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零七章 項家的骨氣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小聲說:「咱們家還挺好看的,比我家好看。」 咱們家?我家? 小項凝提醒了許庭生一件事。 「對了,我還沒問你呢,怎麼周六就跑過來了?爸爸媽媽知道嗎?午飯吃了嗎?他們找你怎麼辦?...

第四百零七章項家的骨氣

看著小項凝微微有些緊張顫抖的背影。

有些汗顏,許庭生掐了自己一把,進屋穿衣服,順便清了清腦子,收起不該有的想法。

等到感覺平靜了一些,他才裝作若無其事的從房間里出來。

小項凝也在假裝若無其事,她正在四處觀察這套房子,順便逃避和許庭生的眼神接觸。

許庭生不吭聲在一旁跟著,順手開了那個給項凝準備的房間的房門,讓她看。

人還沒說要住呢,所以許庭生不好多說什麼。

項凝呢?因為害羞,她一樣不好多說。

但是房間里全是少女色系的東西,碎花的窗帘,造型可愛的白色配搭蘋果綠的小書桌和椅子,精巧的檯燈,還有進門牆角處的女生拖鞋……加上卡通少女心的床單、被子,再加上床頭床尾擺放的各一隻熊……

再明顯不過了好不好?

兩個人都一樣,忍著心頭的小甜蜜和小小的尷尬,心照不宣。

小項凝笑著的抱起一隻熊親了一口,算是在表示,她很喜歡。

若不是剛剛那一幕,這一口或許應該是要親在許庭生臉上的。

這麼晃了大概有二十來分鐘,項凝才重新坐回來,鼓起勇氣抬頭看了看許庭生,小聲說:「咱們家還挺好看的,比我家好看。」

咱們家?我家?

小項凝提醒了許庭生一件事。

「對了,我還沒問你呢,怎麼周六就跑過來了?爸爸媽媽知道嗎?午飯吃了嗎?他們找你怎麼辦?」許庭生一串問題連著扔過去。

「他們知道的呀,就是他們說我可以過來的呢,家裡都只有我一個人。」小項凝說。

「一個人,爸爸媽媽有事出去忙了嗎?」許庭生問道。

「嗯」,小項凝點點頭,「以後我周末回家就都是我一個人了,他們都要忙,早上出去,很晚才會回來,要十二點,有時候一點,兩點……」

許庭生糊塗了,說:「為什麼啊?什麼事這麼忙?」

「他們和牛叔叔家一起開了個飯館呢,午飯、晚飯、夜宵都要做的……他們都忙壞了。」項凝有些心疼說。

這才多久沒見,怎麼項爸項媽就跑去開飯館去了?而且這麼拼……許庭生一下沒轉過彎來,又向小項凝問道:「是不是家裡現在很困難啊?」

他擔心問題出在那套房上,雖說半價,那也是20來萬的首付,項家肯定是有在外面借了一些的。

好心辦壞事了,許庭生有心彌補,很想幫這個忙,但是關係錢的事,他其實很難跟項爸項媽去怎麼說,更不敢擅作主張去做什麼,因為這一不小心,就可能傷了他們的自尊。

「難道是被人催著還錢了?」

許庭生想了想,還是把問題拋給了小項凝。

小項凝搖搖頭,說:「沒呀,他們還借了更多來開飯館呢,其他人都好像很樂意借的,連大舅媽都自己送錢過來呢,他們現在突然都對我家可好了。」

聽項凝這麼說,許庭生大概已經明白,項家的親戚們,應該是已經嗅出味了,知道許庭生和項家的關係不簡單,所以抓緊改變態度,趁早改善關係。

那麼,是不是應該考慮幫項凝大舅家的購房問題也解決下?凝園一期其實還是私下留了幾套房備用的。

還有,項爸項媽這麼拼,自己是不是得幫點忙?

這事要辦其實不難,給互誠和至誠打個招呼,再讓黑馬會的各位也都把各自手下員工的聚餐什麼的,都弄到項爸項媽那去,十幾家一起,飯館的生意想不紅火都難。

問題是,項爸項媽看出來怎麼辦?他們會接受嗎?

「爸爸媽媽飯館的生意好嗎?」猶豫片刻,許庭生問了一句。

「很好啊,都太好了,好到我過去吃飯都沒地方坐,還要幫忙端盤子,然後他們就不讓我去了。我其實想去的,因為他們都太辛苦了。」小項凝有些幽怨的說道。

聽項凝這麼說,許庭生倒是可以暫時把剛剛的想法收起來了,既然生意本身就已經很好,他就不必跟著湊熱鬧了。

「那既然生意好,爸爸媽媽應該多雇點員工啊,怎麼自己那麼辛苦?」許庭生不解的問道。

「他們怕來不及賺錢」,項凝說,「他們自己兩個商量,我偷聽到的。我告訴你哦,爸爸媽媽是想在我,我,我……以後嫁給你之前,把凝園那套房子的貸款還完,再把家裡欠的錢還完,然後,還要把你便宜他們的那一半房子的錢存出來,到時候把那份錢買成車子什麼的,和房子一起,給我當嫁妝。他們還說,雖然你們家肯定不稀罕,他們還是要這麼做的,說要不怕我被看輕了。」

許停隨即有些自責,他想不到項爸項媽骨子裡這麼硬氣,這麼有骨氣。他們這是想盡自己最大的可能,讓項凝可以挺胸抬頭的嫁進在他們眼中跟自己門不當、戶不對的許家。

房子的便宜,他們沒提過要退,但心裡早有了主意,這個便宜,他們不佔,非但不佔,還要貼進來半套房的錢,一切只為了小項凝。

這情況,一方面許庭生其實有些欣喜,因為這樣看來,他們是真的相信他了,打算把項凝交給他了。

另一方面,他也有些犯愁……這事他該怎麼說?還是就裝不知道,任憑項爸項媽這麼辛苦?

「爸爸媽媽說,我以後有時候可以住你這裡……」

小項凝突然說了一句。

「啊?」許庭生差點跳起來,不是說還小嗎?

「我周末回去,他們都特別忙,然後我一個人在家到那麼晚,他們不放心……他們是這麼說的」,小項凝有些窘迫說,「還有,他們說,你為了我命都捨得,肯定不會傷害我的。」

看她眼神有些遊離,許庭生猜到了,試探說:「最後一句是媽媽教你一定要對我說的是吧?」

小項凝一下把眼睛瞪得大大的,那意思很明顯:你怎麼猜到的?

有些艱難的,項凝點了點頭,說:「我上個星期回去,媽媽就讓我和她一起睡的,問了我好多事情,特別是我們在西湖市那天的事情……別緊張呀你,我知道哪個不能說的。後來,媽媽就……就,不告訴你。反正媽媽後來讓我跟你說這個,還有,第二天,我還聽到她跟爸爸說,沒出事,庭生這孩子,畢竟是舍了命都要對小凝好的,應該可以放心。」

項凝說完,許庭生突然一下覺得頭好重,這是多大的一頂「高帽」扣下來了啊,扣得他非當聖人不可,這下,面對如此的信任,他真就連一點想法都不敢有了。

而且,既然是故意讓項凝說的,裡頭肯定還有「威脅」的意味在。

「這,太慘了……」許庭生在心裡嚎。

小項凝看看他痛苦的表情,突然笑起來說:「可是,你剛剛想傷害我了,是不是呀?」

「我?……我,沒呀。對了,我先去給你做飯,然後一會你吃完午睡一下,起來之後呢,好好學習……不懂的問我……」

許庭生落荒而逃。

小項凝在身後咯咯直笑。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