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一十七章 善後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5-25 22:54  |  字數:4845字

第三百一十七章善後

這一整天,幾個人都呆在星輝沒有出去。網

外面的消息不斷傳進來。

到夜裡九點多,依然沒有任何一點猜疑和牽扯涉及到許庭生這邊,這場車禍和許庭生之間,似乎本身在邏輯上就沒有太多聯繫。

或許有人知道他之前和丁森之間有過衝突,但是丁森春風得意這段時間,囂張跋扈,和他有過衝突的人多了,許庭生不算顯眼。

而且現在全面接管丁家事務的人是丁淼,他會是第一道防線,會努力從丁家內部把事情就此定性,了結。畢竟這件事一旦暴露,他的責任比許庭生和黃亞明要更大。

把面前四個小年輕都仔細看了看,又面色凝重的想了一會,吳昆開口說:

「目前應該沒事了。知情的就咱們幾個人,你們自己四個是兄弟。所以,現在需要擔心的……是我,還有那個彤彤。她知道的不全,但是出去聽到消息,很容易就能猜到。我的話,我全知道。」

幾個人轉向吳昆。

這個問題他們之前情急沒想到,事情辦完之後……其實想到了,吳昆作為知情人之一,似乎確實是一件挺麻煩的事情。

只是誰都沒想到,會是吳昆自己開口,直接把這個問題攤開來談。

「這幾天找個時間,你們四個去我家吃個飯……見一下我老婆孩子。」

迎著幾個人的目光,吳昆微笑著說道。

許庭生等四個人都站起來。因為這個交心,或說交底,交得太徹底了。

「昆哥……」

方餘慶說了一句,欲言又止。

吳昆擺了擺手,說:「沒事,我在心裡量過的,我這個人重利也精明,不是仔細判斷過,不會做這樣的決定。這次,就當是我的投名狀。庭生,你不會不接吧?」

話說到這份上,許庭生知道,方餘慶口中「好賭」的吳昆……終於決定把全付身家性命都押到他身上了。

而且,他想洗白,想借著搭上許庭生這條船,更進一步的同時,洗白自己。

這裡面包含吳昆對許庭生能力和前景的看好,也有對他品性、為人的認可。

「我跟你們嫂子一直沒登記,不過我確實就這麼一個老婆」,吳昆笑了笑,補充說,「我還有個兒子,今年八歲。」

作為一個三十多歲的「成功人士」,每個人都知道吳昆不缺女人,但是知道他是否結婚生子的人,很少。而且,哪怕僅有的那幾個知道的,也幾乎都沒見過他的妻子和孩子,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長什麼樣,在哪。

方餘慶之前就不知道。

從某種意義上說,吳昆這一路爬上來,過的是「刀口舔血」,很可能有今天沒明天的生活,仇人遍地,他對自己的生活狀態認識很清醒,很明確。

他對人心狠手辣,不擇手段,同時也一直做好被人「以牙還牙」的準備,……

對於那些隨時可能到來的明槍暗箭,他自己挺胸直面,但是始終把妻兒隱藏保護得非常好,怕他們因為他而受到傷害,怕他們有一天被別人拿來威脅他。

所以,當他說出請許庭生四個去他家吃飯,見他妻兒,其實就意味著他把自己的軟肋交到了許庭生手裡,就像是猛獸露出它最柔軟,最容易傷及的腹部。strong/strong

吳昆說完話看著許庭生,方餘慶他們三個的目光也一樣在許庭生身上。

對方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了,許庭生自然不適合再玩什麼客套和「信任遊戲」。

「謝謝昆哥,那我們就不客氣了,改天蹭飯去,正好一直沒機會跟嫂子問好。」許庭生笑著說。

吳昆點頭,說:「好,其實你們嫂子燒菜很好吃,就是川味,偏辣,你們能吃得慣嗎?」

幾個人都表示沒問題,作為麗北人,許庭生和黃亞明其實也是偏辣口的。

「還有一件事」,吳昆繼續說,「我家那個兔崽子讀書不行,太皮,庭生你看有沒有辦法幫著教育教育,這個你在行。」

「太皮,那就是你們寵的,我見面先收拾他一頓,昆哥你別心疼。」許庭生笑著說。

「放心收拾」,吳昆大笑,說,「其實我兒子一直有報你學校的補習班,你嫂子也早就知道你。我之前跟她說我認識你,她剛開始還不信,說我一個混社會的流氓,怎麼可能認識你。其實她一直想見你呢,你小子很有名啊!」

許庭生說:「那是。」

幾個人笑起來。

氣氛一下輕鬆下來。

……

……

這種輕鬆的氛圍只持續了一小會,幾個人說說笑笑沒幾句,敲門聲響,吳昆應了一聲,門被推開,彤彤走進來,帶她來的人退出去,把門關上。

沒讓許庭生說話,吳昆直接開口。他把彤彤的真實姓名,具體情況,住址,還有老家的地址,家裡的情況,包括親人的情況,通通報了一遍。

然後說:「我剛剛報的有沒有錯?」

彤彤緊張的搖頭,「沒,沒錯。」

吳昆看著她。

僅僅是看著,彤彤就開始篩糠似的渾身顫抖。

「那個手機的事,你跟我們說說,到底怎麼來的。」

吳昆問道,先前彤彤說手機是她撿的,當時事急,他們沒有追問,現在,需要把事情弄清楚。

「我撿的」,彤彤應了一句,馬上接著說,「不是……是我,我……」

她把自己在外面玩仙人跳,怎麼得到手機的過程完整仔細的說了一遍,包括手機最後怎麼在她手裡,她又是怎麼發現的裡面的內容,都詳細描述,沒有一點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