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一十二章 怎麼選擇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我談錢了,數目不算大,但也還行,拿了我們幾個就能開分店了。」胡盛名笑著說。 胡盛名的話讓許庭生想起了一件事,前世,有一次做生意的表姐突然找他,說讓他去報個名,參與一個所有權歸政fu單位的商鋪的...

第三百一十二章怎麼選擇

由尼斯到盛海,再到岩州,飛機換汽車,許庭生睡了一路。-..-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來不及回河岸民居放下行李,許庭生直接被方餘慶開車從車站接到了星輝夜總會。

一屋子的人在等著他,個個咬牙切齒,面『色』不善。

許庭生著臉說:「都在啊,正好聚會嗎?這麼巧。」

黑馬會少了兩個人,剩下的多少對許庭生有些怨念。胡盛名等幾個鬧慣了的,直接上來就把他撲倒了,估計現場換個『女』明星,他們都不帶這麼急的。

鬧完之後不見酣暢淋漓,不像平常朋友之間鬧過之後那樣嘻嘻哈哈,氣氛始終還是有些壓抑。

幾個人嘆一口氣,語氣鬱悶說:「許庭生,你坑死我們了。」

這話像是玩笑但是其實不是,這是在場幾乎所有人的心聲,說出來,就像終於吐出一口氣。這段時間下來,但凡頂住了的,幾乎每個人都扛著巨大的壓力。

胡盛名幾個在外面合夥的ktv被人鬧事砸場子好幾次,警察三天兩頭來突擊檢查,陳嚴幾個,被領導找去談話也不是一次兩次。

其餘幾乎每個人都頂著外部或者內部的壓力。

越是實力強,影響力大的,受到的壓力也就越大。

偏偏開「賊船」的許庭生,自己跑去了國外。

恭恭敬敬的道歉,道了兩圈,許庭生從手上拎著的袋子里倒出來一堆錢包、皮帶在茶几上,認真說:

「知道這段時間辛苦大家了,日子都不好過。我從國外給你們帶了點禮物,都是真皮,正宗的法國名牌,看著順眼挑兩個……自己人,別客氣。就當我賠禮道歉了。」

這麼一堆,小山似的,東西肯定好不到哪裡去,這點每個人都清楚,但是,好歹人從法國千里迢迢給背回來了不是?

心意在那呢。

在場雖說誰都不差這點錢,這些東西拿了自己也不會用,但至少……這些東西說明許庭生還是有點良心的。關鍵還有他這個姿態,他把姿態做出來了,其他人想著怎麼也給點面子。

拿,也是一種姿態,是一種回應,表示我們是怪你,是想不通,但是也還願意聽你說下去,不會就這樣下「船」。

「算你還有點良心……我看看。」江津一邊走過來,一邊說。

胡盛名幾個當先,剩下包括嚴肅慣了的陳嚴等人,也都準備上來接收一下許庭生的「心意」。

方餘慶坐在角落裡,把腦袋抵在黃亞明背上鑽,一臉受不了的表情,跟湊過來打聽的譚耀說:「他,剛剛讓我停車……在車站旁邊地攤上買的。量大從優,20塊一個。」

「……,太臭不要臉了。」黃亞明嘀咕一句,「你們不知道,他高三以前就是這樣的,就沒把臉這東西當回事過。我以為他後來改了呢。」

「這能『混』過去?我們三個要不要幫忙捧場,裝一下?」譚耀問。

方餘慶搖頭說:「怎麼可能?1

果然,在場褚漣漪等幾個『女』的站起來走了兩步,遠遠的看了一眼暗淡燈光下那一堆東西,馬上就停下,臉上泛起來苦笑無奈的神情,搖搖頭坐回去。

『女』人看包,真假好差那就是一眼的事兒。

遲鈍一些的江津拿起來一個錢包在鼻子下面嗅了嗅,感覺不太對,轉身看向幾個『女』士……結合她們的反應,明白了。

「許庭生,你給小爺去死。」

近身三米無人,許庭生靠在沙發上,被砸了一身錢包、皮帶。

一群男的在鬧。

畫風跟之前那次聚會……許庭生運籌帷幄的感覺,真心差得太遠了。

葉青端著一杯酒站著,看著,小聲跟聚在一堆的幾個『女』的說:「你們發現了嗎?好像被他這麼一鬧,氣氛倒真的緩和了不少。」

「感覺就像是一群彼此很熟悉的朋友、自家哥們之間在鬧,其實,我們互相有些並沒有那麼熟,跟他……更不太熟,對吧?」褚漣漪笑著說。

「他想製造一種相對輕鬆的對話環境,讓有些話變得不那麼難說出口。畢竟,其實大家都心事重重,各有心思,藏著不少事,對吧?」

「那就看看他接著要說什麼。」

吳昆也在一邊笑著,看著,等著。

「這樣,我那邊的情況你們也清楚,按說我的麻煩是最多的,之前一陣,辦學執照都被拿走了,培訓學校都快辦不下去了。具體我就不說了」,安靜下來,許庭生笑著說,「要不……聽一下你們的情況?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說也行。」

