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九十二章 米蘭第一夜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布料超級少的那種。 但是項凝靠在他懷裡看的時候,跟他分享探討的時候,雖然許庭生主要的注意力都在模特身上,還是不免看了不少,記住了一些特別的細節。 剛剛的那些話,就是他把那些模糊凌『亂』...

第二百九十二章米蘭第一夜

許庭生靠在椅背上睡著了。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醒來的時候,頭歪靠著,一陣陣『女』人的清香伴隨著呼吸透入心肺,他發現靠在李婉兒的肩膀上,身上蓋著一塊『毛』毯。

李婉兒比許庭生要矮一些,為了讓許庭生靠得舒適,睡得安穩,她要竭力把整個上半身『挺』直,再把肩膀抬起來,然後一動不動……

許庭生看了看錶,他睡了大概三個小時。

這也就是說,李婉兒保持這樣的姿勢已經足足三個小時。

帶著幾分尷尬,許庭生把頭抬起來,『摸』了『摸』嘴角……還好,沒流口水。

「你醒啦?」李婉兒小聲溫柔的說。

「嗯,辛苦你了」,許庭生說,「那個……你很累吧?要不你也睡一會。」

說完,許庭生把身體往李婉兒一邊移動了一下,坐直,又調整出一個傾斜的角度,然後目視前方,伸手拍了拍肩膀,把『毛』毯一角鋪在肩上。

李婉兒看著他的側臉,看他故作鎮定的樣子,禁不住滿是甜蜜的抿著笑了一下,她沒有拒絕,小聲應了聲「嗯」,她想在他肩上靠一會兒。

結果……「唉喲」……

李婉兒剛移動一下,就沒忍住嬌哼出聲。

「怎麼了?」

「我……我麻了。唉喲動不了……咯咯……」

兩個人看著對方的眼睛,一起吃吃的笑起來。

調整了一會,李婉兒找回了身體的控制權,然後,默默地,輕輕的,伏在了許庭生的肩膀上。兩個人默默無聲……你給過我一段依靠,我還你一段。

只是有人想著斷,有人怎也捨不得。

美人在側,為了轉移注意力,許庭生把目光重新投向空姐,儘管他只能看見一個側身。然後,他開始估測某些數據,……

抱著研究的態度,許庭生看得很仔細,很入神。

直到肩頭的李婉兒低聲緩緩的說:「不許看,她沒我好看。」

也許是這句話需要太大的勇氣,許庭生偏頭看她時,兩人目光一觸,李婉兒就慌忙移開,把臉埋起來,手上緊緊的揪起來一塊『毛』毯。

「你是好看,特別好看」,許庭生笑著說,「在義大利這麼多年,追你的人很多吧?」

「有,有過一些。」李婉兒支吾說,「不過我不太出去,學校里『女』的多,男的……好多也像『女』的,工坊里的話,老頭多。」

說完,她自己先笑了起來。

「老頭追你?……老頭,還是不要吧。」許庭生想了想說,「其實你現在自由了,可以考慮一下這個問題了。」

兩個思維完全在不同頻率的人溝通,每一句話都可能體味出完全不同的意思,許庭生說完,李婉兒低低的應了聲「嗯」。

「追你的是留學生多,還是義大利當地人多呀?」許庭生繼續問道。

「都有一些。」李婉兒回答。

「這樣,義大利男人好像特別擅長撩妹。」

「撩妹?」

「……,就是泡妞,追『女』孩的意思。」

「哦,那你也很擅長撩……妹吧?」

這個好像沒法否認,因為問話的這個人,就是許庭生親手撩過的,準確的說,李婉兒才是許庭生重生以來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主動撩撥的,儘管當時的許庭生,抱著的是一種遊戲的態度。

清了清嗓子,許庭生有些不自在的承認說:「以前是,年輕的時候。」

聽一個二十歲的男孩老氣橫秋的用感慨的口氣說「年輕的時候」,李婉兒伏在許庭生肩膀上吃吃的笑,牙齒咯著了肩頭。

「你可以考慮一下呀」,為了化解尷尬,許庭生繼續說,「義大利男人普遍都很帥吧,我看足球的感覺是這樣的,大衛一樣的身材,藍『色』深邃的眼眸,捲髮……」

「也有帕瓦羅蒂那樣的,好多。他們中年以後就容易發福。」李婉兒笑著說。

許庭生笑起來,說:「對哦,那你找個小點的,老牛吃嫩草。」

「小點的嗎?你……什麼,我……老牛?」李婉兒又羞又惱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最終李婉兒還是沒有睡,也沒在許庭生肩膀上靠太久,兩個人聊了一陣,安靜下來之後,李婉兒從包里拿出來一個本子開始翻開。

