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九十四章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一塊。 「對,超級球星。我的偶像之一。」 「……,我說怎麼你像小孩一樣。那你現在……」 「我想要個簽名,能合影就更好了。所以,我們進去再吃一頓吧?」 李婉兒看著突然就那...

第二百九十四章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因扎吉

黑手黨的存在和兩部《教父》的廣為傳播給了人們義大利人兇悍的印象,其實如果把西西里島一帶拋開,大部分義大利人很好對付。(好看

二戰盟軍俘虜義大利軍隊輕鬆愉快到麻木,毫無勝利的興奮可言。

他們甚至會乖乖自己走進戰俘營,然後把人數點清楚上報。

在北非戰場,他們作為戰俘甚至不需兀當然,在這樣疏於防範的的情況下,他們其實也在戰俘營里嘩變過,並且成功逃脫。

脫逃之後的數千義大利戰俘跑了幾十里地,在沒有受到任何威脅的情況下……主動加入了另一個戰俘營。

原來他們之所以嘩變脫逃,只是因為聽說相隔不遠的這個戰俘營有義大利面吃,而自己那邊沒有……想換個福利好點的地方呆著而已。

感謝義大利人吧,要不是德國有這樣的豬隊友,二戰盟軍要打敗希特勒恐怕會難上不少。

許庭生憑著抄在紙上的義大利文找到地址,然後輕車熟路的對付完兩個他十分熟悉的義大利佬,開了一堆苛刻的條件,掐准他們的底線,留時間讓他們去思考。

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打開中國市場遠比眼前的利潤重要。

所以許庭生知道,明天,在自己離開之前。他們一定會答應自己的條件。

為了給他們製造壓迫感,許庭生甚至故意讓他們的人帶自己去買了明天飛法國的機票。

許庭生找到李婉兒的時候她已經開始自己搬東西,倔強的沉著臉不理會許庭生,自顧自的抱著東西往樓下走,……

其實,從早上一直到現在,許庭生都還不明白,自己是怎麼得罪的她。

眼下情況看似也沒法問,許庭生只好老老實實扛了別的東西跟上。

李婉兒找到的新居離得並不遠,幾乎一樣的建築和房間,就在同一個街區,隔了兩條街道。

有一類人,她們不喜歡生活有太多變化。李婉兒是其中之一。

許庭生對此有些擔心,問了好幾遍,李婉兒才跟他解釋,搬到那邊之後,不論是去制衣工坊的路,還是去學校的路都變了,如果真的有人來,在原址街道怎麼也守不到她。

許庭生這才安心。

李婉兒在義大利呆了六年,積累下來東西不少,尤其畫稿和布料之類的很多,兩個人慢慢騰騰的搬了整一個下午。

當最後一件東西被擺上它合適的位置,李婉兒也告訴許庭生,她已經聯繫過老師,會繼續原先的工作。

如果說李婉兒在米蘭安頓下來,是許庭生給自己的告別時間點的話,那麼,其實是時候了。

不必等明天。(好看棉花糖

房間安靜得只剩呼吸的聲音,癱坐在沙發上的兩個人都在猶豫怎麼開口。

許庭生說:「我……」

李婉兒深吸一口,呼出去,有些不自然的說:「一起吃個晚飯吧,然後我帶你逛逛米蘭……剩下的,剩下的之後再說。」

這一次是許庭生誤會了,他以為李婉兒的意思是,她已經知道自己準備離開,準備說什麼。

猶豫了一下,許庭生說:「好。」

《最後的晚餐》收藏在義大利米蘭聖瑪利亞德爾格契修道院。

李婉兒帶許庭生去的餐廳離那兒不遠。

終於一次,許庭生髮現義大利料理其實還是蠻不錯的……

看他一邊吃一邊不停地驚嘆,李婉兒禁不住有些好奇的問道:「你以前到這邊都沒試過找一家好點的餐廳嗎?」

許庭生搖頭,說:「關鍵找到了也看不懂菜單。」

「那你之前來義大利都吃什麼?」

「麥當勞。我中午吃的就是麥當勞。」

「……我在想,如果你去法國呢?」

「去過,還是麥當勞。」

終於,臉色陰鬱了一整天的李婉兒笑了。

吃過晚餐,李婉兒帶著許庭生穿行米蘭城繁華的街道。這或許會是她未來一直生活的地方,到四十歲,甚至到老,卻不知道,他還會不會來。

就像一般大城市一樣,米蘭的街道也有高樓林立。

值得慶幸的是這裡有許多建築都是大理石材質,再加上精緻的裝飾,讓它們看上去仍舊透著高貴氣質。

真正讓義大利沒有辜負文藝復興的建築其實是教堂。前世給學生們講了不知道多少次《文藝復興》的許庭生很感興趣,很想進去好好看看。

但是,家裡明明就擺著《聖經》的李婉兒,怎都不願意走進去。

這讓許庭生很是糊塗。

他問,李婉兒不吭聲。

他再問,李婉兒冷淡的說:「現在我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需要懺悔。」

然後許庭生就更糊塗了。

兩個人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著名的蒙特拿破崙大街。

蒙特拿破崙大街的建築相對不那麼高大一些,路面也不算寬闊,但是它很漂亮,踩著石板路,感覺就像走在一條幽雅的小巷。

當然它最大的特色其實是貴,很貴。

這裡幾乎雲集了大多數世界頂級時尚品牌的高級精品店,許庭生前世匆匆忙忙來過一回,確認自己真的很窮之後空手而回。

