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六十六章 註定大富大貴的女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輕。 最關鍵,他對項凝的好,項爸項媽其實都看得見。 「我的意思是,要真是命,那就說得通了,我也想得通了。」項媽說,「而且,我也不用擔心以後小凝會低人一頭,受欺負,受委屈了。」 ...

第三百六十六章註定大富大貴的女兒?

項家三口從售樓處出來。

在確定項家真的抽中了那個特等獎之後,心裡不是滋味的李萌母女,已經提前走了。大舅一家打了個招呼,說完恭喜,也被臉色難看的大舅媽催促著,找了個借口先離開了。

她們真沒法不鬱悶,項家這最近是怎麼了,處處順風順水,好事連連。

先是過往成績平平的女兒突然進步這麼大,中考考出來個嚇死人的分數,一分之差,把大舅、大舅媽多少年來年年顯擺的那張臉,一下全給掃了。

再來就更是運氣好到逆天了,唯一特等獎,岩州最熱門最貴的樓盤,180平米,頂層的房子,半價……

這找誰說理去?

項媽的大姐、二姐兩家留下了,她們本就沒存什麼壞心,要說有,頂天也就一點私心而已,再平常不過了。如今這錦上添花的事情,她們自然不難做到。

道完恭喜,大姨家的女兒,項凝的表姐劉映如,挽著項媽的手說:「阿姨,到時你們家裡可得給我準備一個專門的客房,好歹我還能陪小凝學習不是?」

「一百八的房子呢,還能少得了你一間房氨,二姨接茬開玩笑說,「不過小凝學習估計是不用你了,他們家不是有那個許……」

「真不是那個許,姓李,李琳琳,是個女老師。」項媽心虛的再次強調。

小插曲過後。

小項凝心情就不那麼好了,她是替許庭生委屈的……大叔真心太委屈了,做了這麼多,結果是這種待遇。

「他那麼厲害,要不是喜歡我,根本不用這麼委屈吧?唉,我得對大叔好一點……」女孩子一旦心裡想著一定要對某個男孩子好,那就很「危險」了。

最後項爸拍板,項家請客,三家人一起吃了頓飯慶祝。

因為高興,席間喝了不少酒,也聊了很多,已經很有些醉意的項媽,突然拿手撐著額頭,說:「大姐、二姐,你們有沒有聽說過什麼伏羲骨啊?」

「面相?」二姐問。

「嗯。」項媽點頭。

「我好像聽人提過」,大姐跟著說,「好像說,那可是富貴命……」

項媽姐妹三個,在宗教方面都是有一定信仰的,或者用官方的說法,也可以說都很有些迷信,其中以大姐實際接觸得最多。

聽大姐這麼說,項媽把正跟表姐劉映如聊天的小項凝拉過來,撫開她額前的幾根亂髮,指著說:「那大姐,你看看,小凝這個,是不是伏羲骨的面相啊?」

見項媽把女兒拉出來了,項爸擔心她一不小心把獎券的事說出來,在身後使勁拉了拉她,示意她別喝醉了亂說話。

項媽看項爸一眼,示意自己有數。

但是她是真的心裡一直就想著這事,不問出來,一個人琢磨悶得慌。

就像別人看起來的那樣,項家最近真的是太順了,好運連連,這樣的情況下,本就迷信的項媽找不到別的理由,又恰好聽項凝說起她是天生「伏羲骨」,就把原因都往這上面去想了。

大姐定神看了看,說:「這個我可不會看,也沒見過呀,怎麼,有人說小凝是?」

「啊,有人隨口提過一下。」項媽說。

「誰啊?」大姐追問的意思,大概是想問哪位「半仙」給看的。

小項凝趕緊把話接過來說:「就是一個不認識的阿姨,我在外面碰到的,然後,她也就隨口說一下,可能是開玩笑的呢。我也是跟媽媽說著玩的。」

有些慌張的解釋完,項凝心說:「我總不能告訴你們,是我未來婆婆說的吧?嗯,沒錯,婆婆,是他們自己說要把我弄回家當兒媳婦的,反正許庭生又喜歡我……那就肯定是婆婆了……」

當媽的還不知道,寶貝女兒現在想著的已經是婆婆了。

姐仨湊在一起議論了一會,做了個決定——飯後帶項凝去找一位「著名的半仙」看看。

小項凝無奈的任人擺布,被一個奇怪的老頭盯著看了半天,還被摸了額頭。

半仙確認了許媽的判斷,小項凝確實是伏羲骨的面相,他說的話,也大體跟許媽說的差不多,什麼天下第一品啦,大富大貴,大名大壽啦,至多說的更玄乎些。

項爸項媽回到家裡,除了高興之外,還都有點亂。

因為半仙當時給項家舉例,說了一個人,郭晶晶。這個時候,郭晶晶剛在過去不久的雅典奧運會上獲得女子單人3米板和女子雙人3米板兩塊金牌,加上本身不錯的長相,一時間聲名大振,連電視上放的她的廣告都不少。

項爸項媽當然也知道郭晶晶,雖說他們現在還不知道,郭晶晶未來會嫁入一個家族身家逾百億的豪門,但是,人氣鼎盛的奧運冠軍,在他們看來,也夠得上大富大貴了。

「問題我們家小凝可拿不了奧運冠軍啊,現在練也晚了。讀書嗎?現在這樣就頂天了我覺得,估計也讀不出個狀元來。」項媽苦笑說。

「合著憑咱們倆啊?」項爸說,「就咱們倆,讓小凝不缺吃少穿可以,怎麼個大富大貴法?」

「不過咱們小凝可比那個冠軍還漂亮。」

項爸補了一句,然後夫妻倆都沉默了一會,其實兩個人都明白,自己說來說去,小項凝要真能大富大貴,只有一個可能了:嫁。

關於命理,項爸不算太信,其實許庭生就更不相信了,前世他聽項凝開玩笑說起這個后,無聊也查了下資料,所謂伏羲骨,大多是人成功富貴之後論的,真要按面相看,古往今來,實際平淡甚至潦倒的伏羲骨也不少。

但是項媽信,她對這些可是深信不疑的。

「其實,真這樣的話,我反倒安心了。」項媽突然悠悠的說了一句。

「什麼意思?」項爸問。

「你說什麼意思?」項媽反問。

項爸想了想,指著項媽笑了笑。

小項凝未來要是真能嫁出個大富大貴,其實那個人……已經擺在他們面前了。許庭生在他們看來,就差不多已經夠得上這個標準,何況他才剛起步,還這麼年輕。

最關鍵,他對項凝的好,項爸項媽其實都看得見。

「我的意思是,要真是命,那就說得通了,我也想得通了。」項媽說,「而且,我也不用擔心以後小凝會低人一頭,受欺負,受委屈了。」

這話里至少兩層意思。

其一,項媽給許庭生憑什麼看上項凝這麼個小丫頭這件事,找到了合理的解釋。

其二,做父母的是這樣,希望女兒嫁的人條件能好點,又生怕對方條件實在太好的話,門不當戶不對,女兒嫁過去要低人一頭,受委屈挨欺負,娘家還沒能力幫著出頭。

但是,如果說女兒本就是富貴命,那麼這些擔心也省了。

陰差陽錯,最難對付的丈母娘,好像也有點鬆動了……

***

我的手速和寫作風格,不可能總是爆的,今天讓我兩更緩一下。謝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