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百章 半屋春光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你想……什麼?」李婉兒問。 「現在是2004年11月,05年7月左右我會再來一次米蘭,如果到時婉兒你還是跟現在完全一樣的想法,為我生一個孩子吧」,許庭生說,「我不能保證其他太多,...

第三百章半屋春光

李婉兒一定想不到的一件事:這一刻,許庭生其實比她更想要這個孩子,一個秘密的,不為人知的孩子,傳承他的血脈。

許庭生的思想中,保留著國人幾千年來最重要的一個傳統觀念,血脈延續,這也是他前世最大的幾個缺憾之一。

若前世其實是另一個世界,那麼那個他,其實已經永遠無法向已故的父親交代——獨子不能傳承,一脈斷絕。

那麼,重生這一世呢?

這一世重生而來,許庭生其實一直在恐懼。他本就不是一個內心無比強大的人,否則前世種種,他也就不會放棄和退縮。

首先,許庭生恐懼被覺察,暴露……

那樣他最好的結果,或許就是被終生軟禁和隔絕——這還只是最好的結果。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他會被榨乾價值,然後被毀滅。

他小心翼翼,但是依然難免恐懼,不知哪一天厄運會突然降臨。

為此,許庭生甚至已經準備好,在有朝一日基礎足夠之後,要去做一些錯誤的決定,去經歷一些失敗,以免被有心人察覺,他行無差,舉無錯。

其次,許庭生在恐懼一個時間點,2015年,他從前世重生而來的那個時間點。

他不知道,當自己重生的腳步走到那一天,那個時候,會發生什麼?

是作為不應存在的異類,不可逆轉的死亡?憑空消失?……還是最輕的,他在失去預知能力之後,會不會重新變得平庸……

然後可能守不住他這十幾年間獲得一切,甚至因為懷璧之罪遭遇危險。

所以,當李婉兒提出這件事,她向許庭生要一個孩子,就等於提醒了許庭生,你還有一件這麼重要的事情沒做——留下血脈傳承。

而當她描繪了她和孩子在米蘭相對自由卻隱秘的生活之後,許庭生再無一絲遲疑的心動了,準確的說,是他在那一刻就已經決定了,他要這個孩子。

他會儘可能秘密的給這個孩子很多,而這個孩子,將會是永遠的秘密。

在許庭生一閃而過的計劃里,除他自己和李婉兒之外,這個世界甚至只有一個人應該知道,也可以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許爸許建良。

其餘包括許媽、妹妹許秋奕,黃亞明、付誠……許庭生都不會告訴他們。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許庭生找不到比李婉兒更合適的人,更恰當的時機。

她將從此長居國外;她現在的情況,等於沒有了親人,不會被打擾和左右;她不打算再嫁,習慣並且甘心孤獨和平淡;她別無所求……

而且,她是個很好的女人,相貌、性格、品質……方方面面都無可挑剔。

而且,她愛許庭生,這件事,有一個他們共同的孩子,對她而言是那麼美好的一件事。而某種程度上來說,許庭生也喜歡她,錯過本就是遺憾……

而且,很重要的一點,她幾乎不會影響和傷害到項凝。除了許庭生要背負一個秘密,也許還有一些負罪感。

至於項凝,她今年十五歲。

一方面許庭生並不希望她完全脫離她自己的,作為一個普通人的生活,比如在她十八歲,二十歲之前去結婚生子,不要……她應該去上高中,去上大學,除了生命里更早的出現那個呵護著她的大叔,她應該像前世那樣活得自由、快樂。

另一方面,在2015年那個時間點之前,哪怕項凝願意,許庭生也不敢讓項凝生下他們的孩子。因為項凝和孩子,都註定無法像李婉兒這樣被隱藏起來,許庭生也不會這麼做。

若那一天真的發生什麼,許庭生寧願項凝傷心一場,然後還擁有之後那麼長的一段屬於她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帶著許庭生的孩子,終身受他負累。

所以,這一刻,許庭生想要這個孩子。

……

但是現在,他們遇到了一個難題。

許庭生和李婉兒遇到的這個難題,懷孕這件事,常常是你不想的時候,甚至擔心著,怕著的時候,稀里糊塗一發命中,然後倒了大霉,麻煩一堆。

而當你終於一天開始認真期待,做好準備,辛苦努力去耕耘……沒準就大半年沒有反應……

這事兒其實誰都拿不準。

李婉兒提的幾個建議似乎都違背了她自己的初衷……那樣,不就等於情人?

