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零三章 老金的方式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勤工儉學的女的請自己吃飯,許庭生沒法接受。顧瑩站在一旁,翻著錢包里的一小把零錢,面色很尷尬,許庭生笑著說:「老金那個個性,沒給你遞小費啊?」 顧瑩支吾說:「他給了幾次,我,我沒敢要。」 ...

第三百零三章老金的方式

男人姓金,金盛興。

孩子叫金山。

晚飯,許庭生是和這對父子一起吃的。

反正他們看樣子也不著急回去。

找到海濱大道上的一家餐廳,許庭生覺得是時候該發揮自己的語言優勢了,正準備找個英文好點的服務員溝通,另一邊,老金已經光靠比劃和一張一張拍出來的小費把事情全搞定了。

第一個服務員拿著一疊小費回去后,其餘服務員輪番上來伺候。

「謝謝……你好……我愛你……」

蹩腳的中文一句一句的往外蹦。

誰說法國人傲慢的?

見者有份的分完小費,老金點了一堆海鮮和各種酒。轉頭看著已經在一旁看暈了的許庭生說:「你看,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從來都不是問題,要什麼文化?1

許庭生竟無言以對,隨口問了一句:「老哥,你做什麼的?」

老金說:「挖煤的,在山西那邊開了幾個礦。」

許庭生知道自己碰上真土豪了。

看老金花錢的架勢,按說他根本不必跟這種團,弄個私人定製都沒問題,但人家不光豪,還土,還不愛附庸風雅,不了解也不在意那個,自個兒覺得痛快就行。

這彪悍的人生,多麼恣意暢快。

「你呢?還在讀書吧?」老金問許庭生。

許庭生說:「是,大二。」

老金說:「還真是學生仔啊,這樣,老弟你放心吃,估計你也沒什麼機會這麼吃的……敞開,老哥付錢。你這讀書還花爹媽錢呢,以後沒事別瞎跑,浪費錢。」

明明應該是很「自以為是」,略帶顯擺的一句話,聽起來卻只讓許庭生覺得爽直,真誠。

他應了聲:「好。」

菜上得很快。

真正愛吃海鮮的人,或者真正吃海鮮的地方,烹制工藝反而一點都不複雜,幾乎一概的下鍋用鹽水煮了就撈起來,原汁原味。

偶有幾道菜,是用白蘭地沌的。

但凡海鮮餐廳敢用這種烹制方式經營,恰恰能證明他們對自家海鮮的信心,不遮不掩,完全依靠的是海鮮本身的內容,鮮活,美味。

而那些花樣繁多,能把海鮮做出花來的,你去看……原材料本身大多不怎麼樣。

一斤多的大螃蟹,當中一刀切開,大塊大塊的蟹黃,加上成排的生蚝、碩大的龍蝦,……連許庭生這個不怎麼愛海鮮的人都吃得酣暢淋漓。

這裡應該是項凝的天堂,許庭生想著什麼時候能帶她來一趟。來了也不用逛什麼海灘,畢竟身材沒什麼可秀的,找一家海鮮餐廳把她扔裡面就好。

接著是酒,干紅、干白、香檳、白蘭地,還有並不出名的法國啤酒,法國居然連啤酒都有叫路易十三的。

許庭生也不是內行,正尋思著吃海鮮是不是配干白更好一些,老金已經上手了,上來一種給許庭生倒一種。這還不算什麼,關鍵他還每種給六歲的兒子金山抿一口。

「讓孩子長長見識。」老金說。

一頓飯吃了兩個多小時,許庭生和老金兩個人喝得七葷八素,差點沒把同樣喝得搖搖晃晃的金山扔店裡,當爹的結完賬到門口才想起來……

「**,我兒子呢?……我相機還在他那裡呢。」

許庭生也不知道他事實上突然想起的,到底是兒子還是相機裡頭那些照片。

打車把老金父子倆送回旅遊團住的賓館,個子嬌小的女導遊正坐在酒店大堂哭,看見老金回來,一方面鬆了一口氣,另一方面還得憋著敢怒不敢言,委屈的在一旁抽抽搭搭抹眼淚。

許庭生和老金交換了手機號碼。

「下回老哥路過岩州的話記得告訴我一聲,我招呼你。」一頓飯吃了人家那麼多錢,好幾萬,許庭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你招呼得起啊?」老金直接說。

