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四十二章 發布會進行時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說都有地方可以被詬玻 主持發布會的天宜公關團隊人員接過話題,舉起來一張a4紙,說:「請大家稍安勿躁,跟我手上這張一樣的紙,很快會分發到各位手上。」 現場有工作人員開始分發天宜公關團隊早...

第三百四十二章發布會進行時

飛機在盛海降落是傍晚。。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此時,《演員》已經在各大音樂節目榜單火速攀升,在絡媒體瘋狂播放。

那麼巧,當初的mv劇情創意,正是apple飾演的角『色』鼓足勇氣來到前男友樓下等待,記憶中的美好畫面穿『插』出現,結果,卻等來了他和他的新『女』友,然後在他們面前,她恰如其分的扮演一名偶然相逢的普通老同學,……

微笑應對,轉身落淚。

「該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視而不見,在『逼』一個最愛你的人即興表演……該配合你演出的我儘力在表演,是因為愛你我才選擇表演這種成全。」

句句應景,句句刺痛人心。

天宜在《輪迴》專輯全部十首歌的mv上都下了很大的力氣,講求意境或故事『性』,或很美,或很痛,或很感人。

歌手終究還是要拿作品說話,《演員》一出,歌『迷』士氣大振,跟黑粉們的撕比也有了必殺技:「我們是冠軍,我們家apple自己的歌跟自己的歌在排行榜上爭冠軍……」

就這樣,伴隨著流言紛紛,apple的熱度再度攀升,勢不可擋。

與此同時,關於apple回國的消息也開始不脛而走。

等到apple走出機場通道,出口已經被幾十家媒體的長槍短炮圍住了。

李娟想擋,apple示意不用,然後自己素顏走上去,微笑說:「等明天上午的發布會,我再跟大家說吧。謝謝。」

……

……

次日上午十點,天宜安排在盛海的發布會。

apple一邊在化妝間化妝,一邊聽著公關團隊教她回應媒體的技巧,「只要你覺得回答不了了,你就說,咱們還是聊聊音樂和專輯吧。」

apple突然就撲哧笑了,說:「好」。

趁著空隙,apple給許庭生髮了條簡訊:「沒想到吧,你自己寫給我的歌……那麼應景,該配合你演出的我儘力在表演……我去發布會了。」

若是晚上十年,她或許得補一句:「來啊,互相傷害礙…哈1

發完她想象許庭生的表情和心情,apple苦楚之餘有些得意,她知道許庭生不會好受,有時候『女』孩子就是連這個都計較,計較……你心疼了嗎?

然而等到真正走到發布會現場,鞠躬坐下,數十家媒體的陣仗,娛樂記者們躍躍『欲』試的表情,還是令apple感覺有些不安。

現在的apple正當紅,而且話題又那麼多,媒體的興奮情緒被充分調動了起來,在他們眼裡,可沒有什麼體諒和理解的概念。

第一個問題,一名『女』記者乾脆直接的問道:

「請問apple,或者岑溪雨小姐,你之前是否真的患過嚴重的『精』神疾病,並且試圖自殺?這次從英文名apple換回中文名岑溪雨重新出發,是不是與此有關?」

apple緩緩點頭,再搖頭,然後才說:

「其實我不是很了解『精』神疾病這個概念,不過我確實得過重度抑鬱症,自殺的念頭,有過,但是沒有實施過。關於換名再出發,確實與此有關,因為我感覺自己經歷了一場人生蛻變。」

沒想到apple會不顧對自身形象的傷害,把曾經的病情承認得這麼直接,現嘲哄」,一片驚嘆,然後熱議起來。

隔了一會,另一名記者繼續問道:「那麼,外面的傳言,說天樂當時將你雪藏的目的,正是出於你的病情,為了保護你才做出的決定,是這樣嗎?」

這個問題沒到apple自己回答,關於前東家的話題,她似乎怎麼說都有地方可以被詬玻

主持發布會的天宜公關團隊人員接過話題,舉起來一張a4紙,說:「請大家稍安勿躁,跟我手上這張一樣的紙,很快會分發到各位手上。」

現場有工作人員開始分發天宜公關團隊早先預備好的資料。

「現在大家可以看到,岑溪雨小姐,apple,她在某公司時期的商演安排……用馬不停蹄來形容,不過分吧?據apple小姐之前的助理說,apple小姐在那兩個月里瘦了足足二十斤。」

公關人員說到這裡停下來。

現場記者握著手裡的紙張,或自言自語,或議論紛紛,「這根本就不把人當人啊,……」「是啊,別說是一個小姑娘,這密度,奧運冠軍也會垮吧……」「太過分了……」

等到議論聲漸漸平息,公關團隊的人員才接著說道:「這裡不妨再公布一個信息,apple小姐當時參加每場商演的個人收入,是800元。」

現場的記者們徹底不會了,怎麼說,apple當時也是當紅新人啊,出場費應該不低,而公司給她的,居然這麼少。

這或許能幫助他們理解,三年後,某位選秀冠軍爆出簽約前三年總收入僅僅7萬的困窘。

「為什麼apple小姐當時會願意接受這樣的待遇?是因為對方給她承諾儘快發行專輯,還有在專輯成功后籌備演唱會,這是她的夢想……

至於結果,大家看手上的單子可以明白一半,另一半,大家都有自己的渠道,不妨去打聽一下,當時業內有沒有過任何關於某公司替apple專輯收歌的信息傳出。

公關人員說道這裡頓了頓,『露』出苦笑的表情,說:「這情況換我,我也抑鬱。」

明明是玩笑的口氣,但現場沒幾個人發笑。

一來,大家此時都已經了解apple當時的情況,至於抑鬱症從何而來,是保護還是迫害,再明顯不過了。

二來,抑鬱症作為一項群體『性』極大的病症,當場感同身受的人其實不少,而且,嘲笑疾病,永遠是最不應該去做的事情。

apple在這件事上已經徹底翻轉,有記者把現場拍攝的單子和公關團隊的發言大概總結后發上微博,一時間,出於同情也好,本就真愛也好……整個輿論風向開始向apple這邊傾斜,而對天樂和先前爆料人的聲討,也一『浪』高過一『浪』。

「請大家放心,我現在的情況很好,準確的說,我在半年前就基本恢復了,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問題。」

apple做了一下說明。

「抱歉,apple小姐,據我所知,抑鬱症很難根治,你恢復的原因?」有人順著這個話題問道。

「家人、歌『迷』、天宜,還有我之前樂隊成員的關心和幫助。」apple回答。

***

本書來自l/32/3270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