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一十七章 善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就只有他來的時候,陪他一個人。」 彤彤說到最後有些忸怩,但是臉上的開心掩飾不住,她終於可以擺脫那種生活了。而她話里的意思,大概就是說,她會告訴其他人,許庭生把她包養了,只是放在星輝不帶走……...

第三百一十七章善後

這一整天,幾個人都呆在星輝沒有出去。

外面的消息不斷傳進來。

到夜裡九點多,依然沒有任何一點猜疑和牽扯涉及到許庭生這邊,這場車禍和許庭生之間,似乎本身在邏輯上就沒有太多聯繫。

或許有人知道他之前和丁森之間有過衝突,但是丁森春風得意這段時間,囂張跋扈,和他有過衝突的人多了,許庭生不算顯眼。

而且現在全面接管丁家事務的人是丁淼,他會是第一道防線,會努力從丁家內部把事情就此定性,了結。畢竟這件事一旦暴露,他的責任比許庭生和黃亞明要更大。

把面前四個小年輕都仔細看了看,又面色凝重的想了一會,吳昆開口說:

「目前應該沒事了。知情的就咱們幾個人,你們自己四個是兄弟。所以,現在需要擔心的……是我,還有那個彤彤。她知道的不全,但是出去聽到消息,很容易就能猜到。我的話,我全知道。」

幾個人轉向吳昆。

這個問題他們之前情急沒想到,事情辦完之後……其實想到了,吳昆作為知情人之一,似乎確實是一件挺麻煩的事情。

只是誰都沒想到,會是吳昆自己開口,直接把這個問題攤開來談。

「這幾天找個時間,你們四個去我家吃個飯……見一下我老婆孩子。」

迎著幾個人的目光,吳昆微笑著說道。

許庭生等四個人都站起來。因為這個交心,或說交底,交得太徹底了。

「昆哥……」

方餘慶說了一句,欲言又止。

吳昆擺了擺手,說:「沒事,我在心裡量過的,我這個人重利也精明,不是仔細判斷過,不會做這樣的決定。這次,就當是我的投名狀。庭生,你不會不接吧?」

話說到這份上,許庭生知道,方餘慶口中「好賭」的吳昆……終於決定把全付身家性命都押到他身上了。

而且,他想洗白,想借著搭上許庭生這條船,更進一步的同時,洗白自己。

這裡面包含吳昆對許庭生能力和前景的看好,也有對他品性、為人的認可。

「我跟你們嫂子一直沒登記,不過我確實就這麼一個老婆」,吳昆笑了笑,補充說,「我還有個兒子,今年八歲。」

作為一個三十多歲的「成功人士」,每個人都知道吳昆不缺女人,但是知道他是否結婚生子的人,很少。而且,哪怕僅有的那幾個知道的,也幾乎都沒見過他的妻子和孩子,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長什麼樣,在哪。

方餘慶之前就不知道。

從某種意義上說,吳昆這一路爬上來,過的是「刀口舔血」,很可能有今天沒明天的生活,仇人遍地,他對自己的生活狀態認識很清醒,很明確。

他對人心狠手辣,不擇手段,同時也一直做好被人「以牙還牙」的準備,……

對於那些隨時可能到來的明槍暗箭,他自己挺胸直面,但是始終把妻兒隱藏保護得非常好,怕他們因為他而受到傷害,怕他們有一天被別人拿來威脅他。

所以,當他說出請許庭生四個去他家吃飯,見他妻兒,其實就意味著他把自己的軟肋交到了許庭生手裡,就像是猛獸露出它最柔軟,最容易傷及的腹部。

吳昆說完話看著許庭生,方餘慶他們三個的目光也一樣在許庭生身上。

對方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了,許庭生自然不適合再玩什麼客套和「信任遊戲」。

「謝謝昆哥,那我們就不客氣了,改天蹭飯去,正好一直沒機會跟嫂子問好。」許庭生笑著說。

吳昆點頭,說:「好,其實你們嫂子燒菜很好吃,就是川味,偏辣,你們能吃得慣嗎?」

幾個人都表示沒問題,作為麗北人,許庭生和黃亞明其實也是偏辣口的。

「還有一件事」,吳昆繼續說,「我家那個兔崽子讀書不行,太皮,庭生你看有沒有辦法幫著教育教育,這個你在行。」

「太皮,那就是你們寵的,我見面先收拾他一頓,昆哥你別心疼。」許庭生笑著說。

「放心收拾」,吳昆大笑,說,「其實我兒子一直有報你學校的補習班,你嫂子也早就知道你。我之前跟她說我認識你,她剛開始還不信,說我一個混社會的流氓,怎麼可能認識你。其實她一直想見你呢,你小子很有名啊1

