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一十八章 用盡全力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你嘛,小哥。」 「對了,那個大三的還在追你家長辮子沒?」譚耀突然問了一句。 張寧朗笑了笑,說:「還在追,不過沒事,我們挺好的。」 「不是說前段時間會堵路攔你們嗎?」 「...

第三百一十八章用盡全力

黃亞明不準備回宿舍,譚耀開車先把他送回家,也就是之前許庭生租來給他養傷的那套房子,那房子後來一直沒退。

路過河岸民居,車燈探照打在牆上,光團里,一個人站在樓下門口。

裹著長風衣的陸芷欣歪著腦袋仔細打量面前路過的這輛車,雙眼在車燈的照射下閉合,又努力睜開,往車窗里眺望著。

許庭生下車,譚耀繼續送黃亞明。

「你在等我?」許庭生走過去說。

「嗯,你回來了。」陸芷欣用力的點頭,臉上的神情由緊繃轉為稍稍放鬆,嘴角上揚,露出來一抹笑容。

「你,還好嗎?」仔細打量了一下許庭生,陸芷欣又說。

許庭生笑著說:「挺好的,你看,運氣這麼好,老天都幫我,丁森想要我死,結果自己出了意外。我們暫時不用再擔驚受怕了。」

這是一個再明顯不過的謊,事實這兩天一夜發生了什麼,兩個人都很清楚。

許庭生清楚陸芷欣在擔心,還有抱歉。

陸芷欣則已經清楚的知道,許庭生剛剛經歷了什麼。她還知道,那是許庭生不習慣和不適應的,她了解他。

可是他還是做了,驚詫之餘,陸芷欣更多的是內疚和擔心。

陸芷欣走過來,張開手臂抱住許庭生,小聲說:「對不起。」

這件事因她而起,帶給許庭生這麼大的危險,讓他不得不去做原先不願意去做的事。一直希望改變許庭生,希望他能成為一個梟雄的陸芷欣,此刻反過來,很擔心這件事帶給他的衝擊和改變。

許庭生抬手輕輕拍拍她的後背,說:「沒事了,都過去了。」

「嗯」,遲疑了片刻,陸芷欣說:「對了,你,你今晚住這裡嗎?我擔心你一個人,我想陪著你,如果你生氣,可以罵我,如果你情緒太亂……怎麼樣……我都可以……」

許庭生退後一步,讓她從自己懷裡退出來,然後看著她,故意用輕鬆、誇張的語氣說:「你不是才說了我們連手都還沒牽過,怎麼那麼快?」

陸芷欣有些窘迫,小聲反駁說:「我……那天,你自己……」

「不許再提那天。」許庭生故作嚴肅說。

陸芷欣笑了一下,把右手舉起來,把手掌在許庭生眼前打開,她說:

「我手心有為你留的疤,那次從你手裡搶玫瑰,你記得嗎?刺扎進去,後來沒治療,我手又愛出汗,就留了疤,我每天都看見它們。

可是我想,再來一次的話,我還是願意那樣去忍痛抓住,握緊。加上這次,因為我……總之我不可能再愛別人了,許庭生。我會用盡全力的……」

許庭生握著她的手腕,仔細看了看那隻白凈的手掌,有兩個不太顯眼的小坑落在掌心,笑著說:「這也算疤呀?這就要負責啊?」

陸芷欣正想說話,譚耀開車回來經過,看見兩個人這樣的畫面。

「我真不是故意的,回頭就這麼一條路,我也沒辦法。」他扭頭喊道。

許庭生笑罵一句,伸手把車攔停下來,說:「等我,我也回去。」

轉身走了幾步,許庭生又轉回頭,說:「放心吧,我沒事的,就是最近公司可能會少來一點。你也別太累,把事情布置下去就好,幾位主管能力和責任心都不錯。還有,期末複習你得用功點,別又掛科了……丟互誠的人。」

說完丟下一臉氣惱的陸芷欣,許庭生上車。

許庭生和譚耀回到宿舍。

李興民第一時間從床上跳起來,抓住譚耀胳膊,嚷嚷說:「你們倆兩天一夜沒回來,去哪混了?我去礙…去星輝了對不對?明明你們上次答應過帶我去的。」

譚耀笑了笑,說:「下回。下回給你一個人叫八個美女。」

兩個人聊起來。

陸旭正在局域上打cs,扭頭看一眼,發現許庭生也在,立即臉紅脖子粗的把耳機摘下來,起身拉許庭生,說:「許哥,換你來,幫我乾死那個id叫qiangwang010的。媽的我自己干不過,被他嘲諷一個多小時了。」

