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九十八章 再也不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準確:欺負。 李婉兒說:「許庭生,你欺負我吧,怎麼欺負都可以。」 單是這句話,就足以讓許庭生血脈噴張…… 現在再加上她的神情、語氣…… 還有身上那件薄紗質地的衣服……<...

第二百九十八章再也不見

唐雨菲其實說中了很多事。

拿apple來說,許庭生先前與她獨處的時間是最多的,兩個人的關係也最接近。也就是說,兩個人是最可能發生點什麼的,但是事實……沒有。

幾乎一點這方面的情況都沒有。

許庭生扛不住李婉兒,也對陸芷欣使過壞,但是偏偏對最親近的apple沒有。

原因其實就是就是唐雨菲說的,責任太大,許庭生怕,怕到沒想法。對於apple,許庭生如果碰了,在他的概念里,他就會娶她,……

他會在她最艱難的時候陪伴、守護她,但是還沒做好完全承擔這份責任的準備。

所以,在有空間距離的時候,許庭生對apple可以肆無忌憚,也會有想法,夢裡都出現過,偏偏呆在一起的時候,他小心翼翼克制,最後幾乎可以做到自然而然沒有太多衝動。

另一個類似的情況是吳月薇。

當然,兩個人純潔得就像是他們一直都還停留在初中時代的教室里,沒有出現過任何旖旎的狀況。

而如果那樣的狀況出現,答案會是跟apple一樣,許庭生會怕,會克制。這個女孩也是一樣的,他碰了,就得娶,就會娶。

至於陸芷欣,她和apple、吳月薇都不同。

apple和吳月薇的情況,許庭生如果真的提出來要,她們就會給。而陸芷欣,她是獨立和理性的,她其實比許庭生更能控制局面。

所以許庭生敢放任自己偶爾放肆的跟她鬧一下,知道不會出事。要出事也是她一腳踹死他,或者報警……

至於李婉兒,她才是最特殊的。

那一次若不是她說了那句話,許庭生已經剋制不了……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許庭生存在很多男人都有的一個觀念,當時對李婉兒,他幾乎完全沒想到責任這個詞。

她有過經驗,結過婚,許庭生的心理負擔就小了很多。

而且不可否認,從適當的年齡以及其他各個方面來說,李婉兒確實是許庭生見過的女人里最有吸引力,最誘人犯罪的。

許庭生能抵抗他眼中的小女孩們,卻很難抵抗李婉兒。

李婉兒用的一個詞其實很準確:欺負。

李婉兒說:「許庭生,你欺負我吧,怎麼欺負都可以。」

單是這句話,就足以讓許庭生血脈噴張……

現在再加上她的神情、語氣……

還有身上那件薄紗質地的衣服……

堂姐的眼光其實不怎麼樣,選的那套情趣內衣很俗,可是有些衣物,就是越俗越引人犯罪,這種時候,誰要什麼精緻高雅?越三俗越好。

這麼「俗」的一件衣服,穿在淡雅、溫婉如謫仙的李婉兒身上……

李婉兒的神情和衣著形成了無比強烈的反差。

她的神情羞澀、艱難、窘迫,還帶著一種逆來順受,勉強自己的屈辱感,臉上淚痕未乾……

她的衣著,魅惑、放.盪、羞恥……

若是這一場景出現在半個月前,許庭生不會再多想任何東西。這倒不是說他不打算負任何責任,只是,終究沒那麼嚴重……

可是,這半個月時間,發生了許庭生重生之後最美好的事情,他知道了小項凝的心意,他的項凝要回來了。

而apple,她似乎已經徹底走出陰影。

許庭生正在做迎接項凝回到身邊的準備。

……

李婉兒有些茫然的靠在床上,看著床頭坐在那裡吭哧喘息的許庭生。

她終於還是拉起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李婉兒的勇氣也用盡了。

她要面對和對抗的其實是兩個人,一個是許庭生,她要在他面前放下自尊和羞怯,一個是她自己,持原先立場的那個她,無法接受這種行為的那個她。

心裡的另一個聲音,屬於她原先立場的那個聲音已經在輕響,在說她,在指責:「李婉兒,你在做什麼?你,恬不知恥……」

「恬不知恥嗎?……可是我是真的喜歡他,他就要走了,我想爭取一次,錯就錯了吧。」

李婉兒在跟自己辯解。只有她自己清楚,如果讓面前這個人就這樣走了,從此再無關係,她寧願……被千夫所指。

若不是許庭生要走,若不是看到那張機票,再加上兩個人先前的經歷和心理鋪墊,包括那一次幾乎越界……李婉兒絕不可能這麼做。

她是一個含蓄、內斂、恬淡,甚至矜持過頭,而且習慣了的女人。

多少年了,寡淡如水,她連自我剋制都變成自然而無了。

或許還有一個原因,來自堂姐。她灌輸給李婉兒的那些東西,教她的,讓她每每想到都臉紅心跳,滿滿全是羞恥感。

但是眼見為實,李婉兒看得到堂姐夫在堂姐面前的服帖、忠誠、疼愛,甚至到「卑躬屈膝」的程度,堂姐告訴她,這些都是她在床上爭來的,她那樣……讓他迷戀,離不開。

李婉兒不敢奢望許庭生服帖,但是她也想爭取,她沒有別的辦法。

許庭生聽到抽泣聲,轉頭。

「你上次……這次,不喜歡我了,還是生我氣……還是嫌棄我結過婚不幹凈?」李婉兒把被子拉倒脖子那麼高,兩手緊緊揪住,面色艱難的問道。

許庭生繞到床頭蹲下,替她擦了擦眼淚,說:「沒有,你是我遇見過的最有吸引力的女人,我上次,還有剛剛的反應,你也都看到了……」

說完,許庭生尷尬的笑了笑。

李婉兒說:「嗯,那為什麼……」

「你先告訴我為什麼,你會突然……你今天晚上明明剛說過,你決不當情人的。」許庭生說。

「我」,李婉兒猶豫了一會,說,「我不當情人,其實,其實……我今天是想,如果我能給你生一個孩子,我就可以把你留在身邊了。我不當情人,我想當你妻子。」

李婉兒就這麼坦白了,心機這個詞,果然還是離她那麼遠。

許庭生苦笑,不知如何回應。

李婉兒說:「該你說了。」

許庭生說:「我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放棄過自己最珍惜的人,她……。」

李婉回來了?」

許庭生說:「嗯,快了。」

稍稍落寞了一會,李婉兒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她朝床鋪里側挪了挪,說:「你躺上來好不好,你這樣說了,我們肯定不會了。我就是……

章節不完整?請飛su中wen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或訪問址:/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feisuzhongwen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