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三十六章 apple,好久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我真的找不出其他辭彙,來做更準確的描述。希望您能視此為我對您的誇獎,欽佩和嘆服。江湖,從來都是弱肉強食,勝者為王。」 他之所以會由此感悟,其實許庭生挖倒學優本身只是一個很小的部分,更大的原因...

第三百三十六章apple岑溪雨,好久不見

3月中旬。

微博依然沒有亮相,許庭生的下一個大招,星辰科技的存在,也依然不為人知。

倒是教育和同城服務平台的較量幾成定局,率先落下了帷幕。學優在被許庭生挖走胡琛和賀與談兩位支柱人物之後果然失去了原先的沉穩和紮實。

新上任的項目運營經理或許太著急證明自己,連續幾步棋,冒進、走錯,學優陷入了舉步維艱的境地。

而且看這位新經理的表現,似乎也沒有力挽狂瀾的能力。

有信同城更慘,陸芷欣似乎在跟許庭生較勁,看誰先擊垮對手,一路緊咬,窮追猛打……有信已經開始出現投資人撤資的情況。

有信老闆除了打完一個官司又一個官司,不斷遇上麻煩,解決麻煩,在運營上卻無能為力。

能力和前景開始受到懷疑,他終於變得沉默了。

要知道,當初可是他提出教育與同城服務領域「三國爭霸」這一概念的,而且信誓旦旦將拖垮互誠,並且明確無比的指出,互誠會第一個退出戰局。

現在看來,或許他才是這個第一個。

《三國?不過一場虐殺而已》

3月14日,某著名經濟論上出現了一篇言辭激烈,但是還算有理有據的帖。

帖子全面回顧了從有信和學優突然出現,氣勢洶洶夾擊互誠,到互誠回歸費免,祭出大招「餓了吧」,再到一路挖坑埋葬有信,直接挖人挖倒學優的全過程。

最後總結,根本沒有過什麼「三國格局」,學優和有信連腳跟都沒站穩,就被虐殺致死,毫無還手之力。

甚至,互誠還因此更上層樓,規模、影響力和盈利能力,都翻了兩番不止。

總結:互誠如虎,據山嘯林,別惹,惹了許庭生啪啪抽你巴掌。

許庭生看了這個帖子,心說:「還好是啪啪,不是啪啪啪。」

帖的言辭不免激烈些,隨後參與進來的媒體分析相對客觀,也更多角度和層次,但是觀點是一致的,所謂的三國大戰,實際不過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遊刃有餘。

更有媒體直言:若不是有信和學優糟蹋進去那麼多錢,我都要以為它們是專程來配合互誠宣傳的了。

這樣的廣告效果,因為引起了數次激烈討論,而且頗多曲折、逆轉的關係,你把春晚包了都不一定有。

至於資金相對薄弱的互誠能最後取勝的原因,媒體除對客觀事實進行分析,比如研究「餓了吧」的攻城錘效果,歡瘸虜幀敝外,還有一家媒體,把許庭生的性格構成給放大了。

果斷。在對手出現的第一時間,果斷回歸免費,這在當時看來,近乎是自斷資金流的舉動,在互誠資金本就薄弱的情況下,堪稱壯士斷腕。

堅忍。面對困局和對手的咄咄逼人,嘲笑諷刺,媒體的一片看衰,一直保持沉默,專註項目開發與還擊準備。

陰狠。用這位媒體人自己的話來說:

「許總,請不要告我誹謗,我實在也不願意把這樣一個詞加在剛剛二十齣頭,身為大學生創業典範的您身上,但是事實,我真的找不出其他辭彙,來做更準確的描述。希望您能視此為我對您的誇獎,欽佩和嘆服。江湖,從來都是弱肉強食,勝者為王。」

