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五十一章 即將開盤的凝園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仔細,就好像,他就在她面前,溫聲細語給她講課,像當初那樣。 就這樣,哪還需要什麼督促複習?小項凝恨不得把教案上的每個字都記下來。 項爸項媽看在眼裡,覺得女兒真的懂事了,大有希望……這些...

第三百五十一章即將開盤的凝園

方餘慶問許庭生,未來至誠在蘇州的項目能不能取名叫做「晴園」,余晴的晴。

許庭生笑起來,說:「方總,這個你說了算。」

方餘慶突然才反應過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關注的焦點在拿下地塊之後,就已經開始被許庭生慢慢從自己身上移開。

現在人們熱議至誠.凝園,百分之九十隻知方餘慶,不知許庭生。

然後幾個人湊一起合計了一下,發現許庭生正在把自己藏起來。

以往出了的風頭,他在慢慢往回收,讓別人頂上去,還沒出的風頭,比如最容易惹上八卦新聞的娛樂那一塊,和天宜的合作,投資電影,許庭生自己乾脆就不露頭,一概交給了黃亞明。

apple那件事,算是他的一個分水嶺。

這件事要探究原因,說深了很深,有性格因素,也有出於保護自己的目的,但是往淺了近了說,其實目的很簡單也很純粹。

小項凝正在靠近,如果有一天她跟許庭生在一起,會上娛樂版的頭條,會被偷拍、議論,或者有一天他們牽手上街、旅行,身邊需要時刻跟著幾個體型健碩的保鏢。

那麼,以許庭生對項凝性格的了解,她不會開心。

而且這樣去剝奪她的自由和爛漫青春,更不公平。

許庭生可不想十幾歲的項凝,就需要去明白什麼「擁有多少,就要承受多少」,「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之類的奇怪道理。

人最幸福就是活在什麼年紀,就做什麼年紀應該做的事情。

青春歲月,哪怕操碎了心,操的也應該是十六歲或者十八歲應該操的心,哪怕流眼淚,也應該是為了這個年紀懵懂的愛情,或者考砸了的期中、期末,和同學朋友鬧的小矛盾……這些多年後回看,會覺得幼稚無聊的小事情。

……

……

時間走到六月初,互誠.凝園項目即將開盤的消息開始通過各種小道消息瘋狂傳播,而且消息看起來越來越真實可信。

因為凝園項目精美的售樓部已經建成並且裝修完畢,只剩那扇玻璃門還沒有打開。

藏在售樓部後面的,還有凝園項目蓋了三層,而且裝飾一新的一號樓。

沒錯,為了更充分的展示自身領先時代的建築水準、用料和設計,凝園弄的不是一個或幾個樣板間,而是實打實,精裝修的足足三層樓。

典雅的法式建築,如同歐式別墅般的外觀和質感,還有被傳得精美無比的內部裝修,突破局限的戶型設計。

項目還沒開盤,每天來附近轉悠、打聽的人就已經不少,人們隔著售樓部的玻璃大門眺望裡面的沙盤,圍著蓋了三層的一號樓打轉,或者四處找人打聽可能的價位……

事實誰都知道,凝園項目的價格肯定低不了。

但還是有人已經耐不住開始托關係,找門路,畢竟項目一期就那麼十來幢樓,能買到的人終究是少數。

而岩州雖屬普通二線城市,卻有優良海港,有工廠,同時算是經濟發達省份漸海省的門戶之一,進出口貿易發達,隱藏的富裕人口其實一點都不少。

如果消息屬實,那麼互誠.凝園項目從拿地到開盤,差不多隻用了六個月時間。

這在2012或者2013年左右開始其實已經不算新聞,到那時,連三個月的神速樓盤都不算罕見,六個月,不過是常規周期,畢竟漫長的歲月里,國人的房子幾乎就沒有蓋了才賣的。

但是在2005年,這速度,在岩州這樣一個二線城市,還是有些令人咋舌,順帶著,人們對項目的交房速度也有了更多期許。

互誠從試樁、打地基,……一路都是最嚴規格,最快速度……這打消了不少人對這家新晉房企經驗和水準的憂慮。

因為這些,不少有心人其實一直都看在眼裡,畢竟作為註定繁榮的岩州新城區的第一個樓盤,而且地處中心位置,黃金地段,正對面中心公園,左手cbd,斜對角新岩州一中……

凝園項目從年後開始,就一直吸引著太多人熱切的目光。

在這樣的情況下,預定計劃中的當地媒體廣告,還有公交站牌,鬧市區廣告位的廣告……還打嗎?

互誠內部不少人都覺得,自家哪怕是把廣告單壓到床底下,都會被人挖出來,所以,何必再花這個冤枉錢?

問題到許庭生這裡,許庭生無比堅決的說:「打。」

他就生怕那兩個人不知道啊!

