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五十三章 別人家的小孩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6-09 08:19  |  字數:3612字

第三百五十三章別人家的小孩

項凝是敢愛敢恨的性格,坦蕩所以少了很多顧忌。

就像前世,她會撒最容易揭穿的謊,耍賴不分手,會藏一件許庭生的襯衫不還,會主動開口要求一個自習室里的親吻,會說一定要許庭生送她到寢室樓下,一次次讓大叔的心變得柔軟。

就像今生,當她開始思考相差五歲的大叔到底老不老,他喜不喜歡自己,她就開始在車上自言自語,把項爸項媽的年齡差都拿出來說事,還會問許庭生諸如「小項凝長大了會變成什麼」之類耍小聰明的問題,……

她簡單純粹,而且直接。

前世項凝問過這樣一個問題,「大叔喜歡我什麼?」

許庭生告訴她,「你讓我的世界變得簡單、美好。」

然後項凝就會很不屑的說:「明明就是因為我漂亮,哼,腿好長,腰真好看……你看,你在看……手,不許伸過來……啊,臭流氓……你……」

把漂亮女孩征服,大叔略微帶喘說:「……,我剛剛那是在誇你有內涵呢,這樣也不行嗎?」

瓷人兒一般的項凝慵懶的鑽在許庭生懷裡,臭不要臉的說:「我才不要有內涵,就誇我好看吧……我就要當花瓶。」然後她翻身,拿雙臂擋住自己的眼睛,說:「你看吧,好看吧?都給你看。」

這就是項凝,她讓一切變得簡單和純粹。

比如許庭生為項凝蓋一座凝園,然後想方設法準備「送」一套到項爸項媽手裡,沒錯,他就是想著能在表白、紀念和彌補前世食言的遺憾的同時,去感動和打動項爸項媽。

也許這樣的做法在一部分人看來會覺得物質、功利,有心機。

但是許庭生自己不會,因為他的目的本身不摻雜任何雜質,只是對他們的女兒好而已。想方設法去對她好,同時也向她的爸媽證明,自己有多麼在意和珍惜她……努力而已,何錯之有?

許庭生已經不是十幾歲的小男孩,不是給女孩子買了根冰棍就敢空口白話說要給她全世界的年紀。

項凝也不會,她是因為根本就不會去思考這個問題,甚至根本不會意識到。

當項爸項媽顧忌著許庭生這樣的財富、身份和能力,竟然甘心到他們家當了一年家教,對他們的女兒這麼用心,並且因此而覺得事情想想就讓人覺得恐懼的時候,小項凝自己……同樣一絲一毫都沒有顧及過這些問題。

因為她根本就不在意這些,不管許庭生有,還是沒有。

不同於其他任何人看待許庭生的眼光,許庭生於小項凝而言的特別,是他特別好,僅此而已。

哪怕有一天別人提醒她去思考,她也只會因此更篤定的相信,大叔喜歡自己,順便再次肯定自己確實就像許媽說的那樣,特別俏特別可愛,特有魅力。

而到她知道凝園是因為她的那天,她或許也只會說:「哇,凝園,好漂亮的房子,可是大叔真不要臉啊,嗯,一定是小項凝的凝,不是大項凝的凝。」

這境界往高了說,就是「心如明鏡,不惹塵埃」,往矯情了說,就是「她有一顆透明的心靈」。

但是,從中考結束開始,大概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雖然每天都有電話聯繫,小項凝卻始終沒提過要來看咚咚。

提要來看咚咚,就等於提要見大叔。她在等許庭生提。

小丫頭終於還是「扭捏」了一把,畢竟在她看來,再見面那就是約會了,大叔要變成男朋友,這也算是師生戀的哦,好害羞。

還有,那天喝了酒說的話,小姑娘家家的主動跟別人說:「你可以下手了,你下手吧。還『二八佳人體似酥』……」

小項凝已經查過那首詩的意思了,也大概知道《金瓶梅》到底是本什麼書。

這……

反正關於那一晚的事情,許庭生在電話里只要有一點兒提及,小項凝就好慌,好亂,馬上打斷,然後繼續說她暑假裡的雞毛蒜皮,蘇楠楠又被多少人表白了之類的話題。

可是,大叔怎麼也一直不提呢?

「他再不提的話……怎麼辦?」

小項凝這幾天,小眼神總是在項爸放酒的柜子上轉啊轉……

……

……

6月19日,離揭曉中考成績就一天。

項家。

項爸有些氣悶的跟項媽說:「不去,有什麼可去的,又不是什麼節氣,吃什麼飯?估計就是你大哥、姐妹又有什麼可炫耀的了……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項媽有些無奈說:「這是去我媽家吃飯,我媽打的電話,你敢不去?再說就算他們炫耀幾句,不也早習慣了,你也不會少塊肉,怕什麼?」

「誰怕了?」項爸不服氣說。

「就是呀,知道你不怕,就算是我那個侄子考得再好,你不是了說咱們小凝也肯定能上一中?放心,不會讓人笑話的。再說了,我不是還想找機會開口借錢嘛,這也算是個時機,我打算先提一下,看他們反應。」

項媽試探著說道。

「別人家的小孩」,這個話題似乎是學渣朋友們記憶里共通的痛,在許庭生的印象里,前世的大學渣項凝本人倒是不太在乎,但是很明顯,項爸項媽還是挺在乎的。

項爸不吭聲。

項媽換個法子繼續說:「那你不去,我不去,外婆打了電話,小凝肯定會去。咱們倆都不在的話,真有什麼話,可就都是講給小凝聽了,小凝……」

項爸聽到這,直接起身回屋裡換了件衣服,說:「走。」

項媽招呼了一聲在書房裡看閑書的項凝,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