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七十四章 再見譚青靈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能聊,能熱情的跟項家喝多了的叔伯們搭肩膀稱兄道弟,也能平靜下來和嬸嬸、阿姨們聊孩子的教育…… 許庭生很擅長討長輩喜歡。 等到包括劉雪麗、李琳琳、項凝同學這些女的小的們都先走了,四桌並了...

第三百七十四章再見譚青靈

項爸走後。

小項凝小心翼翼的從牆角後面挪出來,手撫著胸口,像是很緊張的樣子,卻同時笑逐顏開的看著許庭生,意思好像在說:你看,都好了。

許庭生也跟著放鬆下來。

但是因為小丫頭剛剛的那番真情流露,感動還在心頭,許庭生走近一些,抬手想抱,又收回來,想摸摸她的小臉,想親一口她的額頭……

這些都是他曾做過無數次的,但此刻面對青澀的小項凝,卻都猶豫不敢下手。

小項凝看出來了,貼過來,踮腳在許庭生臉頰邊親了一口,然後把下巴搭在許庭生肩膀上,小聲說:「反正都被你騙到手了,以後不要怕……你這樣,倒顯得好像我很流氓一樣。」

許庭生心說也是,笑起來說:「我流氓起來,怕你要跑。」

小丫頭搖搖頭,把許庭生的手拉過去,放在腰上,緊張的微微顫抖,不出聲。

狗熊大叔終於終於還是摸到了蜂蜜小姐的小.蠻.腰。

可是隔著t恤呢,一個情不自禁,許庭生手從衣服下擺往裡滑。

「唉……你……」小手按住了大手,水光盈盈的雙眸看著大叔,確定大叔不是在鬧著玩。

目光交鋒了一會兒,小丫頭緊張的咽了口口水,終於還是忍不住害羞,咯咯笑著跑開了。

「許庭生呀許庭生,我是看你饞的,連凝園裡都建一座小.蠻.腰,才獎勵你一下。結果你果然臭流氓埃我先回去了哦,你也快點回來。」

等到小項凝回去了一會,許庭生才回到項家。

跟劉雪麗老師喝了一杯,又跟項爸喝了一杯,沒一會,來找許庭生喝酒的項家親戚就多了起來。

許庭生不敢多喝。在酒桌上想不多喝只有兩種辦法,不說話,或者話很多。

眼前都是項家的親戚,小項凝的長輩,許庭生不敢擺譜,自然只能話很多。

好在他閱歷豐富,什麼都能聊,能熱情的跟項家喝多了的叔伯們搭肩膀稱兄道弟,也能平靜下來和嬸嬸、阿姨們聊孩子的教育……

許庭生很擅長討長輩喜歡。

等到包括劉雪麗、李琳琳、項凝同學這些女的小的們都先走了,四桌並了兩桌,繼續喝。

現場大部分人都已經有點喝大了。

沒一會,就有真的喝多了叔伯,攔不住沖項爸項媽說:「國良、友梅……咱放著那些閑話不說,大家都知道是假的……可是我怎麼覺著,是真的才好啊?」

「就是」,一群剛跟許庭生認了兄弟的爺們,包括項凝的親叔叔在內都開始起鬨,「不如乾脆當真了吧。」

項爸也喝多了,笑著說:「說的也是,庭生這孩子挺好……」

項媽在一旁掐他腰,說:「哎呀你們可別亂說,小凝還校」

「小什麼小,你自己還不是十七歲就跟著國良跑了么?」

說話的是項媽的大姐,小項凝的大姨。她這麼一下舊事重提,把項媽的嘴也堵了回去,……

小項凝在旁邊空桌子上坐著,聽著,紅著臉不說話。

「那要你家真不要,我可給孩子另外介紹了,我有個侄女……」

「唉,那我還有個妹妹呢。」

七大姑八大姨們來了熱情,要幫許庭生介紹女朋友,許庭生偶然一轉頭,看見小丫頭正咬牙切齒瞪著他。

這頓酒一直喝到晚上九點多才散。

項爸項媽本來有點擔心,但見許庭生真的沒喝多,才放心讓他自己回去。

小項凝站在爸媽身後,小臉兒滿是擔憂的說:「你小心開車呀,到了給……給爸爸打個電話……」

這話本身挑不出毛病,但是怎麼聽怎麼像是女人日常叮囑自己的男人。

項爸項媽不能發作,連說都不好怎麼說,只得一臉無奈的苦笑,搖頭。

……

……

許庭生開車出來沒到半小時,想是項凝已經回了房間,發過來一條簡訊:「你到了嗎?我有點擔心。」

「到了。」

許庭生回復,然後給項爸打了個電話報平安。

等他掛上電話,手機里多了一條簡訊,小丫頭沒頭沒尾的說:「下次讓你伸進去好了,但是就只能放著,不許亂動。」

許庭生回了一條:「女流氓。」

小項凝明月照溝渠,生氣了,回了個符號組成的表情,不再說話。

其實許庭生還沒回家,這一晚心情大好,回去也睡不著。把車停在路邊休息了一會,想了想,許庭生乾脆去了明耀酒吧。

進門,上樓,許庭生準備找黃亞明,推門發現黃亞明正指著一個男員工破口大罵。

見許庭生出現,他才揮手把人趕走,最後說:「再有下次,你就滾蛋吧。」

