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九十六章 我以後會好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小項凝說,「比一下,看比我的大多少……」 兩隻手掌,一隻大大的,一隻小小的,印在一起,然後,手就這麼牽上了。 牽起了手的大叔和少女反而都有點尷尬,各自傻笑著默默走了好長一段話,結果...

第三百九十六章我以後會好的

回程沒有與人同行,許庭生由美國直接飛了義大利米蘭。

約定的時間已過,這段時間來反反覆復的嘗試聯繫,李婉兒的電話一直打不通,許庭生放心不下,只好來米蘭找她。

他先去了李婉兒在米蘭的住所,他為她搬去的家,結果敲了半天門,仍不見人回應。最後,還是隔壁走出來一位義大利老奶奶,連比劃帶嘰里咕嚕,大概讓許庭生明白了一件事,裡面的人,已經搬走了。

許庭生只好又找去了她工作的制衣工坊。

制衣工坊里依然沒有李婉兒的身影,安吉洛老頭也不在,或許這個時間,他又去盛海撈外快去了。但是工坊里見過許庭生的人依然有。

那次許庭生來過,還有人同他說過話。

一位老工匠取了一封信來交給許庭生。

坐在米蘭入夜的街邊,許庭生一手夾著煙,一手拿著一張信紙。

許庭生:

如果你來找我,你會看到這封信。我把它留在這裡,而不是寄給你,或者乾脆打電話通知你,是因為,我其實並不希望你來找我。

也許,其實還是希望的吧,這樣代表我至少還被你惦記。

可是對不起,許庭生,我反悔了。

我不想再遵循我們的那個約定,所以,我逃跑了。

我經歷過一次你的死亡,你知道嗎?我昏倒在醫院裡,然後像是沒了魂魄一樣的離開。

他們告訴我,你已經死了,而我終於才發現,自己其實是連出現在你的葬禮上的資格都沒有的女人,我甚至無從打聽,你的墳墓會在哪裡,去看一看你。

我可以不可以算是你的女人?許庭生,或許你根本不曾這樣想過吧。

之後,我回到米蘭,卻不知道應該怎樣活下去,因為這半年來支撐我的快樂與期待的一切,都沒了,跟你一起離開,什麼都沒剩下。

我甚至沒有辦法找一個人和我一起為你哭,因為我不能告訴任何人。

這就是我體會過的感覺,像是無邊的黑暗,我害怕了。

再後來,當我終於再一次有勇氣搜索你的名字,想看看你的照片,希望能平靜的去回憶你,我從上知道了你康復的消息。

我第一時間欣喜若狂,想著馬上去找你。

我收拾行李,衝出家門,趕到機抄…

然後,我反悔了。

對不起,經歷過一次以為你徹底離開,我才明白,我其實做不到,做不到相處一段時間,然後沒有你,做不到有一個我們的孩子,然後,沒有你。

原諒我的怯懦,我真的不敢再嘗試一次那種痛苦。

所以,我反悔了,逃跑了,我選擇離開米蘭。

我會永遠記得那些屬於我們的時光,從第一次相遇,到我為你系領帶,到那天窗外圓形的彩虹,到我們做了約定的那一天,……

一切錯誤都在於,

我愛上了一個喜歡胡鬧的小混混,你卻給了我一個了不起的許庭生。

而我,還是希望你只是個小混混啊,反正我吃的也不多,不難養。

我走了,如果還會有一天再見,換我來對你說那一句,兩清。

天涯海角,到我老死,有個人每天惦記你,我愛你,許庭生。

——李婉兒。

……

也許要找的話,終究可以找到。

但是,許庭生沒有資格去找。

……

八月二十八日。

許庭生在燕京市國際機場接回了意猶未竟的小項凝,送她來的是吳月薇,至於apple,在音樂盛典頒獎禮上獨攬最佳新人,最佳專輯,最佳單曲三項大獎之後,她最近連出個門都有困難。

