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可思議后的千般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年,在根本不曾見過她的情況下。她甚至做好了終有一天,帶著心痛欲裂,去面對這個女人的準備,包括面對她作為一個勝利者的居高臨下。 從她喜歡上許庭生開始,兩年,這個名字就一直是一座山,一個陰影,她翻...

第三百八十六章不可思議后的千般情緒

項凝的聲音很小,外面的人聽不清楚,但是倚在房門外的人,只需看一眼,一眼就知道,這個小女孩,她是真的心疼,痛徹心扉,不比在場任何人少。

但凡看過的,都有覺悟,他們或許不該把情況往不合理和「骯髒」的角度去想。

這女孩那麼純凈,這眼淚,那麼純凈……

她純凈得讓人心疼。

「要不要哄一哄?告訴她庭生沒事,要不我怕她一會昏過去。」許爸看得出來小項凝的傷心,有些擔憂的對許媽說。

許媽看得揪心,點頭,進屋然後把門關上,走到小項凝身邊,低聲跟她說著話。

小項凝的情緒終於緩和了一些。

安心許多,「那我還可以陪陪他嗎?」項凝問。

面對一雙紅腫的眼睛,還掛著眼淚,還有純凈的眼神……許媽難道能說不行嗎?

……

……

病房門外。

李琳琳終於頂不住老歪的追問,支吾說:「好像許哥,暗戀……然後小凝應該也喜歡他的,不過他們好像還沒有戀愛什麼的,之前可能有一年,連面都沒見。」

「暗戀?」老歪的注意力完全被集中在這兩個字上,一驚一乍說,「暗戀?你跟我說許庭生暗戀?就那個小女孩……憑什麼?怎麼可能?」

「沒呀,小凝,她除了年齡小點,其他真的都很好的,性格什麼的,我就超級喜歡她。」李琳琳不自覺的替小項凝說話,她是真的很喜歡這個小女孩。

「可是你說暗戀……」

「就是呀,應該就是想默默照顧她,為她做點什麼那種,所以家教,之前是他自己,後來又是他拜託我。項凝考試之前,就是那個凝園快開盤的時候,他還寫了幾十頁的複習教案給我,我估計他寫了幾天幾夜……」

「哎喲,對哦……凝園……我去……」

老歪已經徹底懵了。

搞不清具體情況的還有葉青、吳昆、方橙這三個,他們乾脆湊到了黃亞明這邊四個人身邊。

聽了一會,方橙笑了一下。

「你笑屁啊,你……我們都能理解,這怎麼了?」方餘慶大義滅親,跟老妖婆撕。

「那,真是呀?」葉青跟著說。

「有什麼好奇怪的?你跟譚耀都行,人家年齡間隔比你們倆小多了好不好,頂多五六歲而已,你們都行,他們,很正常礙…」

黃亞明說完挨了葉青一腳。

在其他人面前,他們還是很維護許庭生的。

但是反過來,他們自己其實還是覺得:簡直太禽獸了……等許庭生醒了,這得審啊,不審死不算完啊,這……反正就是太禽獸了……

可是,每個人轉念一想,把剛剛吐槽的那些事,一件件全部加在一起,再加上老歪剛剛匯總過來的消息,李琳琳替許庭生做的,和她知道的那些,尤其是那一句「他們好像還沒有戀愛什麼的,之前可能有一年,連面都沒見」。

純暗戀?面都見不上,默默付出和關心……

雖然覺得這他媽實在太狗血,但是幾個人其實差不多都已經明白,許庭生很可能是認真的,無比的認真,無比在意,這不是什麼蘿莉控,騙小女孩……

若只是那毛病,他根本不用做到這份上,這兩年下來的種種……這都夠感天動地了。

剩下的問題就是,越這樣,他們就越想不通,跟老歪同一個想法:許庭生這是為什麼?還有,那個小丫頭片子,她憑什麼?

「想不出來,只能等庭生醒了問他了。」付誠說。

「問題人家是許庭生啊,管著咱們前途命運飯碗呢,他要咬死了不說,我們能怎麼辦?」譚耀說。

「……」黃亞明竟無言以對,他還記得他當初要退學許庭生是怎麼威脅他的。

「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方餘慶說。

「什麼?」

「我還好,就是你們,你們是不是以後得叫她嫂子?還是小嫂子?」

「這……」

剩下四個開始想象自己叫那個小丫頭嫂子的畫面……

老歪順便想了想,以後李琳琳和那個小女孩怎麼互相稱呼……「李老師好」……「小嫂子好」……「噗」……

一想就是一口老血啊!

跟方餘慶想到類似問題的其實還有一個人,許庭生的妹妹許秋奕。

「她,比我都小吧?小嫂子?」許秋奕一臉茫然的問她身邊的吳月薇,旋即反應過來,說,「對不起,我……」

「沒事的,其實我現在還好。」吳月薇苦笑說。

她真的還好,不是因為她已經真的完全放下了,真是那樣的話,她也就不會怕再見面,不會再怕那份疼了。

只是這種感覺,意外的並不那麼痛,似乎這般離奇,反而比她曾經以為的,許庭生會因為他人生的改變,他的成功,去選擇女明星apple,或者事業女強人陸芷欣……要好一些……

那個也許跟自己一樣的普通女孩,讓吳月薇願意去相信,許庭生還是許庭生,他的感情,是不帶目的的。

而感情本身越不可思議,反而越容易讓人覺得,裡面或許確有不可動搖的刻骨銘心。

當然,學霸吳月薇可不知道,小項凝同學何止跟她一樣是個普通女孩,她本身還是個大學渣呢。

吳月薇之前已經接受她和許庭生的結局了,此時此刻,難受和失落固然還有,但是對比之前純粹的痛,被一種莫名的想苦笑的情緒沖淡了的感觸,反而變得不那麼傷人。

她就是在搖頭苦笑,「如果學長醒著,我都想問一問了。」

apple也在哭笑不得,儘管宋妮把她拉得遠遠的,反覆說著她不相信。

apple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樣去相信和接受,當這個叫做項凝的小女孩就這樣突然出現在她眼前,最多的,其實不是痛,是懵。

其實apple已經面對了「項凝」兩年,在根本不曾見過她的情況下。她甚至做好了終有一天,帶著心痛欲裂,去面對這個女人的準備,包括面對她作為一個勝利者的居高臨下。

從她喜歡上許庭生開始,兩年,這個名字就一直是一座山,一個陰影,她翻不過,抹不去。

apple想過就那麼在一旁等待,她也曾經甘心,那段日子守在自己身邊的許庭生,心裡其實還藏著一個人,她並沒有理由要求他更多,……

而後,在經歷過又擺脫了抑鬱症之後,她的人生其實已經豁然開朗了許多。

但是,她現在真的很想哭,又想大笑。

她幻想過無數次,「項凝」會是一個怎樣的女人,她可能想了一千張臉,一千種身材,一千種性格……那是一個許庭生愛著卻得不到的女人哦。

但是她怎麼都沒想到會是這樣,這,太不可思議了……

「心痛欲裂」暫時被哭笑不得取代。

「居高臨下」肯定是不會有了。

連挫敗感都不純粹,都有點怪。

apple已經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看待,怎麼面對這件事了。

「昏得真是時候,等他醒了,不能放過他啊,這都沒個解釋的話,也太過分了。」

「對了,她看起來好像還什麼都不知道呢,看來我可以好好『威脅』一下許庭生哦。」

因為「不可思議」,加上許庭生畢竟受著傷,在昏迷中,哪怕不同的人,千般的情緒,都變得有一絲微妙。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