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零四章 一個月賺出來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石中軍之所以不親自問,不問許庭生,其實是反過來怕許庭生尷尬,而且最關鍵的,他沒把握知道許庭生是否真的有「麻煩」,這才先讓人探探路。 許庭生把自己的想法解釋給黃亞明聽。 黃亞明剛想罵街...

第四百零四章一個月賺出來

2005年9月9日,開心農場在微博正式上線前一個晚上。

許庭生一個人坐在房間里,有些興奮,也有些不安。

興奮來自於期待,挑戰一個他所見識過的,曾經不敢想象的龐然大物的期待。

不安同樣由此而來,所有準備工作都已經就緒,以短平快的手法賺一筆錢,似乎問題不大,真正讓他在意和心神不寧的是,微博與qq在積累「親密互動人群」方面的較量似乎馬上要開始了。

作為一個見識過騰迅帝國的重生者,一個曾經的普通人,甚至是個失敗者,許庭生對這個未來的龐然大物的敬畏,超過所有人的想象。

其中包括胡琛和賀與談。

他們此時同樣沒辦法意識到,許庭生是在與人爭奪一個可以使自身在未來無往不利的用戶基矗而對方,其實有天然優勢,並且佔盡上風。

雖然這一年,在「2005年中國軟體產業最大規模前100家企業」中,騰迅的排名只是第25位。

但也是這一年,qq註冊用戶已經超過三億,同時在線人數突破千萬,用戶活躍度越來越高,它已經從年輕用戶群體擴大到了中老年甚至幼年用戶群體。

它正在瘋狂積累許庭生最為看重的「親密互動人群」,養成人們對qq的日常依賴。

這是未來那個帝國的一切的基矗

與之相對,微博註冊用戶八千萬,殭屍號無數,日常活躍賬號更少。

微博數據暫時無法統計同時在線情況,但是很顯然,這個數字會遠遠低於對方。而且在用戶群體構成和吸附性上,完全無法與對方比擬。

微博用戶群體覆蓋眼下還基本局限於年輕群體,而微博賬號對於其中的大部分人,隨時可以拋棄,忘記。

這是最可怕的。

對於微博,很多人都是一時興起註冊了玩兩天,就扔在了一邊,其中大部分,都只是偶爾想起,才會上來給自己喜歡的明星、紅留個言,或者參與下某個話題的討論。

甚至還有許多人,早已經把自己註冊的賬號忘到不知哪裡去了。

「對某件事、某個人的熱情」永遠無法和「日常生活習慣」比較穩定度。

能不能通過開心農場這個遊戲,讓大部分撿回自己的賬號,呼朋喚友,拉親人入坑,頻繁活躍,構建出一個個小的難以拋棄的「互動圈子」,從而脈絡繁纏,營造出一個難以拋棄的「互動平台」,才是對於未來最重要的事情。

與此同時,許庭生還在上查證了一條他記憶並不清晰的信息,騰迅早期最成功的遊戲之一,qq幻想,已經在預熱,將在十月底上線。

前世看過的重生小說里,重生者動不動就將某些後世大佬「折服」,一個個收歸麾下,變成「小弟」,這樣的yy許庭生想想都會尷尬,想發笑……太自不量力了。

預知能力的能量固然大,但,人還是那個人,許庭生可沒有因為重生多出來一身「王霸之氣」,和搖身一變不知哪來的那份手腕和能力。

事實上,不論是從野心的角度,還是出自「與生俱來」的敬畏,此時的許庭生都還沒有想過,可以就此擊敗騰迅甚至扼殺騰迅。往前倒退幾年,這個可能還存在,但是時至2005年,這已經很難。

準確的說,許庭生目前的心理,其實只是在模仿,然後希望能分一杯羹。

他甚至會希望騰迅不要太快注意到這個問題,最好,他們自己都還沒意識到這一點的重要性。

開心農場只是許庭生的第一步,要積累「親密互動群體」,變成「日常習慣」,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這一步關係到微博屬性的變化能否打開局面,無比重要。