「那你早該退了啊,幹嘛給自己找不痛快?1

許庭生一邊說著話,一邊還是坐下了,沒戴耳機,只把滑鼠握在手裡。

「那不行,我得跟他死磕,不把氣出了,我能難受好幾天。」

許庭生笑了一下沒再說話,大學里這種情況其實很平常,大好青年,大把時光,除了遊戲,能較勁的東西其實不多。

就說老歪,自從在互誠清閑下來,也玩上了遊戲。前段時間他在夢幻里被人帶隊強p了一回,去問理由,結果還被罵,被嘲諷。自那以後,老歪連續一個多月,只要上線就去蹲那個人,只要對方落單就撲上去……

然後等對方組好隊來抓他,他就下線……

就前兩天,那個人終於受不了,轉區了。

遊戲新一局開始,許庭生第一時間隨便衝出去,矮身蹲在中間過道的矮牆下。

很巧,qiangwang010從頭頂跳過,留給許庭生一個偌大的後背。

「干他,干他……」陸旭在一邊喊。

許庭生沒開槍,站起來跟上……然後在對方發現的那一瞬,用刀,一刀爆頭。在cs里,刀殺算是一種極大的羞辱,另一種羞辱的方式是鞭屍。

「鞭屍你自己來吧?」

許庭生把滑鼠還給站在一旁的陸旭,屏幕上的人開始蹦啊,蹲啊,槍擊,刀划,花樣鞭屍。新一局開始,陸旭趕緊把滑鼠再還給許庭生。

接下來打了六局,許庭生盯著qiangwang010殺了四次,陸旭負責鞭屍。

「解氣了吧?」許庭生問。

陸旭說:「嗯。」

「那退了吧。」

「怎麼不殺啦?」

「你現在退了,堅持一段時間不上,或者換個id上,他會被你堵死的,至少氣半個月」,許庭生笑著說,「要氣死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揍他一頓就跑,一跑就沒影,連報仇的希望都不給。」

許庭生從座位上站起來,陸旭果斷打了個「caibi」,退出遊戲。

見許庭生空下來,張寧朗才從床上坐起來,說:「許哥,法國文學那個張副教授今天說,你要是下次再不去,期末就掛科了。」

「這麼嚴重?」

許庭生緊張起來,作為一名大學生,還有什麼是比期末掛科更讓人緊張的事,許庭生四級已經過了,六級不打算考,所以現在的目標很簡單,四年不掛科,順利畢業。

發現自己在為期末考緊張、擔心的時候,許庭生其實暗自開心了一下,

「嗯……下周到他的課我早點提醒你。」張寧朗說。

「好。」許庭生點頭。

「還有,接下去兩周,有幾門課的老師估計要開始划期末重點了,你們幾個有空都去一下吧。」這句話是對整個寢室的人說的。

結果一個個臭不要臉的回答:「那算什麼,我們不是有你嘛,小哥。」

「對了,那個大三的還在追你家長辮子沒?」譚耀突然問了一句。

張寧朗笑了笑,說:「還在追,不過沒事,我們挺好的。」

「不是說前段時間會堵路攔你們嗎?」

「最近沒攔了。」張寧朗說。

許庭生之前出國一段時間,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他問譚耀:「什麼堵路?怎麼回事?」

「聽說那小子家裡挺有錢的,開了輛寶馬,好幾次跟路上直接橫停在小哥和長辮子前面,叫弟妹上他車」,譚耀有些氣憤說,「庭生,要不我和黃亞明外面找人把他弄一頓吧?」

許庭生看張寧朗,「你怎麼都不跟我們說?」

張寧朗笑了笑說:「本來想跟你說的,正好你出國了,然後他這一周也沒繼續那樣,我想你們都很忙,就乾脆算了。」

許庭生和譚耀對視一眼,既然張寧朗這個性格都有想過要把事情跟許庭生說,那隻能說明,對方事實已經真的很過分。

「要是還有下次,你一定要跟我說,不管我在哪,不在寢室的話,你給打我電話。」許庭生說。

如果張寧朗的大學,包括戀愛,可以一直這麼平淡美好,許庭生其實希望他能就這樣繼續下去,所以之前發生的事,他不想去追究,但是之後如果這種情況還發生,他不打算袖手旁觀。

