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二十章 別人的生活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許庭生髮現年輕男人臉色的神色變了一下,很顯然,老闆娘說的是對的。 但是只一下,那男的就重新拿出了他最初氣勢洶洶的狀態,用吼的說:「什麼土不土的?我不懂。你這麼說的意思,就是想抵賴是吧?」

第三百二十章別人的生活

周末約了去吳昆家裡吃晚飯。

當天下午,許庭生這邊四個自己人先湊了一下,商量準備禮物。

譚耀買了給孩子的玩具,一輛遙控車,還有一把玩具槍,方餘慶從家裡拿來兩瓶據說很名貴的紅酒,黃亞明買了水果,……

許庭生想了半天沒想出來送什麼好,這種情況下,他也不好意思拿出他「珍貴的法國香水」去亂坑,……

最後還是老辦法,買花。

許庭生刻意跑到了上次去醫院看望張妍買花的那家花店。之所以專門跑來,是因為上次留了印象,這家花店的老闆娘給人感覺很平和,很實在。

總體來說,許庭生是一個很怕麻煩的人,待人接物也好,處事什麼的都好,什麼人,什麼事,能讓他覺得不累,不複雜的,他就喜歡。

許庭生簡單的說明了一下自己的需求,老闆娘給他推薦了一個搭配的花束和一個小盆栽。

她在包花的時候,許庭生就在店裡陪著一個可愛的小男孩玩。

吵嚷聲從店門外傳來,許庭生聽見,牽著小男孩起身出來看。

一個年輕男的把一盆已經枯死的盆栽扔在地上,甩出來一地的泥,大聲嚷嚷著:「五百多塊的盆栽,養了不到一個月就死了,你這不是坑人是什麼?這事,你說怎麼辦吧?」

許庭生對植物了解不多,分不清那個盆栽到底是什麼品種,但是五百塊,想來還是有點貴的。

「抱歉,你可能要再等一會。」老闆娘向許庭生道了個歉。

許庭生說:「沒事,你先忙你的。」

「謝謝。」

老闆娘把包到一半的花束放下,迎上前,溫和的笑著說:「你先別生氣,我看看,如果是盆栽本身的問題,我會賠償的。」

說著話,老闆娘拿了一把小土鏟,從盆栽的根部掘下去一個小坑,然後取了一把土擱在手心看了看,捏了捏,抬頭說:

「這盆栽你買回家移植過吧?用土方面出了點問題,要是用原盆的土的話,應該是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老闆娘說完,許庭生髮現年輕男人臉色的神色變了一下,很顯然,老闆娘說的是對的。

但是只一下,那男的就重新拿出了他最初氣勢洶洶的狀態,用吼的說:「什麼土不土的?我不懂。你這麼說的意思,就是想抵賴是吧?」

「可是這個,確實是換土移植造成的。」

老闆娘在爭辯的時候,說話的語氣依然溫和,說完起身洗了手,擦乾淨,繼續包花。

男青年似乎有一種有氣沒地方撒的感覺,僵了一下,隨後一伸手,把擺在店門口貨架上的一盆金橘打翻了下來,瓷盆掉在地上,頓時碎裂,金橘被盆土覆蓋。

老闆娘看他一眼,又把手裡花束放下,說:「有話好好說,你先別急。」

「我急?」男青年發現對方似乎很好欺負,一伸手,又一盆蘭花被他打翻下來。「我急?!我要是真跟你計較,我能把你這個破店給砸了你信不信?哥們是在外面混的人,知道嗎?」

老闆娘看著地上的兩個盆栽,沉默了一會。

男青年伸手要去推第三盆盆栽的時候,許庭生伸手把他的手腕握住了,說:「哥們,差不多就行了。」

男青年看了看他,揚著下巴說:「管閑事啊?你算哪根蔥啊你?」

許庭生還沒來得及答話,他身後的小男孩衝上前,在男青年的小腿上踹了一腳,抬頭說:「叫你欺負我媽媽。」

「唉,你個小兔崽子。」

男青年伸手要去打小男孩,許庭生一把把小孩拉到自己身後護祝

老闆娘趕緊過來,說:「對不起,小孩不懂事,那個盆栽的錢,我賠給你就是了。」

說完,她回店裡數了五百塊錢出來交給男青年。

男青年把錢接過去,點了點,說:「不夠,你得再賠五百。」

老闆娘愣了愣,說:「可是盆栽的價格就是五百塊呀。」

「盆栽本身是五百沒錯,你小孩踢我一腳不用賠錢啊?而且這個盆栽是我拿去送給我女朋友爸媽的,這麼快就死了?吉利嗎?我不丟人嗎?這不用賠錢啊?」

男青年繼續大聲吼著。

這事許庭生其實很為難,原因不是他不想管,或管不了,而是他兩次來,店裡最多也就老闆娘和一個年輕女員工,許庭生擔心自己這次一旦管了,以後又不可能幫著照應,花店和老闆娘都會被人找麻煩。

而面前這個人,明顯是個無賴。

許庭生正想徵詢老闆娘的意見,如果老闆娘覺得沒問題的話,他不介意管一下這件事,給對方點教訓。結果他還沒來得及說話,老闆娘已經又掏了兩百塊遞過去,說:「那我再賠你兩百吧,再多真不行了。」

