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六十七章 表姨看了段《笑傲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在錢的份上,這算什麼?連我這個被人搶了『女』婿的都拉得下臉,你們還有什麼可顧忌的?錢……錢、錢……」 表姨補了一句,大舅點頭了。 表姨同志拿讚許的眼神看了看大舅,孺子可教的意思,接著說...

第三百六十七章表姨看了段《笑傲江湖》

大舅一家剛吃過晚飯沒一會。.-

表姨同志就上『門』了,不過這次她沒帶李萌。

外婆看見,沒說話,轉去客廳看電視。

項家『抽』到半價房子的事項媽已經打電話告訴她,老人家現在心情很好,樂得一個人歡喜,至於某些會影響她好心情的人,眼不見為凈最好。

不管項家的運氣有多好,多讓人心裡妒忌,大舅媽更關心的還是自家買房的問題。

一來確實需要。

二來,這個面子她丟不起,『陰』陽怪氣的在買房這件事情上擠兌了項家半天,結果回頭孩子高三,租房子的是她自己……那多難看?

再者到時候真買下了,她還能轉換概念,「趾高氣揚」的說一句:「不用半價,我們家照樣買得起。」

看見表姨同志出現,大舅媽第一時間熱情的迎了上去,她們現在可是同仇敵愾的一家人,再者,大舅家買房這件事,還是拜託給表姨同志去走『門』路的。

「怎麼樣?大妹子,咱們那個房有消息了嗎?」她有些著急的問道。

表姨同志嘆了口氣,說:「黃了。」

「啊?怎麼就,怎麼就黃了呢?不是說……」

「沒轍了,沒見過這樣的開發商,他們今個兒下午,把嘉南過來的炒房團給轟出來了,那可是本來打算包他們五棟樓的大客戶,以往去別處,都是被當爺供著的……結果,這家……他娘的有『毛』玻」

至誠地產,凝園售樓處那邊,下午確實迎來了一個據說實力十分雄厚的嘉南炒房團,一開口就要包下五棟樓,還不提減價打折。

要知道,凝園一期總共也不過就十來棟樓,這一下,可就是近半的銷量,還不麻煩,一把齊活,省時省力。

可是這件事彙報到許庭生這裡,他連一點猶豫和遲疑都沒有,就果斷拒絕了。

接著,受了「歧視」的炒房團的大爺、太太們開始在大廳鬧,威脅、謾罵,許庭生乾脆打電話調來一車保安,把人給轟了出去。

這場面就發生在當場上千名岩州當地看房市民的眼皮子底下,當炒房團一群人灰溜溜被趕出『門』,售樓處內外的群眾們,一時間群情振奮,掌聲雷動……

一般真想買房的人,包括未來想買的,大多恨死了這些外來的買房團。

偏偏地產商們,卻總是樂意和他們狼狽為『奸』,控制房源,哄抬房價。

所以,至誠的這一舉動,深得人心,賣得真他媽貴這個怨念,也跟著消減了不少。

其實許庭生真沒有那麼強的責任感和公德心,他這麼做,只是為小項凝考慮,炒房團買下的房子,都是扔那或高價掛起來等升值的,容易造出來一個個鬼影不見,空『盪』『盪』的小區。

全國各地很多被炒房團光顧的小區都是這樣,夜裡偶爾亮燈幾戶,也跟鬼火一樣。

可是小項凝因為學業的關係,到時肯定是要第一時間住進來的,許庭生可不願意她住在一個人影都見不著,夜裡都不敢走的荒涼小區,他希望凝園一期,能有人氣、生氣。

所以,去你的炒房團吧……

許總泡妞,泡個小丫頭片子,從小區名稱,到廣告語,到死活就要放個塔,叫做小.蠻.腰,再到今天上午送房,下午轟人……就是這麼任『性』。

大舅媽一下心灰了大半,剩下一點餘燼不甘,繼續問道:「怎麼炒房團被轟了,跟咱們有什麼關係?」

表姨同志這時候也不繼續裝樣了,坦誠說:「我的『門』路,前面炒那兩套,都是跟著嘉南過來的炒房團買的,我認識他們裡面一個頭,幫著參謀參謀什麼的,他們包了樓,就原價勻給我一兩套……這回,唉。」

大舅媽心裡那點餘燼,也涼了。

「我之前聽炒房團的人分析,他們說,這個凝園是他們在岩州看到的,最有升值潛力的樓盤。位置太好,房子建得也好,加上咱們岩州本地不缺有錢人,所以別看它現在貴點,那其實都是小錢,就這樓盤,隨便過個三年兩載,就是要翻番的。」

表姨在那轉述。

心情已經『陰』郁得不行的大舅媽沒好氣說:「現在你說這些還有什麼用?買不上,再好,再能升值也白搭。」

話雖這麼說,其實聽了那些話,大舅媽心裡也放光、發熱,這要真能買下……爭氣不說,孩子讀高三便利了不說,等孩子畢業轉手一賣,翻番……那可就是一百多萬啊!