許庭生坐下來,說:「怎麼了?」

「這不是因為輪迴……付誠在這裡駐唱嘛,有時候為了聽他唱歌,一些平時不去酒吧的女的也會來咱們這,老的小的都有……」

黃亞明解釋。

「那不是好事嗎?」許庭生問。

「算是吧」,黃亞明說,「可是我也怕啊,上次他們給放進來一撥未成年的你知道嗎?一群小丫頭,還喝大了……你說這要出點事,怎麼辦?」

聽他這麼說,許庭生點了點頭,酒吧這種地方畢竟龍蛇混雜,安全問題很難把握,所以,還是先保證顧客自身有責任能力比較好。

「結果今天更離譜」,黃亞明接著說,「媽的,把抱著幾個月大孩子的媽都給放進來了……我還是聽服務員說才知道的。還好,那個媽坐一會就走了。」

黃亞明跟著罵罵咧咧一陣。

許庭生笑著說:「算了,以後小心點就是,陪我出去喝酒,聽付誠唱歌。」

黃亞明猶豫了一下,看看許庭生沒說話。

「怎麼了?」許庭生問。

黃亞明猶豫一下,站起來,咬牙說:「我帶你見個老同學。」

許庭生跟著黃亞明,在酒吧二樓靠牆角的位置,見到了他怎麼都想不到的一個人,譚青靈。

確實是老同學,而且當初因為黃亞明,關係還算不錯。

至於後來,黃亞明因為她痛苦了好一陣,頹廢墮落,許庭生和付誠除了唱了一首《你給傻逼織毛衣》隔空罵街,也就自然而然的斷了聯繫。

不管怎麼樣,畢竟是同學、老友,許庭生保持必要的禮貌,跟譚青靈寒暄了幾句,知道譚青靈高復一年反而考得更糟,最後去了西湖市的一家三本院校。

高復跟著小老闆混,能考好才怪了。

倒是譚青靈很熱情,不斷的提起幾個人共同的高中歲月。

聊了一會,許庭生借口走開,黃亞明有些尷尬的跟上來。

「怎麼回事?」許庭生問他。

「她說放假了想找地方打工,然後在上看到我開了個酒吧,就聯繫我……」黃亞明支吾著說。

「估計還看到你要齣電影了吧?」許庭生說,「她那個開寶馬的小老闆呢?」

「她說,他們早就分了。」

「然後呢?你就又傻逼啦?」

「剛開始她聯繫我,說要過來的時候,我也沒同意,還羞辱了她一頓,讓她滾蛋。結果她自己一個人背著包找到這裡來了……我見到她那一刻,才發現,我好像還是喜歡她。」

「……」

「她到這邊三天了,我還沒給她安排事情做。不過她自己會找一些事情幫忙,抹桌子掃地,洗廁所,什麼都干……」

許庭生前世就對譚青靈做過總結,此刻面對的是黃亞明,沒有顧忌,他又說了一遍:「譚青靈是那種目標很明確的人,她當初堅持要高復考一本是這樣,後來的選擇,也是這樣……現在,還是……」

黃亞明不吭聲。

「陳靜琪呢?她知道了嗎?」許庭生問。

「知道,前天我喝醉了,琪琪過來接我回去,她們見過面。」

從黃亞明的這個酒吧開業開始,本就愛混愛玩的他有了正當的胡混的理由,幾乎三天兩頭喝到爛醉如泥,陳靜琪就每天熬到酒吧關門時間,到這邊來接他回去,照顧他洗漱、睡覺……

第二天再給他備好養胃的早餐,才去上班。

因為這個,陸芷欣還跟許庭生提過,陳靜琪因為上班總是打瞌睡,犯了好幾次錯誤,……

「然後呢?」許庭生追問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我喝醉了氨,黃亞明苦笑說,「反正她們倆好像聊了一會,一起把我扶回去的,我第二醒來,琪琪就搬走了,譚青靈在給我做早餐。」

「我操,那……」

「譚青靈住我那了,不過我這兩天都回寢室住的。」

「你去找過陳靜琪沒?」

「找過,不過她不理我。」

「譚青靈什麼時候走?」

「估計短時間不會走。」

「那你想怎麼樣?」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跟譚青靈說了的,說琪琪現在是我女朋友。她說沒事,她只是來打暑假工的,能照顧我的話,就當她彌補一點……」

許庭生無語了。

樓下,付誠抱著吉他,依然戴著面具,說:「下面給大家唱一首,你給傻逼織毛衣。」

有酒客喊起來:「兄弟,這歌,今晚第三遍了啊1

許庭生看看黃亞明,說:「譚青靈覺得這歌好聽嗎?你呢?」

黃亞明不說話。

許庭生等著付誠把這首歌唱完,拉了他一起另找地方喝酒。

***

下一更可能要十點了。

感謝:

本書第一位人仙:含笑半步癲705755709

寂寞大血崩;最佳損友;finback;項凝黨萬萬歲;我是月薇黨;匿名30890;枚夏;邋遢漢;碩鼠于飛;?五娃;點滴時光fj;可樂加冰塊189y7788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