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二十七章 助學基金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5-30 09:58  |  字數:3372字

第三百二十七章助學基金

陸芷欣去了香港陪爸爸過年,兩人通過簡訊簡單的互相問候。網8書網

儘管之前許庭生邀請過,譚耀還是留在了岩州,也許對他來說,看著別人一家溫馨團聚,更容易觸景傷情。

打電話的時候,旁邊傳來葉青的聲音。

許庭生震驚了。

譚耀解釋說,是因為葉青在家裡吃年夜飯的時候跟她親哥葉檀拌了幾句嘴,跑出來了,反正都是一個人,才勉強湊一起的。

「許哥,你別誤會啊。我其實煩死她了。」譚耀說。

許庭生笑笑,說:「我不誤會,大年夜的你們別吵架。其實能跟葉青吵架,你小子本事也是夠大的,估計岩州幾十萬男人里,你是獨一份。」

猶豫了很久,許庭生給李婉兒發了簡訊:「新年快樂,一個人在外,要照顧好自己,有事情記得跟我說。」

李婉兒很快回過來說:「嗯,我會照顧好自己。新年快樂,你又長大一歲了,如果我不會跟著老去一歲的話,真好。」

接到小項凝的電話是在十二點之後,她趁著守歲,爸媽睡了,才敢偷偷打這個電話,兩個人在不時炸響的煙花聲中聊了十幾分鐘,說的儘是些生活、學習上的小事。

至於吳月薇,不曾想到,那一別之後,就真的彼此連一句問候都不再有。

……

……

年初一,許庭生陪著家裡的長輩們打了一天麻將,輸出去一萬多塊。

一天下來就他一家輸,其餘家家贏錢開心,他也跟著開心。

去年這個時候,他還有紅包拿,今年已經開始給比他小的孩子們分紅包了,至於給長輩的紅包,就在麻將桌上敬上。

唯一讓許庭生有點糾結的是:今年這個開年,他的運勢似乎沒有去年那麼旺了,去年他只玩了幾把,可是天胡地胡跟著來。

回憶了一下前世的2005,普普通通的生活,倒也談不上什麼運勢。

年初二,許庭生一早被許爸叫醒,父子倆扛起鋤頭下地去種土豆。strong/strong

看見發了大財的許家父子親自上陣種地,鋤地、壟地、刨坑、下地,施肥……聚在田埂上看熱鬧的人跟趕集似的。

接著連續幾天,許庭生都被許爸帶著做各種農活,單是菜地就開出來好幾片,自家的那幾畝地,除了靠近山腳的,許庭生死活不讓去,其餘基本沒荒下。

最後一塊地墾完,父子倆把鋤頭泡在河水裡沖洗,人坐在田埂上。

這樣的情景其實小時候也有過,插秧、打稻穀,許庭生其實什麼農活都接觸過一些。偶爾他還能想起,汗水流過被稻葉劃傷的手臂時那種**辣的感覺。

扛著鋤頭回家的路上。

許爸說:「怎麼樣?干點農活,壓力沒那麼大了吧?心也跟著定了。」

許庭生這才明白許爸的目的,回想一下,自己這些天腳踩在土裡,手起了繭子,汗水一身一身的淌,每天都累得渾身酸痛,然後回家吃飯狼吞虎咽,夜裡早早睡下,沒功夫胡思亂想,甚至沒精力做夢,就那麼踏踏實實一夜到天亮。

這一年,尤其是近段時間積累下來的壓力、壓抑,尤其是丁森那件事帶來的內心恐懼,確實都在漸漸淡去。

「爸,你這境界都快到陶淵明那份上了。」許庭生笑著說。

許爸揉了揉許庭生腦袋,說:「你爸不懂什麼陶淵明,就知道發展太快,改變太大,人不免是飄著的,既然這樣,就得讓自己有時間腳踏實地。古代皇帝還扶犁呢!咱們父子倆得穩住了。」

許庭生看看老爸,看看遠處那座山,說:「爸,這輩子你得長命百歲,不然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走偏了,走遠了。沒你在,我真的不行。」

許爸爽朗的大笑,說:「行。」

年初六,陶佳秀比預產期提前了幾天,順利生下一對雙胞胎女兒,鍾武勝升格當爹。

許庭生和黃亞明、付誠為了當乾爹爭了半天,結果許爸一錘定音。

按說乾爹可以不止一個,但是許爸當了這個乾爹……許庭生?就只好多了一對妹妹。

黃亞明和付誠跟著失去資格,老實當了乾哥。

在麗北,這樣的乾爹、乾哥陣容,這倆小丫頭得有多金貴?得讓多少人羨慕?

鍾武勝輩分上跟著升了一級,得意了,一整天除了看寶貝女兒,就是追著許庭生三個,逼他們叫叔叔。

幾個人研究了整整兩天,給這對可愛的雙胞胎姑娘取名:鍾琳,鍾璃。

當天晚上,在佳姐個兩個孩子安睡之後,鍾武勝一個人坐在院子外無聲的大哭。

他這一輩子,長大成人那些年不記,從當兵退伍,不懂事的年紀遇上陶佳秀,到衝動入獄,艱難重逢……之後兩個人艱難生活,他甚至一度無奈到去打黑拳維生……

哪裡想過,會有這一天,這樣的命運轉折和美好的生活。

「我這條命,歸許家了。」

……

……

正月十一,黃亞明提前離開麗北返回岩州,繼續籌備酒吧的事宜。

付誠本來計劃多呆幾天,因為他去了其實也是沒事可做,但是因為家裡突然給他安排了一場莫名其妙的相親,跟一位處長的女兒,他也跟著黃亞明提前逃了。

許庭生自然也想跟著一起走,但是許爸要他留到正月十六以後。

正月十六,許家在麗北中學會有一個助學基金的啟動儀式。

許家計劃每年拿出50萬建立助學基金,扶助麗北縣內貧困學子自小學到大學的整個學習、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