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五十三章 別人家的小孩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慣了,你也不會少塊肉,怕什麼?」 「誰怕了?」項爸不服氣說。 「就是呀,知道你不怕,就算是我那個侄子考得再好,你不是了說咱們小凝也肯定能上一中?放心,不會讓人笑話的。再說了,我不是還想...

第三百五十三章別人家的小孩

項凝是敢愛敢恨的性格,坦蕩所以少了很多顧忌。

就像前世,她會撒最容易揭穿的謊,耍賴不分手,會藏一件許庭生的襯衫不還,會主動開口要求一個自習室里的親吻,會說一定要許庭生送她到寢室樓下,一次次讓大叔的心變得柔軟。

就像今生,當她開始思考相差五歲的大叔到底老不老,他喜不喜歡自己,她就開始在車上自言自語,把項爸項媽的年齡差都拿出來說事,還會問許庭生諸如「小項凝長大了會變成什麼」之類耍小聰明的問題,……

她簡單純粹,而且直接。

前世項凝問過這樣一個問題,「大叔喜歡我什麼?」

許庭生告訴她,「你讓我的世界變得簡單、美好。」

然後項凝就會很不屑的說:「明明就是因為我漂亮,哼,腿好長,腰真好看……你看,你在看……手,不許伸過來……啊,臭流氓……你……」

把漂亮女孩征服,大叔略微帶喘說:「……,我剛剛那是在誇你有內涵呢,這樣也不行嗎?」

瓷人兒一般的項凝慵懶的鑽在許庭生懷裡,臭不要臉的說:「我才不要有內涵,就誇我好看吧……我就要當花瓶。」然後她翻身,拿雙臂擋住自己的眼睛,說:「你看吧,好看吧?都給你看。」

這就是項凝,她讓一切變得簡單和純粹。

比如許庭生為項凝蓋一座凝園,然後想方設法準備「送」一套到項爸項媽手裡,沒錯,他就是想著能在表白、紀念和彌補前世食言的遺憾的同時,去感動和打動項爸項媽。

也許這樣的做法在一部分人看來會覺得物質、功利,有心機。

但是許庭生自己不會,因為他的目的本身不摻雜任何雜質,只是對他們的女兒好而已。想方設法去對她好,同時也向她的爸媽證明,自己有多麼在意和珍惜她……努力而已,何錯之有?

許庭生已經不是十幾歲的小男孩,不是給女孩子買了根冰棍就敢空口白話說要給她全世界的年紀。

項凝也不會,她是因為根本就不會去思考這個問題,甚至根本不會意識到。

當項爸項媽顧忌著許庭生這樣的財富、身份和能力,竟然甘心到他們家當了一年家教,對他們的女兒這麼用心,並且因此而覺得事情想想就讓人覺得恐懼的時候,小項凝自己……同樣一絲一毫都沒有顧及過這些問題。

因為她根本就不在意這些,不管許庭生有,還是沒有。

不同於其他任何人看待許庭生的眼光,許庭生於小項凝而言的特別,是他特別好,僅此而已。

哪怕有一天別人提醒她去思考,她也只會因此更篤定的相信,大叔喜歡自己,順便再次肯定自己確實就像許媽說的那樣,特別俏特別可愛,特有魅力。

而到她知道凝園是因為她的那天,她或許也只會說:「哇,凝園,好漂亮的房子,可是大叔真不要臉啊,嗯,一定是小項凝的凝,不是大項凝的凝。」

這境界往高了說,就是「心如明鏡,不惹塵埃」,往矯情了說,就是「她有一顆透明的心靈」。

但是,從中考結束開始,大概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雖然每天都有電話聯繫,小項凝卻始終沒提過要來看咚咚。

提要來看咚咚,就等於提要見大叔。她在等許庭生提。

小丫頭終於還是「扭捏」了一把,畢竟在她看來,再見面那就是約會了,大叔要變成男朋友,這也算是師生戀的哦,好害羞。

還有,那天喝了酒說的話,小姑娘家家的主動跟別人說:「你可以下手了,你下手吧。還『二八佳人體似酥』……」

小項凝已經查過那首詩的意思了,也大概知道《金瓶梅》到底是本什麼書。

這……

反正關於那一晚的事情,許庭生在電話里只要有一點兒提及,小項凝就好慌,好亂,馬上打斷,然後繼續說她暑假裡的雞毛蒜皮,蘇楠楠又被多少人表白了之類的話題。

可是,大叔怎麼也一直不提呢?

