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七十五章 開盤日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6-16 22:59  |  字數:3885字

第三百七十五章開盤日

許庭生和付誠放著酒吧不坐,坐在路邊的燒烤攤喝啤酒擼串。strong/strong.訪問:.。

關於譚青靈的事情,黃亞明沒敢跟許庭生說,付誠也是今天才知道,他並不每天都去酒吧駐唱,屬於完全隨意自主的狀態。

於是今天,他開頭唱了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之後,一口氣唱了三遍《你給傻『逼』織『毛』衣》。

這首歌與黃亞明有關,其實也與付誠有關,只是一件穿在別的男人身上,一件染了血。

如果算上陸芷欣的那條圍巾的話,這歌連跟許庭生都有關係。

因為這個,許庭生認認真真的敬了付誠一杯。

關於譚青靈的事,其實也就這樣了,許庭生說了該說的,付誠唱了,有些事情,比如感情的事,哪怕是最好的兄弟,也不方便干涉太多。

兩個人倒是聊起了陳靜琪。

陳靜琪有過社會歷練,顯然已經不是一生氣,一委屈就主動退出的小『女』孩,何況她因為認識了宋妮,所以還知道黃亞明和譚青靈之前的事。

宋妮是把事情當作對黃亞明頹廢那段日子的解釋跟她說的。

所以她其實應該很明白,不管怎樣,她現在還佔著優勢,而她這段時間以來和黃亞明的感情也很好,很有點小兩口居家過日子的感覺。

黃亞明甚至帶她到酒吧公開向所有人介紹過,這是明耀的老闆娘。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在那個黃亞明爛醉如泥的晚上,陳靜琪和譚青靈一起扶她回去,發生了什麼,讓陳靜琪選擇放棄。

而譚青靈,就那麼堂而皇之的住了進去。

兩個人一直喝到凌晨,找了酒店睡覺。兩個長得都還不錯的男人互相攙扶著去開房,連酒店前台服務員的眼神都怪怪的。

付誠睡著以後,許庭生接到了apple的電話。

她還在麗北,每天跑跑步,發發微博,再陪陪媽媽和外婆,日子過得很悠閑。哪怕事實上,她的專輯歌曲正一首接一首的打上各大排行榜,最牛『逼』的情況,一個榜單十首歌,五首是她的。

縣領導上『門』找她做旅遊代言,市領導也來……因為怕被打擾,apple只好租了個房子,帶著媽媽和外婆搬家。

「媽媽知道那個人找過我了,媒體報道太多,瞞不住」,apple說,「不過媽媽看上去很平靜,她說,他好就好了,反正也這麼多年了,算是好消息。」

許庭生不好接這個話,改口說:「你呢?不往外面跑,你不悶啊?」

apple說:「還好,我跟舒燕現在玩得『挺』好的,她放假回來我們就經常一起。」

許庭生回憶了一下這個名字,今生自然無需回憶,高中同學,過去才兩年而已,許庭生回憶的是前世的那次同學聚會,以閨蜜身份說出apple那些事的人,好像就是這個舒燕。

因為這個,許庭生有些擔心。

「怎麼你跟她很要好嗎?高中的時候好像沒看出來……」許庭生說。

「嗯,高中就普通同學,不過大一上半學期的時候,因為我們倆的學校很近,我又熟悉盛海,就經常一起玩,還算『挺』要好的。」apple回答。

許庭生終於知道apple和這個「閨蜜」是怎麼接觸起來的了。

猶豫了一會,不會說太直白,許庭生說:「你要知道,你現在是公眾人物了,有些事情,哪怕是閨蜜也不能隨便說的,明白嗎?萬一對方說出去,甚至添油加醋……會很麻煩。」

apple猶豫了一下,說:「嗯。」

……

……

同一時間,項家。

心情很是不錯的項爸項媽做了點不能描述的。

兩個人各自洗完澡躺回『床』上。

「攔不住了,你信不信?」項爸說。

「嗯?」項媽說。

「你『女』兒自己說,要跟庭生『私』奔,還說,生了孩子再回來孝敬咱們倆……」項爸一邊笑一邊說。

「她?」項媽有點怒了。

「她說是跟咱們倆學的。」

項媽:「……,那怎麼辦啊?不會真那樣吧?」

「不會,庭生那孩子有分寸的,不像我,一衝動,帶你吃了那麼多年苦。他跟小凝講那些道理,都是說的咱們倆好,還有外婆會捨不得之類的,把小凝都說哭了。」

所以,項爸其實當時是看到許庭生和小項凝呆在一塊的,甚至還聽到了後半段的對話,只是故作不知而已。

當然,如果前面項凝說房子的事他也聽到了,也許就沒法故作不知了。

……

……

7月中,至誠.凝園終於正式開盤。

黑馬會的人基本全員到場,一個是因為各自都有自己的關係戶要接待,另一個,也算是來幫忙照顧場面。

許庭生也去了,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

早上9點,售樓部大『門』打開。

玻璃『門』幾乎被一下子擠到爆裂。

整個至誠都在忙碌,除了許庭生,能找到他這裡來的人不多,需要問他的事情一樣不多。而一旦有人能找到他這裡,那就都是不得不接待的人。

敲『門』聲響。

「請進。」許庭生說。

當先走進來的是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在她身後,許庭生看到了一個熟人,陳建興。所以,這個『女』人應該就是那位岩州市常務副市長的『女』兒了。

『女』人做了自我介紹,又把陳建興拉過來,說:「你們應該認識吧?我記得建興好像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