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四十九章 有些事就是不講理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6-08 03:18  |  字數:3821字

第三百四十九章有些事就是不講理的

ps:第一次卷首廢話,什麼都不求,只提醒,本章有一言不合就開車的情節,純潔黨勿看。

……

譚耀把葉青的話放在心裡反覆咀嚼了幾遍,想通了,有些感動。

彼此安靜的看著對方一會,譚耀伸出手,抱了抱面前這個當初怎麼都覺得無法企及,後來有過奇怪關係,睡出矛盾,再然後賭氣賭出感情的漂亮女人。

這一刻的擁抱,他可不是那個小男人。

「謝謝,我知道了」,譚耀說,「我會努力的。我先去忙,你不許再開酒了,我一會給你打個折,然後以後慢慢還你人情……人情太大,我恐怕一下還不起。」

然後他鬆開手,轉身準備走。

葉青伸出手把他拽回來,看著他,表情複雜說:「譚耀,你這樣說話……太過分了。」

譚耀不吭聲。

「你的小孩子脾氣到底要到什麼時候?你不能因為我慣著你,就這樣欺負我。我是葉青啊,岩州首富的女兒,大家都知道的女強人,一個跟自己哥哥爭家產,處處強勢,沒感情的冷血動物……」

葉青表情艱難,一雙手不知該往哪裡放,連表達也有些口不擇言,詞不達意的說:

「我都做到這樣了,哪次不是你說話帶刺,我裝沒事?哪怕是在很多人面前。是不是你真的很討厭我?還是因為當初的關係,讓你覺得不舒服?」

這畫面,這些話,也就是在這個牆角,要是換個地方有人看到、聽到,整個岩州估計都要炸,那可是葉青。

譚耀說:「你確定你沒喝多?」

「有一點,要不然不會說這些話,但是……都是真話。」葉青說。

「你喜歡我?」

「啊……應該是,有點,也可能不止。」葉青小聲說,她此刻估計真的醉了,表現得就像個小女孩,被譚耀佔盡上風。

「你呢?」葉青鎮定了一下,反問,看著譚耀。

「我……我主要想不通,也不敢。就像你說的,你是葉青啊!會不會,太不可思議了?誰會信啊?!」譚耀苦笑說。

「可是,我也是個普通女人啊,也會喜歡一個人。然後現在站在一個小男孩面前,放下面子,說這些話。可能有些事就是不講理的吧。」

葉青分辯,很委屈的樣子。

譚耀看著眼前無法想像會出現的葉青,長出一口氣,說:

「我,其實好像也有點喜歡你。我很喜歡過另一個人,對你……從沒想過這種可能,因為完全不真實。可是後來,你越來越真實,然後感覺是開始不同了。這種感覺很奇怪,所以我盡量疏遠你,和你賭氣……就是因為不敢吧,連往這方面想都不敢。」

葉青認真想了想,有些天真的說:「對了,你會不會覺得我太老?我很注意保養的,保養得很好……」

「我知道,我又不是沒看過」,譚耀笑著說,「我哪都看過。」

葉青有些窘迫,苦笑了一下說:

「當時我其實也沒想到,我只是太孤單,又不想戀愛或結婚,就想找一個人,不是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接近我的人,然後你送上門來了。我本來希望那種關係很純粹,所以我堅持給你錢……

後來就變樣了,像你說的,變得很奇怪,因為這樣,我去相了幾次親,可是都不成功。」

「……,那現在怎麼辦?一不小心成這樣了。」譚耀苦笑說。

「我也不知道」,葉青說,「要不就算了吧,就當我們都喝醉了,然後明天就忘掉。然後我們繼續賭氣。」

「我是個孤兒,什麼都沒有,連家都沒有。」譚耀突然開口說。

「我知道」,葉青說,「別人沒看出來,我不知道怎麼就是知道,所以我年三十那天找碴跟葉檀吵架,然後跑出來找你……」

除了譚耀自己主動告知的許庭生,從沒有人能看出來譚耀是個孤兒,因為他給人的感覺,看起來一點都不像。

葉青看出來了,只有她看出來了。

然後年三十晚上離家出來陪他,帶了酒和餃子,坐在那時還在裝修的酒吧材料堆旁,邊喝邊互相嘲諷、賭氣,直到夜半的鐘聲和滿天的煙花都落盡,她才離去。

兩個人就這麼看著對方。他們都不是乾淨、純粹的人,但是……這不妨礙他們喜歡上一個人。

「你再親我一下,像剛剛那樣……我喜歡你像剛剛那樣親我。」譚耀突然命令說。

葉青怔了怔,然後試探著靠近,有些慌亂的在譚耀嘴唇上吻了一下。

譚耀把她推在牆上,激烈的吻回去……

兩個人貼著酒吧明凈的玻璃牆面,一邊激烈的親吻,一邊步伐凌亂的移動……

譚耀摸到一扇門,把門推開,把葉青推進去……

然後關門,把她反壓在門上,繼續……

嘴唇向脖子、肩膀移動……

葉青猛地反應過來,雙手捧著他的臉,把他推開一些,看著辦公室模樣的環境,說:「這,是哪?」

「我和黃亞明輪班的辦公室」,譚耀說,「放心,現在沒有人會來,而且我把門反鎖了。」

葉青沉重的喘息,說:「你想……幹嘛?」

「你說呢?」譚耀一把將她抱起來,放在辦公桌上,「我們都多久沒有了,然後你管著我,不讓我花……不會其實你自己有吧?」

「沒有,我也沒有。」葉青激烈的搖頭。

「那不就好了。」譚耀說。

葉青推他,搖頭掙扎說:「不行,現在不行。」

譚耀看著她,笑著說:「又不是沒有過,別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