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零三章 老金的方式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5-17 08:22  |  字數:6656字

第三百零三章老金的方式

男人姓金,金盛興。網

孩子叫金山。

晚飯,許庭生是和這對父子一起吃的。

反正他們看樣子也不著急回去。

找到海濱大道上的一家餐廳,許庭生覺得是時候該發揮自己的語言優勢了,正準備找個英文好點的服務員溝通,另一邊,老金已經光靠比劃和一張一張拍出來的小費把事情全搞定了。

第一個服務員拿著一疊小費回去後,其餘服務員輪番上來伺候。

「謝謝……你好……我愛你……」

蹩腳的中文一句一句的往外蹦。

誰說法國人傲慢的?

見者有份的分完小費,老金點了一堆海鮮和各種酒。轉頭看著已經在一旁看暈了的許庭生說:「你看,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從來都不是問題,要什麼文化?!」

許庭生竟無言以對,隨口問了一句:「老哥,你做什麼的?」

老金說:「挖煤的,在山西那邊開了幾個礦。」

許庭生知道自己碰上真土豪了。

看老金花錢的架勢,按說他根本不必跟這種團,弄個私人定製都沒問題,但人家不光豪,還土,還不愛附庸風雅,不了解也不在意那個,自個兒覺得痛快就行。

這彪悍的人生,多麼恣意暢快。

「你呢?還在讀書吧?」老金問許庭生。

許庭生說:「是,大二。」

老金說:「還真是學生仔啊,這樣,老弟你放心吃,估計你也沒什麼機會這麼吃的……敞開囉,老哥付錢。你這讀書還花爹媽錢呢,以後沒事別瞎跑,浪費錢。」

明明應該是很「自以為是」,略帶顯擺的一句話,聽起來卻只讓許庭生覺得爽直,真誠。

他應了聲:「好。」

菜上得很快。

真正愛吃海鮮的人,或者真正吃海鮮的地方,烹制工藝反而一點都不複雜,幾乎一概的下鍋用鹽水煮了就撈起來,原汁原味。

偶有幾道菜,是用白蘭地沌的。

但凡海鮮餐廳敢用這種烹制方式經營,恰恰能證明他們對自家海鮮的信心,不遮不掩,完全依靠的是海鮮本身的內容,鮮活,美味。

而那些花樣繁多,能把海鮮做出花來的,你去看……原材料本身大多不怎麼樣。

一斤多的大螃蟹,當中一刀切開,大塊大塊的蟹黃,加上成排的生蚝、碩大的龍蝦,……連許庭生這個不怎麼愛海鮮的人都吃得酣暢淋漓。

這裡應該是項凝的天堂,許庭生想著什麼時候能帶她來一趟。來了也不用逛什麼海灘,畢竟身材沒什麼可秀的,找一家海鮮餐廳把她扔裡面就好。

接著是酒,干紅、干白、香檳、白蘭地,還有並不出名的法國啤酒,法國居然連啤酒都有叫路易十三的。

許庭生也不是內行,正尋思著吃海鮮是不是配干白更好一些,老金已經上手了,上來一種給許庭生倒一種。這還不算什麼,關鍵他還每種給六歲的兒子金山抿一口。

「讓孩子長長見識。」老金說。

一頓飯吃了兩個多小時,許庭生和老金兩個人喝得七葷八素,差點沒把同樣喝得搖搖晃晃的金山扔店裡,當爹的結完賬到門口才想起來……

「**,我兒子呢?……我相機還在他那裡呢。」

許庭生也不知道他事實上突然想起的,到底是兒子還是相機裡頭那些照片。

打車把老金父子倆送回旅遊團住的賓館,個子嬌小的女導遊正坐在酒店大堂哭,看見老金回來,一方面鬆了一口氣,另一方面還得憋著敢怒不敢言,委屈的在一旁抽抽搭搭抹眼淚。

許庭生和老金交換了手機號碼。

「下回老哥路過岩州的話記得告訴我一聲,我招呼你。」一頓飯吃了人家那麼多錢,好幾萬,許庭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你招呼得起啊?」老金直接說。

「我儘力了,請老哥吃碗面也是招呼,對吧?」許庭生笑著說。

「有意思。沖你這句話,我來一定找你。」老金眯著眼開心的說。

臨上電梯,老金按住電梯門,轉頭喊了一句:「對了,那個,明天……不一塊玩了啊?」

「啊?到時候看吧」,許庭生苦著臉說,「我估計真喝不太下了。strong/strong」

然後揮手道別。

許庭生走到酒店門口的時候,女導遊有些膽怯的追上來,輕輕扯了扯許庭生手臂,小聲說:「你好,你也是來旅遊的吧,請問,我能求你件事嗎?」

許庭生說:「幹嘛?」

女導遊說:「我想求你別帶他到處跑了。我這兩天都快嚇死了。」

許庭生啞然,心說:姑娘你弄錯了吧,今天明明是他帶著我到處亂跑啊。

看老金今天那架勢,雖然一句英文不會,但就憑他那股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敢去走去試的勁頭,他能自己帶著兒子輕鬆把法國走遍。

早十幾二十年,所有人都在摸著石頭過河的時期,國人創業真正的黃金時代,不可否認,確實有很多人就是這麼試著、闖著就成功了的。

老金應該是十五六歲就在外打拚,然後幸運又必然的成了其中之一。

這是他的性格決定的,敢拼敢闖。

反過來,有些人讀了十幾年書,讀了大學讀碩士,然後這個不好意思,那個為難尷尬,出門在外,實際還不如他們沒讀過幾天書,連普通話都說不好的爹媽管用。

看了看小導遊還掛著淚花的大眼睛,花了一臉的妝,許庭生笑著說:「放心,我肯定不給你搗亂,你自己注意看住他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