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五十章 喧囂過後一起走的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吳昆趁著一個起身的機會走過她身邊,低聲說: 「彤彤,雖然你在不在我手下了,但是昆哥勸你句話,別瞎想,人要懂得知足。許庭生現在給你的,你得到的,已經是留在星輝那些你曾經的姐妹怎麼都不能奢望的了。...

第三百五十章喧囂過後一起走的人

譚耀離開包廂后倚在二樓的圍欄上看了一會樓下的表演,但是其實什麼都沒看進去。

沒法否認的一點,剛剛在包廂里突然看見方橙的那一刻,譚耀心裡是有點亂。

大一初見,當時的方橙太過光彩奪目,譚耀不知不覺就給放在了心裡。

這一放,差不多就是兩年。

就像是扎著紅領巾的年代,你一眼看上了在台上做國旗下講話的那個女孩,其實未必會有什麼接觸,但就是一直藏著,直到多年後你偶然回憶,依然記得自己曾經喜歡過那麼一個人。

這種情緒始終都是單方面的,一直沒有表達,也從沒有任何回應。

譚耀和方橙之間,至多也就比普通朋友更熟絡一些。

若是要做一個心理學分析,譚耀會真的喜歡上的女孩,最初註定是他需要仰視的,甚至會讓他自卑的,方橙是,葉青也是。

但是葉青是不同的。

一個人刻意藏起來的孤獨,若能被另一個人看穿,那說明她看他的眼光必定不同於常,必定不是居高臨下。

還有年三十的那次陪伴,當那個晚上葉青突兀的出現,那麼搞笑的從她的lv包里掏出來一大包還溫熱的餃子的時候,這個故事就註定不同了。

後來他們坐在木料堆上,拌嘴,互相嘲諷,沒一句好話,甚至吵著吵著……就互相賭氣不說話,直到一起聽完新年倒數的鐘聲和漫天炸響的煙花。

他送她出門,她猶豫了很久,說:「酒帶少了。」

還有她在這個晚上說的,「你有自己的事業了,我真的很開心」,「我替你撐場面呢,傻瓜」,「我現在這樣站在一個小男孩面前,放下面子,說這些話。」

譚耀象徵性的舉手在額前揮了揮,像在驅趕某些情緒,某個人……把沒來由的方橙放下,去好好愛一個更沒來由,卻真實可觸的葉青。

「就這樣了。」譚耀深呼吸,跟自己說。

譚耀曾在某個凌晨苦笑著向許庭生抱怨過,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個人放他在心上,他覺得自己很沒有存在感。

葉青給了他這種存在感,和在別人心上的感覺,而且不可否認,她是那麼有魅力的一個女人。「我靠,這把有點牛x」。

……

……

黃亞明剛剛敬了一圈酒回來,和邵俊坐在一起。

「上次那個報道出去,金大唐在媒體上回嗆,隔空喊話,說到時候要是輸你一周票房,他給你擦鞋。」邵俊跟黃亞明提了件事。

黃亞明靠在椅背上,咧開嘴角說:「配合著炒作這一點,我和金大唐都心知肚明,不是壞事。回頭要是真能贏他一周,那就是我踩了狗屎運,正好需要有個人幫忙擦鞋。」

邵俊聽他說的如此平淡,有些恍惚,這小子居然真的完全不是少年意義,跟人賭鬥,他只是一切向錢看。

看了看面前這個幾個月前還在天宜四處熱臉貼冷屁股,厚著臉皮到處跟人拉關係、套近乎,受了冷臉和嘲諷也全不在意的小男孩,邵俊記得當時王中軍就說過,這小子一旦有機會,一定能爬起來。

現在,他果然要起來了。

「酒吧的事已經在上傳開了,之前的那場發布會加上今天的這個開業典禮,因為更貼近娛樂圈的關係,或許很快,你的知名度估計就要超過許庭生了。」

邵俊笑著說。

「那符合他的性格,也符合我的。但凡有可能,他都不會拋頭露臉,而我不同,我太喜歡,太迷戀,那種站在人上的風光無限。」

黃亞明很坦然的說。

事實就是如此,在黃亞明一步步走向台前的同時,許庭生在謹慎的逐步往後退。

微博走上正軌之後,許庭生基本把事務都交給了胡琛和賀與談,兩個人在媒體面前頻繁露面;

至誠地產推了方餘慶上去,現在除去被許庭生打了一圈臉的岩州上層圈子,普通民眾談及至誠,基本只知方餘慶,不知許庭生;

互誠方面,本就是陸芷欣一直主導,最近也開始由她更多的去走上檯面,年輕、美貌、冷淡,驚才絕艷的霸道女總裁形象,讓她的微博粉絲人數和話題熱度都以極快的速度超越了許庭生。

愛她的女人比男人還多。

偏偏她還聽了許庭生的話,不時曬幾張照片,在上班的,在圖書館的,在教室的,在出差的,甚至還有開會時候坐在長桌首位掌控一切的……

實際生活中,這樣的年輕女性形象誰曾經見過?

