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是那個許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對哦,我記得,小凝那個家教老師好像還挺有名的,叫許……」二姨在一旁插話,沒惡意,她其實就是在盤算著,既然這個家教這麼好,不如讓項媽幫忙介紹下,自家的小兒子回頭也找他。 大舅媽突然之間就跟她...

第三百五十四章不是那個許

其實項凝同學心裡還是很雀躍,很得意的,努力沒有白費,爸媽、外婆都會很開心,還有,對大叔的承諾也完成了,這是多好的事情。

但是她不好在一群親戚面前蹦起來,不好顯得太得意,何況大叔簡訊最後還加了句:淡定,我的小學渣。

「你的么,你的么……哎呀,大叔真是臭不要臉呀1

所以項凝放下手機第一時間夾了塊茄子,拍照的時候,喊茄子……不就露出笑容了么?

淡定的小學渣其實心裡快笑開花了,努力忍著,這對喜歡笑的項凝同學來說可不容易。

她還不知道,同座城市的某間辦公室里,某位剛奉勸別人淡定,而且自己一向最喜歡裝淡定的大叔,剛剛已經不能自控的歡呼,傻不愣登的笑,樂得都蹦到沙發上去了。

一層樓的至誠員工聽得毛骨悚然……

事實不管項凝自己杯定,桌上其他人都沒法淡定了,十幾雙眼睛齊刷刷的盯在她身上。

一向最是偏心喜歡小項凝的外婆,會偷偷給她買手機的外婆,會替她撒謊幫她跑出去玩的外婆,第一時間眉開眼笑,開心得不行。

樂呵呵的夾了一塊魚肉往小項凝碗里放。

小項凝站起來,拿碗接了,甜甜的說:「謝謝外婆。」

一米六四的身高,漂亮的小臉蛋襯著黑亮的眼睛,過肩的烏黑長發,項凝在一片目光聚焦中站起來這一下,親戚們似乎突然才意識到,印象里扎著衝天辮的小項凝已經長成大姑娘了,而且長得那麼漂亮。

這麼漂亮,你還突然會讀書了?不公平,不公平。

大舅媽心裡頭有些不是滋味了。

其餘大姨、大舅,包括個別孩子,多少也都沒有那麼真心替項家、項凝開心的意思。

這倒不是說誰就是壞人,平常就有多惡劣,但是攀比的慣性存在了太久,習慣了自己哪哪方面都略勝一籌的一方,突然看著以往自己顯擺、炫耀的對象做得那麼出色,翻身蓋過自己……多少沒那麼舒坦。

727對726,就一分,要是沒這一分,大舅媽還沒這麼鬱悶……

偏偏就是這一分之差,氣死個人了,一口老血卡在心頭的感覺。

誰讓她一路從小學到初中,每年至少拿小項凝的成績和自家小兒子比一次,比了這麼多年,得意了這麼多年了呢?

誰讓她剛剛還說了句「小凝二中應該還是能上的吧?二中也不錯……」

這……臉上得多難看?

「不會的,怎麼可能突然進步那麼大……再說不是還沒出分嗎?別是小孩子亂報的。」

大舅媽安慰了自己幾句,旋即開口,努力表現得不那麼刻意的說:「小凝呀,這不是還沒到查分的時候嗎?你怎麼知道分數的?這個可不能亂報的呀,要不害你爸媽和外婆空歡喜一場,那可不好。」

