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九十五章 溫情最是平常處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5-13 01:17  |  字數:4053字

第二百九十五章溫情最是平常處

米蘭城的頂級商業區似乎都只是為了炫耀與享受準備的,缺乏平常生活的氣息。-79-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李婉兒要帶著許庭生繼續沿街走下去的時候,許庭生問她,這裡難道沒有屬於日常生活的街區,李婉兒說,當然有,你想去看看嗎?

許庭生說:「我想看到你把生活安頓下來。看你安頓好,然後我再走。」

李婉兒沉默了一下,抬頭時『抽』了『抽』鼻尖,說:「不許裝作對我很好。那,我挽著你的手吧,我想了一晚上,覺得至少應該不會像是阿姨。」

說著話,她把手臂穿過許庭生的臂彎,緊緊挽住。

「怎麼可能像阿姨」,許庭生笑著說,「大嬸你也太自信了。」

李婉兒氣鼓鼓的在許庭生手臂內側擰了一把,那位置容易生疼,疼得許庭生叫出聲來,周圍一群老外側目,然後善意的笑。

「看來還是像情侶多一些,至少他們是這麼覺得的」,許庭生說,「那就挽一會,待會我得幫你拎東西。『女』人逛街的時候,男人就是干這個的吧?」

李婉兒想了想,似乎別人確實都是這樣的,只是她沒有過,所以她說:「好。」

李婉兒之前回國待了一段時間,加上剛剛搬家,要買的東西其實不少,他們甚至還買了一袋米,和幾罐中式的醬料。

許庭生的西服外套拿在李婉兒手裡,這是李婉兒拿著的唯一一件東西,而許庭生的手上,懷裡,肩膀上,全是東西。

他看得出來,這一路的李婉兒,很快樂,有一種幸福洋溢的感覺。

兩個人回到李婉兒的新居大概是夜裡九點多,近十點。

到了自家『門』前,李婉兒才又重新局促起來。

許庭生進屋放下東西之後直接進了衛生間。

李婉兒找了衣架把手上他的西服外套掛起來,她仔仔細細的,想把西服捋得平整一些,就好像它會掛在這裡很久一樣。

她忘了,那個人其實不會留下。

整理衣服的時候,李婉兒的指尖在西服內置的那個口袋外面觸到了那張機票,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機票拿出來看了。

2004年11月15日,明天,下午,義大利米蘭——法國巴黎。

他要走了。

就這一下,心口彷彿被堵住,李婉兒突然才發現,自己咬牙切齒狠下的決心,似乎還是敵不過手上這張小小的紙片。

她怕自己就這麼投降,放棄堅持,所以反而急著想找許庭生說話,表達她不屈服的決心。strong/strong

李婉兒看到許庭生的時候,他正站在一條凳子上,把衛生間的舊燈泡拆下來,放在小窗台上,然後他把嘴裡咬著的小紙盒拿下來,拆開,取出來一個新的燈泡,……

「怎麼,那個……燈泡壞了嗎?你什麼時候買了新的?」

李婉兒一下忘了去說她本來想說的,問了句很平常的話。

「下午我把你這裡的燈全都試了試,其他都還好,這個也不能說壞了,只是偶爾會閃,怕用不久。我就想乾脆先給你換好,要不我走了,你自己不一定會。你說燈?就剛剛跟在你後面的時候買的。」

因為沒有拉電閘,許庭生一邊平常的說話,一邊小心翼翼的將新燈泡安上。

燈亮了,柔和的暖光,他看了看,拍了拍手,從凳子上跳下來,又把舊燈泡裝進盒子里放好,然後才扔進垃圾桶。擦過踩腳的凳子,靠牆擺好。

這不過是最平常的生活場景,李婉兒卻一直很入神的看著,深陷其中。因為這樣子,好像就是生活,她希望的,有他在的生活。

「原來他下午就已經把這裡的燈都試了一遍……」李婉兒想著。

依賴和眷戀其實都早已經種在心裡,然後像是藤曼在瘋狂的生長,將人越纏越緊。

眼前的這個男人曾經展示過他無賴可愛的一面,李婉兒在那個他身上,找回了青『春』少『女』時代嚮往但是缺失的感覺,愛上一個的『激』情,還有怦然心動的微妙。

然後還有他的成熟和強大,讓她又有了依靠和被保護的感覺。

就如那一天,她只是看見他的名字出現在輓聯一角,就覺得安心,就知道自己不用再撐,換他來。

而現在這一幕,最簡單處的溫情,其實反而最讓她不舍。

李婉兒願意當這個男人的附庸,哪怕為此失去自己,做一個賢惠安靜的家庭『婦』『女』,伺候她的男人,煮飯,洗衣服,在他回家時給他遞上拖鞋,為他把衣服掛好,……

她會每天把他整理得那麼好看,他本來就好看,她可以在坐在家裡等他回來的時候想像自己被所有人羨慕,然後開始計劃他明天要穿的衣服,……

除了……

第三者,外室,情『婦』……這些詞突破了李婉兒的道德底線,她從來不曾放肆的生活,怎麼接受?

而他,沒給她任何緩衝的空間和時間,水到渠成的過程……就這麼直接,咄咄『逼』人……李婉兒甚至因為這個有些氣惱。

許庭生出來看見她在發愣,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說:「李婉兒,怎麼了?」

李婉兒有些局促的說:「沒,沒事。」

「那就好,獨立生活了這麼久,照顧自己應該沒什麼問題吧?以後要照顧好自己」,許庭生說,「看看還有什麼我能做的,回頭你找工人還得『花』錢。」

李婉兒說:「沒有了。許庭生……」

許庭生說:「怎麼了?」

李婉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