陸芷欣一不小心就紅了,以至於有一部小說大火的職場電視劇透露選角信息的時候,女一號的選票瘋狂的投向了這位非女演員。

直把一眾專業女演員氣得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

身邊的人,看的到的人,隱隱都有種感覺,許庭生年僅二十一歲,似乎已經在安排一場退居幕後指點江山的風輕雲淡。

至於原因,只有許庭生自己知道。

「沒準他又憋著什麼事呢,一向都是這樣,我們誰都猜不透他。」同樣在酒吧里呆了一晚,但多少顯得有些無所事事的付誠說。

吳昆過來跟邵俊打了個招呼,他們約了下半場去星輝續攤。

彤彤跑過來向黃亞明報了第四個整點的數據,數字在下降,大概也就四十萬左右,但是很正常,也無礙大局,這一晚明耀的總體營業額已經逼近五百萬,簡直無法想象。

要是這種情況再持續兩天,明耀看似龐大的投資,就要以一個近乎瘋狂的效率收回來了。

當然,這樣的情況並不總是會有,這五百萬里包含有太多人情、關係,總不可能天天奉上。

許庭生和apple正從人群中間走過來。

他們今晚也請了自己的朋友,絕對超級貴賓的張寧朗和他的長辮子學妹寧夏,不管怎麼淡定,寧夏還是被張寧朗口中的這個「apple姐」嚇了一跳……

人的緣分真的很奇怪,兩個實際相處不多的人,居然真的就有了姐弟一般的感情,而且apple連和弟妹寧夏,都相處得十分融洽。

只是在許庭生說了有人在追寧夏的時候,apple很是替張寧朗緊張了一下。

許庭生剛剛安排了保安開車送張寧朗和寧夏回學校,跟apple一起過來找「組織」。

彤彤站在吳昆和黃亞明身後,看著向她走來的許庭生和apple,一直看著,有些走神,臉上的表情也開始變化……

吳昆趁著一個起身的機會走過她身邊,低聲說:

「彤彤,雖然你在不在我手下了,但是昆哥勸你句話,別瞎想,人要懂得知足。許庭生現在給你的,你得到的,已經是留在星輝那些你曾經的姐妹怎麼都不能奢望的了。你看看他身邊這些人,大好前程,別犯傻,別不知足。」

彤彤點了點頭,說:「我知道的,昆哥。」

說完她向已經走到面前的許庭生和apple打了個招呼,然後咬咬牙,離開了。

……

……

這一晚明耀酒吧的最後的一個驚喜,主持人宣布完之後,舞檯燈光全暗。

等到燈光重新亮起,舞台上已經呈金字塔狀站好了五男一女……輪迴樂隊最齊整陣容第一次亮相,也許……也是沒前沒后的唯一一次。

這個巨大的驚喜衝擊得台下的顧客差點沒緩過神來,這一晚,何止值回票價?!

儘管任是誰都能一眼看出是她,apple還是俏皮的戴上了和五個男生一樣的半臉面具,穿上了空軍夾克……統一服裝,這個提議從最開始就只瞞了許庭生一個人。

apple尤其積極和開心,明早,她就要離開岩州,離開許庭生了。

至於那點舞步,對本就有舞蹈功底的她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你是我的花朵》音樂響起,僵硬舞步再一次上演,比上次還僵硬,還亂拍子,順便還多了時不時的東倒西歪,踉蹌倒地……

