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零四章 特別的朋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我看看有沒有機會渾水摸魚,或者在規劃上做一些調整」,張興科說,「所以,我想知道一些你的前瞻布局……我說過的,我發現你在這方面很可怕。」 目前,張興科的培訓學校已經在短時間內站穩了腳跟,所以...

第三百零四章特別的朋友

張興科先前在李婉兒的事情上幫了不少忙,許庭生連個電話都沒打,連句謝謝都沒說,因為不需要。而張興科,或因為事業起步太忙,或因為了解這件事不宜太公開的默契,當時一樣沒有聯繫許庭生。

他連之前挖互誠的牆角,都沒跟許庭生打招呼,或者主動解釋幾句,直到許庭生在那次會議上聯繫他。因為同樣不需要。

如果說這兩個人是朋友的話,或許是最特別的一種朋友。

這種狀態其實很難得,因為差不多兩個人把什麼都攤開了,真誠和虛偽,甚至無恥的一面,都不介意對方看見。

他們有看起來很奇怪的互相信任,也有未來可能交鋒的默契認知,並且誰都不準備留手。

甚至,他們對對方的個性、手段,優缺點的認知,都比各自身邊的大部分人更深刻和準確。

在許庭生而言,張興科在某種程度上其實比付誠、黃亞明、方餘慶、宋妮、apple這些人更了解自己。他是第一個準確描述許庭生性格的人,同時也不介意在許庭生面前坦白他的行事原則,和對社會、人生的認知。

他還沒到立地成佛的份上,刀還握在手。也不介意用最難看的姿勢,最委屈的姿態,掙扎著往上爬,能屈能伸,能坑。

他說,屁事都還沒幹成的人,就說什麼大善,說什麼放下「屠刀」,純屬往自己臉上貼金,我還不配。

兩個人最初認識就成仇,斗得死去活來。

然後有過彼此欣賞,合作,甚至交集和探討涉及到了彼此的生活。張興科和余馨蘭的關係,他在這個女人身上的沉迷和苦惱,其實或許至今都只跟許庭生傾訴過。

如今他們又在某種意義上成為對手,彼此都很明白,一旦競爭需要,機會允許,就會「痛下殺手」。

其實張興科已經出過手,而且手段放在那些「君子們」眼裡的話,不算太光彩。

他早早就告訴許庭生,他會從德馨帶走幾個人,當然都是能用的人,這樣做不夠哥們,但是很「坦誠」。

這種坦誠的姿態讓許庭生當時安心、不防備,沒有去思考他還有沒後手。

事實這才是張興科坦誠的目的,否則互誠不會一點防備沒有,連個約束性合約都沒簽,就花那麼大力氣和精力去宣傳那兩位德馨留下的名師。

許庭生確實疏忽了,跳坑了。

張興科聯繫好德馨留下的這兩位名師的時間點,其實應該跟他公開帶走的那幾個人是一樣的,然後,他說一半,藏一半,等互誠通過自身平台將這兩人宣傳到一定火候,再宣布把人挖走。

半真半假才是真正的挖坑技術。

挖坑拆台,撿便宜,張興科全乾了。因為這不是損人不利已的事,這事兒利己,而且對於剛起步,實力不算雄厚的張興科來說,其實很重要。

至於那些人竟然願意離開互誠這艘大船跟他的小破船走,不能不服氣,這就是他的手段和能力。

許庭生被擺了一道,聽說消息當時,只有苦笑和服氣。

想想那時候兩個人還在稱兄道弟,掏心掏肺呢,還一起感慨「一入江湖歲月催」呢,張興科那時對許庭生的態度自然也不是假的,只是這並不妨礙他同時把坑挖好。

經過那件事,許庭生對張興科只有越來越欣賞。否則他也不會告訴吳桐,在處理李婉兒的事情上遇到問題可以找張興科幫忙。

而在這樣的事情上找他幫忙,其實也是許庭生在傳遞一個信號:一手拿刀,一手握手,同樣可以是朋友。

至於其他情緒,比如失望、仇恨……什麼的,倒確實一點都沒有,本來就是各憑手段的事,何必那麼矯情,憑什麼覺得誰都得對你好?!都得對你光明磊落,手下留情?!

「認栽」是人在這個社會掙扎、打滾,最應該擁有的態度,別哭,別鬧,別怨誰。當然,這也不妨礙你在未來還手,還對方几個大跟頭。

……

電話接通。

張興科第一句話裝作特真誠說:「還在國外吧?好久沒聯繫了,找你敘敘兄弟情。」

許庭生說:「滾,再噁心我掛了。」

張興科說:「別別別,同好,兄弟。好吧,我找你還人情。」

許庭生說:「我又不欠你人情。什麼同好?」

張興科說:「唉喲你什麼時候學的過河拆橋?你那個姓李的阿姨的事,**碎了心你知道嗎?至於同好,當然是……那個李阿姨我遠遠看見過一眼,我去,太震撼了……就是沒想到你也好這一口。怎麼樣?老點,更有嚼勁吧?」

