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九十三章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后, 「兩次?」她眼睛明亮說,「那說不定,我們之前還在米蘭的街道上擦肩而過過。嗯,真的沒準呢。」 這句話讓許庭生有些恍惚,李婉兒以為的之前,是2004之前,而許庭生也沒法問:2011年...

第二百九十三章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許庭生

這一晚更難入睡的人其實是李婉兒。

按說之前一段時間屢生變故,身心俱疲,這一天一夜又經歷長途飛行,一直沒睡,她應該很累很困,但是她心裡有事,而且這件事是那麼的讓她糾結,……

李婉兒擁著被子輾轉反側了一陣,怎麼都沒法入睡,只好又爬起來做了一會瑜伽……

延展身體,調整呼吸,舒緩神經……

李婉兒練習瑜伽超過十年,在過往的時間裡,一個人孤單或者苦悶、煩惱的時候,她總是能在其中獲得平靜和舒緩,但是這一晚,李婉兒怎麼都靜不下心來。

「既然控制不住,沒法不去想,那就乾脆仔細去想,好好想,想個透徹。怕什麼?1

李婉兒咬牙下了決心,雙手抱膝坐在床上,……

兩個人之間的每一幕,從開始到現在,都在她腦海里過了好幾遍,那個混賬沒正形的小混混,那個狠心,自以為是的年輕富豪……

兩張臉孔在不斷交替。

想著想著,她會甜蜜,害羞,會不知所措,再想想,又會惱,是真的惱,恨得她咬牙切齒。

「為什麼他要把我欺負成這樣?!1

「我……怎麼辦……真的,當情人?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二十歲,你就壞成這樣,以後……」

想著想著,被某幾個畫面一帶,李婉兒就想歪了。

三十一歲的身體,有些事這幾年一直沒有也就沒有了,可是上次,李婉兒身體一緊,一顫,彷彿又感覺到了那雙手,還有,看見自己的手指一顆一顆解開的那些紐扣,聽見自己說過的話……

不經意瞥見放在床頭柜上的那支木簪。

李婉兒當然還記得那次,自己就戴著它,那時候戴去,目的就是為了防著他,結果……

「知道會這樣的話,當時就應該扎他幾下。」

或是因為心虛,每一次走廊有腳步聲,哪怕再輕微,李婉兒都會一陣心慌意亂,心跳加速。

這一次腳步聲特別清晰,李婉兒撫了撫胸口,深呼吸,穿上外套,她做好了矜持和嚴肅的準備,把臉冷下來……

「他要是敢過來,我一定不能給他好臉色。」

可是,門鈴聲始終沒有響起。

李婉兒貼在門上聽了一會,又趴在貓眼上看了看,「難道,回去了?那就好……」

腳步聲還在,只是漸遠。

一瞬間的衝動,李婉兒開了門,遠處,服務生推著送餐車正走進電梯。

她探頭看了看那個房門,緊緊閉著。

……

第二天,昨晚好不容易才睡著的李婉兒睡到很遲。

許庭生等了一陣,不得不按門鈴叫醒她。

李婉兒有些著急,頂著一頭亂髮,睡眼朦朧的開了門,連「必須給他冷臉」都忘了,好在許庭生也沒有進門的意思。

許庭生難得看見她這樣凌亂、慵懶的樣子,笑了笑,說:「昨天兩頓都是飛機餐,我想你應該餓了,還有今天還有事情奔淇旃了,只好吵醒你。」

「嗯。」李婉兒迷迷糊糊的點頭。

「昨晚沒睡好嗎?」許庭生問道。

「沒,沒有。很早就睡著了」,李婉兒慌亂的掩飾說,「你等我一下,我很快。」

以堂堂飲食大國人民的眼光來看,意式早餐相對實在太單調,只有咖啡和各式羊角麵包,可憐得連碗小米粥都沒有。

說到吃,天朝人民不是針對誰,在座不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跟牛肉和漢堡幹上了的美國人。

