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八十七章 暗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方式,從上個學期末開始,兩個人之間的感覺正在慢慢升溫,至少在校園裡,他們在別人看來已經越來越像情侶。 但是那個叫做項凝的小女孩的突然出現,讓她的挫敗感無比強烈。 其實她也早就知道有這麼...

所有人都在等著那個混蛋醒過來。

但是,專家們的判斷似乎錯了,他們說了很快會醒的許庭生,又過了兩天,依然沒有蘇醒的跡象。

「這,不可能礙…」

「生命特徵真的都很平穩啊,怎麼會這樣?」

「這,一直不醒的話,對後續治療很不利。」

專家們再怎麼感慨也好,再怎麼表達無法理解也好,大夥已經看厭了。

黃亞明甚至幾次差點跟他們吵起來。

情緒逐漸又緊繃起來,憂慮越來越重,許家人是這樣,黃亞明等人是這樣,apple、吳月薇,也是一樣。

小項凝推門的時候就已經要哭出來。

「阿姨,他怎麼還不醒啊?」

小項凝每天都會來,每天都呆很久,哪怕她已經感覺到大家看她的目光一直很奇怪,哪怕有時候黃亞明會嘀咕幾句,「倒霉,傻逼,救什麼人……」

她還是來,每天都來,裝作什麼都聽不懂,不管別人怎麼樣,她只是想陪著他,等他醒來。

陸芷欣接了個電話。

回頭找到許爸,說:「許叔,我爸今天回岩州了,我可能要回家一下,庭生這邊有什麼情況,或什麼地方需要我,你打電話給我,我馬上就來。」

許爸點頭,說:「沒事,你去吧,辛苦你了。」

在許爸眼中,陸芷欣是真的最配得上「辛苦」這個詞的,她在這邊照看許庭生的時間一點都不比其他人少,卻同時還要一力支撐互誠的所有業務。

越是這種時候,外面已經開始有謠言,她就越是認真努力。

為了在員工面前保持正常狀態,她幾乎都是中午休息和晚上下班時間過來,正常上下班,給大家一切正常、平穩的感覺。

坐進車裡,陸芷欣把額頭抵在方向盤上,緩了緩。

相對apple、吳月薇,項凝的出現對陸芷欣的打擊其實反而是最大的,因為她的神經最堅硬,最冷靜,最客觀,所以那種不可思議的情緒雖然也有,但是對她的分散要比別人小很多。

陸芷欣和apple、許庭生一起,在一個屋檐下呆了兩個多月,她看到過他們的相處,她有信心打敗apple。

吳月薇她不了解,但似乎威脅並沒有那麼大,已經接近自動出局,而且,她的愛情方式,是上不了戰場的。

商業天才的慣性使然,陸芷欣把愛情當作事業來看,需要計算和經營,同時她也不介意競爭,很多女孩不喜歡爭的感覺,但是她不介意,商業競爭無處不在,而且殘酷異常,愛情……不過是換個戰場而已。

她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式,從上個學期末開始,兩個人之間的感覺正在慢慢升溫,至少在校園裡,他們在別人看來已經越來越像情侶。

但是那個叫做項凝的小女孩的突然出現,讓她的挫敗感無比強烈。

其實她也早就知道有這麼一個人,許庭生心裡藏著的人,但當這個人出現,讓人感覺不可思議,陸芷欣的感覺完全不同於其他人的哭笑不得,在她的哲學邏輯里,越是奇怪,不合理的東西,既然能夠長期存在,就越說明它其實很強大,牢不可破……包括愛情。

再綜合她掌握的所有信息,驗證了時間跨度和許庭生為項凝做的一系列事情,陸芷欣發現自己找不到任何勝算,而且無從下手。

但是不論如何,儘管帶著這樣的情緒,這兩天來,不管是許庭生這邊,還是互誠那邊,她都依然盡心儘力。

甩了甩頭,陸芷欣啟動汽車,開車回家。

陸爸陸平源,已經很久沒回岩州,沒回家了。

想到父親回來,陸芷欣平白還多了一絲溫暖。

……

……

父女相對。

從欣喜到情緒激烈,到無措,陸芷欣此時有些麻木的坐在沙發里。

對面站著的正微笑的男人,就是她的父親陸平源,她絕沒有想到,難得一次肯離開香港回到岩州的父親,居然是為了這個來的。

「你再好好想想,這是難得的機會。互誠的規模和前景,不可估量,它不單是你的機會,也是我們陸家的希望。」陸平源繼續勸說女兒。

「是你那個瘋了一樣的報復計劃的希望吧?」陸芷欣有些無奈的說。

「沒錯,芷欣,你可要幫爸爸啊,父女同心。」陸平源竟然用了一點懇求的口氣。

「不可能的,就算股份再稀釋,我們也不可能掌握互誠,你不了解許庭生的為人,以及另外幾個重要股東對他的感情,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其中至少三個,把股份免費回贈給他都不會有半點猶豫。」

