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九十八章 那些青澀里裹著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了回去。 明明前三次,都能安全撤退,這次怎麼……小項凝愕然,但是沒有躲開,抓在許庭生胸口衣襟上的兩隻小手猛的一緊,抓到肉了。 可是,那點兒疼算什麼。 這青杏般的香哦,帶點苦、帶...

第三百九十八章那些青澀里裹著的美好二

驚惶,窘迫,不安,表情像是初次做壞事的小偷被抓住了要哭,又像是在努力思索應該怎麼分辯、解釋,小項凝腦袋當機了,想不出主意,只好可憐兮兮的看著許庭生。

許庭生看了看她,微笑,語氣溫和但是確定的說:「沒事的,我有時候躺在床上喝水,也會灑在床上的。其實很多人都會。」

小項凝怔了怔,然後點了點頭,小聲說:「嗯,就是這樣的,我剛剛想喝水……然後,不小心,就灑了。」

跟著點了點頭,許庭生像是突然才想到,說:「哎呀,床都濕透了,這可怎麼辦?」

「嗯,這可……怎麼辦……都怪我,喝水,不小心。」

慌張的把已經空了的電熱水壺藏到身後,看來她也知道沒有人是端著電熱水壺喝水的。小項凝支吾著,最後的幾個字幾乎悄不可聞。

許庭生努力演出皺眉深思的感覺,隔一會,豁然開朗:「還好,我們還有一張床。」

許庭生身體往後縮了縮,讓出來半張床的空間,伸手拍了拍床單,看著小項凝。

看著許庭生嘴角的微笑,小項凝臉砰一下又紅了,低頭悄悄把電熱水壺放下,雙手揪著睡衣兩側,應了一聲:「嗯」。

然後,她就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不知該如何繼續了。

姜還是老的辣,大叔終究還是掌握了主動權。

對著小項凝笑了笑,許庭生探過身,把床頭的一排燈光開關全部按掉了。

黑暗中,兩個人呼吸相聞。

終於,床沿輕輕一顫……

接著,一副纖瘦嬌柔的身軀拱進了許庭生懷裡。

手攥著他的衣襟,額頭抵在許庭生胸口,小臉兒埋在他懷裡……呼吸,熱熱的打在他胸膛上……

「你以後不許拿這個笑我好不好?」蚊蚋般的聲音。

「好。」溫柔的回應。

「不能告訴別人。」

「好。」

「要是以後有了寶寶,也不能告訴寶寶好不好?」

「好。」

懷裡的人往上拱,獎勵給幫她遮羞的大叔一個輕柔的親吻,這是第四次了,或許她這一口想親的其實還是臉頰,但是在黑暗中沒看清,她親到了唇。

一瞬間太過美好,許庭生情不自禁的追著那兩瓣輕柔的唇瓣吻了回去。

明明前三次,都能安全撤退,這次怎麼……小項凝愕然,但是沒有躲開,抓在許庭生胸口衣襟上的兩隻小手猛的一緊,抓到肉了。

可是,那點兒疼算什麼。

這青杏般的香哦,帶點苦、帶點澀……是青澀里裹著的美好。

……

……

小項凝現在幾乎是整個人趴在許庭生身上,就那麼僵在那裡,雙唇抿著,牙關緊咬。除了嘴唇微微顫抖,就這麼僵著,不回應,也不退縮,只是手上越來越用力。

風把窗帘掀開了一個角,路燈的光透窗打進來。

許庭生看見一雙烏溜溜的眼睛一直望著自己,裡頭的意味,說不清楚。接吻不是應該閉眼的么?大叔心虛加懊惱,重重的躺了回去。

「這就是kiss哦?」小項凝緩了緩,饒有興趣的問道。

許庭生搖搖頭,說:「舌頭,kiss不咬牙的。」

「這樣嗎?」小項凝把舌頭吐得長長的,嬉笑著做了個鬼臉,還「嗚」了一聲,然後自己覺得很有趣,咯咯的笑。