許庭生趁著李婉兒在思索「生命創造」這個深刻話題,重新退回到一邊躺著,稍稍冷靜了一下,突然想到然後問了一句:「對了,你算過時間了嗎?」

「啊?什麼?」李婉兒回過神,扭頭……看她的神情,似乎對這個問題感覺有些意外。

「你,那個……的時間,然後安全期,危險期什麼的。」許庭生鬱悶說,「你不會不懂這個吧,然後做了要孩子的準備過來,就沒去算一下?」

「我,我以前沒想過要生孩子,不想要,然後結婚後不久就跑出來了……就,就沒怎麼注意了解這個。剛剛,忘了。」

這個女人似乎覺得自己想懷就懷,想生就生。決定也是剛剛才做的。

「……」,許庭生無語了片刻,然後說,「那你現在算算吧。」

李婉兒真的凝神在想,仔細琢磨、計算了一會,說:「好像過一兩天就來。」

許庭生無奈說:「那,安全期……怎麼懷?1

從來男人都是擔心危險期居多,這回許庭生叫安全期給弄死了……而且過兩天就來,來了就好得些天,之後又安全期,……

許庭生鬱悶。

李婉兒則失去了勇敢下去的立常

這一夜,她的心理建設有過周折和改變,但是有一點始終沒變,就是都建立在「要一個孩子」的基礎上,沒了這個立場,繼續下去……

就違背了李婉兒不做情人的初衷。

她本來就不是勇敢的人。

片刻的窘迫和猶豫過後,李婉兒擁著被子坐起來,尷尬說:「那,那我先回去了。你……以後還會不會來,我是說,孩子這件事。其實我,我好像在勉強你。你以後,不會來了吧?」

懊惱和苦澀總是有的,可是情況就是這樣了,也只能怪「運氣」。

許庭生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李婉兒略微詫異的看著他,不懂他的意思,不明就裡的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可能會因為她……不想。可是對不起,我這樣想,明明知道,卻還是打算勉強你。因為我剛剛那樣去想了,覺得有一個我們的孩子陪著我……那樣可能就是我未來人生最美好的狀態。」

「我知道,其實我也一樣很渴望那樣的美好,就像你描繪的那樣。我剛剛聽入神了」,許庭生誠懇的說道,「我很喜歡孩子。」

「嗯,我早看出來了。雖然明明你還那麼協…我想不通……可是我看得出來。」李婉兒有些得意的說。

許庭生有些尷尬的接下腮以剛剛,其實,我想的……我有希望要一個孩子。和你。」

「……,你說的,是真的?」

李婉兒欣喜和害羞之餘,才發現許庭生說的是剛剛,所以她說:

「那現在怎麼辦?你還會不會來。還有……她,有沒有事?你放心,我不會影響你,也不會傷害她。我可以不再見你……最多,你半年、一年來一次,就看看孩子。」

關於項凝,這個問題其實許庭生沒辦法跟李婉兒解釋,他跟自己都無法清楚的解釋。

許庭生避開了項凝這個話題,認真說:「現在我冷靜了一些,但是決定沒有變。你的話,我剛剛聽出來,你好像也是臨時匆忙做的決定,我在想……」

許庭生停下來計算了一下時間和安排。

「你想……什麼?」李婉兒問。

「現在是2004年11月,05年7月左右我會再來一次米蘭,如果到時婉兒你還是跟現在完全一樣的想法,為我生一個孩子吧」,許庭生說,「我不能保證其他太多,更無法保證時間和陪伴,但我會在這個前提下盡我所能去照顧你和孩子。」

「……嗯。那我等你,我想我不會改主意的,我不會。」李婉兒笑著回應,她沒有去問時間相關的問題,眼下不行,然後她需要時間考慮,許庭生說的合情合理。

這件事有了約定,房間里的氣氛反而尷尬起來……接下去怎麼辦?

