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明耀酒吧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溫和說:「apple,好了,已經很乾凈了。」 apple跪在地上,臉貼著地板,伸手在大衣櫃底下擦拭,說:「再有一會就好了,有些角落不好擦,回頭你自己整理未必注意到,錯漏過去就不好了。」...

第三百四十八章明耀酒吧

余晴在老家蘇州的工作已經簽好協議,這次回岩大是為了論文答辯,還有參加畢業典禮。

兩天前,方餘慶帶她回去見了一趟爺爺,和方家長輩一起吃了一頓飯,據說聊得不錯,方老爺子也很喜歡這個准孫媳婦兒,但是余晴最終的決定,還是回蘇州,畢竟家裡就她一個女兒。

余晴父母是本分人,本就沒存過要將女兒嫁進豪門的心,了解方家的背景,又聽過方餘慶父母當初的態度之後,更不同意她一個人剛畢業就呆在岩州。

之所以沒說兩人就此散了好,看的還是當初方餘慶千里奔襲,上門求婚那份心。

方餘慶留她不住,更努力的全身心撲在至誠.凝園項目上,盼著能早一天把房子蓋到余晴家門口去。

許庭生和余晴聊了好一會,apple還沒出來。

「我有這麼多臟衣服嗎?」

許庭生推門問apple的時候,她正麻木的揉搓著洗衣池裡的一件t恤。

見許庭生來催,apple把最後一件衣服擰乾,擠開他,說:「我去陽台晾衣服。」

晾完衣服她又開始替許庭生整體房間,然後拖地,拿著抹布趴在地上擦拭房間的每一個角落,桌腳,凳腳……每一處,都仔仔細細。

直到許庭生做好了晚飯,她還沒有停下來。

三個女的幫忙喊了幾遍沒有用。

許庭生進房間,溫和說:「apple,好了,已經很乾凈了。」

apple跪在地上,臉貼著地板,伸手在大衣櫃底下擦拭,說:「再有一會就好了,有些角落不好擦,回頭你自己整理未必注意到,錯漏過去就不好了。」

許庭生還沒聽明白,坐在床上笑著說:「你看你現在的樣子,歌迷們一定想不到,他們家apple專輯宣傳期還在別人家裡幫忙大掃除,要不我給你拍張照片,回頭髮微博上去?」

「好,你拍,然後有本事你就發」,apple淡淡的說,「發了讓所有人都知道,岑溪雨其實願意給和她僅此而已的許庭生當一個家庭婦女,洗衣、抹地……可惜都不可以。」

許庭生終於反應過來了,小聲說:「對不起。」

apple改跪在衣櫃另一邊,仔細擦拭那一塊角落,繼續說:「這房間以前我住的,以後不能住了,萬一掉下頭髮、小飾品什麼的,怕被她看見了不高興,跟你生氣,我打掃得乾乾淨淨再還你。」

許庭生走過去,伸手從她手裡搶抹布,沒搶下來,只好把她整個人抱起來,兩手一起用力,才把抹布搶下來扔到牆角。

apple靠在他懷裡,咬他的肩膀,壓抑著情緒小聲說:

「對不起,許庭生,我當時第一個念頭就是來岩州找你,可是見了面,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跟你說話,怕跟你說話。