說完,她用滿是渴求的眼神看著項凝,似乎在乞求那張漂亮的小嘴裡能冒出來一句:「我開玩笑的……」

有著同樣疑惑的人其實不少,比如當場最想蹦起來的那兩個人,項爸和項媽。

這爹媽二位,在剛剛聽到女兒報出成績的同時,就差不多整個人都蒙圈了,哪怕是口口聲聲相信女兒能上一中的項爸,聽到727這個分數,都有點不敢相信。

畢竟他剛剛聽了一個「726」,大舅子說這分數是能進一中實驗班的。而他本來的想法,是女兒能上一中就謝天謝地了。

還有,「727比726多一分」這道數學題,項爸也算出來了。

痛快。

兩口子在要蹦起來剎那硬生生忍住,然後默契無比的在桌子底下把手握在了一起,這可不是秀恩愛,而是一種近似於「親愛的同志,抗戰突然就勝利了,你敢相信嗎?」的心理。

也正是因此,偏是最應該著急的這兩位,愣是一句都沒顧上追問,只把期待的眼神默默的投向自己女兒。

項爸還默默的拿另一隻手找了瓶酒,把自己和老婆的杯子都倒滿了。

「要是真的,我可得敬大家一杯啊,還得『謙虛』一點說上幾句。」

項爸想著,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今天,聽了那麼多年終於到我發言。

迎著一片各種意味的目光,小項凝猶豫了一下,沒敢說是許庭生幫忙查的,支吾說:「是,是同學幫我查的……」

就因為她支吾這一句,大舅媽的希望又重新燃起來了。

「同學?那可沒準呀」,大舅媽說,「你同學家裡有教育局的關係?」

不善撒謊的小項凝有些為難說:「好像,可能有,我也不知道。」

大舅媽家的小兒子,同屆,只比項凝小不到一個月,從沒把表姐當過對手,從來都在對比中得意習慣了的這位「學霸」表弟,這會也按捺不住了,接茬說:

「表姐,你們學校好像沒什麼同學家裡是當官的吧?好像都是農村和打工的多。」

實驗中學的優越感就這麼不遮不掩的暴露了,把爹媽那一套學了個十足的表弟同學,這話里多少帶了點刺,畢竟他剛剛也快憋悶死了。

項凝笑了一下,專心吃菜。

大舅媽信心來了,接上說:「那這樣,正好我不是在教育局裡有熟人嘛,我打電話托他幫忙把小凝的成績也查一下,核實一下,怎麼樣?……那個,要是真的,大家也都替小凝高興不是?」

她把目光投向項爸項媽。

項凝大舅跟著說:「還是查下好。」

項家兩口子對視一眼,心說早你怎麼不幫著查?這會這麼積極,真是高興的嗎?

但是這點兒情緒不好在面上表現出來,項媽點頭說:「也好,那就麻煩嫂子了。」

大舅媽很快撥通了電話,對面是個男人的聲音,說話聲音不小,大舅媽說了幾句,對面說行,接著,小項凝把准考證號報了過去……

對面說,你們等等啊!

其實這一等也沒多久,但是當場除了對大叔無比信任的小項凝自己,其餘人都很有些緊張和期待,故而也就都覺得時間偏長了些。

大舅媽對著電話小心的催了一句:「怎麼樣,查到了嗎?」

「啊,是新岩中學的是吧?叫項凝……」對面爽朗的聲音說著,話筒外都能聽見,「不錯啊,727分,又一個一中,你們家真是一個比一個強啊1

人家這肯定是善意誇獎,但是這句「一個比一個強」,快把大舅媽說哭了。

項爸拍著大腿,笑著嘆了聲「唉~呀……我這高興的。」

當爹的恨不得當場把寶貝女兒像小時候那樣舉起來。

項媽跟一旁,更激動,都快有點熱淚盈眶的意思了。

大舅媽那邊剛掛上電話,項爸就和項媽一起把酒杯舉了起來。

「這個,大舅哥,嫂子,你看,麻煩你們了,謝謝……小凝這,運氣好,運氣好。不說了,就是高興,今天咱們家全是好事,小凝跟著沾光了,我們倆先干為敬。」

項爸畢竟沒習慣顯擺的套路,不像項凝大舅那麼有節奏,懂得埋伏筆等著人追問,就這麼一句說完,樂呵呵的把酒幹了,要說得意,單是他臉上的笑容就夠得意了。

幾個親戚也都多少喝了,把酒杯放下。

外婆尤其開心,儘管這麼大年紀,還是樂呵呵的喝了一小杯紅酒,嘴裡不停嘀咕著:「我個小凝啊,就是乖,從小就懂事。」

誰讓咱小項凝漂亮又嘴甜,又貼心呢,不管以往成績多差,外婆就是對她偏心,偏到骨子裡,誰都沒轍。

大舅訕笑了一下,拿出大哥的風範說:「好啊,好事,小凝總算也懂事了,長大了……這是進步也好,運氣也好,總歸結果不錯。小凝啊,舅舅跟你說,上了高中可得繼續努力啊,這在一中,你要憑運氣,可是一不小心就要墊底的。」

不管舅舅話里幾重意思,簡單的小項凝簡單的應了聲:「嗯。」

一旁也是一中出身,剛考完高考的表姐倒是真的在替項凝開心,舉了舉杯子里的雪碧,對項凝說:

「小凝,你怎麼突然進步這麼大了?我還說回頭等成績出來了,找時間幫你先補習下高中課程呢。結果你這麼厲害,比我中考的時候都考得好了。」

表姐跟項凝關係挺好,項凝正想回應……

大舅媽似乎又找著了話頭,接過去說:「對哦,友梅,好像小凝這一年多請了補習老師是吧?你看,你們倆咬咬牙,把錢花出去了,總算還是有點效果的,這進步就來了。」

項媽就是大舅媽口中的「友梅」,施友梅,兄弟姐妹里的老。

聽大嫂這麼說話,項媽在心裡嘀咕著:「合著你兒子沒請補習似的,還是從小學就開始補習……我家小凝也就補了這一年多……還有,什麼叫咬咬牙?」

話不好往外說,對比之下,項家條件是不算好,但是項凝補習的錢,還是不算什麼大問題的,更何況,不管是許庭生還是李琳琳,都是一直拿的所有大學生家教里的最低時薪標準。

這倆人,這個價,要是說出去……其他家長得哭死。

「對哦,我記得,小凝那個家教老師好像還挺有名的,叫許……」二姨在一旁插話,沒惡意,她其實就是在盤算著,既然這個家教這麼好,不如讓項媽幫忙介紹下,自家的小兒子回頭也找他。

大舅媽突然之間就跟她想到一塊去了,緊跟著說:「對哦,那個家教,你們家小凝高中還補嗎?要是不補,我家請了好了……要是還補的話,那……一起也行埃」

這個時候最尷尬的就是項媽了,從二姐那個「許」字出來那一下,她就開始渾身不自在,心虛……

小項凝這下倒是真開心了,因為,「他們在誇大叔呢……想找許庭生補習,哎呀真是……除了我……看他當了男朋友,以後還敢不給我補習。」

結果項媽那邊著急的否認說:「不是那個人,不是那個許,你們弄錯了,他早沒教了,也沒再聯繫。給我家小凝補課的是一個女老師,叫李琳琳,小凝這進步,都是多虧她了。」

項媽一句話里強調了很多東西,「早沒教了」,「沒聯繫」,「女老師」,「都是多虧她」……撇清的意味很重。

小項凝的表情一下就垮了下來,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媽媽。

「媽媽怎麼能這樣說?大叔到底哪裡錯了?……怎麼,能這麼欺負人?你們剛剛還在開心、得意,難道這些都跟許庭生沒關係?他做的還不夠多?還有,你們就不知道李琳琳老師根本不給別人補習,是因為大叔才來教我的嗎?

其實你們都知道,卻這樣委屈大叔,……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咬了咬小嘴唇,小項凝把背包里一直隨身保存的大叔準備的幾份複習教案拿了出來,放在桌上,故意大聲說:

「我的老師真的很好,就這幾份最後的複習資料,我估計他是幾天沒睡寫的,做得好詳細,幫我拿了好多分,要不我沒準都上不了一中呢,更別說考這麼高分了。」

小項凝說完這一句,小嘴癟著,要哭的樣子,同時用委屈又倔強的眼神看著媽媽的眼睛,指著桌上的教案說:「不信你們自己看。」

小項凝跟媽媽杠上了,雖然是媽媽,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啊?!

當初許庭生保護自己,挨打,吐血,送自己回家,結果一句話沒說出來,被媽媽連著幾句冷冷的「你先回去吧」趕走的場景,她都還記得。

現在媽媽又這樣說……

當場,教案擺在眼前了,項爸項媽未必認識許庭生的字跡,都是他們至少看得出來,這不是女孩子的字跡,所以,這不是李琳琳的字跡,那還能是誰?他……

可是這滿滿幾十頁紙,字字清晰,句句仔細……

項媽的臉色很不好看。

其他親戚拿著教案傳閱,感嘆,尤其項凝剛高考結束表姐口口聲聲說著,這比他們老師高考複習還用心……

項媽的臉色就越來越不自在。

項爸嘆了口氣。

外婆在旁邊說:「老師這麼好,要謝謝人家。」

小項凝點點頭,說:「外婆你真好。不像……」

冒犯爸媽的話,小項凝終究還是沒敢說。

把傳看了一圈的教案收回來,細心折好放進小包里,項凝下桌,賭氣說:「我吃飽了。」

***

4000+

我發現項凝黨都是騙人的啊,寫項凝,數據下滑,額,好像是我這幾天更新的問題…

感謝打賞,各位端午快樂。

長大的孩子78006erl;finback;帥的小分隊;轉身已陌路463496389;我是你谷哥;黃金搗蛋;愛☆……

秋葉空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