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零五章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對眼下局面全無預估。 當然許庭生還是跟吳昆和葉青打了電話,沒說太具體,但是讓他們大概有個數。畢竟這兩個人是給自己壓陣腳的。 在溝通的過程中,葉青問了許庭生一件事:「有人在幫你拆雷,我查...

第三百零五章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計小謀很容易,因為很具體。

這是他為自己一旦失手做的準備,更是他為家人和項凝做的準備。

為應對危機準備,為保留安穩的基礎準備……哪怕他失敗,消失,或者因為失去預知能力而變得平庸……

張興科接著問了第三個問題。

許庭生答完。

掛上電話,許庭生有些感慨。

張興科的奮鬥,是許庭生大致可以看見全過程的,一個人的人生奮鬥歷程,他經歷挫折,可以卑躬屈膝……他用盡手段,始終野心勃勃……不管未來結果如何,這很有趣,也很讓人深思。

……

給陸芷欣的電話是許庭生主動打的。

「那兩家站對我們培訓學校方面的舉措有什麼反應?」許庭生問。

「他們基本認為這件事對上競爭影響不會太大,其實,我也是這個看法。」陸芷欣簡介直接的回答。

「嗯」,許庭生表示認可,然後說,「那就明天吧,餓了吧上線。」

「明天?」

「對。」

「不用配合其他宣傳?」

「不用,這次不用我們自己廣告,廣告就夠大了。那兩家站配合著我們一直刷存在感,我們宣布免費,他們跳出來幫忙刷了一波,我們沉默不還手,他們連嘲諷帶表態,接著幫忙刷,我們培訓學校的這些舉措,討論挺熱烈吧?他們肯定也沒少說話……

所以,現在所有的焦點應該都在我們身上了,等著看我們是一直被動挨打,還是有辦法接招。我們不說,不做,他們都想著怎麼挖出來。」

許庭生解釋完,接著說:

「所以,悄然上線,一聲不吭就好,這樣更有話題性,自然有人接著替我們刷存在感。我們越不吭聲,他們越來勁。」

陸芷欣說:「好。」

然後她頓了頓,換了一種不那麼公事公辦的語氣問道:「你還沒忙完嗎?什麼時候回來?」

許庭生只好撒謊,有些慚愧的說:「可能還要幾天,辛苦你了。」

「沒事」,陸芷欣笑著說,「其實我也不用做什麼,事情幾乎都是你已經規劃設計好的。這樣下去,我想我的執行力一定會越來越好,但是我的布局眼光,估計要越來越差了。」

「怎麼會。」許庭生笑了笑說。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接著,陸芷欣用玩笑的口氣說道:「許庭生,你說,這樣下去,我會不會最後就只剩執行力了?然後,萬一你將來不要我了,我怎麼辦?我去替誰打工?」

這段話因為其中夾了一句「萬一你將來不要我了,我怎麼辦?」而變得意味深長。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避重就輕,笑著說:「怎麼可能,像你這種人才誰不想要?我害怕留不住呢。而且你是互誠的並列第二大股東啊1

陸芷欣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說:「嗯,那我回頭每天把『餓了吧』的數據發給你。你安心在那邊做事。」

「謝謝。那……」

就在許庭生準備掛電話的時候,陸芷欣像是突然才想到,說:「對了,最近岩州這邊,我們培訓學校麻煩還挺多的。教育局,消防局,工商稅務,衛生監督……能來的部門基本都來過了,多少都找出來一些問題,也都留了話,說是讓我們等罰單。然後,鬧事的也來過一波。」

這些問題其實都不是培訓學校本身的問題,甚至跟互誠無關,這些都是涉及地塊爭奪的盤外招,地塊角力的延伸……

有人已經開始通過打擊許庭生的根本來傳遞威脅信號,想要迫使他退出。

由此可以推斷兩點:

一、黑馬會的實力和競爭力已經被重視和認可。從政府力量角度來說,可以叫做,「忽悠」戰術初見成效。

二、可想而知,在許庭生受到打擊和壓力的同時,黑馬會其他人肯定也在承受壓力,當然,也可能有人已經受到利益誘惑。檢驗期,也就是許庭生自己定義的「死扛期」已經到來。

「這些問題你不用管,他們怎麼說,你就怎麼聽就好。這樣,還是你也不要出面去聽好了,就讓唐校長去聽,他老實,不會把事情擴大。」許庭生說。

「那……」

「你放心,這些問題我會解決,我沒解決之前,你們別理就好。」

「好。」

其實這些問題許庭生根本沒打算去解決,或者說他沒打算全部解決,所謂的「死扛期」就是這樣的,許庭生早有預料。

死扛期里遇到的所有問題,壓力和威脅,都不一定需要解決……扛住,扛過一個時間段就好。

時間到了,問題自然而然會解決。

跟陸芷欣說完晚安,許庭生撥了黃亞明的電話。

「手怎麼樣了?」

「好多了。」

「和陳靜琪呢?」

「還那樣,照顧我,然後動一下都不讓。」

「那就好。」

「好個屁。」

寒暄的話說完,許庭生把互誠現在遇到的情況跟黃亞明說一遍,然後說:「下次黑馬會聚會的時候你去一下,把我們的情況說說,也聽聽他們的情況。」

「然後呢?很多人打不通你電話都快瘋了,都找我。估計他們壓力都不校」

「這個我清楚,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更要時常關機,否則什麼事都到我這,一方面我煩死,卻無能為力,另一方面,真假虛實的多了,影響感情和團結……還是讓他們繼續搞不懂我比較好。」

「那要有人慫了,縮了呢?」

「那很正常。」

「不會有人把話說出去?」

「太晚了,現在說了也沒人信了。」

「……,那,你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許庭生想了想,說:「你就跟他們說,我說,現在是死扛期,建材基本都聯繫好了。死扛,等我回來……就這麼說,他們怎麼想怎麼做隨他們去。」

「好。」

對於黑馬會的大部分人,許庭生不打算逐一解釋、交代、叮囑,他們不是傻子,也不是小孩,更不至於對眼下局面全無預估。

當然許庭生還是跟吳昆和葉青打了電話,沒說太具體,但是讓他們大概有個數。畢竟這兩個人是給自己壓陣腳的。

在溝通的過程中,葉青問了許庭生一件事:「有人在幫你拆雷,我查不到是誰,但是有人沒露面就幫你的培訓學校解決了不少問題……能說嗎?」

許庭生笑著說:「青姐,你就讓我保留一點神秘感吧。」

葉青沒追問。

掛上電話,許庭生想了想,這個人幾乎肯定是陳建興。儘管當時許庭生拒絕了他的請求,但是他在做,而且至少目前來說做的很隱秘,葉青這樣的家族出身都查不到……

怎麼辦?許庭生猶豫了一下,還是沒給陳建興打電話,暫時他只能當作渾然不知。

做完這些,許庭生看了一下時間,已經過去兩個多小時。

關機睡覺。

……

一邊是盛海、岩州,互誠、地塊……如火如荼。

另一邊,是陽光、沙灘、蔚藍的大海。許庭生終於還是找到了一塊真正的沙灘,租了條躺椅,買了瓶酒,聽著海浪聲……一躺就是大半天。

要不是眼前美女一直晃,要不身邊還俯、仰躺著一堆……要不是她們還打沙灘排球,那啥直晃……許庭生的內心一定特平靜。

這感覺。

文藝點說,叫:一邊是火焰,一邊是海水。

裝逼點說,叫:坐看風起雲湧,或者,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

「礙…美女們,我這正裝深沉呢!你們的排球能不能別老砸到我褲襠?我沙灘褲都穿特大碼了……難道還藏不住我的『雄姿英發』?」

***

感謝打賞:若此生唯愛秀晶;子夫;去燈火明亮的地方,燕山夜話;五娃;阿七逍遙,匿名14082018313946;復甦陽光;zllzygzk……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