這次他再來,發現自己其實還是太窮。

當然這一次其實比上次好不少,肯咬牙閉眼的話,也能給家人朋友帶一些來自米蘭的高檔禮物,但是許庭生同樣不計劃買任何東西,他還有好幾天的行程,不想背著沉重的行李奔走。

李婉兒阿瑪尼精品店裡倔強的堅持,要給許庭生買一身的西服,許庭生穿了說:「好像沒你做的好看。」她才終於不再堅持。

那一刻她本想說:「那我再給你做幾套。」

但是想到這句話背後的意味,李婉兒忍住了。

……

這一晚本就興緻不高的許庭生被李婉兒古怪的情緒弄得更加鬱悶,兩個人一路沉默,直到,他看到一輛車在一家高檔餐廳外面停下,然後從車上下來一個人。

「我去……因扎吉啊!我去……」

自言自語,稍微愣神過後,許庭生一邊興奮的大聲喊著「pippo,pippo,superpippo……」,一邊飛速的朝餐廳門口跑去……

因扎吉轉頭看了一眼,微笑,然後走進餐廳。

許庭生被門口的迎賓壯漢攔住了。

不論許庭生說什麼,比劃什麼,他都指指自己的耳朵,微笑搖頭。

李婉兒上氣不接下氣的趕過來,一手搭住許庭生肩膀說:「你怎麼了?」

「因扎吉……你知道嗎?」許庭生問道。

李婉兒搖頭。

「……,你居然生活在米蘭。」許庭生唉嘆一句,在高樓之間環顧一圈,指著一副因扎吉的大幅廣告,說:「就是他,我很喜歡他的。」

「球星?」李婉兒之前問過許庭生,知道他對義大利的印象中足球佔了很大一塊。

「對,超級球星。我的偶像之一。」

「……,我說怎麼你像小孩一樣。那你現在……」

「我想要個簽名,能合影就更好了。所以,我們進去再吃一頓吧?」

李婉兒看著突然就那麼孩子氣的許庭生,禁不住有些寵溺的笑了笑,轉身嘰里咕嚕跟門口的迎賓說了一大堆話,……

「怎麼樣?」許庭生焦急的問道。

李婉兒搖了搖頭,說:「他說你進去也找不到那個因扎吉的,而且餐廳不會允許其他賓客去打擾他用餐,這樣很不禮貌。」

許庭生想了想,說:「那我在這等一會好了,反正逛街也累了,就當休息一下。」

「那我陪你。」李婉兒說。

兩個人在離門不遠的街邊找了一張長椅坐下來,在米蘭繁華喧囂的街頭,一邊等候,一遍聊著天。

也許因為剛剛那一幕,孩子氣的許庭生,淡化了李婉兒的沉重和糾結,她的情緒好了不少,看許庭生的眼光也變得更有光彩。

「我沒想到你還會追星,感覺很幼稚,有點不像你。」李婉兒笑著說。

「不一樣氨,許庭生解釋說,「因扎吉和亨利這些人,他們更主要的意義其實不是我喜歡的球星,而是陪我走過青春記憶的人,當他們老去,退役……也正是我向青春告別的時候。」

興奮之下的許庭生其實說漏嘴了,好在這些話同樣可以被理解為對未來時間的推算。

李婉兒沒有察覺,笑著說:「可是你才二十歲。」

許庭生恍惚,那些告別青春的感慨,似乎真的不必了,二十歲,他正青春,因扎吉和亨利,也正當年,正大殺四方……

「這一次到向青春告別的時候,我會是怎樣的我?」許庭生想著。

李婉兒打斷了他的思緒,說:「你自己也踢球嗎?」

許庭生說:「嗯,踢。」

李婉兒說:「那你厲害嗎?」

許庭生說:「當然。」

為了證明自己真的厲害,許庭生興奮的對李婉兒描述他在岩大對漸海科技的比賽中的表現,怎樣力挽狂瀾。聽著他滔滔不絕,自吹自擂,看著他得意洋洋……

李婉兒彷彿又一次見到了那個她念念不忘的「小混混」,只是他,那個不靠譜的傢伙,無關一個成功的年輕富豪。

那個「小混混」,才是李婉兒真正那麼留戀、不舍的許庭生。

因為這個,當許庭生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沒有可以給因扎吉簽名的東西和筆的時候,李婉兒主動說:

「我去幫你買……放心吧,這邊我很熟悉。然後我會義大利語,問人也方便。」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眼下似乎確實只有這麼一個辦法,自己還得留在這看著。

「那這樣,你幫我買一支簽字筆,還有一件米蘭的球衣,紅黑箭條衫,9號。附近找找,沒有就算了,別走太遠。」

許庭生給李婉兒描述自己要的球衣,又叮囑了兩句。

李婉兒仔細聽完,起身說:「嗯,你放心,我很快就回來。」

看著她一路小跑鑽進遠處的人流,背影和腳步,許庭生突然有一種感覺,她根本不是李婉兒,這哪像三十一歲的李婉兒啊!

李婉兒說了很快,但是其實去了挺久。

好在當許庭生隔著玻璃門看見因扎吉正朝門口走來的時候,她也剛好氣喘吁吁的回到了許庭生面前。

「還,還來得及嗎?」

李婉兒一邊上氣不接下氣的問許庭生,一邊將一支簽字筆和一個紙袋遞給他。

「嗯,正好。謝謝你。」

許庭生把筆帽摘掉,然後掏出球衣……

然後,他就傻了。

是球衣,是9號,是箭條衫,但是,不是紅黑色,是藍黑色的,不是ac米蘭9號因

章節不完整?請飛su中wen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或訪問址:/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飛速中文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