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二十二章 兩頓飯,三局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室,老爺子看上去精神很不好。 方橙直接衝上來揪住許庭生衣領,「你,你氣著我爺爺了?」 許庭生不理他,向方餘慶伸手,示意他握手,然後握著手說:「恭喜,至誠地產,方餘慶,方總。還有一件事,...

第三百二十二章兩頓飯,三局棋

離開吳昆家,車上。

「庭生,你明天中午去我家吃飯,我爺爺知道你回來了。」方餘慶突然說。

「啊?不是不讓你告訴你爺爺嗎?」許庭生叫起來。

「方橙那個老妖婆跟爺爺說的。」

「……,不去會怎麼樣?」

「會很麻煩吧,我爺爺脾氣不好。」方餘慶說。

……

……

第二天,許庭生拎著一小包自家許媽炒的茶葉走進了方家,見到了方家老爺子,曾經的一省大員,方國厚。

吃飯的時候,老人沒說什麼。準確的說,是整張桌子,從頭到尾都沒人說話,包括膽大包天的方橙和方餘慶。

吃過飯,許庭生老老實實跟著老人進了書房。

方餘慶想跟進來,被老人揮手趕了出去。

足足四個小時過去了。

方餘慶等得著急,問方橙:「爺爺找庭生到底什麼事?」

方橙說:「我怎麼知道?」

方餘慶說:「不會……不會是要他娶你吧?」

方橙愣了一下,說:「那也行啊,讓誰睡不是睡?嫁了許庭生沒準還有機會跟apple大被同眠,他玩我,我就玩apple……我去,想想我就好激動啊,不行,我得去求爺爺,這事就這麼定了。」

方餘慶苦著臉說:「方橙,你能不能不禍害我兄弟啊?」

「那你兄弟禍害我你怎麼不管?」方橙沒好氣的說。

「誰?庭生?」

「不是他,是譚耀。」

「譚耀,他怎麼你了?」

「他搶我女人。」

「……,我觀察、試探過他幾次,他好像喜歡你。」

「……,我聽說,葉青好像喜歡他。」

兩個人聊著聊著就完全離題了,直到許庭生鞠躬退出書房,接著,有人把方老爺子扶回了室,老爺子看上去精神很不好。

方橙直接衝上來揪住許庭生衣領,「你,你氣著我爺爺了?」

許庭生不理他,向方餘慶伸手,示意他握手,然後握著手說:「恭喜,至誠地產,方餘慶,方總。還有一件事,你爺爺讓我跟你說,讓你有時間帶余晴回來跟他見個面,你爸媽那邊,他去說。」

方餘慶整個糊塗了,遲疑著問道:「爺爺說的?」

許庭生點頭:「是爺爺說的。」

方餘慶還沒回過神來,方橙搶上來推了許庭生一把,說:「你少佔我們姐弟倆便宜。」隔了一會又問:「爺爺有沒有說到我?」

許庭生想了想,說:「沒有,以你的地位,還不夠資格出現在我們的高峰談話里。」

「不信」,方橙說,「是不是爺爺讓你娶我?」

許庭生看著她無恥的嘴臉,知道她心裡想的是什麼,嘲諷說:「是提了一下,不過我回答他,我又沒瘋,又不傻,怎麼可能做這種事?老爺子也知道我說的是實話,就沒勉強。」

方橙正要發作,醒過神來的方餘慶一把拉住許庭生,「怎麼可能,我想不通,爺爺怎麼會答應這些?又怎麼偏偏是跟你說,他是不是還跟你說了別的?」

許庭生說:「沒有別的。」

其實當然有別的,只是他不能說,尤其不能對方餘慶說。

許庭生之前設想過這場談話的內容和過程,讓他沒想到的是,方老爺子會這麼坦誠。兩個人的談話其實是一場交易,方家給許庭生好處,然後拜託他一些事。

許庭生先前的猜想被印證了。

老爺子拜託他的事,他沒有拒絕,因為那本來就是他願意做的,方餘慶是他的兄弟,方橙,也算朋友。至於其他人,其他事,空口白話,先應下來也無所謂。

但是,這並不妨礙許庭生厚顏無恥,趁機索取更多好處。

比如讓方餘慶出任至誠地產老總,表面看起來是給方餘慶做了安排,實際真正得益的人,當然是許庭生,這意味著他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真正擁有了強大的背景和支撐,而且近乎是無條件的,全力以赴的。

「不可能,爺爺才第一次見你,怎麼可能這麼相信你?讓餘慶去給你的地產開發公司當老總,等於告訴所有人,方家站在你背後。你憑什麼?」

方橙說。

「是啊,就是這個意思。不過其實也沒那麼簡單」,許庭生笑著說,「進書房以後,老爺子先讓我跟他下了三局棋,他說我要是有本事贏他一盤,他就可以相信我的能力。贏不了,我就滾蛋。」

「你……贏了?」

「嗯埃」

「不可能,爺爺以前都是跟那些有名的職業棋手下棋的,而且互有勝負,你怎麼可能贏他?你那麼厲害?」

「一般吧」,許庭生笑著說,「第一局,我很認真的下,拿出了我所有水平,其實也就一般小學生的水平。三分鐘,輸了。」

「我就知道。然後呢?」

「第二局,我知道實力差距了,所以,我其實就一個目標,兌子,不顧一切,胡攪蠻纏,想盡一切辦法去兌子。實力懸殊的情況下,兌子是拉近兩個人水平最好的辦法。」

「然後呢,你贏了?」

「輸了,這盤差不多五分鐘吧,比上一盤多撐了兩分鐘。兌子也是需要水平的,我水平不夠。」許庭生老老實實的說。

「那,你贏了第三局?」

「嗯啊1

「不可能,你不是說實力差距很大?」

「是很大,超級大,可是我就是贏了。」

「你怎麼贏的?」

「你爺爺是急脾氣。」

「對埃」

「老人家年紀大了,身體不太好,精力不太足。」

「嗯。」

「我還年輕啊,精力旺身。」

「嗯?」

「我每下一步棋都消耗超過二十分鐘,期間無數次突然大喝一聲,有~了,然後在棋子距離棋盤只有幾毫米的地方又收回來……繼續思考。」

「……」

「老人家累了,想閉上眼睛養神,我果斷又是一聲大喝,有~了。」

「……」

「然後我繼續思考……有~了……繼續思考……嘿,有~了……到你了,等等,我再想想……有~了……」

「停,我聽著都要受不了了……然後呢?」

「你爺爺投子認負。」

「……,你怎麼這麼無恥?」

方橙說,方餘慶在一旁點頭,深表同意。

許庭生厚顏無恥的說:「你爺爺就是這麼誇我的。不過他還說我有勇有謀……能審時度勢。還是老爺子有眼光啊1

「……,這麼兒戲?怎麼可能?」

「當然可能,因為我跟你爺爺下棋,無論怎麼算,都只有這一個優勢,我能找到這唯一的一個勝機,而且有膽子去利用這個優勢,用好這個優勢,光明正大的取勝。你爺爺徹底被我折服。」

「呸,下棋本來是有時間限制的,要是有時間限制……」

「可能他忘了說吧……也可能故意沒說。要不也就不用下這三局棋了。」

「呸。」

「呸。」

書房裡的對話,當然不止這三局棋而已,比如第二局棋,老爺子說:「兌子,希望有一天當你需要這麼做,而你手裡捏著的不是棋子的時候,還有這樣的勇氣和覺悟,狠得下心。」

許庭生看了看方餘慶,又看了看方橙……

***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