跟土豆乾上了的英國人。

跟泡菜乾上了的韓國人。

跟……

都是垃圾。

其實就吃而言,西方國家除法國之外,義大利也還算勉強可以,但是你不能拿它跟中國比,一比,也是垃圾,薄餅、麵條、還有餡在外面的燒餅——披薩,就是幾乎全部內容了。

還好,許庭生餓了,李婉兒也餓了。

兩個人不顧形象一陣狼吞虎咽。

其間許庭生說了一句話,「吃麵包應該配豆漿啊,咖啡算怎麼回事?」

不過他還是皺著眉頭,一口咖啡,一口麵包的往下咽。

李婉兒看見他這個樣子,恍惚覺得可愛,然後突然就聯想到了以後的某個清晨,早餐桌前的兩個人,也許這樣的時候會很少,畢竟一個在米蘭,一個在國內,但是……至少會有。

「會不會是……三個人?如果有一個孩子陪著我的話,也許……」這個念頭剛泛起來一下,就被李婉兒按下了,她好慌。害怕自己一個念頭不對就做了錯事。

「以後我給你做……我,我是說明天。」趕緊調整了一下,李婉兒磕磕巴巴的說。

「那你要快點找到房子,我們爭取今天就搬過去」,許庭生渾然未覺,自然的說,「這邊你比我熟,上午找房子我就不陪你了,你找好了先回去收拾東西,我辦好事情下午過來幫你搬家。」

李婉兒有些意外道:「你在米蘭……有事情要辦?」

許庭生點了點頭:「對,生意上的事,要聯繫兩家建材商。」

李婉兒看了看許庭生,他今早換上了一整套西服……她親手做的那套,她解過、扣過的那套。

「原來是要去談生意呀,我還以為故意穿給我看,故意……惹我回憶……」

李婉兒想了一會,一邊站起來,隔著桌面幫許庭生調整了一下領帶,一邊開口說:

「那,我陪你去吧,你不熟悉這邊,也不會義大利語。還有,我可以陪你去球場看看。找房子很快的,我昨晚已經聯繫過留在這邊的同學了,他們會幫我找。」

許庭生搖搖頭,說:「沒事,我們還是分頭忙吧,下午再見。其實我來過米蘭,球場之前也去過了。然後那兩家的老闆都會英語……呃,應該已經會了。」

先前在國內的時候,許庭生就已經仔細查過這兩家建材商,基本情況與他前世了解和接觸的基本一般無二,不過現在一想,倒是有一點不能確定——那倆義大利佬的蹩腳英語不知道現在學起來了沒有?

實在不行讓他們找翻譯吧,「陌生的老朋友」這麼多年「前」還惦記著照顧你們生意,也沒逼你們會普通話,夠體貼了。

許庭生突然想到了張鳳平,他會義大利語,就一句,acclamazioni!幹了。

論喝酒,他一個人能幹趴一桌義大利佬。

順著張鳳平,許庭生再一次想起了前世的那段日子,從躊躇滿志到慘淡收常

前世三個人合夥做進口建材,基本依靠張鳳平家裡在某建築集團的關係,所以雖然本錢不大,做的卻不算低端,接觸到的人和事都不少,屬於別人猛一打聽,還以為這三個人多了不起的情況。

「義大利,德國,法國……整個歐洲,平趟……建材跟蕭建的船進來,省了大部分運費,所以保證低價……就是,那個,定金比例要高一點。」

這是那時候張鳳平逢人就說的一句話。

在那段時間裡,許庭生走了不少國家。

義大利他來過兩次,那倆狡猾但是軟弱的義大利佬,其實都不算難對付,許庭生知道他們的底線和習慣的方式,包括存在的問題……這回還可以趁他們現在渠道少,想打開中國市場,好好壓迫一番……

所以,許庭生其實很有把握。

至於運輸問題,許庭生已經跟葉青談過,在幾個主要港口見縫插針,擠擠佔佔搭遠航的船就行。

聽說許庭生來過米蘭,李婉兒驚訝之餘打聽了一下。然後,

「兩次?」她眼睛明亮說,「那說不定,我們之前還在米蘭的街道上擦肩而過過。嗯,真的沒準呢。」

這句話讓許庭生有些恍惚,李婉兒以為的之前,是2004之前,而許庭生也沒法問:2011年,2012年,你還在米蘭嗎?

這個問題連李婉兒自己都無法預知。

前世,她最後的命運是怎樣的?沒有我,她走過來了嗎?怎麼走過來的?

如果後來的她還在米蘭,會過著怎樣的生活?……

還有,會不會真的那麼巧,前世有過一次不經意的擦肩而過?

一個在米蘭生活的恬靜女人,一個為生活奔波的普通青年,也許某一刻,她穿著米色長風衣,抱著褐色紙袋和幾根法式麵包,他低頭打電話跟人計較三塊五毛,他們同時駐足米蘭城的某個路口,或在紅綠燈的斑馬線前相對而立。

可能,紅燈時候,兩個人都正好把視線給向了另一邊,看見的是別的人,然後綠燈亮起,匆匆擦肩。

也許,其實模糊匆忙的看過一眼,但是許庭生忘記了。

這種感覺其實很微妙,比如你在高中、大學,初見,然後一見鍾情的女孩,其實她可能曾與你坐在同一截火車車廂,你甚至

章節不完整?請飛su中wen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或訪問址:/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