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五十五章 買房那點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市,其餘地方大多如此,其中尤以炒房團聞名全國的嘉南市最為嚴重,許庭生前世讀的是嘉南大學,四年間見識過好幾次家長親臨,棒打鴛鴦。 既然決定大學留在岩州,那麼就一本而言,其實也就醫學院、岩大、漸海...

第三百五十五章買房那點事

小項凝下桌,斜背起來自己的小包,板著臉鼓著腮幫子,腳步鏗鏘的往客廳走。

項媽小聲但是嚴厲的說了句:「回來坐著。」

項凝撇過頭看看媽媽,一梗脖子,扭頭走了。

怕歸怕,其實項凝也是有她倔的一面的,算不上真格的乖乖女。至少許庭生就知道,人家項凝同學前世也是鬧情緒離家出走過的人……

雖然結局在市區轉了一圈就很沒骨氣的哭著回去了。

項爸在桌子底下拉了拉老婆的手,壓低嗓子說:「你幹嘛呢?小凝考這麼好,你剛笑也笑了,這就翻臉無情了啊?你可別讓人看笑話。」

項媽回手就是一把掐過去,把氣全撒在了老公身上。

這女兒長大了,還長得這麼好……應該擔心什麼,當媽的總是比當爹的想得多,憂慮的也多。

有些話,跟老公都不好明講。

比如當媽的什麼時候教會了女兒用衛生巾,這方面的事兒,當爹的知道個屁,……

不過項爸的最後一句話還是起了效果,「不能讓人看笑話」,項媽把火氣壓了下來,沒有繼續揪著小項凝不放。

實際她也不敢繼續,因為隔著大圓桌,有兩道目光正瞪著她,一向最寵小項凝的外婆,項媽她媽,臉色已經很不好看了,這是老人家要發飆的節奏。

項媽當媽很兇悍,當女兒實際比項凝孬多了,心虛的看了自己老媽一眼,埋頭不敢再吭聲。

這一幕許庭生是沒看見,要是看見了,就知道突破口在哪了,使勁巴結外婆去埃何況,他一向特別討長輩和老人家喜歡。

另一邊,沒敢真走遠,小項凝一個人坐在客廳里,有眼無心的看著電視里重播的2002年版蕭十一郎。

沒一會,表姐劉映如也來了客廳,坐下陪項凝聊天。

劉映如是剛從一中畢業,項凝則馬上要進一中,所以開始的話題基本都集中在這所學校上,老師呀,食堂呀,一件件的聊過去,項凝的情緒也好了不少。

可是沒一會,話題就被轉到了許庭生身上。

劉映如計劃里是要留在岩州本地上大學的,按項凝大姨的意思,女兒留在本地上大學,遠嫁他鄉的危險就小了很多,就岩州當地人而言,在婚嫁方面的本土觀念還是很重的。

其實漸海省內除去相對落後的漸南市,其餘地方大多如此,其中尤以炒房團聞名全國的嘉南市最為嚴重,許庭生前世讀的是嘉南大學,四年間見識過好幾次家長親臨,棒打鴛鴦。

既然決定大學留在岩州,那麼就一本而言,其實也就醫學院、岩大、漸海科技三所學校可選,然後不論選哪一所,都在溪山大學城。

這樣,前期查找資料了解學校的時候,就很難避過一個人,「溪山塔下許庭生」。

「那個,許庭生,他本人帥不帥呀?上照片他在跟別人打架,看不太清楚。」

表姐劉映如帶著滿滿的好奇心問道,實際許庭生一直以來從不出席任何正式場合,也不面對媒體,所以,流傳在上的照片還真不多。

人們看到最多的,還是當初張興科故意安排人上門挑釁,然後黃可升偷拍,張興科安排發到上,用以攻擊互誠的那幾張,他在寢室打群架的照片,有些模糊不清。

然後女孩子嘛,不管你是發現了安陽高陵,還是辦了什麼公司,她們最先關注的,還是這一點。

項凝心說,又來,這是要幹嘛呢?