我怕自己對你發脾氣,我已經發現了,你騙我,你幫我安排一切,不過是為了讓我好起來,讓我**,然後好擺脫我。我好笨,我當初應該賴在這裡不走。

我還怕,怕你正準備告訴我,你和她已經在一起了,我怕你趕我走,然後從今以後都不想我再出現。」

許庭生抱了抱她,說:「不會的。」

apple沉默了一會,露出帶著安慰的笑容說:「對不起,許庭生,其實你為我做的已經足夠多了,接下來,別再勉強自己。我已經撐起來自己的傘,不再怕風雪……吃飯去吧。」

吃過晚飯,兩個人像當初一樣沿著河堤散步。

河岸的晚風裡。

apple突然抬頭,伸手撫著許庭生的臉,看著他,說:「許庭生,相信我,我絕不會讓你因為我受到傷害,不管你做怎樣的決定。」

岑祁山讓她轉告許庭生的那些話,她終究還是一句都沒有說,許庭生詢問她相關的話題,她也沒說太多,只說,從此多了一個陌生人。

他離開十二年,從未陌生,他回來……從此陌生。

……

……

黃亞明無恥的趁著apple在岩州,把酒吧開業典禮提前十多天辦了,印著apple笑臉的宣傳單鋪天蓋地的發出去,連絡媒體都做了宣傳。

酒吧的名字叫做:明耀。黃亞明的明,譚耀的耀。

吳昆看了說這名字跟他的星輝很搭,果然是天生的緣分。

還好有這緣分。

酒吧開業當天,憑著apple眼下的超強人氣,普普通通的開業典禮硬生生被辦出了演唱會的感覺,數千名歌迷把足足半條街圍堵得水泄不通。

這些歌迷最終基本都沒能進場,卻久久不肯離開,酒吧本身預備的保安根本不夠用,還是吳昆緊急從星輝調來了50多人,才勉強把秩序穩祝

人氣已經攢夠了,話題更是足夠,這樣下去終究不是辦法。

apple參加了剪綵儀式,跟歌迷打過招呼,隨後又獨自登上二樓陽台給在外面的歌迷們清唱了一首歌,耐心的跟他們聊天、對話,做勸導……

好不容易,才把其中的大部分人哄了回去。

許庭生靜靜的看著這一切,apple唱歌的時候大氣從容,處理問題也變得沉穩、淡定,……

她真的不再是那個需要時刻偽裝自己,但其實無助,只能依賴許庭生的小女孩了。

回到場內,apple又上台唱了兩首歌,當初死活不去的酒吧場,終究還是為黃亞明破了例。當然,兩者概念是完全不同的。

apple的表演把現場氣氛從一開始就帶到了一個最高點。

隨後陸續登台的,還有黃亞明當初在天宜混那兩個月結交、認識的一些明星朋友,如今他的身份不同,堂堂天宜合作夥伴,電影出品人,捧場給面子的人,自然更多。

許多人黃亞明因為怕要給出場費沒開口邀請,他們就自己來了,而且主動登台。

天宜連副總邵俊都親自到賀,當場開了總額十多萬的酒水當做賀禮。

這樣的陣容,再加上此時停在場外的一排排豪車。明耀酒吧的層次和規格就此奠定,站在了岩州其他酒吧怎麼都無法企及的一個高度。

從此岩州最高,就是明耀。

當然,這一晚真正捧場消費的主力並不是這些人。黑馬會或者其他關係親近的二代們來捧場,不開幾瓶酒怎麼都說不過去,再加上本身並不熟悉的,來湊熱鬧的岩州本地或者附近地區的「壕」們,……

酒吧開業第一個小時,單是酒水一項,消費就超過了一百萬。

第二個整點,彤彤激動不已的跑過來告訴黃亞明,「兩百萬。」

「又開了一百萬?」黃亞明興奮的問道。

「不是,是這個整點就兩百萬,加起來三百萬了。」彤彤說。

「……,誰這麼猛?」

「葉青姐,她帶了一群朋友過來,然後一個人就開了一百四十萬。」

這可是2005年初,這數字連許庭生聽著都有點暈,這一個人一彤消費,夠買下他那輛賓士g500了。現場其他捧場的人,大多也就開個幾萬塊就差不多了,多一點的上個十萬左右……

葉青,一百四十萬。

黃亞明愣了愣,說:「……,她瘋了嗎?」

另一邊,譚耀也把葉青拖到一個角落,問了一樣的話:「你瘋了嗎?」

「我又不差錢」,葉青有些醉意,但是顯然情緒很好,滿面笑容看著譚耀說,「譚耀,你有自己的事業了,我很開心你知道嗎?我真的很開心。」

譚耀之前跟葉青賭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氣,此時也不知做什麼反應好,只說:「有錢也不能這樣亂花啊,小心家裡找你碴。再說了,開酒吧是為了賺外人錢的,你花這麼多幹嘛?」

葉青靠過來,像個小孩子一樣笑著,指著自己說:「所以,我是……內人?」

譚耀愣住了一會,說:「青姐,我跟你不是一個層次的人,這點我自己一直都很清醒,你想耍人玩別找我行嗎?我是愛花愛玩,可是跟你,我玩不起的。」

葉青突然就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

然後兩個人就那麼安靜的看著對方。

他們最初的關係就是從上床開始的,但是幾次之後,譚耀發了脾氣那次之後,兩個人一起吃飯、看電影、聽音樂會,反而連牽手都沒有。

後來譚耀又開始賭氣。

所以,兩個人之間還真沒有過這樣的一吻而止的場面。

「幹嘛,有錢了不起啊?」譚耀故作嚴肅的一張臉,說著說著就笑了。

葉青反倒突然認真起來,對譚耀說:

「傻瓜,我幫你撐場面呢。你看,酒吧名字叫做明耀,你占著一個字,可是今天來捧場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黃亞明和許庭生的關係和面子,我不一樣,誰都知道我跟你走得近,我不想你總被人看作只是個跟班的。」

譚耀沒領這份好意,有些怒氣說:「你什麼意思?挑撥我們的關係?我告訴你,就我這樣,什麼都沒有的一個人,黃亞明和許哥從沒當過我是跟班的,明明他們其實可以這麼做,合情合理,我也甘心,但是他們一直當我是兄弟。」

葉青苦笑著,搖了搖頭說:「要不說你傻瓜呢,許庭生和黃亞明對你怎麼樣我當然知道,連他們平白給你的酒吧股份是多少,我都大概清楚,他們確實對你很好。

但是我的意思,不是對他們,是對外,你明白嗎?不管許庭生和黃亞明對你怎樣,你自己沒有實力的話,外面的人永遠不會把你放在檯面上看,永遠只會把你當跟班小弟,明白嗎?所以,我替你告訴他們,他們是錯的,譚耀,也不淺。」

***

今天陪要高考的孩子聊天,幫他們疏導心理,遲了好久,抱歉……另祝要高考的讀者朋友好運,加油。

本來計劃今天就一章,進入下一卷的,又寫長了。

放心,我會接著寫完這一塊,明天肯定進入下一卷,但是你們別等啊,估計凌晨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