……

……

黃亞明到來是晚上。

「你沒事幹啊?酒吧不忙?」許庭生問。

「忙,有事找你。」黃亞明徑直坐下來,看到茶几上的酒,給自己也倒了一杯。

「什麼事不能電話里說?」

「電話里說不清,那個,天宜那邊有電話打給你沒?」

許庭生搖頭。

「打給我了,催電影的宣發資金呢,你當初跟他們說的是至少400萬,對吧?」

「沒錯。」

許庭生說,在電影本身的投資上沒有增加太多,這是因為許庭生怕一不小心成本太充足,破壞了《瘋狂的石頭》原本的模樣,但是宣發費用方面,他不打算吝嗇,400萬隻是打底而已。

「錢呢?」黃亞明像喝水一樣灌掉半杯紅酒,問道。

「暫時拿不出來。」許庭生說。

「不至於吧?」黃亞明傻了一下,說,「真的?……互誠那邊每天嘩嘩進錢……至誠的房子不是也賣了一批了?……你還差這點?」

許庭生苦笑,說:「電影是你和天宜合作出品,不是公司間的合作,互誠和至誠還有很多股東,不管有沒有錢,除非我借,否則都不好拿出來給咱們弄電影的,何況眼下兩家其實都缺錢。」

「那你微博那邊呢?那邊現在總是你自己一個人的吧?」黃亞明又問道。

「是倒是,不過那邊現在窮得下個月工資都沒著落。」

許庭生也喝了一口酒。他這一口,在黃亞明看來是苦酒,他可一直不信,許庭生眼下原來真的這麼「慘」。

「那怎麼辦?我酒吧那邊現在也沒這麼多」,黃亞明有些鬱悶說,「如果天宜打給你,你怎麼說,或者他們不打給你,我應該怎麼說?我剛剛就說我要來問你。」

「你先說說電話是誰打給你的?」

「邵浚」黃亞明說了一個許庭生最熟悉的天宜副總,跟著追問,「對哦,怎麼他們不打給你?也不是石總親自打?……怕要錢尷尬?」

本來就是生意,談錢從來都不需要尷尬。

許庭生想了想,大致明白,石中軍此舉是在試探自己的現金流是不是真的如外面所說那樣已經中斷,那麼多分析文章他不可能完全沒注意……何況他是有心人,一直都在試圖擴大自己在互誠的股份。

所以,如果許庭生有「麻煩」,他會非常樂意伸手幫一把,從他手裡收購一些互誠的股份,或者,乾脆「想辦法」收購一些股份。

這其實不涉及什麼陰謀詭計,更不至於影響合作關係,變成敵人什麼的,商業合作,本身屬性就是亦敵亦友,這只是再正常不過的生意人的思維而已。就像你現在如果擁有一家盈利能力極強而且潛力巨大的公司的股份,你也會希望股份更多一點。

石中軍之所以不親自問,不問許庭生,其實是反過來怕許庭生尷尬,而且最關鍵的,他沒把握知道許庭生是否真的有「麻煩」,這才先讓人探探路。

許庭生把自己的想法解釋給黃亞明聽。

黃亞明剛想罵街,手機又響。

接起來聊了一會,黃亞明捂住話筒轉向許庭生說:「邵總說,如果我們這邊短期內有問題,宣發費用可以他們來出,然後在這部電影的股份和分成上,再勻一勻就好。他們也這麼有把握這部電影一定大賺啊?」

許庭生搖頭,直接說:「你告訴他,我們這部分的宣發費用,一個月內會打過去。」

他說的很篤定,黃亞明原話轉述。

掛上電話,黃亞明看許庭生,說:「互誠、至誠都不能動,一個月內,你去哪想辦法?而且拖時間的話,不就等於你承認現金流中斷?」

「辦法其實多了,哪不是辦法?不過不用」,許庭生說,「我不是還有星辰科技嘛。現金流斷了也會很快續上,石總自己會看的。」

黃亞明有些糊塗,說:「……,你不是說那邊窮得叮噹響?」

「現在是,不過我可以很快賺出來。」許庭生說。

「怎麼賺?」

「就這個。」

許庭生指了指不遠處電腦屏幕上的開心農常

***

欠一更我補,明早看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