但是因為有了apple的關係,終究是比原先「賞心悅目」了太多。

台下的顧客笑成一團,掌聲,尖叫聲不斷響起……

舞曲過後,付誠單獨演唱了一首apple的新歌《好久不見》。

主持人宣布:「輪迴樂隊剛剛獨唱的這位成員,樂隊的男主唱,將作為明耀酒吧的駐唱歌手,不定期在酒吧登台……」

這個消息一出,岩州大小酒吧頓時都明白……沒得玩了。

這一夜的喧囂繁華終究落幕,酒水、音樂、肢體、汗水、尖叫……荷爾蒙……在空氣中漂浮了一晚上的一切都慢慢落定,平靜下來。

譚耀在走下舞台的第一時間被葉青拉走,她當然能認出他。

兩個人穿過人群奔回剛剛的辦公室,這一次,是葉青拉著譚耀一路小跑。等門關上,譚耀看著醉意已經更濃了許多的葉青,說:「怎麼了?」

「剛剛只是暫停」,葉青說,「你跳舞的樣子太帥太可愛,我沒辦法控制自己了……你是我的……」

譚耀傻笑,說:「怎麼……不是剛剛還很勉強?」

葉青紅著臉說:「我想過了,你說的是對的,當你願意跟我一起走進包廂去面對我的那些朋友,你明知她們事後會怎麼議論……這些,我就應該服從你……」

「所以呢?」

「所以……以後……在床上,你就是我的國王……我會很聽話……」

這樣的話,貼在耳邊的軟語,從葉青嘴裡說出來,想到初見那一次,她冰山一般,高貴,讓人仰視的樣子,譚耀整個人熱血沸騰……

葉青貼著譚耀的身體向下滑去……

譚耀悶哼一聲:「他媽的,這是葉青啊?是礙…是葉青礙…我要不要這麼囂張?!管她呢……」

……

……

人群基本散荊

黃亞明其實已經醉得不像話了。許庭生準備找人送他回去的時候,陳靜琪出現在門口,微笑說:「交給我來照顧吧,我都習慣了。」

然後,她瘦弱的身子架著黃亞明,和保安一起送他回家,其實她也還住在那裡。

方餘慶送余晴。

付誠回不去學校,沒處去,和許庭生一起送了apple回河岸民居。

然後,兩個人在凌晨的街頭,沿路準備去找賓館。

許庭生想起來留守酒吧的譚耀,打了個電話,說:「青姐走了嗎?」

譚耀說:「怎麼你知道了啊?我還打算一會跟你說呢。」

「我們都知道了」,許庭生說,「有監控的呀,不過辦公室里沒有,你放心,我們只是集體在門外聽了一會……很激烈礙…」

「……她醉得厲害,剛剛被朋友接回去了。」

「她今天在替你開心。」

「我知道。」

許庭生和付誠去了酒吧,然後三個人一起坐在凌晨,喧囂過後格外寧靜的陽台上喝酒,譚耀說:「你們不來的話,我今晚恐怕會覺得特別孤單,熱鬧過後的冷清總是特別磨人……」

一個多小時后,方餘慶到酒吧。

又一個多小時,黃亞明也來了。

「我趁醉又把陳靜琪給撲了……不知道怎麼辦了……她其實挺好的……」他說,「算了,這個先不想,我就知道你們一定在這裡,今晚酒醒以後特別想你們。」

於是坐在陽台上喝酒的人變成了五個。

聊著天,聊了很多,聊每個人故事、夢想,……

一直喝到天蒙蒙亮,付誠說:「出去走走?」

於是五個人真就走了一個多小時的路,從明耀,一直走到至誠.凝園的工地。一片荒原,無數器械……伴隨著晨光慢慢露出身形,便如疆抄…出現在戰士眼前。

黃亞明把手裡的酒瓶扔出去,迎著晨光用盡全力嘶喊:「這輩子……老子一定要飛黃騰達,……」

譚耀跟著喊:「我,譚耀,我不是沒人要的,更不是吃軟飯的……」

方餘慶喊:「我要把余晴家房子拆了,我要把別墅蓋到她家門口去……你跑回家,還不是我家……」

付誠和許庭生站在一旁,微笑看著三個人發瘋。

「飛黃騰達以後呢?」付誠問黃亞明。

「先飛黃騰達再說……我現在特想看譚青靈那張臉,她該嫌棄她那個男人的寶馬太垃圾了吧?……快了,快了。」

黃亞明說。

最後話題轉到了許庭生身上,幾個人說,黃亞明和陳靜琪算是重新開始了,譚耀有了葉青疼著,方餘慶訂准了余晴,付誠至少有個念想……

「庭生,你呢?」

許庭生看著眼前還是一片荒蕪的凝園,一閉眼,就是前世那年牽手在公園的身影,他對她說過的那些話……

「我?我不是正在努力嘛。很快,很快。」許庭生說。

***

這一章已經流水賬了,還是寫了4000多。這是第四卷的最後一章了,第四卷紛紛世上潮,到此結束,第五章開啟……

晚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