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零六章 惹事的那個在尼斯沙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還在悶不吭聲的死扛著,不吭聲到老闆面都不露,疼都不喊的程度。 據說下去「檢查」的各部門領導都很生氣,因為每次接待他們的那位唐校長,是一個快要滅絕的「迂腐書生」,他不頂嘴,也不逢迎,一問三不知,...

第三百零六章惹事的那個在尼斯沙灘曬太陽

前世許庭生當老師的時候,公費旅遊去過一次三亞。

亞龍灣的沙子細得像粉,柔嫩勝過肌膚。那天,許庭生想在那裡等一場日落。可是導遊說:「這裡是亞龍灣,我們呆三十分鐘,然後集合,接下來帶大家去參觀水晶工廠。」

所以,那一次,許庭生是帶著遺憾離開三亞的。

從那以後他就討厭上了跟團旅行,總想著要以最自由的狀態回去一次亞龍灣,就住在灣內的酒店,給自己寬裕的時間,一點不著急的住上好幾天。

在某個上午睡到自然醒,然後在房間穿著睡衣吃午餐……

之後,再慵慵懶懶的到沙灘,睡午覺,曬一下午的太陽,看一場日落,再在黑暗裡聽半個夜晚的浪花拍岸。

他覺得這才是度假。

有了項凝之後,幻想里多了她的裹著青草香的吻,柔嫩的嘴唇,還有纖滑美好的***,在夜半,風徐浪溫柔的沙灘。

他會和著浪的節拍給她唱一首歌,兩首也行,只要她拿吻來換。

前世,幻想中的旅行總被再等等耽擱,還不夠有錢,還很忙……直到最後終於無法實現。

許庭生在尼斯的沙灘這樣待了三天。

放鬆、放空。嘗試對大部分東西無動於衷。但是理不清的問題終究還是理不清,聽過的道理放在自己身上,就未必想得通。

人生際遇不同,煩惱各不同。

至少,許庭生這些天每天開機,最怕看見歸屬地美國的未接來電。

還好,沒有。

至於身在米蘭的那個人,他們共同描繪過的畫面,還有來年的七月,關於這些的對或錯,對得起誰,又對不起誰,……

許庭生越是平靜,越是壓根不敢讓自己去細想。

有時候許庭生很想自己是老金。

老金遇事大手一揮,從不糾結猶豫,包括巴小金山巴掌。這事兒許庭生勸過一次,說你總這樣跟孩子動手不好,小心孩子自閉自卑。

老金說:「自卑個蛋,你們啊,就是書讀多了屁事也多。老子打兒子,幾千年了,怎麼偏現在就那麼多彎彎道道?你看他,兔崽子多健康,多活潑,多外向,多有膽,多本事?」

小金山就站在旁邊,背上的書包里滿滿全是各路外國姐姐阿姨給的小禮物。他還已經學會了用英文和法語說,你真漂亮,我愛你,嫁給我吧,謝謝。

其中兩句是他自己聽來的,另外兩句是他主動找顧瑩打聽,學的。

許庭生不得不承認,小金山其實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非但沒有,而且要說三歲看老,這六歲小崽子已經看得出來,以後基本也是能人,至少能闖能混。

「你放心,我自己兒子,我疼著他呢」,老金說,「你見過幾個當爹的,就因為兒子想看什麼狗屁怪獸,一句話不說帶他出國的?養孩子,其他屁事少折騰孩子一點,長見識的事一件不攔著,這就是我的教育方式。他回頭要是想去月亮上看看,我都馬上去看旅遊公司有沒有團。」

小金山說:「我想去月亮上看看。」

老金一巴掌巴過去:「看你麻痹。」

小金山轉向許庭生,說:「許叔,我想去月亮上看看。」

許庭生抬了抬手。

老金說:「巴過去呀,習慣就好。」

許庭生還真想試試。

小金山無辜又純真的看著他,說:「許叔,iloveyou……jetaime。」

……,太不要臉了。

分開三天,許庭生有點想他們了。

……

國內。岩州,上,風起雲湧。

惹事的那個在尼斯沙灘曬太陽。

每天,許庭生只花一個到兩個小時接收消息,處理問題。

互誠教育盛海分校正式開始招生,一切順利,欣欣向榮。

部門主管王拓,加上代表許庭生和陸芷欣態度的唐雨菲等人,已經啟程前往西湖市,準備展開下一所培訓學校的收購。

因為平台代理招生業務的關係,互誠總是能在第一時間答題掌握培訓學校的經營狀況。

……

黑馬會出現了第一個退出的成員。沒有隱瞞和遮掩,他直接說了,就是壓力太大扛不住,然後再三保證,維持友誼,不會將秘密外泄。

其實那些已經不重要,關鍵只在黑馬會的幾位核心成員,他們能扛多久。

至少,現在為止,壓力最大,麻煩也最多的互誠,還在悶不吭聲的死扛著,不吭聲到老闆面都不露,疼都不喊的程度。

據說下去「檢查」的各部門領導都很生氣,因為每次接待他們的那位唐校長,是一個快要滅絕的「迂腐書生」,他不頂嘴,也不逢迎,一問三不知,指點、暗示,通通聽不懂。

「不是說互誠現在本身就面臨著大危機嗎?怎麼還敢死撐著爭地塊?這是破罐子破摔,還是負隅頑抗?」

「沒準人家正好轉移戰場,所以啊,在地塊爭奪上孤注一擲了。這種情況下,他們怎麼可能放手?1

總之在岩州,在這些能接觸到地塊爭奪台前幕後的人們看來,互誠這一把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連帶著黑馬會其他大部分人,也都跟著死扛,用盡全力。

關鍵他們現在不缺錢,資金問題不存在。關係和能力方面,雖然不算強,但是擺出來的陣容也讓人有所顧忌,不敢下死手。

這怎麼辦?

這種認知讓相關的幾個競爭者鬱悶又無奈。因為在這種情況下,碰上這麼個不要命死磕的,他們哪怕最終在爭奪中取勝,付出的代價也會比原先大上許多。

於是,「開條件去談」和「利益誘惑」逐漸變成了主導手段,而且條件開得越來越大。

因為與真正實打實競拍所需要多花的資金比起來,這些其實都是小頭。畢竟,他們之前拿地的價格,可都有「默契」在裡面,都是那麼的「物美價廉」。

陸芷欣把對方開給互誠的條件報給許庭生,許庭生說:「我再玩兩天……不對,是我這邊還要忙兩天。」

借著金熊集團引路,初涉房地產的丁家。

丁森很後悔,咬牙切齒的想著,自己當時就應該讓東子那兩個人冒險再等兩天,早點把許庭生弄死。

現在,那個「禍害」人都找不著了。

***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