「我儘力了,請老哥吃碗面也是招呼,對吧?」許庭生笑著說。

「有意思。沖你這句話,我來一定找你。」老金眯著眼開心的說。

臨上電梯,老金按住電梯門,轉頭喊了一句:「對了,那個,明天……不一塊玩了啊?」

「啊?到時候看吧」,許庭生苦著臉說,「我估計真喝不太下了。」

然後揮手道別。

許庭生走到酒店門口的時候,女導遊有些膽怯的追上來,輕輕扯了扯許庭生手臂,小聲說:「你好,你也是來旅遊的吧,請問,我能求你件事嗎?」

許庭生說:「幹嘛?」

女導遊說:「我想求你別帶他到處跑了。我這兩天都快嚇死了。」

許庭生啞然,心說:姑娘你弄錯了吧,今天明明是他帶著我到處亂跑埃

看老金今天那架勢,雖然一句英文不會,但就憑他那股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敢去走去試的勁頭,他能自己帶著兒子輕鬆把法國走遍。

早十幾二十年,所有人都在摸著石頭過河的時期,國人創業真正的黃金時代,不可否認,確實有很多人就是這麼試著、闖著就成功了的。

老金應該是十五六歲就在外打拚,然後幸運又必然的成了其中之一。

這是他的性格決定的,敢拼敢闖。

反過來,有些人讀了十幾年書,讀了大學讀碩士,然後這個不好意思,那個為難尷尬,出門在外,實際還不如他們沒讀過幾天書,連普通話牡媽管用。

看了看小導遊還掛著淚花的大眼睛,花了一臉的妝,許庭生笑著說:「放心,我肯定不給你搗亂,你自己注意看住他就行。」

明明是一句好話,結果女導遊一聽就崩潰了,捂著臉蹲地上:

「我……我看不住他……哇……一下就沒了,一下就沒了,打手機也不接。以前也沒他這樣的礙…其他人出國都是跟在我旁邊生怕自己弄丟了的。」

按說導遊在外面跑的多,社會經驗大多彪悍老道,就算治不住老金也不至於像這樣遇事哭的。

許庭生盯著女孩仔細看了幾眼,長得小家碧玉,怯生生的,眼神里也看不出什麼老道勁,就說:「你剛做導遊吧?」

女導遊搖頭又點頭,解釋說:

「我不是專業導遊,我在這邊尼斯大學留學,因為學費和生活都太高了,就偶爾兼職,幫旅遊公司頂班,當下地陪導遊賺點錢,勤工儉學。這,這是第三次。」

非專業導遊,第三次……就遇上了老金,姑娘也夠倒霉的。

「愛莫能助。」許庭生想了想,這事真沒辦法,說完出門站在街邊等出租。

這個時間點的計程車不太好攔,隔了一會,女導遊又過來,站在許庭生身邊,看著他。

「怎麼了?」許庭生問。

「我想了個辦法,你能幫我的。」女導遊不好意思說。

「說說看。」許庭生有些無奈道。

「你是一個人來的吧?」

「嗯。」

「那,要不明天開始,你跟我們旅遊團一起活動吧?我可以給你講解的,你有什麼問題也可以問我,我不收你錢。我看他跟你很好,你也在,他估計就不跑了。」

「跟團不自在」,許庭生想都沒想,直接拒絕說,「而且我也攔不住他,估計只有被他帶著跑的份。」

女導遊失落了沒幾秒鐘,眼睛一亮:「那也行呀,那他帶著你跑,我找不著他至少能找你。行嗎?你們可以跟團,也可以跑。」

許庭生說:「那你在團里找個人跟他一起不就好了。」

「他不帶他們玩。」

「……」

「請你幫幫我。我真的很怕出事。」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問道:「你們明天的行程,去哪?」

「主要在尼斯老街。」

許庭生也正好打算第二天去尼斯老街逛逛,於是說:「那行吧,明天早上你打電話給我。不過我不保證一直跟著你們,覺得無聊了我就自己走。」

「嗯,好」,女導遊激動的說,「我叫顧瑩,我的手機號碼是……」

兩個人交換了手機號碼,因為另一個手機不會整天開機,許庭生乾脆給了顧瑩永不關機的麗北老號碼。

打車回賓館。

因為喝多了酒頭昏,許庭生這一晚乾脆沒再開機。

昏昏沉沉一覺睡到天亮,許庭生是被顧瑩的電話吵醒的,旅遊團一團四十多人等了他二十多分鐘,才向尼斯老街進發。

許庭生很快就後悔了,跟團的感覺確實糟糕,人多嘴雜,心很難靜下來,看什麼都跟趕場似的。無奈這天老金出奇的老實,而且心情很好,一路拖著許庭生聊天,他也就不好意思走開。

