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四十七章 當父女倆討論另一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還記得你。」 岑祁山沉默。 隔了一會,才說:「溪雨,對不起,我今天一會就要回日本。以後,在可能的情況下,我會盡我的能力為你提供幫助,你不用再擔心。」 岑祁山顯然迴避了關於app...

第三百四十七章當父女倆討論另一個男人

休息室里。

apple盡量表現得很平靜,除了不吭聲。

天宜的工作人員相繼打招呼離開。

李娟也要出去的時候,apple拉住了她的手,從下往上看著她,不撒手。

李娟反過來拍了拍apple的手背,笑著說:「沒事,又不是你的錯。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大不了臭罵一頓然後撒腿就跑,你能跑馬拉松,他肯定追不上。」

apple又哭又笑,說:「嗯,好。」

「不過如果你打算踹他一腳的話,最好輕一點,他看起來已經有點老了。像剛剛那樣激動可不行。」李娟笑著說她的擔心。

可是apple卻抿嘴哭了。

事實上,當她之前向許庭生描述自己十二年未見的父親的時候,他留在她腦海里的形象依然美好。她保留著最好的記憶,除了不解,不把任何艱難與困苦歸咎於他。

然而現在,她變得不知道應該如何去看待這一切。

岑祁山走進休息室的時候被門口的地墊絆了一下,這位如今已經明顯身份不凡的成功男人此刻顯得有些慌亂,然後,他有些尷尬的看著apple。

apple已經擦乾了眼淚,在他開口之前站起來,鞠躬,然後說:「今天的事,謝謝岑先生。」

就這麼一句話,把這個原本應該叫做父親的男人推得很遠,他是岑先生。

鬢髮花白的岑祁山紅著眼眶,說:「對不起,溪雨,這麼多年……沒有照顧你,現在才回來。」

這個男人期盼過聽到一聲「爸爸」,此刻,已經不敢再奢望。

他想過apple或許會激動的投入他懷裡,邊哭邊罵,也想過,她可能歇斯底里,滿懷仇恨,唯一沒想到,是她能像現在這樣平靜和冷淡。

這或許才是最可怕的。

他說了「回來。」

因為這個詞,apple沉默了一會,眼睛里多出來一些期盼的光彩,說:「你,你會去麗北嗎?媽媽和外婆在那裡。外婆眼睛看不到了,也糊塗了。也許……還記得你。」

岑祁山沉默。

隔了一會,才說:「溪雨,對不起,我今天一會就要回日本。以後,在可能的情況下,我會盡我的能力為你提供幫助,你不用再擔心。」

岑祁山顯然迴避了關於apple媽媽和外婆的問題。

apple指著自己,遲疑說:「只是我?」

岑祁山緩緩點頭:「溪雨,為了能做到這一點,爸爸已經爭取了十二年。很多事我不能對你解釋。如果你媽媽不知道,就別讓她知道,如果她知道了,幫我說一句對不起。」

apple眼神黯淡下去,卻笑起來,帶著嘲諷說:「看來真是為難你了。說的這麼艱難,你不會打算告訴我你有苦衷吧?或者你的新女人實在太厲害。」

然後她把笑容停住,最後問:「你,過得好嗎?」

「……,好。」岑祁山說。

「那就好」,得到這個答案,apple心裡的糾結彷彿終於有了結果,她說,「以後,我們,我是說我和媽媽,還有外婆,我們也會過得很好,最難的日子都已經過去了,我可以照顧她們。然後我們和你,各自好好生活……你,別再出現了。」

岑祁山沉默的在桌上放下一張名片,只有姓名和電話。

apple說:「我不需要。」

似乎有很多話想說但不能說,岑祁山安靜的看著眼前已經長大成人的女兒,好一會,猶豫,然後說:「那個姓許的小子,他對你好嗎?」

聽岑祁山提起許庭生,apple訝異了一下,然後說:「好。要不是因為有他,我不會是現在的我。我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

「可是這次,我對他有點失望」,岑祁山說,「如果他不能做到對你一心一意,爸爸來幫你解決。他沒得選,只能對我女兒一個人好。」

apple看著他。

岑祁山彷彿突然之間換了一個人,氣勢回到了他身上,這些年過來,另一個層次的生活,他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中學語文教師。他說:

「溪雨,你替我轉告他,我很感謝他之前對你的照顧。如果你們好好的,我會願意給他提供所有我力所能及的幫助。但是,如果他讓再你失望了,比如像這次這樣……我會讓他重新一無所有。」

apple看著面前突然更加陌生的岑祁山,堅定的說:「我不許你碰他。」

岑祁山能看出apple眼神里的那種堅決,不顧一切。

「我不知道我接下來這句話算不算大逆不道」,apple說,「我剛剛把以前的全部一筆勾銷,現在,我當你是一個陌生人,但是如果你真的對他怎樣,我想……你會變成我的仇人。」

……

岑祁山留下了名片,不管apple最後會不會帶走。

離開休息室的時候,這個男人搖頭苦笑,事實上,哪怕剛剛的交流再不順利,這可能是他十二年來最暖心的一個笑容。

沒能挽回女兒的親情,這是預料之中的,事實上,哪怕apple願意,父女之間也不可能太親近。

他爭取到的就這麼多。

但是,剛剛那一幕……

岑祁山有十二年不曾再體會做父親的感覺,卻在剛剛那樣的情況下,把作為一個父親,或許是每一位擁有女兒的父親都要經歷的,最糾結無奈的情緒體會了一遍。

這感覺說是無奈,其實對於岑祁山來說,又很幸運。

當父女倆在一起討論另一個男人,那個女兒心愛的男人,或許每位父親都會吃醋,然後擔心,恨不能把那個臭小子綁在行刑架上好好拷問一番,然後要他給出最大限度的保證。

可是自己的寶貝女兒,卻已經站在了別人那一邊。

岑祁山的特殊,在於他似乎連吃醋的資格都沒有。

「姓許的小子……你到底在幹嘛?我家溪雨還不夠好?……看以前,好像應該要和你喝一杯,看現在,又好像應該痛揍你一頓,問題找你麻煩的話,溪雨一定跟我沒完,怕是真的要成仇。現在怎麼辦?」

岑祁山沉浸在一個父親的情緒里,糾結,又幸福。

保鏢和隨身助理迎上來,說:「笠井先生,我們該去機場了。」

……

apple打電話給許庭生,壓抑哭泣說:「我能不能來岩州?會不會影響你們?我呆兩天就走,回麗北陪媽媽。」

許庭生說:「不會,你來吧。」

黃亞明開車把apple帶回了岩州。

許庭生趕回河岸民居的時候,方橙、陸芷欣、余晴都坐在沙發上。

「apple呢?」許庭生問。

apple從衛生間出來,手上拎著一件許庭生的襯衫,說:「我在幫你洗衣服。」

***

因為apple爸爸的很多東西現在還不能寫,所以……真的很難寫,很難把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