男青年罵罵咧咧的伸手把錢接過去,一邊往外走,一邊踢了一腳地上的土,趾高氣揚的說著:「媽的,不動手,你們就不知道小爺是吃哪口飯的,非逼我……才知道認慫。惹急了我砸你店,知道嗎?」

老闆娘沒說話。

等他騎著摩托車走後,老闆娘向許庭生道歉,又說了謝謝。

「你看,這差點把你也牽扯進來了」,老闆娘抱歉說,「還有,剛剛謝謝你幫我護著孩子,要不事情就真鬧大了。」

「沒什麼」,許庭生說,「就是老闆娘你這麼好說話,不怕他們敲詐上癮,以後還來嗎?」

「一般不會的,以前也遇見過幾次,後來都沒再來,我想的是能不惹麻煩就不惹麻煩,安安靜靜開著小店就好。他真要再來的話,我就報警或什麼的,總有辦法的。」

老闆娘說著話,把花包好了,和盆栽一起裝好,交給許庭生。

因為剛剛的事,老闆娘不肯收許庭生錢,但許庭生還是堅持把錢放下了。

他還想過給老闆娘留一個電話,以後對方再來的話讓她找自己,猶豫了一下,還是沒留。

一來他管不了這麼多事。

二來,別人習慣和喜歡的生活方式,還是不要去打破的好,你覺得別人受委屈,受欺負,沒準別人其實很享受這種安穩和平淡,很快樂。

離開花店去星輝會和方餘慶幾個路上,許庭生很意外的看見剛剛在花店的男青年和他的摩托車一起趴在路邊,像是摔了,頭破血流。

「惡有惡報。」

許庭生暢快的笑了。

……

……

原以為很神秘的吳昆的家,原來就在星輝後巷不遠,一幢有些年頭的三層半小洋樓。

幾個人跟在吳昆後面進了院子。

「對了,彤彤他有個親哥,吸毒,前兩天被抓進去強制戒毒了,她表弟昨天也已經過來星輝上班,彤彤自己的話,聽你的在跟著學酒水管理,很來勁,很用心。」

吳昆對許庭生說,說完笑了笑。

許庭生知道這笑容里的意思,這些事應該都跟吳昆有關,是他安排的,他把彤彤和她周邊的幾個人全部控制起來了,而其中最不安定的因素,彤彤那個吸毒的親哥,被他乾脆送進了戒毒所。

「雖然我們抱的目的不一定有多好,但是這其實這對彤彤是好事。」

吳昆這麼說。許庭生點頭認可了他的說法。對於彤彤來說,相對之前的一團糟,至少她的生活是在朝著好的方向轉變。

「進門就不說這些了,你嫂子不喜歡這些。你們陪她聊聊別的。」

吳昆拍了拍許庭生的肩膀,開門。

「老婆,客人來了啊,四個正牌大學生,還有那個很有名的許庭生,你快出來唄,哎,兒子呢?小兔崽子又跑哪去了?」

「好,我這燒菜呢,馬上就來。你先招呼他們坐著。兒子估計在樓上呢,你喊一下試試。」

裡頭應了一聲。

「那你們先坐,我把我那個兔崽子喊下來先。」

吳昆去了樓上,四個人剛坐下,正打量著吳昆不算富麗堂皇的家,客廳與廚房之間的門被拉開,一個三十幾歲,不算很漂亮的女人穿著圍裙走出來。

「歡迎你們來家裡……」

話說一半頓住了,她看著許庭生,許庭生看著她。

「原來你就是嫂子。嫂子好,我是許庭生。」愣了片刻,許庭生先開口笑著說。

「……,哎呀,你看,真是太巧了,原來你就是許庭生呀。」嫂子也笑起來。

「怎麼?你見過嫂子啊?嫂子好。」黃亞明說道。

餘下兩個人也跟著喊了「嫂子好」。

「哎,好,歡迎你們來家裡。家裡平常難得來客人,這回你們四個大學生過來,我準備了好幾天了,特別開心。」嫂子應道。

「嫂子就是我前面跟你們說過的那件事……下午,那個花店老闆娘。」許庭生轉向黃亞明,苦笑著說。

之前,許庭生已經把下午發生的事跟方餘慶他們三個說過了。

現在聽許庭生這麼說,剩下三個人都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直晃腦袋。這太難想象了。這是在岩州,堂堂岩州吳昆的老婆,開個小花店,結果居然被小混混敲詐,威脅砸店,……

偏偏……還被敲詐成功了。

這世界要瘋啊!那小子不怕被沉河嗎?

「不會已經被沉河了吧?」

***

怎麼辦?我的水……收不住了。比如這章的內容,我是計劃500字寫掉的,就一個小周折,小插曲,結果你們也看到了……我寫著寫著,就變成了這樣。

本來這章我的標題是:「兩頓飯,三局棋」,這一件事都沒寫完……我發誓我不是故意水的。

其實這個情況出現不止一次了。精簡的話,又更新不了了。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辦?……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