好在黑毛衣配牛仔褲的顧瑩今天看起來還算悅目,解說水平也還不錯,最重要,尼斯老街確實有著深厚的底蘊和獨特的味道。

從巴洛克時期的建築到洛可可時代的教堂,從古希臘人的雕塑到文藝復興時期的遺,尼斯老街雜糅意式、西式、法式風情,用最溫和的方式刺激著遊人的感官。

古羅馬式的小巷,鵝卵石鋪就的巷道上,泛著歲月的斑駁,明明是你自己踩出的腳步聲,聽著,卻偏像是一聲來自中世紀的古老問候。

前世歷史專業出身的許庭生很喜歡這種感覺。

除了歷史積澱之外,這座城市幾乎每戶人家的窗戶上都種植鮮花,即便不是花季,也讓整座城市和街道充滿生機。

眯起雙眼遠眺,可以看見著名的阿爾卑斯山。

尼斯很美。

中午,旅遊團有定點旅遊餐,許庭生不好意思跟進去,準備自己找地方吃飯,順便打算告辭。

顧瑩安排好團員后出來找到許庭生,說:「謝謝你,那個……要不我請你吃午飯吧?」

許庭生說:「嗯?你請我?」

顧瑩有些慌張說:「我就是想感謝你,我請不起太好的,要不,我就請你吃義大利麵疙瘩好不好?其實那個很好吃的。」

許庭生被義大利麵疙瘩這個中西合璧的辭彙深深的吸引了,他決定試試。

結果真的就是麵疙瘩,裡頭加了土豆塊。

不過味道和口感還不錯。

吃完許庭生主動結了帳,讓一個還要勤工儉學的女的請自己吃飯,許庭生沒法接受。顧瑩站在一旁,翻著錢包里的一小把零錢,面色很尷尬,許庭生笑著說:「老金那個個性,沒給你遞小費啊?」

顧瑩支吾說:「他給了幾次,我,我沒敢要。」

許庭生看她的神情就明白了,說:「怕他有什麼企圖?」

顧瑩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以前遇見過這樣的吧?」

「……嗯。」

「老金沒事,你儘管收。」

「……,他不像好人。」

「沒錯,不過他如果想睡你,會直接跟你說,然後拿錢砸,既然他沒說,就是不想睡你。所以,他給你小費你就放心拿著。不拿白不拿。」

正說到老金,老金拖著小金山過來,看見顧瑩,說:「你不錯,我都他媽忘了,還好你記得招呼我老弟。」

說完隨手摸了一張20歐元面值的遞過來。

顧瑩本身家庭不算富裕,為了她出國留學,父母把房,而她的地陪工作,也是轉了幾手才接到的,難得一次,一次實際也沒多少錢。

顧瑩還有些猶豫,偏頭看許庭生。

老金又掏了張50的疊上。

許庭生微微點了點頭。

顧瑩低著頭伸手把錢接過去,鞠躬說:「謝謝。」

老金大剌剌說:「對嘛,給你你就拿著,怕個什麼勁,搞得跟我要睡你似的……別說我這帶著兒子呢,就算沒帶,這滿地的大洋馬,我也看不上你這樣的啊,要什麼沒什麼。」

顧瑩一張臉漲得通紅。

老金粗放慣了,沒那個細膩心思考慮顧瑩的感受,全無感覺的轉向許庭生說:「許老弟,你說老哥說的對不對?」

許庭生堅定的說:「對。」

顧瑩紅著的臉一下變成了委屈含淚,她低著頭,沒敢讓許庭生和老金看見。

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小金山在一旁跟著認真點頭說:「對。要什麼沒什麼。」

老金一巴掌巴過去:「你懂個屁。」

下午,老金、小金山、許庭生三個人又跑了。許庭生髮現兩件事:

一,跟老金這種人呆一塊,按他的方式思考和行動,很痛快,糾結猶豫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