同樣的出發點,在項目廣告里,許庭生還要求特彆強調岩州一中新校區已經破土動工,而且進展神速……

互誠內部不少人都糊塗了,就咱們這樓盤,還需要借岩一中新校區的東風?但是許庭生不說,也就沒人追問,反正他一貫「神棍」。

不管怎麼樣,互誠內部群情振奮,熱切的等待著既定開盤時間的到來。就連葉青、吳昆等人,都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這邊,對於黑馬會來說,這是近期重中之重的最大事件。

是錢,是揚眉吐氣,是證明自己,是頂住外部與家族內部無數壓力和誘惑之後的大豐收。

然而對於許庭生來說,還有一件事顯然要更重要無數倍,小項凝要中考了,除了與李琳琳保持密切溝通,時刻關注之外,許庭生甚至研究了以往數年的岩州市中考試卷,幫著備了好幾堂應試複習課,把詳案寫到不能再詳細。

李琳琳也乾脆,講完課直接把許庭生的教案給了項凝,讓她自己當複習資料用。

小項凝看到了她再熟悉不過的字跡,字字句句都那麼仔細,就好像,他就在她面前,溫聲細語給她講課,像當初那樣。

就這樣,哪還需要什麼督促複習?小項凝恨不得把教案上的每個字都記下來。

項爸項媽看在眼裡,覺得女兒真的懂事了,大有希望……這些變化是從什麼開始的呢?好像……是從許庭生到家給項凝補習開始的,……

夫妻倆對視一眼,都不知道怎麼開口,許庭生彷彿已經成了項家的一個禁忌話題。

「那孩子挺好的。」項爸終於還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哎喲,別提,我想到心就亂……」項媽皺著眉頭說。

項爸也無奈,他其實挺喜歡許庭生,但畢竟女兒才這個年紀。

想了想,他換了個話題,說:「對了,小凝她媽,你說小凝要是真能考上一中,估計高二就得去新校區,那離家可就真的太遠了,孩子初中就住校……挺苦的。高中還繼續?尤其高三,我聽說不少家裡還去陪讀的,幫著燒飯……」

項媽嘆了口氣,說:「那能怎麼辦?實在不行等她高三,我放下工作,去那邊租間房子陪她。」

項爸猶豫了一下說:「我前幾天聽人說起,那邊好像有個新樓盤快要開盤了,離一中就十幾分鐘路程,名字還巧,叫凝園,跟咱家小凝一個凝……」

「凝……園,這麼巧,不會是那個許……」

「不是,你瞧你疑神疑鬼的,我打聽過了,老闆姓方,本地人,再說庭生那孩子不是做教育,學校,搞絡的嘛……跟蓋房子不搭界。要真是他,那這份心還真大了,我都好久沒吃他做的飯了……」

項爸說著,說著,看項媽眼神越來越不善,只好硬生生把後面的話咽了回去。

項媽順了順氣,說:「那回頭咱們倆看看去,就是不知道那個凝園貴不貴,咱們家那點存款,夠不夠付個首付……以後每個月得還多少……」

「貴是肯定貴的,外面都這麼傳,不夠就想辦法借吧」,項爸認真起來說,「這回我想好了,買,一定買。一來給小凝讀高中方便,二來,誰都知道那邊是新城區,房子以後肯定漲,我們就當提前給小凝備個嫁妝……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

項媽按了按老公的手,笑著說:「瞧你心疼女兒那個樣,小凝也是對你更貼心,唉,還真是當爹的跟女兒更親,我呀,當初就應該死活再生個兒子。」

說完說笑的,項媽也換了認真的表情,說:「行,這回聽你的,咱們買,回頭我就想辦法,跟娘家幾個姐弟手裡去借點……」

項爸抬手說:「先別急,等小凝考上了再說,要不你把話提前說出去,萬一回頭小凝沒考上,你那幾個姐弟估計得拿咱們家當笑話說上好幾年。」

項媽聽項爸說娘家人毛病,有些不痛快,但是也不好有什麼情緒。

因為事實就是這樣,項家條件雖然不算差,但是過的日子相對普通,住的也是遠郊,跟她幾個姐弟比起來,確實差了那麼點……

再說成績,小項凝這個大學渣之前的成績,真是連一中的門檻都摸不著,比起家裡親戚的那些小孩,個個一中出身,好的已經上了一本大學,確實也差了那麼點。

偏偏項媽家裡幾個親戚,雖說人都不壞,但就是愛顯擺,嘴碎……

總的來說,項爸這些年連岳父母家裡吃飯都不太願意去,只是本著孝心,加上岳母又最寶貝項凝,才每回都不得不去,然後每回憋一肚子氣回來。

「對了,今年你哥的小兒子也中考是吧?」項爸突然問道。

「嗯,好像是,好像說在實驗中學也是前幾名的,上一中估計沒什麼問題。」項媽說。

「……,咱們小凝也沒問題。」項爸像是賭氣,異常篤定的說。

項媽笑起來,說:「瞧你,剛又不是我說的萬一,我就是覺得小凝沒問題,自從庭生……唉,一不小心又提他了,咱們還是說房子的事吧,這事我不懂,你多打聽,被你說的那麼好,可別不好買……」

「可不就是不好買,有錢都不一定買得到……」項爸說,「不過老孫說他有門路,我托他幫忙打聽呢……」

「老孫的話你也信?到處吹牛皮騙吃騙喝的主。」

「不信能怎麼辦?他好歹有個女兒嫁了政府單位里當小官的。難不成咱們自己也能找出來那樣的關係?能跟那個房地產公司托上人情?除非,找庭生那孩子幫忙……他現在……」

「不行,不行,找他不行。找他,我心慌……」項媽打斷項爸說。

項爸鬱悶了一下,拉過被子說:「那就算了,睡吧,等小凝考完再說。實在不行我提前兩天拎個板凳跑那個售樓處門口排隊去……」

***

凌晨五點

這是第五卷「再次愛上你」的第一章,這兩天更新時間常延遲,畢竟工作在那裡,我也堅持沒斷更,比如今天加起來其實近8000字。希望大家體諒一下。

感謝新盟主「c5game炊煙」,本書的第五位盟主,多謝了。

此外還要感謝:愛蜂蜜的喬喬大叔,zzzwq;馬大帥帥帥帥;燕山夜話1226;阿畫頭上長蘑菇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