她已經見識過一個表姨家的李萌表姐了,跑到自己家裡明目張打大叔的主意,還有項媽做幫凶,……

所以,小項凝對這一點尤其敏感……表姐這種生物,最好還是離大叔遠一點。

「他呀,醜死了。」小項凝堅定的說。

聽她這麼說,表姐略微失望了一下,但是很快調整過來,總有些男人的光彩是可以蓋過長相問題的。「那他人怎麼樣?脾氣好不好?教你的時候凶不凶?」劉映如繼續問道。

「很兇,很討厭」,小項凝說著說著就陷到自己的回憶里去了,出神說,「不過我才不怕他。因為他怕我,……」

……

……

客廳里表姐們在聊著天。

餐廳,桌上已經換了新的話題,大舅、大舅媽臉疼,不願意在中考的話題上繼續,正好住得不遠的表姨也帶著李萌來串門,就坐下,填補了小項凝和劉映如留下的空缺。

「哥,你們這聊什麼呢?」表姨坐下,向著項凝大舅施友樹親熱的問道。

其實表姨原本和項媽走得最密,關係最好,但是上一次,項媽多管閑事安排李萌和許庭生認識,結果吃力不討好,管出了麻煩。

李萌壓根不去想許庭生本身對她的態度有多敷衍,惱羞成怒之下,把問題一股腦兒全都推到了項家身上。

她回去把她在項家和許庭生見面的具體過程添油加醋這麼一說,劇情就變了,變成她本來和許庭生聊得很好很投機,然後小項凝回家搞破壞,項媽護著親女兒不幫忙……

就這樣,表姨就恨上了項家,越是在上查著許庭生髮達的消息,這恨就越深,咬牙切齒,感覺像是項家硬搶了她們家的金龜婿似的。

背地裡多少髒水,以及項媽聽過的那些實在難聽的話,比如「項家心思重,家裡小妖精才十五六歲,就想著賣給有錢人了……」,「硬生生霸著,連我女兒說句話都不讓……」之類的話,最初大多出自這位表姨之口。

不可否認,項媽後來對許庭生的「惡劣」態度,除去本身的不安和憂慮,多少跟這些閑話脫不了干係。

項媽捨不得女兒才這麼點大就被人這麼說,受不了項家被人潑髒水,只好跟許庭生劃清界限,用實際行動「做」給大家看。

當場表姨打了一圈招呼,唯獨沒理項媽,項媽也只當沒看見,不做聲。

被問到話的施友樹笑著說:「剛聊到房子呢,不是說河東那邊起新城嘛,正好我小兒子和小凝又都考上了一中,一中新校址就在那邊,老校也離河東更近,我們說著說著,就聊起去那邊買房子了。一來以後方便照顧孩子高考,二來沒準還能升值。」

「就是這個理」,大姨接茬說,「我女兒讀高三的時候,我愣是在學校旁邊租了一年房子,所以我也覺得,他們兩家能買最好買一套。」

李萌家裡經濟條件不錯,表姨算是當場最早接觸炒房這個概念的一個,平時關注的多,一聽這話題,頓時拿出了專家的態度,揚聲說道:

「那裡呀,我去看過好幾次,再清楚不過了,攏共就那麼一個小區,一期十來幢房子,進口材料建的,全部精裝修之後才拿出來賣,外面都傳是咱們岩州第一小區,整個漸海省都排得上號。

我估摸著,價格一定低不了,而且那裡的房子吧,戶型面積都不小,歸置一塊,總價肯定高得不行。」

聽到這,大舅施友樹熱切的接話問道:「價格高點倒不是問題,就是你說這情況,我們買了不會虧吧?」

身為炒房黨,表姨對這方面的了解還是實實在在多一些的,當場笑著說:

「怎麼會虧?大哥,我話放這,那裡的房子,你只要能買到,肯定賺,虧了你找我。我跟你說,那裡周邊是什麼環境?那以後肯定是要超過河西的。現在,怕的就是買不到啊,我錢都備好了,正托關係呢。」

***

補上了,9號欠的一更。打開微博,被延遲那條的回復感動了一下,還有書評區,全是讓我好好休息先的,我看看別人的書評區,我的讀者大爺們,你們實在太好了。

感謝打賞:流氓鼻祖123;重生之等她長大;景觀陳;燕山夜話兄;miterl;empty778880;該說;用戶;你的大白;玉米嗎;秋葉空蟬;如痴如醉1314;finback;qq3770;轉身已陌路46349638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