他之所以會由此感悟,其實許庭生挖倒學優本身只是一個很小的部分,更大的原因在於,這傢伙不知道互誠陸芷欣的存在和她的地位、手段、心機。

所以,陸芷欣的那一系列舉動,包括對違約商戶的無情追責,直接導致兩家商戶破產,以及對有信的「深坑追擊」,不斷出手,都被算到了許庭生頭上。

甚至在部分人看來,那位有惡劣前科的偽教師的存在,甚至那兩位站出來起訴有信的學生家長,都很可能是互誠精心布下的局,有信太得意疏忽,跳了進去。

只是這種話,有信老闆自己說了一遍,被起訴,然後就誰也不敢再提……因為,這是真的惡意誹謗。

事實上,只要陸芷欣自己不說,連許庭生都不會懷疑。

這位媒體人發完文章之後被其他媒體採訪:「你這樣說一個青年創業偶像,真的好嗎?不怕被起訴嗎?」

這位媒體人表示:「我相信許總的風度,再說了,他正在不斷創新發展的路上,前途不可限量,也沒必要跟我這種小角色計較。」

他以為捧了許庭生一把就沒事了。

岩州,互誠,陸芷欣說:「馬上安排律師,給他發律師函,起訴他人身攻擊、惡意誹謗,索賠500萬。」

兩天後,這位媒體人:「……」

……

有了前車之鑒,之後的媒體分析大多不敢再往人身、性格等方面去靠,客觀總結,互誠之所以贏,根本來說還是贏在布局和創新上。

互誠許庭生,天才縱橫。

……

……

許庭生上完一堂體育課,一邊抹著汗一邊打開手機。

裡頭有一個天宜副總邵俊的未接來電。

許庭生回撥。

邵俊在電話接通的第一時間「痛苦」的說道:「許總,apple小姐的專輯真的不能再押后了,我們天宜這半年多來,都被罵成什麼樣了你知道嗎?至少,咱們先把首單主打放出去好不好?」

許庭生說:「好。」

2004年5月下旬至六月、七月,輪迴樂隊因為在新岩中學校慶上的首次公開演出而火爆媒體、絡,然後,在它們最火熱的時候,宣布與天宜合作,轉讓歌曲版權。

其中提到一點:有一首輪迴從未發表過的歌曲,將由天宜力捧的新人在近期推出。

這件事在當時因為apple的境遇不佳而引發巨大紛爭,加上後來apple遭遇封殺等一系列事件,事件變得更具話題性,整個輪迴小站和許多音樂論壇都為此吵翻了天。

然後,半年多時間。

那首歌沒了消息,apple沒了消息。

「這是要鬧哪樣?」

期待變成了失落,然後變成憤怒,輪迴粉和apple粉不吵架了,立場一致的站在一起聲討天宜。「把輪迴新歌還給我們,把apple還給我們。」

有歌迷組織了一個絡簽名呼籲的活動,短短一周內,數萬人簽名。

憤怒的歌迷把數百頁的帖子全部列印寄到了天宜……「抗議,讓你們的新人去死吧,請把輪迴的新歌還給apple,讓apple唱給我們聽。」

歌迷們似乎找到了最完美的解決方案,雖然看起來難以實現。

天宜,有苦難言。之前是因為apple選擇了出國留學半年,天宜又不能把事情公開,只好悶著頭挨罵。

之後,好不容易apple終於回來了,也把新歌錄好了,可是,許庭生把apple的新專輯買斷了——樂壇奇聞啊,居然有人買斷歌手專輯配合公司項目。

2005年4月12日。

星辰科技,微博,悄無聲息的上線。

第一位註冊用戶:岑溪雨。

第一條微博:《好久不見》。

作為曾經紅過一陣的歌手,apple的中文名哪怕歌迷們並不熟悉,卻也是知道的。第一位偶然間發現的歌迷略一思索:岑溪雨不就是apple?好久不見是什麼意思?

該歌迷迅速奔向apple粉和輪迴粉最大的聚集地,輪迴小站。

貼圖發帖:apple要回來了。

「回來了?在哪?」

「微博。」

「微博什麼東西?」

「說不清,你搜索就知道了。」

短短一天,從中午到夜裡十二點,歌迷加上圍觀群眾,近十萬人湧入他們之前從無耳聞的微博,真粉們開始註冊,在apple的那條微博下面留言:

是你嗎?

是apple嗎?

是本人嗎?

很快,微博客服發言:名字後面帶v的,就說明經過驗證,是本人。

接著,客服開始引導歌迷和圍觀群眾註冊,留言,發表自己的微博。

***

9

怎麼說呢,第一次這麼努力,結果不算非常成功,實話是:爆發,只漲了6個粉。

剛開始失落了一下,但是現在的心情,其實我內心已經很滿足,真的。至少蓋章、訂閱、紅包、點擊,我們都上首頁榜呆了一陣,至少,你們還在。

謝謝你們。咱們人不多,可能更沒有其他書那麼多土豪,但就是咱們這麼些人,你們一磚一瓦,還是幫我推上去了,所以,還有什麼不能滿足?我想通了,越是這樣,我越應該滿足。

接下來,要掉下來就讓它掉下來吧,已經足夠了。這一天,很開心,應該是我寫這本書的過程中最開心的一天。

謝謝你們,除了感謝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謝謝。

感謝:喬喬47y778880huter420903867小小意見;qq3770y778880;書1459871998;世界的旁觀者;許鳳年……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