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是那個許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6-09 08:19  |  字數:4896字

第三百五十四章不是那個許

其實項凝同學心裡還是很雀躍,很得意的,努力沒有白費,爸媽、外婆都會很開心,還有,對大叔的承諾也完成了,這是多好的事情。

但是她不好在一群親戚面前蹦起來,不好顯得太得意,何況大叔簡訊最後還加了句:淡定,我的小學渣。

「你的么,你的么……哎呀,大叔真是臭不要臉呀!」

所以項凝放下手機第一時間夾了塊茄子,拍照的時候,喊茄子……不就露出笑容了么?

淡定的小學渣其實心裡快笑開花了,努力忍著,這對喜歡笑的項凝同學來說可不容易。

她還不知道,同座城市的某間辦公室里,某位剛奉勸別人淡定,而且自己一向最喜歡裝淡定的大叔,剛剛已經不能自控的歡呼,傻不愣登的笑,樂得都蹦到沙發上去了。

一層樓的至誠員工聽得毛骨悚然……

事實不管項凝自己表現得有多淡定,桌上其他人都沒法淡定了,十幾雙眼睛齊刷刷的盯在她身上。

一向最是偏心喜歡小項凝的外婆,會偷偷給她買手機的外婆,會替她撒謊幫她跑出去玩的外婆,第一時間眉開眼笑,開心得不行。

樂呵呵的夾了一塊魚肉往小項凝碗里放。

小項凝站起來,拿碗接了,甜甜的說:「謝謝外婆。」

一米六四的身高,漂亮的小臉蛋襯著黑亮的眼睛,過肩的烏黑長發,項凝在一片目光聚焦中站起來這一下,親戚們似乎突然才意識到,印象里扎著衝天辮的小項凝已經長成大姑娘了,而且長得那麼漂亮。

這麼漂亮,你還突然會讀書了?不公平,不公平。

大舅媽心裡頭有些不是滋味了。

其餘大姨、大舅,包括個別孩子,多少也都沒有那麼真心替項家、項凝開心的意思。

這倒不是說誰就是壞人,平常就有多惡劣,但是攀比的慣性存在了太久,習慣了自己哪哪方面都略勝一籌的一方,突然看著以往自己顯擺、炫耀的對象做得那麼出色,翻身蓋過自己……多少沒那麼舒坦。

727對726,就一分,要是沒這一分,大舅媽還沒這麼鬱悶……

偏偏就是這一分之差,氣死個人了,一口老血卡在心頭的感覺。

誰讓她一路從小學到初中,每年至少拿小項凝的成績和自家小兒子比一次,比了這麼多年,得意了這麼多年了呢?

誰讓她剛剛還說了句「小凝二中應該還是能上的吧?二中也不錯……」

這……臉上得多難看?

「不會的,怎麼可能突然進步那麼大……再說不是還沒出分嗎?別是小孩子亂報的。」

大舅媽安慰了自己幾句,旋即開口,努力表現得不那麼刻意的說:「小凝呀,這不是還沒到查分的時候嗎?你怎麼知道分數的?這個可不能亂報的呀,要不害你爸媽和外婆空歡喜一場,那可不好。」

說完,她用滿是渴求的眼神看著項凝,似乎在乞求那張漂亮的小嘴裡能冒出來一句:「我開玩笑的……」

有著同樣疑惑的人其實不少,比如當場最想蹦起來的那兩個人,項爸和項媽。

這爹媽二位,在剛剛聽到女兒報出成績的同時,就差不多整個人都蒙圈了,哪怕是口口聲聲相信女兒能上一中的項爸,聽到727這個分數,都有點不敢相信。

畢竟他剛剛聽了一個「726」,大舅子說這分數是能進一中實驗班的。而他本來的想法,是女兒能上一中就謝天謝地了。

還有,「727比726多一分」這道數學題,項爸也算出來了。

痛快。

兩口子在要蹦起來剎那硬生生忍住,然後默契無比的在桌子底下把手握在了一起,這可不是秀恩愛,而是一種近似於「親愛的同志,抗戰突然就勝利了,你敢相信嗎?」的心理。

也正是因此,偏是最應該著急的這兩位,愣是一句都沒顧上追問,只把期待的眼神默默的投向自己女兒。

項爸還默默的拿另一隻手找了瓶酒,把自己和老婆的杯子都倒滿了。

「要是真的,我可得敬大家一杯啊,還得『謙虛』一點說上幾句。」

項爸想著,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今天,聽了那麼多年終於到我發言。

迎著一片各種意味的目光,小項凝猶豫了一下,沒敢說是許庭生幫忙查的,支吾說:「是,是同學幫我查的……」

就因為她支吾這一句,大舅媽的希望又重新燃起來了。

「同學?那可沒準呀」,大舅媽說,「你同學家裡有教育局的關係?」

不善撒謊的小項凝有些為難說:「好像,可能有,我也不知道。」

大舅媽家的小兒子,同屆,只比項凝小不到一個月,從沒把表姐當過對手,從來都在對比中得意習慣了的這位「學霸」表弟,這會也按捺不住了,接茬說:

「表姐,你們學校好像沒什麼同學家裡是當官的吧?好像都是農村和打工的多。」

實驗中學的優越感就這麼不遮不掩的暴露了,把爹媽那一套學了個十足的表弟同學,這話里多少帶了點刺,畢竟他剛剛也快憋悶死了。

項凝笑了一下,專心吃菜。

大舅媽信心來了,接上說:「那這樣,正好我不是在教育局裡有熟人嘛,我打電話托他幫忙把小凝的成績也查一下,核實一下,怎麼樣?……那個,要是真的,大家也都替小凝高興不是?」

她把目光投向項爸項媽。

項凝大舅跟著說:「還是查下好。」

項家兩口子對視一眼,心說早你怎麼不幫著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