許庭生說:「……,說正事。」

張興科說:「我看見互誠新的宣傳了,盛海分校這邊,你這一波……擋不祝」

張興科說的這一波,其實就是許庭生之前留給吳桐的那個文件夾里的相關準備,互誠的另闢蹊徑,在盛海的反擊,以及在全國的推廣。

這些內容在許庭生出國第二天,就開始一條一條慢慢被釋放出來,公布在互誠同城首頁,然後被轉載報道,一條接一條,一波接一波。

狀元計劃。用盛海各大高校在校的各地高考狀元,通過一對一,一對三輔導模式,對抗各大培訓學校的名師大班培訓。

高校合作。特聘盛海音樂學院、盛海電影學院教授客座指導。

跨界合作。與天宜傳媒建立戰略合作,開展童星培訓、選拔。由天宜旗下優質偶像、鋼琴王子出任代言,並保證一年至少六次親自到校授課。

「炸彈」。簽下兩名退役奧運跆拳道冠軍出任互誠教育跆拳道總教練。

互誠教育盛海分校還沒正式招生,單是預報名,就已經滿員……而且是爆滿,踏破門檻。

「你這玩的已經太高端了,現在盛海這些培訓學校,都已經亂成一鍋粥了。不過,你這種模式估計也就在盛海這樣幾個,算算不超過五個一線大城市行得通。」

張興科說完,專註的等著聽許庭生的反應。

張興科說的其實沒錯,互誠盛海分校這樣的模式本身,目前只有在經濟發達,富裕人口充足的少數幾個城市才行得通。這樣操作成本太高,進而造成收費太高,而部分項目的指向,也太高端,針對的客戶人群並不是普通城市居民。

充足的符合要求的基礎人群,只有這幾個城市才能提供。

所以,就眼下來說,它本身並不具備大規模,大範圍推廣的價值。但是論影響力和廣告效果,卻是普遍而且無比巨大的。

許庭生在法國尼斯瞎混的這兩天。

國內,互誠教育和盛海培訓學校的這一系列瘋狂舉動,完全超出人們對教育培訓固有印象的種種做法,已經被熱議到近乎翻天。

有歡呼,驚嘆,認為互誠將要帶來教育培訓行業變革的。

也有非議,爭論。認為互誠兒戲,不夠嚴肅,在攪亂教育市場的。

電話不斷打進來,許庭生關機。天宜方面對合作原因和條件保持沉默。兩位互誠在奧運會前就簽下合約的跆拳道冠軍,同樣必須遵循協議里的保密條款。

一切解釋和說明都只由互誠盛海分校主管吳桐來做,遇到她不能說的,就直接推給根本找不到人的許庭生。

「所以……你找我的目的?」許庭生問道。

張興科沒等到許庭生的直接反應,認可或反駁都沒有,嘆一口氣。

「我看看有沒有機會渾水摸魚,或者在規劃上做一些調整」,張興科說,「所以,我想知道一些你的前瞻布局……我說過的,我發現你在這方面很可怕。」

目前,張興科的培訓學校已經在短時間內站穩了腳跟,所以,他現在開始關注這些發展與規劃方面的內容,合情合理。

「學長,我記得好像我們是對手,我幹嘛告訴你?」許庭生說。

「你欠我人情埃」

「沒有。」

「我把李阿姨的事告訴你那個拍檔。」

「去吧。」

「……,這樣吧,我問,你願意說多少說多少,問完不管你是不是一聲不吭,我欠你一份人情。別說我的人情沒有用啊,那樣太傷人。」

張興科「哀怨」的說道。

許庭生笑了笑,等著。他其實很好奇,張興科會問的是眼下趨勢,互誠在盛海的發展規則,這些密切涉及他當前利益的問題,還是未來大勢。

從他問的是什麼,可以看他的眼光和野心。

至少那一次,他提及互誠進一步拓展業務的思路,其實和許庭生非常接近。

張興科發問,第一個問題:

「我剛剛說的那個問題,關於你這個模式推廣的城市局限問題,對,還是不對?」

果然是大勢。

許庭生思索片刻,組織語言,然後說:「眼下對。但是,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低估國家經濟在未來三年,或者五到十年的發展速度,和城市生活將有的改變。」

這是許庭生最大程度的坦誠,儘管這些話,其實政府、官方一直在說。

從2004年往後的三年,五年,十年,國家經濟的發展,民眾生活的改變,只有許庭生是親歷過的,如今他陡然回頭重走一遍,才更明確,這種變化到底有多大。

能支撐互誠盛海分校目前模式的城市,將每年以幾倍的速度擴展,達到十幾個,幾十個,上百個。

而樂於接受,渴望接受,並且有能力負擔跆拳道、瑜伽、表演、音樂、西方舞蹈……等等項目培訓的家庭,會以更快的速度增長。

大勢之下……提前布局,意義重大。

***

我在嘗試把商業線融合進其他劇情寫。這樣比如培訓學校開始招生本來要獨立的三章的話,現在基本就是夾在前後兩章里的幾百字了。

所以,別說我水了,嗚嗚……

當然,也請別期望每章都是你喜歡的,有趣的。我沒那個水平,各人感覺也不同。最近這塊情節,我想我確實需要學習一下了。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