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一十三章 殺局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況?」 譚耀嘆氣,黃亞明替他回答: 「吵架,好幾次了,葉青不知道怎麼了,前幾天突然開始管譚耀,不讓他亂花,譚耀又不願意被她管,就吵,然後譚耀在賭氣,葉青倒是看起來沒有真生氣……我覺得情...

第三百一十三章殺局

4號地塊在岩水河東岸,需要過橋,用岩州當地人的話說,過橋就是鄉下。

這是最大的問題。除此之外,四號地塊其實也有好處,它最大,最便宜,而且沒有拆遷等一系列麻煩,現在還加上不用競爭。

所以就是那一座橋的事兒。

所有人都糾結在這座橋上,橋西橋東,一邊是岩州市區,另一邊,頂多算一個小鎮子。

若是在盛海這樣的城市,人們會覺得上下班只需半小時實在好近,但岩州不一樣。

當然,若是晚個三四年,許庭生知道,在全國大部分二線城市,人們肯定也不會有這樣的糾結,可惜,這才2004,儘管它很快就要過去。

許庭生迎著看向他的那些目光,逐一看回去。

沒有人說自己的意見,也沒有人刻意暗示自己希望聽到的選擇,但是很顯然,現場不少人的內心,其實都隱隱期待許庭生能選擇放手。

這個念頭或許他們自己都沒那麼透徹、明確,但是事實就是這樣,就像頂著一塊巨石撐了好久,誰都會對鬆手后的輕鬆和享受有所期待,何況還有那些好處在。

而且,真的死撐下去,拿下1號或2號地塊的機會其實也沒有那麼大……那為什麼撐?

「如果我說死撐下去,怎麼樣?」許庭生微笑著開口說。

死撐下去?

為什麼撐?

「行。」吳昆把兩個問題都省略了,直接回答道。

然後是葉青,她也表態支持,儘管她剛剛承認,那個條件對她很重要,意義很大。

接著,陳嚴、高玉坡也說行。

他們甚至都沒要求許庭生作出解釋。

這種情況若是在第一次聚會的時候肯定不會出現,但是現在不一樣,許庭生已經讓他們看到了他有能力預判和主導一件事情的走向,雖然他目前依靠的,是在場大家的力量。

但是這份力量其實一直都在,除了葉青、褚漣漪之外,他們這些人大多過往就混在一起,但是除了鬥氣打架撐場面,互相幫些小忙,就沒正經用上過。

所以,許庭生能聚合起來,用起來,其實也是本事。

更何況,他們還都有那個「誤會」在,以為許庭生手上還有底牌。

不得不說,許庭生沒要求,而陳建興在私底下幫他做的那些事,更加重了這種「誤會」。

岩州市內哪一系的力量在出手,這點連葉青都沒查到,但是顯然有一股不小的力量在維護互誠。而且在他們看來,這股力量應該沒有盡全力,只是稍稍用力替互誠穩住底線而已,隱藏自身似乎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同樣的,那些本地房企,其實也有察覺,有這樣的感覺和判斷,這也是他們改變策略的其中一點原因。

對於陳建興這個人,這件事,許庭生最初的態度很明確,他不想有半分牽涉其中,但是自從那次,陳建興婚禮那天,看見他站在巷口的妻子和女兒之後,其實許庭生的感覺就開始變得有些複雜,現在,這種糾結複雜的狀態要更嚴重些……

眼下還有正事,許庭生當下沒有讓自己繼續去想。

「那麼,也許我們真的能拿下1號或者2號地塊?……那樣的話,不管怎麼樣,咬牙幹了……至少揚眉吐氣一把,總好過一直被當作只會瞎混的廢物……」

現場各種思考,下決心,安撫自己……

許庭生直接起身走到保險柜旁邊,按下了他自己設置的第一個密碼。

略微遲疑過後。

第二個。

第三個。

……

保險箱打開,許庭生把之前撕成三截的紙巾中的第一塊拿出來。

有些人忍不住想笑,因為想起了當初的情景,當初許庭生這麼做的時候,大夥就都說這像個幼稚的玩笑,玄乎,兒戲,只是無奈的陪他玩下去。

現在?

