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五十七章 關於拱小白菜的問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同夥配合。 小項凝還小,心思也單純,應該不會對此有什麼物質方面的顧慮…… …… …… 另一個房間里,熄了燈項爸項媽其實還沒睡,當然也沒心情做別的,就躺著聊天。這一天有驚...

第三百五十七章關於拱小白菜的問題

項家三口回家的路上,項凝終於知道事情具體是為什麼了。

但是買房子這種事,離她終歸是很遙遠的一個概念,聽過,然後差不多也就僅此而已了。

回到自己房間,等到爸媽的屋子熄了燈,小項凝偷偷給許庭生打了個電話,她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就是遇到事情了,就想到了那個人,想說給他聽。

雖說小項凝在電話里眼淚鼻涕一大把,說的幾乎都是她從小到大和外婆的事情,但是許庭生還是聽到了「河東看房」這個信息。

「總算被我逮到了。丈母娘哪裡跑?1許庭生很有些腹黑的想著。

「我以後一定要孝順外婆。」跟許庭生完全不在一個頻道,小項凝在電話那頭說道。

「好,我也孝順外婆。」許庭生溫聲說。

「嗯?你……不要臉,我的外婆,你怎麼也叫外婆?為什麼要孝順?」小項凝的聲音里有了一絲破涕為笑的意思。

許庭生被問住了,不過,這個問題好像也不是眼下最著急的,換了個口氣,他說:「對了,項凝,你爸媽看房的時候,你也去嗎?」

「我才不去呢,我叫他們不要買……我又不怕住校,我都已經習慣了。」小項凝說。

「額……其實買了也沒壞處吧,我聽說能升值賺錢呢,這樣在你長大之前,爸爸媽媽沒準也不用那麼辛苦一點呀……」

許庭生說道。

「這樣嗎?」小項凝問。

「是埃」許庭生說。

「那我想想,如果我表姐、表弟他們都去,爸媽也叫我去,那我就去看看……反正我暑假也沒地方去呢,唉,天天沒有事情做,想提前看高中的書,都沒有人教……」

這暗示得已經有點太明顯。

但是許庭生眼下的目標,還是項爸項媽為先,在此之前,儘可能避免加重他們對自己的戒心才是最重要的,這也是許庭生眼下不敢跟小項凝見面的原因……萬一被發現了……沒準就是徹底完蛋……

至於希望項凝能跟著去看房這一點,許庭生是這麼想的,如果這件事能直接在項爸項媽身上辦妥,那麼自然小項凝不知道最好……

萬一實在不行,至少還有個同夥配合。

小項凝還小,心思也單純,應該不會對此有什麼物質方面的顧慮……

……

……

另一個房間里,熄了燈項爸項媽其實還沒睡,當然也沒心情做別的,就躺著聊天。這一天有驚喜,有憋屈、鬱悶,也有感動。

「咱們自己存的有13萬,媽那兩萬不能動,咱們就當幫她保管。我回頭出去借借看,湊個20來萬總是沒問題的。」

項爸說。他這次的決心很大,尤其是今晚過後,反而更有種非買不可的感覺。其實這個年代,手裡能有十多萬存款,項家的條件真心不算差,但是對比買房的錢,終歸是差了些。

「嗯,首付百分之三十的話,希望不要太貴吧,希望能買到。大不了咱們倆以後還錢還房貸,辛苦一點。」

項媽悠悠的說,聽著語氣很平常,但是論態度,她其實比項爸還要堅決,一來女人本就更愛鬥氣,二來,今晚老娘的舉動和那些話,戳進她心窩子了。

「嗯,不是說還能升值嗎?看這幾年房價漲的,咱倆辛苦點,就當拿房攢錢了。」

項爸無意間說中了一個「真理」,就這前後幾年,能想到「拿房攢錢」的,多少都會發一筆。

「嗯。」

項媽應完,默默的往項爸懷裡鑽了鑽,她這一天下來精神實在是太疲憊了,還有種委屈、無助的感覺,樸實夫妻關係里難得的溫情,她想在自己老公懷裡靠一靠。

靠著,靠著,眼淚就下來了。

項爸揉了揉項媽後背,說:「委屈了吧?」

「其實還是被我媽感動的,還有慚愧,感覺咱們對小凝都不如我媽了。委屈也有,我現在討厭死我那個表姐了,明明就是庭生那孩子自己看不上她女兒李萌,我好心幫了個忙,她怎麼反過來這樣?那種話也能說?還處處針對我。明明當初就是她們自己死乞白賴求我,我才那樣安排的。」

跟老公抱怨、說別人壞話的時候,項媽也像是個小女孩。

項爸想了想,說:「其實也正常,你表姐那麼實際的一個人,庭生那孩子那樣的條件,沒相上,還不跟割她肉似的?人摔跤還跺地兩腳,丟錢還罵天呢。」

「可是,這怨到我頭上,我還能管得了庭生那孩子喜歡誰家姑娘啊?」項媽氣憤的說。

「誰說你管不了,你不正管著呢嘛……」項爸小聲嘀咕了一句。

項媽想了想,明白項爸的意思了,沒好氣的拍了老公胸口一下,說:「你是覺得閑話還不夠多?自己也跟著瞎說。」

「你不能總聽著別人的閑話過日子,這也就是咱們家,要是換李萌她們家,誰家,他們還顧得上這個?早上杆子了。庭生那條件,要是真成了,親戚鄰里都好,說閑話的還不得都變成巴結的?存了壞心他們也得憋著給笑臉。」