許庭生說:「那是。」

幾個人笑起來。

氣氛一下輕鬆下來。

……

……

這種輕鬆的氛圍只持續了一小會,幾個人說說笑笑沒幾句,敲門聲響,吳昆應了一聲,門被推開,彤彤走進來,帶她來的人退出去,把門關上。

沒讓許庭生說話,吳昆直接開口。他把彤彤的真實姓名,具體情況,住址,還有老家的地址,家裡的情況,包括親人的情況,通通報了一遍。

然後說:「我剛剛報的有沒有錯?」

彤彤緊張的搖頭,「沒,沒錯。」

吳昆看著她。

僅僅是看著,彤彤就開始篩糠似的渾身顫抖。

「那個手機的事,你跟我們說說,到底怎麼來的。」

吳昆問道,先前彤彤說手機是她撿的,當時事急,他們沒有追問,現在,需要把事情弄清楚。

「我撿的」,彤彤應了一句,馬上接著說,「不是……是我,我……」

她把自己在外面玩仙人跳,怎麼得到手機的過程完整仔細的說了一遍,包括手機最後怎麼在她手裡,她又是怎麼發現的裡面的內容,都詳細描述,沒有一點錯漏。

這些事,她不敢等吳昆查出來,只好自己先老實交代,然後一個勁的鞠躬,不斷說著「昆哥,對不起,我不敢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吳昆抬手制止她,說:「這件事可以先放一放,我不追究你。」

彤彤聞言,面上露出激動的神色,不斷點頭說,「謝謝昆哥」。

「可是現在有另一件事,很麻煩」,吳昆說,「關於那個手機的事,我們不想有其他任何人知道。這種情況,你覺得用什麼辦法才能保險?」

要某個人永遠保守一個秘密,用什麼辦法最保險?

汗水不停從彤彤額頭、鼻尖上冒出來,還有眼淚,一顆一顆的往下滑。

「你死以後,我讓人給你家裡送去一百萬,你看怎樣?」吳昆平靜的說。

彤彤直接癱倒,坐在地上,艱難說道:「昆哥,我……我不會說出去,真的,我死都不會。我……」

「我憑什麼相信你?」吳昆問。

「因為,因為我怕,我自己怕死,也怕家人出事。還有……我喜歡他,我喜歡許庭生……我真的很喜歡他,我不會害他的。要不然,我當時不會那麼緊張。」

彤彤指著許庭生,顧不上其他情緒,用力的解釋著。

許庭生苦笑。

吳昆探頭過來,兩個人低聲耳語了一會。

彤彤是許庭生的救命恩人,許庭生當然不會恩將仇報,而吳昆剛剛的那些話,……

一是威脅,不光威脅彤彤一個,還威脅她全家上下。從保險的角度,這一點不能不做,許庭生當然也不會傻乎乎去阻止。

第二個目的,是為了給許庭生創造更好的唱紅臉的機會。

這大概是另一個概念上的「恩威並施」。

吳昆沒有再說話。

現場只剩下彤彤努力壓抑但是無法完全控制的抽泣聲。

過了一會,有人送了二十萬塊現金到門外。

許庭生拿著錢,把彤彤扶起來,伸手替她抹了抹臉上的眼淚,溫和的笑著說:「放心吧,我相信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謝謝。你看,要不是當初那麼巧,我選了你替我擋酒,後來……」

彤彤聽著他說話,看著他,眼睛里慢慢又有了一些光彩。

她其實並沒有那麼了解許庭生,但是許庭生的行為處事方式,能給人一種莫名的溫暖和信任的感覺,就像之前,他沒把彤彤當小姐,沒看輕,沒看低,她替他擋酒,幫忙照顧陸芷欣,他照樣誠懇的說感謝,留給她他的電話……再見面,他像朋友一樣跟她開玩笑,給她帶禮物。

