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八十五章 我叫項凝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可是…… 老歪在拿眼神詢問明顯知情,正一臉擔憂的李琳琳。 李琳琳現在看在場諸人的反應,不明就裡,但已經知道事情包不住了,只能為許庭生一聲嘆息,同時,她也開始替小項凝擔憂,不知道這狀況,...

第三百八十五章我叫項凝

現場有四個人是見過小項凝的。

其中李琳琳是唯一的知情者,剛剛看到項凝遠遠的穿著病號服走過來,關於許庭生捨身救人這件事,她其實就已經全想通了。

她要是早些知情,早些過來,其實只要看到過來幾次都被擋回去的項爸,她早就應該想通了。

問題她現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她是決心要替許庭生保守秘密,但是你讓她去攔住項凝?

不合理,更不合情。

猶豫再三,李琳琳還是沒有主意,沒有主意其實也是主意,她等於選擇順其自然,為了避免項凝看到自己,讓事情變複雜,或者暴露的跟自己有關,她甚至偷偷躲到了老歪背後。

聽到黃亞明趕人,李琳琳一面有點替小項凝難過,一面還是不免偷偷鬆了一口氣。

她並不知道,單是項凝這個名字,對於在場很多人來說,就已經意味著那麼多。換句話說,她不知道付誠、黃亞明、方餘慶、譚耀,apple、宋妮,甚至許爸許媽,其實都知道這個名字。

只要這個名字被說出來,就夠了。

另一個見過小項凝的人是方餘慶,那次公園事件他拉著許庭生到旁邊說話,其實就見過項凝,只是當時在他眼裡,面前這個小女孩,除了是許庭生培訓學校的學生之外,應該也只是跟項凝有點關係而已。

「難道就是因為這個許庭生才冒險救人?這麼拼……她就只是那個項凝的學生?還是還帶點親戚?不會是妹妹什麼的吧?那看妹妹長相,姐姐估計還真不錯。」

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就是,其實許爸許媽也見過項凝,在許庭生的辦公室里。

許爸或許忘了,但許媽一直記得項凝,那可是難得一見的伏羲骨,她當場認出來,而且念叨了好久的身具天下第一品面相的漂亮小女孩。

許媽看著小項凝。

被黃亞明拒絕見許庭生,正難過無措,焦急無比的小項凝,也看到了許媽。

「阿姨,你還記得我嗎?我想看看許庭生。」小項凝情急,這回甚至沒叫許老師。

「記得,你是……」許媽想說的其實是,你是我在兒子辦公室見過那個學生吧?

但是,她的話被直接接了過去,見許庭生媽媽還記得自己,想到應該這就可以看到許庭生了,小項凝著急的點頭說:

「對,阿姨,我叫項凝。」

如果有音樂,此刻就該是架子鼓連續狂飆,然後「鏘」一聲,急停。

如果有雷,現場就該「嚓」一聲,裹著最強烈的閃電,直接打在眼前的地面上。

無聲也不錯,一片死寂。

「你說……你叫?」

「阿姨,我叫項凝,我想看看許庭生。」

確認了一遍,許媽看看許爸,許爸看看許媽。

apple和宋妮互相看著。

方餘慶、黃亞明、付誠、譚耀,四個人交替著兩兩對看。

其餘哪怕不知情的,也都知道,事情肯定不簡單了。

比如聰明一點的陸芷欣、吳月薇,已經大概猜到了,畢竟她們大概都聽說過,許庭生心裡有個人,眼前大家的反應,已經在提醒她們,就是她了。

可是……

老歪在拿眼神詢問明顯知情,正一臉擔憂的李琳琳。

李琳琳現在看在場諸人的反應,不明就裡,但已經知道事情包不住了,只能為許庭生一聲嘆息,同時,她也開始替小項凝擔憂,不知道這狀況,接下去會怎樣,尤其不知道許爸許媽會怎樣看待和處理。

還有,這裡還站著三個喜歡許庭生的女人呢,她們,都那麼優秀。

「不會是同名吧?」付誠不敢置信的嘀咕了一聲。

「你說呢?」黃亞明苦笑著反問。

明顯不可能啊,這捨身相救,傷成這樣,你說湊巧同名?

那麼大陣仗到新岩中學去給人慶生,結果事後為什麼卻查不到心嚴重些有一個叫項凝的老師,很明顯了,他媽的……是學生埃

為什麼許庭生把心上人死死藏著不肯帶兄弟們看一眼?很明顯了,他也知道自己太禽獸礙…幾個人當初還猜測傳說中的項凝是有夫之婦呢,覺得那就夠禽獸了……沒想到還有更禽獸的。

難怪當初他第一次提,我們說想見,他說,過段時間,哦不,過幾年……可不得過幾年嘛。

難怪他那種分數,填岩州大學呢,為了近……。

好像堂堂許總,還有一陣親自跑去給人當家教了,應該也是她了。

兩年多了,美女一茬茬的過,這個矯情,那個不要,女人都不碰,我都快要以為他是gay了,竟然都是為了一個小丫頭片子。

還有,至誠凝園礙…

……

總的來說,世界末日怎麼會是2012呢?2005才對嘛,地球應該當場爆炸呀,……

「我們見過她的,那次在公園,許庭生讓我叫人那次。」方餘慶小聲對譚耀說。

譚耀:「……」

方餘慶:「我是真傻啊,人都見到了,先入為主,還以為她是那個項凝的學生、親戚……原來,她就是項凝,……」

許庭生現在或許應該慶幸,他昏迷著。

這把昏得好啊,不然「禽獸」會被鄙視、審問至死的。

至於小項凝,她其實還好,眾人奇怪的反應,只是讓她有點糊塗而已,心裡為許庭生擔心著急,她已經顧不上思考這些了。

「阿姨,我可以進去看看許庭生嗎?」小項凝眼含著淚再次問道。

許媽人生四十多年,就沒遇到過比這更難的問題,她看許爸,許爸也茫然……資產上億的連鎖超市他管理起來都不茫然,這個,好茫然……

「先讓她進去吧。」良久,許爸說。

「那,你去吧。」許媽說。

「謝謝。」

小項凝進了病房。

只一下,小女孩壓抑的抽泣聲傳來。

「許庭生……嗚……」

看見許庭生背上的傷,昏迷不醒的樣子,小項凝第一時間,腿就已經軟了,她癱坐在地上,看著許庭生,不敢大哭,壓抑的啜泣,哽咽。

她伸手輕輕摸了摸他的臉。

她側過頭靠在床沿上,把他的手輕輕放在自己臉頰上。

「嗚……」

「你很疼對不對?對不起,都怪我不聽話。」

「你生氣了嗎?許庭生,你還會要我嗎?」

眼淚順著臉頰不停的往下滑落。

「我們就快要開始戀愛了呀。」

「你自己說要娶我的呀。」

「許庭生,你要不要摸一下,腰……你醒過來呀,醒了就可以……」

「以後我怎麼辦呀,……」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