「他再不提的話……怎麼辦?」

小項凝這幾天,小眼神總是在項爸放酒的柜子上轉啊轉……

……

……

6月19日,離揭曉中考成績就一天。

項家。

項爸有些氣悶的跟項媽說:「不去,有什麼可去的,又不是什麼節氣,吃什麼飯?估計就是你大哥、姐妹又有什麼可炫耀的了……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項媽有些無奈說:「這是去我媽家吃飯,我媽打的電話,你敢不去?再說就算他們炫耀幾句,不也早習慣了,你也不會少塊肉,怕什麼?」

「誰怕了?」項爸不服氣說。

「就是呀,知道你不怕,就算是我那個侄子考得再好,你不是了說咱們小凝也肯定能上一中?放心,不會讓人笑話的。再說了,我不是還想找機會開口借錢嘛,這也算是個時機,我打算先提一下,看他們反應。」

項媽試探著說道。

「別人家的小孩」,這個話題似乎是學渣朋友們記憶里共通的痛,在許庭生的印象里,前世的大學渣項凝本人倒是不太在乎,但是很明顯,項爸項媽還是挺在乎的。

項爸不吭聲。

項媽換個法子繼續說:「那你不去,我不去,外婆打了電話,小凝肯定會去。咱們倆都不在的話,真有什麼話,可就都是講給小凝聽了,小凝……」

項爸聽到這,直接起身回屋裡換了件衣服,說:「走。」

項媽招呼了一聲在書房裡看閑書的項凝,跟在項爸身後嘀咕:「就知道你疼女兒,一聽女兒可能受委屈,就什麼都不顧也不怕了。」

項爸沒好氣說:「就你們家親戚煩,從小學比到現在,從工作比到房子,有本事比誰家孩子好看?他們誰家孩子有我女兒一半好看?」

小項凝追上來,挽著老爸的手說:「老爸說的真對,……」

「那是。」項爸說。

項媽看著父女倆,搖頭苦笑。

這頓飯是在中午。

一上桌,項凝大舅施友樹就舉起了手裡的酒杯,一臉得意的說:「是這麼個事,本來這頓飯是應該安排在晚上的,不過今個兒晚上,我還得請孩子的老師們吃個飯,感謝他們的培養,所以,只好挪到中午了。」

他把話說一半,顯然故意留了話等人追問。

項凝二姨適時的追問:「哥,什麼好事呀?」

大舅施友樹笑了笑,裝作平淡說:「託人幫忙提前查了一下,孩子考了726,一中上了。還有聽說這個分,應該還能進實驗班,不過這個還沒準信,你們就當我瞎說礙…哈哈……」

一片恭喜聲中,第一杯酒下肚。

大舅擺著手,說著:「其實也沒什麼,早就知道的事……孩子平時成績在那呢……只是有好事了,家裡總得湊一下。」

「總得顯擺一下還差不多。」

項爸在心裡嘀咕,但是,因為大舅子說到提前查分,其實他還是有些心理起伏的,想著這樣的話,項凝的分是不是也能查了?

這個問題他還在猶豫問不問,項凝大姨先問了,她說:「提前查的?那你這門路,高考分能不能提前查,我女兒今年高考呀,按說也快出分了。」

施友樹榦笑了幾下,說:「這個,高考好像要省里才能查,我這市裡的關係,估計查不了,我回頭問問。」

大姨稍稍失望了一下,旋即說:「算了,也不急這兩天,孩子說她模擬考就沒下過一本線,這次估分,估計還要超出去,我不急。」

於是又是一片恭喜聲,第二杯酒下去了。

其實幾個孩子也都在桌上,被表揚了的兩個滿臉是花的回應著各種誇獎,端著飲料跟著大人們舉杯……小項凝也偶爾跟著把倒了橙汁的杯子舉起來一下。

然後很專心的吃桌上的菜。

可惜,話題轉著轉著,還是很快到了她這裡,儘管項爸項媽都憋住了沒問施友樹有沒有辦法幫項凝的成績也提前查一下,不過,施友樹自己想到了。

「唉喲,你們看我,小凝今年也中考,對吧?」施友樹撫著自己的額頭說,「你們看我這記性,忘了叫人幫小凝的分數也一起提前查了。」

「沒關係,不差這一天。」項爸說。

「那不是,早知道早安心嘛。」大舅媽在旁邊摻嘴說,「那個,小凝二中應該還是能上的吧?二中也不錯,每年也能出不少本科。」

項爸項媽嘴嚴,小項凝這一年多的進步,他們始終憋住了沒說。一方面是怕自己不小心把話說大了,另一方面,說實在的,也不是完全沒有等中考過後來個驚喜,嚇這些親戚們一跳的意思。

所以,大舅媽完全按項凝以前的成績判斷,說項凝能上二中,還真有點抬舉了,至於抬舉的本意是好是壞,不好說。

話題的中心還在專心的吃著菜,想著味道不如大叔燒得好,唉,臭大叔,還不找我……

手機震動了一下,來了條簡訊,項凝看了一眼。

「很有規矩」的大舅看了看項凝,說:「小凝,吃飯不許玩手機……大家這問你呢,考下來感覺怎麼樣?」

小項凝把手機收起來,夾了一塊茄子放在嘴裡,含糊說:「唔,我好像也考上一中了。727分。」

***

今天還是高考日,只能一更,明天恢復,抱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