他讓彤彤感覺自己像是回到了在電子廠上班的那個她,那時候她叫張水靈,傻乎乎的幻想,憧憬著美好的一切。

相比吳昆,彤彤很相信許庭生,相信他不會恩將仇報,不會心狠手辣,不會傷害她,哪怕她知道了這麼大的秘密。

「我死都會替你保密,死,都會。」彤彤看著許庭生的眼睛說。

「嗯。謝謝你救我,還有,謝謝你說喜歡我。」許庭生笑著說。

說完,他把手裡的錢遞過去。

彤彤紅著臉,不接,說:「我不要,我不要你錢,我沒想要錢的。」

「我知道,你只是想救我」,許庭生說,「可是這筆錢你不能不要,這是我的感謝,但是也是封口費。還有更重要的,你拿了這筆錢,就是這件事的參與者之一,從此脫不了干係。這樣,我們會更放心。明白嗎?」

最後一個說法有些現實和絕情,但是許庭生必須這麼做。

彤彤看了看他,點頭,伸手把錢收下,捧在手裡說:「這就好,我不會害你的,現在我跟你一頭的,你有事我也有事,這就好,……」

她的表達能力有限,但是透露出來的意思其實很簡單,就是現在如果許庭生殺了一個人,她會很樂意上去也捅一刀,成為他的共犯。

許庭生把彤彤帶到一張椅子上,讓她坐下。

「接下來你要先在這邊住一段時間,不用繼續做原來的工作,太閑的話,你就幫忙做一些其他事情……工資我會照原來的標準翻倍給你。至於怎麼跟其他人解釋,你自己想。」吳昆說。

「她們一直就知道我不太願意做那個的,我,我就說我讓許庭生幫我求情,昆哥你才幫我安排了別的工作。然後,我以後……就只有他來的時候,陪他一個人。」

彤彤說到最後有些忸怩,但是臉上的開心掩飾不住,她終於可以擺脫那種生活了。而她話里的意思,大概就是說,她會告訴其他人,許庭生把她包養了,只是放在星輝不帶走……

雖然這不是真的,彤彤想到的時候還是有些開心。

星輝不少人都知道,彤彤和許庭生之間可以算有交情,僅有的兩次,許庭生都對她青睞有加,而許庭生,和自家老闆交情很深,在吳昆面前很有地位。

所以,這種說法不難被相信。

吳昆看了看許庭生,許庭生點頭,轉向彤彤,說:「這樣也行,接下來你可以順便學一些酒水的寄存管理什麼的,年後我們會開一個酒吧,到時候你要是願意,可以到那邊去上班,當個小主管什麼的。」

「我,我願意。」彤彤開心不已的點頭,絲毫沒有許庭生只是想把她看住的誤會和感覺。

「其實我看你差不多也該考慮嫁人了」,許庭生笑著說,「去那邊以後好好找一個,我給你備嫁妝,給你當娘家人。」

彤彤略微有些失落,但是僅僅是略微,有些東西她自己很清楚。許庭生已經在幫她改變人生,回報她一個「重生」的機會,或許還有不錯的前程,她不敢奢望更多。

「嗯。」彤彤看著許庭生,點頭應道。

……

……

離開星輝,方餘慶自己開車回了家,剩下三個人從星輝借了一輛車,許庭生開車。車窗開著,冷風從外面灌進來,打在臉上有切割感,直透胸腹,流光不斷劃過前窗,行人與車流遠近錯落……

這一刻,那種剛剛經歷過一嘲生死纏鬥」的感覺才慢慢清晰起來,兩世為人的第一次生死交鋒,此刻像是第一次上戰場的士兵,從敵人的屍體上拔回自己的刀,離開戰常

險死還生的畫面在腦海里不斷回放。

沒有太多勝利的興奮和喜悅,許庭生彷彿看見另一個自己,正越來越陌生。兩個許庭生揮手告別,或許這是不能不經歷的蛻變,當他這一世,踏上了完全不同的另一條路。

「聽說警察第一次開槍殺人之後,都需要接受心理輔導。咱們這個算不算?」譚耀嬉皮笑臉的說。

黃亞明平靜說:「至少我不需要。」

許庭生沒說話。

車子停在一個紅綠燈路口,指示牌上換了綠燈,許庭生卻遲遲沒發現,直到後車不斷鳴笛,身邊的譚耀推他,他才反應過來。

找了一個可以停車的地方,換了譚耀開車。

***

4000+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