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五十章 喧囂過後一起走的人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6-08 03:18  |  字數:4997字

第三百五十章喧囂過後一起走的人

譚耀離開包廂後倚在二樓的圍欄上看了一會樓下的表演,但是其實什麼都沒看進去。

沒法否認的一點,剛剛在包廂里突然看見方橙的那一刻,譚耀心裡是有點亂。

大一初見,當時的方橙太過光彩奪目,譚耀不知不覺就給放在了心裡。

這一放,差不多就是兩年。

就像是扎著紅領巾的年代,你一眼看上了在台上做國旗下講話的那個女孩,其實未必會有什麼接觸,但就是一直藏著,直到多年後你偶然回憶,依然記得自己曾經喜歡過那麼一個人。

這種情緒始終都是單方面的,一直沒有表達,也從沒有任何回應。

譚耀和方橙之間,至多也就比普通朋友更熟絡一些。

若是要做一個心理學分析,譚耀會真的喜歡上的女孩,最初註定是他需要仰視的,甚至會讓他自卑的,方橙是,葉青也是。

但是葉青是不同的。

一個人刻意藏起來的孤獨,若能被另一個人看穿,那說明她看他的眼光必定不同於常,必定不是居高臨下。

還有年三十的那次陪伴,當那個晚上葉青突兀的出現,那麼搞笑的從她的lv包里掏出來一大包還溫熱的餃子的時候,這個故事就註定不同了。

後來他們坐在木料堆上,拌嘴,互相嘲諷,沒一句好話,甚至吵著吵著……就互相賭氣不說話,直到一起聽完新年倒數的鐘聲和漫天炸響的煙花。

他送她出門,她猶豫了很久,說:「酒帶少了。」

還有她在這個晚上說的,「你有自己的事業了,我真的很開心」,「我替你撐場面呢,傻瓜」,「我現在這樣站在一個小男孩面前,放下面子,說這些話。」

譚耀象徵性的舉手在額前揮了揮,像在驅趕某些情緒,某個人……把沒來由的方橙放下,去好好愛一個更沒來由,卻真實可觸的葉青。

「就這樣了。」譚耀深呼吸,跟自己說。

譚耀曾在某個凌晨苦笑著向許庭生抱怨過,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個人放他在心上,他覺得自己很沒有存在感。

葉青給了他這種存在感,和在別人心上的感覺,而且不可否認,她是那麼有魅力的一個女人。「我靠,這把有點牛x」。

……

……

黃亞明剛剛敬了一圈酒回來,和邵俊坐在一起。

「上次那個報道出去,金大唐在媒體上回嗆,隔空喊話,說到時候要是輸你一周票房,他給你擦鞋。」邵俊跟黃亞明提了件事。

黃亞明靠在椅背上,咧開嘴角說:「配合著炒作這一點,我和金大唐都心知肚明,不是壞事。回頭要是真能贏他一周,那就是我踩了狗屎運,正好需要有個人幫忙擦鞋。」

邵俊聽他說的如此平淡,有些恍惚,這小子居然真的完全不是少年意義,跟人賭鬥,他只是一切向錢看。

看了看面前這個幾個月前還在天宜四處熱臉貼冷屁股,厚著臉皮到處跟人拉關係、套近乎,受了冷臉和嘲諷也全不在意的小男孩,邵俊記得當時王中軍就說過,這小子一旦有機會,一定能爬起來。

現在,他果然要起來了。

「酒吧的事已經在網上傳開了,之前的那場發布會加上今天的這個開業典禮,因為更貼近娛樂圈的關係,或許很快,你的知名度估計就要超過許庭生了。」

邵俊笑著說。

「那符合他的性格,也符合我的。但凡有可能,他都不會拋頭露臉,而我不同,我太喜歡,太迷戀,那種站在人上的風光無限。」

黃亞明很坦然的說。

事實就是如此,在黃亞明一步步走向台前的同時,許庭生在謹慎的逐步往後退。

微博走上正軌之後,許庭生基本把事務都交給了胡琛和賀與談,兩個人在媒體面前頻繁露面;

至誠地產推了方餘慶上去,現在除去被許庭生打了一圈臉的岩州上層圈子,普通民眾談及至誠,基本只知方餘慶,不知許庭生;

互誠方面,本就是陸芷欣一直主導,最近也開始由她更多的去走上檯面,年輕、美貌、冷淡,驚才絕艷的霸道女總裁形象,讓她的微博粉絲人數和話題熱度都以極快的速度超越了許庭生。

愛她的女人比男人還多。

偏偏她還聽了許庭生的話,不時曬幾張照片,在上班的,在圖書館的,在教室的,在出差的,甚至還有開會時候坐在長桌首位掌控一切的……

實際生活中,這樣的年輕女性形象誰曾經見過?

陸芷欣一不小心就網紅了,以至於有一部小說大火的職場電視劇透露選角信息的時候,女一號的選票瘋狂的投向了這位非女演員。

直把一眾專業女演員氣得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

身邊的人,看的到的人,隱隱都有種感覺,許庭生年僅二十一歲,似乎已經在安排一場退居幕後指點江山的風輕雲淡。

至於原因,只有許庭生自己知道。

「沒準他又憋著什麼事呢,一向都是這樣,我們誰都猜不透他。」同樣在酒吧里呆了一晚,但多少顯得有些無所事事的付誠說。

吳昆過來跟邵俊打了個招呼,他們約了下半場去星輝續攤。

彤彤跑過來向黃亞明報了第四個整點的數據,數字在下降,大概也就四十萬左右,但是很正常,也無礙大局,這一晚明耀的總體營業額已經逼近五百萬,簡直無法想像。

要是這種情況再持續兩天,明耀看似龐大的投資,就要以一個近乎瘋狂的效率收回來了。

當然,這樣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