等了一會,沒人說話,沒人訴苦。

如果許庭生早幾天在,不用他問就會有一堆人訴苦,說自己就快要頂不住了,哪怕只是做個樣子也得來幾句。

但是現在,壓力雖然還是大,人還是苦,但是,這幾天,風向其實已經在變了。

有些事,在場誰都心知肚明,真正讓這麼些人頂著壓力扛到現在的,不是他們對許庭生的信任,他們不可能莫名而來這麼大的信任。

許庭生還不夠格。

關鍵在於,許庭生說對了一件事,扛住,頂過「死扛期」,接著就會不一樣。

接著的是什麼,許庭生之前沒說,但是事實現在大家都已經看到了,是「好處」,條件、利益『誘』『惑』,還有許諾……頂過許庭生口中的「死扛期」,幾乎每個人都被「心承西。

而對方所求的,不過是要他們退出而已。

這個邏輯很奇怪,除了抱團扛住一『波』壓力,其實他們沒有付出任何實際的東西,然後哪怕退出,其實也沒有失去任何本贍東西。

卻可以收穫一堆好處。

空手套白狼的既視感。

以互誠為例。

第一步,許庭生聚起來一堆人,參與1號和2號地塊的爭奪,而且展現出真正能參與角逐的實力和決心。

第二步,互誠遭遇來自各方的壓力和脅迫,艱難,但是死死頂住,咬死了就是不鬆口。

第三步,當施壓和脅迫沒有效果,又不能真的下死手,利益『誘』『惑』來了。培訓學校背後,許庭生之前爭取了好幾次都沒拿下來,一堆大爺等著孝敬的三畝多靠山荒地,被許諾可以低價批給互誠擴建培訓學校。

同時而來的還有各相關單位的一系列優待和照顧,比如教育系統,能讓互誠岩州培訓學校把榮譽拿到手軟,同時互誠還可以進入岩州市重點扶持項目和企業名單,享受一系列政策優惠和扶持。

而條件,只要許庭生和黑馬會的人同意退出1號和2號地塊的爭奪。

這就是「空手套白狼」的全過程。

不得不佩服地頭蛇們的神通廣大,和他們的「捨得」『精』神,畢竟這些,比起許庭生死活要把地塊喊高兩個價位……真的只能算是小頭。

不帶任何隱瞞,許庭生把互誠收到的「利益『誘』『惑』」逐條報出來。然後說:「你們看我躲出去一陣多明智,你們呢,我聽聽你們都收到了些什麼『誘』『惑』。」

原本大家都藏著掖著,生怕其他人知道的東西,被許庭生第一個說破了。

第二個開口的是葉青,她美『艷』微笑說:「金熊、大成和他們旗下子公司的進口建材和其他一些東西以後都走遠航集團的船,三年合同擺在那裡,等我簽字。這件事對我其實很重要,除了實際營收外,更關係到我在遠航的分量和在家裡的口碑,畢竟家裡在遠航這一塊,是我力主去做,並由我負責的。」

「崗位,辦公室主任。本來有機會競爭,現在差不多等於給了保證。」

陳嚴第三個說,言簡意賅,但是其實對於身在政fu部『門』的他來說,這不是一個挾誘』『惑』,相反,這根本就是一個很大的『誘』『惑』,辦公室主任,上下通達的一個崗位……再進一步很好的一塊跳板。

有了一、二、三的開誠布公,接下去,幾乎每個人都把自己收到的「許諾」和「『誘』『惑』」說了出來,有的是業務,有的是關係和崗位,有的更直接……

「就跟我談錢了,數目不算大,但也還行,拿了我們幾個就能開分店了。」胡盛名笑著說。

胡盛名的話讓許庭生想起了一件事,前世,有一次做生意的表姐突然找他,說讓他去報個名,參與一個所有權歸政fu單位的商鋪的競標,保證金由她幫忙『交』。

許庭生莫名其妙的去了,然後什麼都沒幹,領了800塊錢回來。

其實他是所有參與競標的人中領到最少的……最終的中標者用多少不一的錢擺平不同實力的競爭對手,相對實際競標,他依然佔了大便宜,而其他人,也多少得了好處。

事情能夠這麼『操』作,造成這種「共贏」局面的核心前提就是:競標物得是公家的。

現在,地塊,公家的。

除了個人收到的『誘』『惑』之外,幾家本地房企還面向黑馬會全體給了一個許諾:黑馬會如果同意退出爭奪,可以以底價拿下四號地塊。沒有人競爭,沒有人為難。

意思很簡單,很明確,他們已經就一二三號地塊談妥,怎麼分配是他們自己的事,只要互誠不攪局……好處,你拿走,四號地塊,你也拿走。

這等於接受黑馬會這批人上桌,當然,只能陪打。

剩下的問題是,「我們怎麼選擇?」

所有人都看向一路主導了眼前局面的那個人,許庭生。

***

本書來自l/32/3270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