繼續?在肯定不能懷上的情況下繼續那啥的話,李婉兒沒有了立場,違背初衷,許庭生其實也差不多……難不成跟自己說,就當先搞場演習?磨合一下?

李婉兒先開口,說:「那,那我今晚先回去了。我的……衣服……你幫我一下。」

說到衣服,李婉兒把被子提了提,把自己蓋嚴實,這身衣服其實讓她很尷尬,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她指了指在床腳的襯衫和外套,她自己沒法起身去拿,只好叫許庭生幫忙。

許庭生坐起身想了想,看了時間,說:「現在三點多了……要不,你留下來吧。」

李婉兒看了看許庭生,猶豫了一會,低頭然後搖頭,窘迫說:

「不行,我跟你說過的……我不當情人,為了要孩子,才可以。你別笑我,我知道這麼說好像自欺欺人,很傻,可是我真的還沒辦法說服自己。」

許庭生笑著解釋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就純粹的睡覺,你靠在我懷裡睡幾個小時,然後天就亮了。你不是說想靠嘛,沒有過。」

李婉兒看著許庭生的眼睛。

「我想對未來要為我生孩子的女人好一下,心疼一下,可以嗎?」許庭生燦爛的笑著說。

李婉兒也笑起來,那種幸福感簡單而且明顯,她無聲的點頭,然後把身體縮回被子里。

許庭生跟著躺下去,把一支手臂攤開。

李婉兒沒有靠過來。

「怎麼了?」許庭生溫聲問道。

「我的……衣服。」李婉兒小聲說。

「……,挺好看的啊,我剛剛已經看過了。」許庭生笑著說。

李婉兒氣鼓鼓的瞪了他一眼,說:「我忘了帶睡衣,怎麼辦?」

「我帶了兩套,拿一套給你,可能大了點,你湊合穿一下。」

許庭生起身,一邊在包里翻找睡衣,一邊隨口問:「對了,你這套衣服……什麼時候準備的呀?」

他之前就發現這一次的李婉兒好像不一樣了。

她學會了一些以前不會的東西,雖然還是放不開,但若是跟那次在盛海的她自己相比較,這次的她簡直「妖精」……不管從衣著,動作,語氣,全部都有不小的變化。

「我堂姐買的。」李婉兒小聲說。

許庭生材信息,李婉兒這一晚已經兩次提及了她的堂姐。

「除了買衣服,堂姐都教了你哪些東西?」許庭生好奇的問道。

「礙…沒,沒有。」李婉兒說著沒有,但她的表情分明在說有。

過了一會,似乎醞釀了一下,做了什麼決定。

李婉兒說:「其實還有……」

許庭生說:「還有什麼?」

「一些……動作。」說完,李婉兒抬眼看了看許庭生,先由仰改為俯,然後招手讓他回到床上,小心翼翼的伸手過來抓了許庭生的一隻手。

那隻手被放在腰間。

然後,有著十年瑜伽功底的,被子底下的人,像是浪里的小船,隨風浪起伏、搖擺……生澀的曲折起伏……那艘船兒在風浪里盪啊盪……

她本想著,慣著正年少熱血的他一下,就一下,不能給看,就讓他去感覺……

可是,柔滑的被子從身上滑落了下來……

李婉兒抬頭看許庭生一眼,他在看。

李婉兒面色緋紅,艱難……窘迫不堪,但是,咬著嘴唇,強忍住羞愧和屈辱感,她讓小船繼續搖擺,搖得人心神蕩漾。

許庭生用壓在嗓子眼裡的聲音說:「堂姐教得真好。」

李婉兒倏然停下,慌忙拉起被子蓋住自己,伸手掐了一把許庭生腰上的軟肉,說:「不要笑我。這麼老……做這種事。」

許庭生說:「沒有笑。還

章節不完整?請飛su中wen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或訪問址:/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