許庭生對吳月薇說了「謝謝」。

吳月薇看著小項凝說:「她真的很快樂,很讓人羨慕……」

許庭生就接不下去了。

飛機上,小項凝一路嘰嘰喳喳,在向許庭生描述那天的頒獎典禮,apple三次上台領獎,歌迷們在跟其他歌手的粉絲比誰聲勢大,她喊得嗓子都啞了。

「好在我們贏了……」她說。

她背了一大包衣服什麼的回來,有點給許庭生看,有的不給。

她說清北很漂亮,圖書館很大,還拿出吳月薇給她寫的高中學習計劃、方法和注意事項給許庭生看,整整一個小冊子。

她還說,她們一起開玩笑,說,溪山塔下許庭生,青城山下白素貞……都是妖孽。

她開心得不行。

許庭生不知道,這樣的相處,apple和吳月薇在背地裡要承受多少悲傷,或者她們真的放下了?……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飛機在西湖市落地時時近傍晚,許庭生計劃借了車趕回岩州。

「可是我很累了呀」,小項凝看著他說,「我們明天再回去吧?」

這你讓許庭生怎麼拒絕。

在西湖邊吃了晚飯,逛了一會,小項凝等到確實「來不及」,才給爸爸媽媽打電話,說自己今天要留在西湖市過夜。

很快,許庭生手機上就收到了項爸的簡訊:

「小凝還校」

許庭生趕緊回復:「叔叔放心,我知道的。」

兩個人繞著西湖邊逛了很遠,前世,他們曾經一走就是一天,那是許庭生記憶中最美好的三天時光,她來西湖市看他,穿著他的大t恤滿屋子撲騰,像一隻小鳥。

走著走著,小項凝就不高興了。

許庭生不知道什麼情況,項凝拿眼神示意了一下身邊經過的情侶,許庭生還是沒弄明白。

「哎呀,許庭生,你的手好大礙…」小項凝說,「比一下,看比我的大多少……」

兩隻手掌,一隻大大的,一隻小小的,印在一起,然後,手就這麼牽上了。

牽起了手的大叔和少女反而都有點尷尬,各自傻笑著默默走了好長一段話,結果走得遠了,回來的時候,小項凝走不動,是許庭生把她給背回來的。

到了賓館,最關鍵的考驗來了,大叔道貌岸然,義正詞嚴的跟前台說:「兩間房……」

小項凝拉了拉她的衣角,小聲說:「可是我一個人睡會怕。」

大叔果斷告訴前台,「那,兩張床。」

或是為了掩飾害羞,小項凝進了房間之後就開始嘰嘰喳喳說個沒完,哪怕許庭生不接話,她也能自說自話,或者看著電視劇,給許庭生解說劇情。

反正她一點要去洗澡的意思都沒有,就在床上滾啊,蹦礙…

「真的是太幼稚了……」大叔好痛苦,沒想頭了,還以為至少有點什麼小旖旎,小曖昧呢。

「那還是乾脆早點睡吧,免得受折磨。項凝也該睡了,還吵,明天估計中午都起不來。」

許庭生調整了一下情緒,裝作著急睡覺說:「小項凝……」

「嗯?」

「你能讓我睡了嗎?」

「啊?」

可能許庭生說錯了什麼,活蹦亂跳,嘰嘰喳喳的小項凝忽然安靜下來,坐在床上,雙手抱著腿,把滾燙的一張臉上埋在膝蓋上,猶豫啊,掙扎礙…

「還,還不行。」最後,她小聲艱難的說。

「什麼叫還不行?」許庭生問。

「還不能,還不能讓你睡,我還校媽媽說的。」

「……」

許庭生哀嚎一聲撲倒在床上,心裡叫苦,我雖然流氓,可是說的真的不是這個睡啊,岳母跟女兒交代的時候,用詞也是夠抽象的。

小項凝看了看他一臉痛苦的樣子,有些緊張說:「哎呀,你別著急呀,我就是害怕,還有太協…我,我以後會好的。」

***

我去睡了,能讓我睡了嗎?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