺大。

就像小項凝說的一樣,飯館生意很好,幾乎沒有空座,哪怕有人吃好了,也立即會有人補上去。許庭生偶爾還能看到項爸項媽穿行忙碌的身影,這是真不把自己當老闆埃

與之相對,旁邊的兩家飯館,許庭生也觀察了一下,多少有些門可羅雀的味道,廚師閑著沒事,三三兩兩的蹲在門口抽煙,跟一樣沒活可乾的女服務員聊天。

做餐飲這一塊,似乎總是很容易出現這樣的情況,越是在同一位置的幾家店,因為對比明確的關係,反而越容易出現巨大的反差。

而且人們還有一種心理,出去吃飯,一般哪熱鬧往哪去,排隊都樂意,相反你要是空蕩蕩的,那沒人敢進來,人們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擔心食材不新鮮。

所以,這種對比落差往往會隨著時間的更迭而越來越嚴重。

許庭生不關心這些,看了十來分鐘,就安心的開車離開了。

……

……

就在許庭生離開后沒一會。

小飯館里,一桌六個20到30來歲的男的跨坐在椅子上,圍著桌子是滿滿一地的酒瓶,這些人已經喝得有些東倒西歪,滿滿一桌的菜,也大多見底。

「怎麼樣,都吃好了吧?」

其中一個30來歲的男的一邊拿牙籤剔著牙,一邊問其他人。

「吃好了,軍哥。」

「吃好了,也喝好了。嘿……」

「這日子爽礙…」

另外五人紛紛回應。

被稱作軍哥的男人笑了笑,甩了甩手說:「那開始吧,東西今天誰帶了?」

「我,我帶了。」

一個二十來歲,留著一頭鄭伊健式長發,卻沒長那張帥臉的年輕人舉手,諂媚的笑著,說:「軍哥,我來……」

說著話,他從口袋裡掏出來一隻死蟑螂,丟進桌上的一鍋殘湯里。

本著戲要做足,越慘越能訛人的原則,長發男端起放了死蟑螂的那鍋殘湯……閉眼,喝……他要製造出自己已經不小心把蟑螂吃到了嘴裡的效果……

這樣噁心?噁心就對了,這一弄,至少跑好幾桌,還能訛多一點錢。

死蟑螂在湯麵一直漂,長發男幾乎把剩下的小半鍋湯都要喝完了,蟑螂還沒進嘴……

「你對著吸一口啊1軍哥不耐煩了,催了一句。

長發男言聽計從,對著死蟑螂「吱溜」吸了一口……咕咚……

「吐礙…然後喊起來……」軍哥說。

長發男環視一圈,最後目光落在軍哥身上,膽怯的,帶著幾分無辜說:「吐不出來……一下太用力,我吞,吞下去了……」

「……」

一陣鬨笑過後,軍哥氣急敗壞的說:「還誰帶了?」

「我……」長發男繼續舉手,「我還有……」

他從口袋裡掏出來一把,「我家蟑螂很多。」

挑出來一隻丟進最後一點湯水裡。

這次,他終於成功了。

一口連湯帶蟑螂吐在桌上,長發男大聲喊起來:「老闆,過來……這怎麼回事?你家菜里有蟑螂知道嗎?我差點一口吞下去知道嗎?」

「對啊,怎麼回事?」

「老闆……」

「你們這也太噁心了吧……」

「大家看了啊,這衛生情況,你們還吃得下去?」

剩下幾個人拍桌站起來,跟著七嘴八舌的嚷嚷。

「第三次了,媽x的老子跟他們拼了。」

項家飯館的合伙人,小項凝嘴裡的牛叔叔是個四十來歲,膀大腰圓的漢子。正如他所說,第三次了,這是同一夥地痞第三次這麼故意搗亂、訛詐了……

忍一次,忍兩次,認錯,道歉,賠錢,怎麼孫子怎麼來……

急脾氣的老牛已經忍不了了,探身從櫃頭底下抽了一把菜刀,瞪著眼睛就要撲過去。

項爸趕緊一把給他抱祝

「你真拿刀過去,不光這店完了,你也完了……怎麼回事咱們都知道,這幾個人是什麼樣,附近的熟客也都清楚,放心他們不會信的。求財嘛,犯不上。我們先忍著,慢慢再想辦法吧……」

項爸小聲勸道。

「能有什麼辦法?這個狗屎軍就是這一帶最有名的黑頭頭,隔壁那兩家雇來的,誰不知道?可是咱們報警也報過了,結果警察說什麼?他們說,這事他們也管不了,沒證據。你說,我們還能有什麼辦法?這樣下去,遲早也是被他們搞垮,還不如乾脆點,來個痛快。」

老牛的刀被奪下來了,把兩隻拳頭攥得咯咯作響。

這些人,就是沖著搞垮項、牛兩家這個店來的,新開的店生意這麼好,不到一個月時間就把旁邊兩家的客源幾乎搶光……這是兩家聯手,在背後下黑手了。

這事項爸有去打聽過,他們用這樣下三濫的手輳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早知道,當初既然奇怪這位置的店租怎麼這麼便宜,咱們就該先查一查了。」項媽有些無奈說。

「當時光顧著開心了,第一次自己開店當老闆,咱們哪懂這些?1老牛的老婆,牛嬸接了一句,嘆氣說。

最後,兩個女人架著老牛,項爸出面道了歉,又賠了300塊錢,總算把一群瘟神送走。

軍哥一夥毫不避諱,吹著口哨志得意滿的出了門。

旁邊的一家店裡,桌上擺著一壺茶,兩個中年男人坐在一起,跟門外經過的軍哥一群人揚手打了個招呼,然後互相看了幾眼。

「看不出來……挺能忍的。」其中一個笑著說道。

另一個嘿嘿兩聲,說:「是挺能忍的,不過光忍就能行的話,那也不叫生意場了。」

「問題這都第三回了,他們家生意也沒見差下去多少啊,要不,下回乾脆讓狗屎軍那伙人直接把店砸了?」

「犯不著,也沒用,就幾張破桌子,砸不砸動不了根本。我想著……就這幾天吧,我費點力氣,這幾天就讓他們關門……」

「你有主意?」

「老主意礙…四套班子一起上……就是難免要傷點錢……這樣,咱倆一人一半,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你這,四套班子一起上,夠看得起他們的埃」

兩個人相對著陰笑幾聲,彷彿已經能看到項、牛兩家的家常菜館關門。

所謂四套班子:

地痞,搗亂、鬧事;

城管,摘招牌、燈箱;

對比之下,工商、衛生兩個部門才是真正能讓一家飯館關門的殺手……

***

世間沒有後悔葯,所以,我們要學會珍惜。

感謝打賞:

大叔爆更erl;小小流風;黃金搗蛋;ゝ妳的面貌、我似淡忘59592420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