陸芷欣說的人,是老歪、李琳琳、方餘慶,她覺得自己或許還可以算上方橙。

「你高估人性了……就算你說的是真的吧,至少我們可以趁機收購那些中高層手裡的股份,暫時由我找人持股,這樣我們就能先成為隱形的第二大股東,剩下的,自然還有別的辦法。」

陸平源接著說:「比如下一步,在現在他昏迷,你一手掌控互誠的情況下,我們可以通過快速擴展業務覆蓋範圍,大規模投資等方式,反正想盡辦法,人為給互誠製造出債務危機,然後要求增資,通過增資來進一步稀釋股權。

他家現在這種情況,加上據我所知,他爸爸就是個泥腿子,根本不懂金融,所以,他們很可能放棄增資……這就等於他又放棄了一部分股份,那些,我們來接。而且這種情況下,我們還可以同時打擊其他持股人的信心和積極性,逼迫他們出售手裡的股份……」

陸芷欣發現陸平源竟然計劃周詳,顯然,這件事他早有預謀。

畢竟面前的人是自己的父親,有些不那麼自在的,陸芷欣嘲諷說:「你算盤打錯了,不可能的,他們都很看好互誠的前景,誰會賣?」

「如果許庭生一直昏迷不醒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呢?或者乾脆媒體推斷,他很可能已經死了呢?接著又出現債務危機,他們還那麼有信心嗎?不會有人因為人心浮動,想到趁機撈一筆進口袋比較穩當嗎?放心,我最近籌集了一筆資金,我們開的價格絕對不低。」

陸平源嘴角上揚。

「你……外面的消息是你讓人放出去的?」陸芷欣問道。

「不止,很快還會有媒體報道呢。」陸平源仰頭笑了笑。

陸芷欣看著面前這個人,自己的父親,胸膛劇烈的起伏,這些消息,都是她之前在電話里告訴他的,為的是請教這種局面下怎麼操作更好,更能維持互誠的安定……而他,是這麼做的。

「我的股份,是他平白給的,你知道嗎?」

「這套房子,本來已經賣了,是他為我們家買回來的,你知道嗎?」

「丁家的合同,是他幫忙簽下來的,你知道嗎?」

陸芷欣站起來,憤怒的連聲追問,最後一句說:「我喜歡他,你知道嗎?你女兒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也可能這輩子都只喜歡這麼一個人,你知道嗎?」

「所以,我們才有機會埃」陸平源平靜的說。

「你,你想都別想。」陸芷欣轉身往門外走。

「要是你能搞定他,也不是不行,然後他的不就是我們陸家的了,我也給你時間去做了,可惜據我在互誠安排的人觀察,你沒把握……」

陸平源默默的拿了兩個酒杯,倒上酒。

「女兒,爸爸送你一句話,為他人作嫁衣裳……當然,這句話對你要反過來,你想過嗎?很可能以後他的女人身上的婚紗,都是你辛辛苦苦替他賺回來的。」

陸芷欣的腳步倏然停祝

「穿婚紗的真的不會是你。」陸平源繼續說。

「他已經開始防著你了,星辰科技就是例子,互誠明明可以做,他偏**出去做……」

「沒準他一無所有,你反而有機會……」

「不要依附男人,要掌握男人,這是爸爸以前就教過你的。」

「女兒。」

「別忘了,我們父女倆,相依為命。從那個女人丟下我們倆開始,就只有我們倆,相依為命,算算十多年了吧?」

「……」

***

今天5更,不算爆,一來為昨天自己的情緒影響大家致歉。二來,祝已經當爸爸,即將當爸爸的兄弟們父親節快樂,祝所有讀者,你們自己和你們可敬可愛的父親,永遠健康快樂。

寫得不好別嫌棄,唉,盡量不虐。

晚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