項爸說完,項媽一骨碌坐起來,口氣嚴厲說:「怎麼著,項國良,你動什麼心思呢?小凝這才多大?」

「十六。」

「唉你,我實際不是問你這個,我……」

「你十六歲不都跟我鑽稻穀堆親嘴啦?」

項爸其實是想說笑哄哄自己老婆的,結果……捅馬蜂窩了。

項媽這下是真怒了,盤腿坐正,厲聲說:「項國良,你說清楚,你什麼意思?你真要把女兒賣了是吧?你什麼時候變這樣了?」

項爸一下也鬱悶了,跟著坐起來說:「唉,施友梅,你這話說得過分了吧?我就事論事,什麼叫賣女兒?庭生自己的條件就不說了,咱們不多考慮那個,考慮這些當初你也不會嫁我。問題他對小凝怎麼樣?除了想方設法對她好,動過她一個指頭嗎?就今天小凝拿出來那些資料,你覺得不用熬上幾天幾夜嗎?你當他真空啊?」

「他沒安好心。」

「按這麼說,我當初對你也沒安好心,天下男人對女人好的,都沒安好心。你說這要是晚幾年,假設是小凝上了大學,或者乾脆大學畢業的時候,有庭生這麼一孩子擺你面前,你覺得怎麼樣?」

項媽被項爸的話帶過去了,想著如果是項凝上大學的時候,大學畢業的時候,許庭生這樣的條件,還有他對項凝的好,那真找不出一絲不滿意的……何止不滿意,簡直就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若真是那樣,她知道自己一定會歡天喜地。

丈母娘看女婿,希望女兒過得好,考慮條件總是難免的,當然,對女兒好是第一位。這兩樣,許庭生哪樣都不缺,而且都好得不能再好。

「可是,這不是還沒到那時候嘛。至少還差三年,三年後,我就同意。」項媽口氣放鬆了些說。

「可不是」,項爸說,「要不是這麼考慮,你以為我會跟你站一邊啊?咱們倆這回做得也夠過分的了,你看庭生那幾次的神情,都是一下就僵掉了,孩子受多大委屈……還不是一句嘴沒頂過?我們說什麼,他都說聽著,一點沒擰著來。」

項媽略微尷尬了一下,低聲說:「那你說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

「沒必要做這麼過的意思,普通老師和學生,或者就當小凝有個哥哥,還是可以的吧?不就三五年的事嗎?你總不能這三年,前頭已經一年了,加起來四年,合著你四年把人家當仇人,話都不讓說,回頭招手就讓人回來?到時候人還回來嗎?」

聽著項爸話里有放鬆管控的意思,項媽想了想,想到了某個問題,立即緊張起來說:「不行,絕對不行。」

項爸看她態度變來變去,無奈道:「你這又是為什麼啊?」

項媽猶豫了一下,雖說自己兩個是夫妻,但是說到女兒那方面的事,還是不好把話說太明白。想了想,找到個隱晦的說法,躺下,含糊說:

「好好一顆小白菜,還沒長成呢,你就不怕……被人拱了?1

項爸聽著這話也是心頭一緊,想了想,苦笑說:「就怕咱們家小白菜自己捨得……」

「嗯?」

「小凝對庭生,你還看不出來啊?過去不說,就今天,她都快要為庭生跟你杠上了,小臉那一臉的委屈,倔。這也就是她還小,要是晚幾年你再攔著,我估計她拎包跟人跑了都沒準。」

「……,所以我才更要管嚴了埃」項媽無奈說。

關於這一點,項爸也沒話說,也一樣擔心。

「其實我最想不通的還是,庭生那孩子到底看上咱們小凝什麼了?這沒道理啊,他這個年紀,模樣,有那樣的條件,比小凝好的,漂亮的,不難找吧?」

「他娶個電視明星都不費事。」項爸說。

「那……」

「我也想不通啊,這也是我最擔心的。」

「嗯,小凝十六了,這要真陷進去,未來還那麼些年,咱倆誰能保證庭生就對她一直一心一意?萬一許庭生對她不好了,丟了她找別人了……有錢人不很多都花天花地的嘛,那你說……小凝怎麼辦?」

項媽滿是憂慮的說完。

項爸嘆了口氣,丟了自己的立場,說:「你說的對,還是管著吧……未來他倆要是真有緣分,庭生那孩子真等得住,我替咱倆給他賠不是。」

在這件事上,當父母的總是難免糾結反覆的。

「睡吧,明天我出去借錢,回頭咱們看房去。眼下啊,咱們自己先不委屈了小凝才是,都說是窮養兒子富養女,咱們雖然不富,也不能讓女兒在這方面有了低人一頭的心理。」項爸說。

「嗯。其實小凝那孩子現在一點不在意這些,我心裡倒是更有底一點。」項媽說。

「嗯?什麼意思?」

「她不會去圖庭生什麼,就不會因為他的條件覺得自己低他一頭,委屈自己……那要是喜歡了,不喜歡了,也都是真的,不管庭生怎麼對她好,她心裡都不摻那些東西。」

「這個你放心,咱么女兒這方面沒腦子。」項爸笑著說。

項凝的房間床頭燈亮起來,小白菜做了個夢,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腳踝……腰……腿……得意的眯著眼笑……她又扯開領口自己看了一眼……一下變成了苦瓜臉。

想著就要和大叔戀愛了,小白菜自己很流氓礙…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