二,明明老金什麼都看不懂,偏偏是他一路帶著許庭生混,而且總能被他找到好玩、有趣的地方。

三個人一直晃到了晚上。

夜晚的尼斯更加迷人多姿,華燈初放,車水馬龍,堤下是海浪輕拍著海岸,城市裡遍布五顏六色的霓虹燈,這座城市的夜,把熱鬧喧囂和寧靜寥廓突兀卻又完美的組合在了一起。

沿著海濱大道而下,來到了瑪麗尼埃爾海灣邊。

三個人選了圍繞在海灣邊上的一家小餐館吃晚飯,小餐桌就擺在海岸邊上,潔白的檯布上仿銀的餐具在燭光的照射下熠熠發光。

老金這回把點菜的任務交給了許庭生。

許庭生和英文不錯的服務員溝通了一下,沒有再鋪張浪費,點了包括尼斯色拉,法式黃油焗龍蝦在內的五六道菜,自然,還少不了小金山喜歡的大螃蟹。

至於酒,許庭生真的不敢跟老金喝了,也不忍心小金山年僅六歲就開始酗酒,就只點了餐廳自製的藍莓果酒和蘋果酒。

沒吃一會,顧瑩打電話過來,問許庭生在哪。

許庭生說:「你照顧其他遊客就好,不用管我們。」

顧瑩說:「今天爬山太累,團里遊客差不多都留在酒店休息,我快可以下班了。就等著看你們什麼時候回來。」

老金把電話接過去,說:「催個蛋,要麼你過來,請你吃晚飯。」

然後他把電話還給許庭生,讓許庭生給顧瑩說地址。許庭生報了英文地址,順便說了句:「不想來可以不來,不用勉強。我會把人送回去的。」

結果半個小時不到,顧瑩還是來了。

在瑪麗尼埃爾海灣這樣的氛圍下,但凡女人,總是顯得更好看一些,而且顧瑩似乎還專門打扮了一下。許庭生和小金山都誇了兩句。

這讓顧瑩看上去很緊張。

老金找到了新的灌酒對象,還好,果酒的度數不算高。

這一頓飯是許庭生結的帳。

打車把人送回酒店,和老金父子倆正式告別,約回國再見,他們上去以後,許庭生正準備離開。

喝得有點暈的顧瑩說:「你能不能陪我上去?」

許庭生說:「不會是你想睡我吧?」

顧瑩著急的搖頭,把手機拿出來給許庭生看裡面的簡訊。許庭生粗略翻了一下,發現是團里的一名四十多歲的遊客在騷擾顧瑩,簡訊內容一條比一條直白,連價錢都直接開出來了。

最後一條就是剛剛發的,遊客說:妹妹,你不在房間嗎?那我在門口等你。

許庭生說:「這怕什麼?不行告他呀。」

顧瑩猶豫了一下,說:「那樣我以後都接不到這個工作了。」

許庭生把手臂架起來。

顧瑩茫然的看他。

「挽上,我陪你上去。」

「……嗯。」

兩個人坐了電梯上樓,顧瑩的房間其實比遊客的房間要差不少,就是一個樓梯間模樣,門口果然站著一個有點猥瑣的中年男人。

許庭生白天見過對方,對方也見過許庭生和老金混在一起。

老金這個混世魔王留給團里其他遊客的感覺太可怕了,連帶著跟他混在一起的許庭生也讓人有些摸不著,進而不敢招惹。

微笑打過招呼,許庭生拿眼神示意了一下顧瑩挽著自己的手,說:「不好意思,我這先下手為強,剛泡上。」

說著話,顧瑩開門。

許庭生直接跟著顧瑩一起進了房間。

在房間坐了幾分鐘,許庭生說:「人應該走了吧?」

顧瑩說:「嗯。」

「再有事你就找老金。」

「好。」

「那我先走了。」

許庭生走到門口,身後的顧瑩說:「哎,你……」

「怎麼了?」

「明天我們去阿爾勒,你去嗎?」

許庭生想了想,說:「我就不去了。」

「嗯」,顧瑩想了想說,「你還會在尼斯呆上幾天吧?」

「應該會。」

「明天他們參觀完阿爾勒,就去別的地方,然後就有公司的專業導遊帶走了。我後天就回尼斯」,顧瑩有些緊張說,「我的意思,你接下來一個人的話,需要導遊嗎?不用錢的,就當是朋友、同學過來玩。」

許庭生笑了笑,說:「其實我來尼斯,是為了一個人呆幾天。你回來就回學校好好上課吧。」

有時候人和人相逢很簡單。

告別,其實也很簡單。

再遇見,幾率就很小了。

……

回到賓館,許庭生開機。

第一個電話有些意外,是張興科打進來的。

***

5500+就當我前天和昨天的都補了吧。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