真是有代溝啊,許庭生被打敗了,無奈的嘆了口氣。

小項凝推推他,「那是不是這樣……」

粉嫩的舌尖就在唇邊,兩瓣柔唇之間,滑了滑……

「是不是這樣呀?」

許庭生扛不住了。

「嗯……唔……」

小丫頭沒來得及撤退。

可是,大叔這一撲,牙齒又咬上了。

隔了好久,才微微打開,但是……輕柔的舌尖,像是初生的小動物在試探未知的世界,每一次觸碰,都一觸即逃……直到,終於被噙住,退也退不回去了……小拳頭捶著大叔的胸口……

愈來愈無力。

雖然大叔很溫柔,很小心,但是心裡「惡魔」的一面越來越「囂張」,許庭生不得不竭力讓自己停下來,替小項凝輕輕抹了抹嘴唇,然後帶著尷尬躺回去。

「怎麼了?是不是還是不對呀?」調整了一下呼吸,小項凝輕輕的問。

「不是」,許庭生想了想,找了個蹩腳的理由說,「我休息一下。」

「嗯,我也喘不上氣了呢。」

原來剛剛接吻,有人是緊張到不自覺屏住了呼吸的。

人還在趴在身上,嫣紅滾燙的小臉埋進許庭生的肩窩,只有兩個人都有些漸重的呼吸聲,此起彼伏,……

隔了一陣,埋著頭的那個輕輕的問了一聲:「那個,你休息好了嗎?」

許庭生回答說:「怎麼了。」

「還想親。」臭不要臉的小丫頭說的有些艱難,但是一貫的不加掩飾。

「……」

「柔柔的,麻麻的,心裡明明好緊張,可是又好開心……」

這是食髓知味了。多麼誘人的請求,可是許庭生哪敢再動,再亂動幾下,他就要壓不住心裡那個「惡魔」的許庭生了。

「我們還是先睡覺吧。」許庭生說了一聲。

所以,小項凝的請求是……被拒絕了……失落、害羞、窘迫、鬱悶……項凝氣大了,兩排銀牙直接在許庭生的肩頭上咬了一口。

羞憤之下這一口咬得有些重,傷口處新生的嫩皮禁不住咬,一下破了,血流出來。

許庭生吃疼,輕哼了一聲。

小項凝摸到了血。

兩個人手忙腳亂的開了燈。

不大的傷口,但是血一直往外流……

小項凝一下急哭了,流著眼淚驚惶不安的在一旁說著對不起,一直說,一直哭,怎麼都勸不祝

許庭生伸手在傷口旁邊按壓了一會,把血止住,又伸手替她抹了眼淚,拉過來抱在懷裡,小聲安慰著……項凝就這麼哭著,哭到累了,才在他懷裡睡著了。

「兩世輪迴,加起來好多年了……終於,又可以擁著你入睡。」

……

……

許庭生以為項凝會睡到很晚,但是,第二天當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有一雙最美的眼睛,望著他。小項凝趴在床上,手拖著腮幫子,望著他……

「你還疼嗎?」

許庭生搖搖頭。

「我們再玩一天再回去好不好?」

「……,不行。」

「哦,那就現在吧,我們抓緊。」

「抓緊,什麼?」

一隻小手微微顫抖著伸過來,拉了許庭生的一隻手,牽引著繞到了身後,從睡衣下擺伸進去,放在了女孩纖柔的腰肢上,兩個人都在一剎那看了對方一眼,又把眼神避開。

「你不是想了好久了么,臭流氓。」小項凝的表情像是在受刑。

許庭生沒空理會,他不得不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控制手掌不亂動上。隔了好一會,小項凝才說:「好摸么?」這用詞也是夠爛的。

「嗯。」許庭生說。

「臭流氓,你要摸一天么……」

許庭生趕緊把手收回來。

如果這就是每一個夜,每一個清晨,多好。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