「嗯。」張寧朗點頭。

熄燈。

許庭生躺在床上,他之前在星輝待了兩天一夜,接觸的全是黑暗。現在,他回到宿舍一個小時,話題涉及女人,遊戲,點名,掛科,期末考試,室友的戀愛……

一下感覺又是大學生了,生活回到了原本的樣子,他喜歡的樣子,許庭生原本緊繃、壓抑的神經,就這樣在這種再平常不過的大學生活瑣碎中,慢慢平靜。

……

……

這一夜最不平靜的人其實是陸芷欣。

陸芷欣之前跟許庭生說她會用盡全力……這句話被許庭生打斷了,她沒說完,其實哪怕許庭生讓她說下去,她也只會說一半。

她會說的這一半,是指她會盡全力爭取和珍惜許庭生這個人,這份虛無縹緲的感情。

而她不會說的另一半,是她會盡全力守護許庭生,絕不讓像這次這種的情況再發生。

在陸芷欣看來,丁森之所以敢這麼做,肆無忌憚,這麼莽撞就決定下狠手,歸根到底是因為許庭生還不夠強大。如果許庭生所擁有的財富和力量本身就足夠讓人忌憚,那麼即便他同樣沒防備,對方也會先自己掂量,先猶豫,先怕,甚至很多人根本就不敢有這樣的念頭。

假設丁森的衝突對象是葉青,他或許根本就不會往這條路上去想。

陸芷欣要讓許庭生更快的壯大起來。

「你為我背了一次這麼大的惡,這麼深的罪,以後的惡和罪,我來。」

第二天一早,許庭生找付誠一起吃早飯的時候,陸芷欣開始給她安排的人打電話。

第一件事。

別管許庭生的什麼「互誠五十校」夢想,全面暫停西湖市培訓學校的收購事宜,同時拒絕續簽代理招生協議,等待對方無以為繼,主動請求,再壓價收購。

集中當前資金,全力推進百城計劃。

在陸芷欣看來,在當前互聯經濟浪潮洶湧而來的情況下,把資金浪費在實體學校上是十分不明智的,擁有了「餓了吧」每天近兩百萬單訂單支持的互誠,現在的第一要務,是在上搶地盤。

核心業務覆蓋五十餘城?遠遠不夠。

三年百城?陸芷欣要在一年內完成。

為此,陸芷欣寧願互誠在這一年內不再多出任何一家實體培訓學校。

第二件事。

讓互誠岩州培訓學校校長唐光尹退到後勤部門去養老,利用他死要面子這一點,想辦法讓他自己主動提出來退居二線。

同時,在這段時間內,要阻止他見到許庭生。

唐光尹是岩州培訓學校建立之初,許庭生三顧茅廬,給出承諾才留下的。那時的互誠根本無人可用,所以陸芷欣沒反對。

但是現在不同,現在的互誠有的是人才。而唐光尹辦事死板,能力差,效率很低,陸芷欣一直認為他作為校長存在,事實上嚴重影響了互誠岩州培訓學校的盈利和發展,只是因為擔心許庭生不同意才沒有提出來。

現在,她打算不通過許庭生就把這件事解決。

第三件事。

陸芷欣撥通電話,問道:「雨菲姐,外賣平台那邊,那兩家違約商戶的律師函準備好了嗎?張律師和牛律師準備得怎麼樣了?」

唐雨菲回答:「準備好了,證據充分,兩位律師都說我們穩操勝券。不過那兩家商戶昨天都有主動找我們,希望可以私了,他們願意回來。至於之前他們在有信平台上註冊經營的原因,他們說是因為我們這邊商戶太多,競爭太大,他們又不太懂法,才想去試試看……你看?」

「拒絕私了,拒絕回歸,發律師函,索賠,把官司打起來,最好打大」,陸芷欣說,「我要殺一儆百。」

「……好。」

唐雨菲沒有多說一句,她剛應完,電話里傳來忙音。

儘管陸芷欣在電話開頭叫她雨菲姐,但是唐雨菲其實很清楚,這個陸芷欣,不是她的那個小她五歲的閨蜜陸芷欣,也不是那天晚上被她逗得滿面通紅的那個陸芷欣,這個,是剛毅果斷,只要求執行力的陸芷欣。

所以,哪怕唐雨菲其實有自己的意見和想法,也忍住了沒說,沒去勸陸芷欣。何況,陸芷欣這麼做,從商業競爭和契約精神上來說,其實都沒有錯。

第四件事。

陸芷欣打通另一個電話。

「事情查清楚了嗎?確定是那個在我們這裡註冊過的那個人?」陸芷欣說的那個人,是那次因為apple的疏忽而在互誠註冊的那個「偽老師」,他曾因侵害學生入獄,他的教師資格證其實早已經被吊銷。那個麻煩後來還是陸芷欣親自出面解決的。

「確定,在有信平台註冊的就是他。」電話對面的人回答。

「他接到工作了嗎?」陸芷欣問。

「接到了,兩份,都已經去上過課。」對面回答。

「聯繫我們打好關係的媒體,直接把事情曝光,花錢,讓它們全力報道,然後,你組織人在上引導輿論……我要把有信釘死在這件事情上。」

***

兩章8000多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