現在感覺其實有些不同了,多了期待,大家都開始好奇,那紙片上面到底寫著什麼。許庭生之前說,那上面寫的是他對事情各個階段的大概預估,還有準備做的應對和選擇。

「真的……預判?這麼玄乎?……還有,他的選擇和應對是?」

目光聚焦的小紙片被交在褚漣漪手裡。

褚漣漪看了看,吸一口氣,長出,然後念道:

「大概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們都會承受巨大的壓力,可能有人會退出,所以我要躲出去一陣,怕你們逼我給說法,有些事商量多了只會讓分歧和矛盾更多,說了就會做不好,做不真。我會順便聯繫好建材。」

褚漣漪念完第一句。

「我。」

胡盛名罵了句髒話,把所有人此刻的心情都罵出來了。

褚漣漪接著念:

「扛過這個階段,我們會收到很多利益誘惑,所以可能還有人會退出。然後,如果情況樂觀的話,十二月底前,我們可以開開心心去接受所有好處,然後放棄1號和2號地塊的爭奪。

再扛下去就是找死了。

另外,我們應該可以在沒有競爭的情況下以底價拿下四號地塊,咱不嫌棄,做,建材就是以四號地塊為目標去訂的。」

……

「……,沒了。」見目光都還看著自己,褚漣漪說了一句。

她把手裡皺巴巴的紙片放在茶几上,接下來自然有其他感興趣的人拿去研究。

「……,太妖孽了。」

「真他媽玄乎。」

除了驚嘆,現場還有一種所有人都長出一口氣的感覺,輕鬆了。

剛剛因為許庭生那樣說,大夥都認定了自己很可能會繼續死扛下去,也大部分做好了準備。因為他們會覺得,許庭生總有他的道理,因為之前,他一直是對的。

可是準備歸準備,想想要繼續死扛,說難聽點就是給臉不要臉,逼對方撕破臉狗急跳牆……那種情況,自己這幫人還能撐得住?壓力真的不校

現在,不,不是現在,是一個多月前,原來那時候許庭生就決定了,只是現在才告訴他們,他會選擇在這個時間點接受好處,放棄1號和2號地塊的爭奪,拿下4號地塊。

輕鬆了。

甚至因為這是一個早有預期的決定,證明自己這些人不是被迫退縮的,他們現在連退出爭奪的那點憋屈都沒有了,連一直以來對四號地塊的嫌棄都沒太大感覺了……

原因還是一樣,因為……許庭生肯定有他的道理……何況,保險箱里還有兩張紙片呢……

阻斷所有好奇窺探的目光,許庭生把保險箱重新關上了。

沒有特意重新設置密碼,因為擁有密碼的另外五個人,都是黑馬會裡相對沉穩的,沒到會因為迫不及待想看後續的情況而合起來解開密碼的份上。

當然,如果其餘密碼在胡盛名幾個手裡,情況肯定會不一樣,這幫傢伙一準想著偷看,而許庭生手裡那一位數,試試就出來了。

「都抓點緊,把好處實實在在握在手裡,口頭支票沒有意義」,許庭生平靜的說,「然後我的想法,四號地塊其實也有得做,就當我們入門,攢點資質和經驗。」

其餘人點頭。

四號地塊確實沒到那麼糟糕的份上,說嫌棄,只是因為這次的四幅地塊里其他3幅太好了,尤其1號和2號地塊,難得一遇。

對比之下才讓人產生了這種感覺。

其實,四號地塊至多到時候價格低一些,利潤小一些,賣得慢一些,在地價本身沒有被喊到太高的情況下,確實還是有得做的,想順手拿下,爭上一爭的人,也不至於沒有。

但是現在,沒有了。

而且是底價。

所有人都接受了許庭生的說法,一方面多少有錢可賺,另一方面就像他說的,攢些資質和經驗,把腳邁進這個行業,立足下來。

還平白得了那麼些好處。

「那我們就做好四號地塊。」

意見基本取得一致。

其實很多人心中此時還有另一個疑問,就是四號地塊的話,犯得上用進口建材,建得那麼高端嗎?這個問題要問許庭生,可是沒有人真的提出來,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越來越願意信任許庭生。

同時,他們也在期待。儘管事情看起來似乎已經塵埃落定,但是想想,許庭生所謂的「預判」才揭開了三分之一,他們沒辦法不期待。

許庭生左右看了看,說:「那現在沒事了吧?誰有時間留下里陪我倒時差?」

男的大多留下。

女士們則紛紛表示不敢熬夜,起身提前退常

走過譚耀身邊的時候,葉青停下來,不看他,語氣平淡的說:「不許帶人出常」

譚耀梗著脖子,小聲但是語氣不善的說:「你管得著嗎?」

「管不著」,葉青說,「不過我這人一向不講理,想管就管,而且,我有的是辦法管。」

葉青說完徑直走了,許庭生有些發愣,轉頭問譚耀:「什麼情況?」

譚耀嘆氣,黃亞明替他回答:

「吵架,好幾次了,葉青不知道怎麼了,前幾天突然開始管譚耀,不讓他亂花,譚耀又不願意被她管,就吵,然後譚耀在賭氣,葉青倒是看起來沒有真生氣……我覺得情況有點複雜,咱們看戲就好。」

許庭生看了看譚耀,說:「好,那咱們看戲。」

胡盛名眼巴巴的看著吳昆,說:「昆哥,這漫漫長夜,不能幹熬吧?」

吳昆叫來服務員耳語幾句。

沒一會,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走進包廂。有老面孔,也有新人,許庭生把目光在女孩們身上來迴轉了兩遍,偶爾揀一個生面孔問兩句。

剛進來的時候還一臉欣喜的彤彤……氣鼓鼓的瞪著他。

終於,許庭生看著彤彤,笑著說:「還是我彤彤好了。」

知道許庭生原來是在逗自己,彤彤一下心花怒放,雀躍著在許庭生身邊坐下,嬌嗔說:「你氣死我了……還有,我都想死你了。」

趁著現場亂成一團,許庭生從包里掏出個小香水瓶偷偷遞給她,小聲說:「那些錢包都是假貨,這個才是正宗法國普羅旺斯產,我從法國專門給你帶的禮物,你別讓別人知道了。」

普羅旺斯這個地名對女孩們永遠充滿吸引力,何況許庭生說了「專門」和「別讓別人知道」,彤彤興奮不已的點頭,然後小心翼翼的把小小的香水瓶藏好。

……

東子和青色紋身回到岩州是在兩天後,許庭生已經恢復上課,互誠和黑馬會的人,正在抓緊把那些許諾的好處握在手裡。

所有盯著這件事的人都知道許庭生回來了,然後選擇妥協退讓,「窩囊」的退出了一號和二號地塊的爭奪。

在外人看來,是他一手葬送了黑馬會其他人之前的所有努力和堅持,……

在岩州上層圈子裡,許庭生成了一個笑話。

這件事,丁森當然也知道。

但是,他還是叫回來了東子和青色紋身,讓他們回岩州。

夜一點多,一輛皮卡,一輛普通豐田,兩輛車在岩州郊區某處路口相繼停下。

「森哥,聽說那小子不敢跟你對著幹了,我們那件事……還繼續嗎?」青色紋身探身問道。

丁森不屑的笑了笑,表情猙獰說:「他知道怕是好事,不過這跟我要不要他死已經沒關係了……老子***就是想到他就冒火,就想弄死他。」

青色紋身有些興奮的點了點頭,畢竟這意味著,那筆錢還在。

「那我們這次怎麼做?學校的話,進去了多少被人看見……」青色紋身有些猶豫的說道,一邊注意觀察頂僧的表情。

丁森想了想,說:「其他地方大多人多眼雜,還是老辦法吧,他最近在培訓學校這邊撿了塊地,肯定得多來幾趟,機會會很多。明天你們倆休息準備一天,後天開始……等著他。」

「明白了。」青色紋身鬆了一口氣,點頭說道。

對於他們倆來說,老辦法自然更好,假設這件事最後真的沒法逃脫,一場蓄意謀殺,還是一場意外車禍……他們肯定選後者。

「記住,他不死,這事就沒完」,丁森喘著粗氣,咬牙切齒說,「反正就這樣了,接下來你們做你們的,沒事別主動聯繫我,別給我惹麻煩。我要是有事,會聯繫通知你們。」

「明白,森哥放心,不管怎樣,我們肯定不會拖累你。」

「辦成了跟我說一聲,然後你們直接走,錢我保證會打到……關鍵一點,別想蒙我。我不確認,你們就拿不到錢。」

「不會的,森哥放心。」

「那就這樣。」

夜色下,兩輛車先後啟動,駛向相反方向。

……

宿舍十點半斷,一般這種情況下,各寢室的夜貓們就會連上局域打cs,許庭生抱著一台電腦,一邊罵著李興民你這頭豬,一邊槍槍爆頭。

這是遊戲,生死不過一局結束,輸贏重來的事。

許庭生沒想過,現實的生與死,已經離他這麼近。

***

這一更也有4000多字啊!

怎麼說呢,其實之前那些章節真不是水……但是,自以為是,然後又寫不好……愧對大家。噴子我不在意,請一直支持我的那些讀者再給我幾天時間。

感謝打賞:/dsk/?う…;?五娃;江山半城;心生;擼得吊兒顫;清酆;帥52169;燕山夜話……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