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只要你要,只要我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孕。 因為緊張和興奮,還有那麼點尷尬,許庭生怕自己這一晚睡不著,回暑期寢室的話,翻來覆去會影響室友。 「看來我得先自己弄套房子了,最好,離一中近一點。」 許庭生想了想,但是這畢...

第三百七十九章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看到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是項媽,許庭生整個人緊張到不行。

把黑馬會一群人都先轟出去,小心翼翼把電話接通,卻是小項凝的聲音。

小項凝在電話里先把她和爸媽交流、對抗的過程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包括項爸項媽最後的表態,他們需要商量一下。

許庭生一時間沒辦法消化全部信息,這一會工夫,等於把太多事情都完全揭開了,他現在就是一個等著陪審團商議完畢,然後宣判的狀態。

不過還好,通過項凝的描述,許庭生能夠判斷,項爸項媽的狀態其實是一個從激烈到緩和的過程,最終的想法,或許不至於太糟。

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謝勇敢的小項凝。

「那我把房子都準備好了,好幾百套,他們怎麼又改主意不賣了呀?那可怎麼辦?」許庭生開了個玩笑。

小項凝聽得出來這是個玩笑,笑著,用她哭得有點啞的嗓音說:「原來我這麼值錢。」

「何止。」許庭生說。

當然不止,他也當然是真的捨得,別說一百套房子,別說凝園,更多他都捨得。這看起來有點幼稚和傻,不像「成功」男人,不像梟雄,不像英雄,但這些,許庭生本來就不是。

重生一世,錢固然要掙,沒有太大的本事,太強的能力和手腕,單憑先知先覺,他就有把握獲得巨大的財富,但是事實在許庭生的觀念里,人比錢重要,而且重要太多。

別人都是,何況項凝?

聽許庭生說「不止」,小項凝得意的笑著,開心的說:「那我值多少呀?」

不管她怎麼笑,聽她哭啞了的嗓音,許庭生就難免有些心疼,他柔聲說:「值很多,沒法計算……反正,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能給的,全都可以給你。」

話筒那邊低低的笑了幾聲,小項凝害羞說:「哎呀,許庭生,你怎麼突然會說這麼肉麻的話?」

「肉麻嗎?」

「嗯」,小項凝說,「那,那我們現在,是不是就準備開始談戀愛了呀?以後,你會對我很好嗎?」

「這個答案很長」,許庭生笑著說,「我準備用一生的時間來回答,你準備好要聽了嗎?願意聽嗎?」

「嗯。」小項凝重重的應了一聲,然後咯咯的笑,這時候,她也顧不上再譴責大叔越來越肉麻了。

不過笑完她想起了另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在她心裡留下的陰影其實還是挺大的,為此她還付出過不少努力,只是效果,好像一直不太好。

「那,那……」小項凝結巴了幾下,猶豫說,「那我那裡要是一直長不大,一直沒什麼好看的,你以後會不會嫌棄我?」

「哪裡?」許庭生一下沒反應過來,畢竟他說時只當是個玩笑。

「那裡,兩個……那裡」,小項凝緊張的說,「你說木蘭無長兄那裡。」

許庭生明白了,笑著說:「那裡呀,沒關係的,我覺得就這樣就很好。」

「那你還說耍流氓都不找我。」小項凝不依不饒說。

「你著急我對你耍流氓了嗎?」

「哎呀,你,你……我才沒有,你個臭流氓。」小項凝說,「我就是很想抱抱你了。」

「我也是。」許庭生說。

「那,腰,要不要摸一下?……可以伸進去……」

「……」

兩個人聊了好一會,直到話筒那邊傳來敲門的聲音。

項媽來找項凝。

夫妻倆剛剛商量了一陣,攔不住,而且因為種種事情,似乎也不好再那麼強硬的攔著了。

既然不可避免項凝要和許庭生接觸,那麼,找一個兩人之間合適的相處狀態,去度過這至少三年的緩衝期,就成了最重要的問題。

這一點要跟項凝明確,更要跟許庭生明確。

掛上電話,沒隔太久,許庭生收到項爸的簡訊:

「庭生,明天我們三個一起吃個飯吧。」

這「三個」當然肯定不包括小項凝,那麼就是項爸、項媽、許庭生……看樣子要宣判了,也可能還需要先問幾句,然後交代幾句。

「好。」許庭生回復。

項爸給許庭生髮信息的同時,項媽在跟小項凝說一些只有媽媽能說,但是事實就算是媽媽,對只有十六歲的女兒都不太好說的事情。

小項凝聽得面紅耳赤,有些事情明明人家自己都沒想呢,被媽媽一說,反而想到了。

「我會聽話的,他也不會的呀。」

小項凝其實很想告訴媽媽,他其實膽子很小,自己都親過他三次了,他卻一次沒親回來,呃,就是不知道那天,擱在腰上的手往裡滑算不算……

管它呢,反正摸一下又不會懷孕。

因為緊張和興奮,還有那麼點尷尬,許庭生怕自己這一晚睡不著,回暑期寢室的話,翻來覆去會影響室友。

「看來我得先自己弄套房子了,最好,離一中近一點。」

許庭生想了想,但是這畢竟不是一下子的事情,這一晚,他還是得找個賓館先湊合一晚。

……

第二天,吃飯的地點是項爸項媽定的,沒在家吃,畢竟項凝在家,有些話本就是要避著她的。

許庭生很早趕到,這是一家老式的地方特色菜館,看樣子經營歷史頗長,四層的老式房屋有些破舊,因為是中午,人倒不是很多。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項爸項媽也到了。

三個人都有些尷尬,坐在飯館三層的一個包廂里,一直到菜上齊,除了問候和有一句沒一句的東拉西扯,誰都沒好意思開口直接涉及真正的話題。

「要不先吃?」項爸說。

許庭生點頭。

三個人剛拿起筷子,門被吱呀一聲推開。

「哎呀,總算找到你們了。」

小項凝手扶著門把,探頭咧嘴笑了笑,然後很無賴的裝出一副她本就也在邀請行列的樣子,大大方方的走進來,坐下。

項爸項媽一陣無語。

小項凝看許庭生一眼,眨眨眼,意思像是在說:「怕你被他們欺負,我來保護你。」

這個時候,最弱勢的許庭生可不敢給她什麼支持。

項媽板著臉說:「小凝,你先回去。爸爸媽媽和……庭生有話要說。」

「可是我很餓了呀……」

小項凝的無賴發揮了作用,自己沒碗筷,就先拿起許庭生的筷子,開始吃桌上的菜。

「說了你先回去。怎麼這麼不聽話?」

項爸項媽本身的讓步就已經很大,尷尬也很大,這下要是小項凝在場,他們心理上的感受會很不好,就像當面把女兒交給許庭生……這事就算要做,也還遠沒到時候呢。

項媽發了火。

小項凝看老爸,項爸也說:「你先回去。」

小項凝看許庭生,許庭生當然也只能說:「你先回去吧。」

「走就走。」小項凝最後恨恨的夾了一口菜塞進嘴裡,把筷子扔在桌上,推門出去。

***

就當我先水一章吧,其實也不是水,就後面的劇情,我想了想,其實也沒那麼虐……想得太嚴重了。

今天就一章,我會補的。

感謝打賞:

快更新唄,枚夏,大叔爆更erl;最佳損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