她的話語氣不好,但是表姨同志也不生氣,笑著說:「我這不專『門』來找你商量嘛,其實還有轍……」

「還有辦法?什麼辦法?」

大舅媽的熱情一下又燃燒起來了,連同大舅都起身走過來,兩口子目光炯炯的盯著表姨。

「找項家。」表姨同志說。

「找項家?你,開玩笑吧?他們自己原先多為難,咱們又不是沒看到,總不至於中個獎,就順帶著跟那個房地產公司搭上關係了吧?」

大舅媽說完搖了搖頭,大舅也是一臉的不信。

「不是,是他們本來就有關係。我原先也沒想到,就剛剛吃飯的時候,我邊吃邊看個電視,就那個令狐沖,跟著大名鼎鼎的師傅師娘走江湖,偏偏來人打招呼送禮,找的全是他這個當弟子的……我看到後來才明白,合著對面有大人物叮囑照顧他呢……」

表姨說起了《笑傲江湖》,把大舅一家都聽糊塗了。

「聽不明白……」大舅媽直接說。

表姨同志笑了笑,說:

「你們不記得下午那個姑娘了?那個地產公司的銷售員,一上午,滿場就她一個跟著人轉的,跟的是咱們,但是一路只盯著項家,把項家幾個當爺伺候著,你說,憑什麼?

看穿、看戴、看說話,怎麼也沒理由是把他家當正主吧?你說是不是?」

大舅和大舅媽琢磨了一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說:「還真是。」

「最後那個特等獎也是他家中的……你說奇不奇怪?」表姨補充。

「……」

當場,三個人一齊短暫的沉默了一下。

大舅媽試探著問道:「項家瞞咱們啊?那他們既然要瞞,肯定就是不願意的啊,這樣的話,咱們還去找他們幫忙,能有用嗎?」

「所以我不來找你了嘛,我自己去肯定沒用,我得罪過他們家」,表姨同志笑著說,「其實光咱倆去估計都沒用,他大舅得饒面子大……」

大舅被點了名,有些遲疑,尷尬說:「之前那樣……現在去,怕我也不好說話礙…」

表姨同志果斷勸道:「看在錢的份上,上百萬的錢,上,百,萬……」

就這麼一句,大舅表情鬆動了。

「看在錢的份上,這算什麼?連我這個被人搶了『女』婿的都拉得下臉,你們還有什麼可顧忌的?錢……錢、錢……」

表姨補了一句,大舅點頭了。

表姨同志拿讚許的眼神看了看大舅,孺子可教的意思,接著說道:「不過你們記牢一點,咱們去了,不能提剛剛我說的那些判斷的依據,更不能提她家小妖『精』和那個姓許的,提了……項家估計就要翻臉。」

「姓許的?」大舅媽追問。

「不是他還能是誰?項家其他哪來的這麼大本事?不是他,項家還用得著藏著掖著?人這是利要了,名還要,知道了吧?……

說句不甘心的,這本來該是我家的前程哦,那個姓許的,跟我家李萌,那本來是一下就看對眼了的,結果,硬叫人給破了。你看我現在還不是一樣得低頭?形勢比人強礙…錢,錢,錢,一切看在錢的份上。」

表姨同志一段話說得顛倒黑白,其實她的邏輯很容易推翻,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來,因為項媽要是真的那麼想,那她當初直接不給安排見面不就什麼都結了?

「那我們就不提這些」,大舅媽沒空理這個是非曲折,著急說,「可是不提,咱們怎麼開口?」

「干求,請託他家幫忙就行,多餘的話都不用說。」

「這就能行?」

「今天不一定能行,今天咱們是去道喜的,可是這不咱們明個兒,後天,不都可以去嘛?還有……」表姨同志偷偷拿手指了指客廳,壓低聲音說,「回頭真不行,你們倆跟老太太訴訴苦,把老太太架去……」

***

感謝打賞:寂寞大血崩;野『性』入骨;喜項為凝;夜的影傳說是白晝;馬大帥帥帥帥;蘿蔔521693911;finback;遺失、念;倦勤書屋;項凝黨萬歲;無悔便是成功……

兄弟姐妹們先別打賞了,爆發也賞,不爆發也賞,今天都還沒更就這麼多朋友打賞,我這感覺好感謝,但又好慚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