許庭生探頭看了看,上面全是服裝設計稿。

「很久沒靜下心來看過這些,想過這些了。」

李婉兒見許庭生在看,解釋說:

「其實以前除了爸媽,我的生活里只有這些。以前你說我來義大利是為了逃避,確實是,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個,可能因為爸爸辦服裝廠的關係,我從小就特別喜歡服裝設計,這是我以前唯一的著『迷』的事情。他們說我除了它,連生活都沒有。也許確實是這樣吧,所以我才那麼沒用。」

其實她的這段話讓許庭生豁然開朗,人有一件讓自己沉『迷』的事物,總是更容易忘卻生活的痛苦和煩惱,也更能適應平靜單調的生活,……

所以,也許回到那個環境,重新投入這種沉『迷』和對其他事物都相對麻木的狀態,她就能很好的生活下去。

畢竟這個還可以糊口的,沒準還能發財。

當然這不是指李婉兒原本應該將工廠繼續下去,生意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哪怕李婉兒設計的再好,她都不可能經營一家工廠。這是她的『性』格和『交』際能力決定的。

想到這裡,許庭生說:「你這個,能賺錢嗎?」

「啊?」李婉兒詫異了一下說,「我在以前老師的工坊里幫忙,有工資的。然後有時候一些設計被買去,或者參加比賽拿了獎,也會有一點錢。」

許庭生更安心了,長舒一口氣說:「那就好。對了,你拿過很多獎嗎?」

「有一些的,比如這個,還有這個……這件婚紗沒拿去比賽,但是被買去了,還有這個……」

李婉兒一邊翻手裡的本子,一邊指給許庭生看上面的設計。

她最後翻到一件婚紗,許庭生覺得很特別,很好看,但是偏偏這一件,她沒有解釋也沒有說明,翻到,然後頓了頓,很快就蓋上。

許庭生把本子拿過來,一邊翻一邊說:

「這個用什麼材料的?為什麼不用……;這個領子如果大一點,傾斜狀;這個加幾個揪起來的褶子怎麼樣?這個『褲』腳,這個裙擺,這個肩,這個領子……這件衣服,有沒有想過用另一種顏『色』……」

李婉兒偏頭看著正『亂』七八糟指手畫腳的許庭生,目瞪口呆。

「我現在不是太明白你的每個意思,不過……你懂服裝設計?」

「啊?」

許庭生心說我懂個屁,我連自己的衣服都是百年不變最簡款。

實際許庭生剛剛也就看到那些設計稿一時興起。前世項凝有時候愛看一些時裝雜誌,用她自己的話說,雖然買不起,巴黎時裝周什麼的總還是要假裝研究一下的,……

許庭生覺得時裝周的衣服都很醜,除了布料超級少的那種。

但是項凝靠在他懷裡看的時候,跟他分享探討的時候,雖然許庭生主要的注意力都在模特身上,還是不免看了不少,記住了一些特別的細節。

剛剛的那些話,就是他把那些模糊凌『亂』的印象以更『亂』七八糟的方式描述和表達出來。

李婉兒聽著則不同,她本身在服裝設計上沉『迷』多年,她能從這些話里聽出很多觸動自己的點,服裝『潮』流在七八年間的變化,於男人也許感覺不大,於『女』人……過季和不再流行總是那麼容易……

而這種流行變化,也許不那麼明顯和即時,實際深受許庭生認為很醜的那些時裝周上的服飾的影響,那代表著流行趨勢的前沿。

所以,當許庭生厚著臉皮說:「懂一點。」

李婉兒深信不疑。

接下來的時間,許庭生描述,李婉兒畫,畫完許庭生看了,再指出與記憶不相符的點,李婉兒再畫再改,……

就這麼一頁,一頁……

許庭生看到了她那種沉『迷』和專註的狀態,還有情不自禁的喜悅和興奮,那是一種收穫感,……

其實許庭生的記憶很模糊,描述能力更差,很多東西主體都是李婉兒自己的理解和發揮,許庭生反正不懂,也沒把握,就隨她去。

……

飛機在米蘭利納特國際機場降落。

許庭生跟著李婉兒上了計程車,一個多小時后,來到她之前住的地方,就像她說的,有些舊,但是很漂亮,有一個美麗人生里那樣可以騎著自行車直衝而下的斜坡。

「之前房租『交』了『挺』久的,回去的急,就沒有退掉。」

李婉兒打開房『門』,小小的兩間屋子,透窗沒有大都市的喧囂繁華,只有遠遠的尖頂教堂和古樸的石刻岩壁,……

這兒很適合她。

李婉兒有些局促,打開窗煌瞪,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尷尬的說:「當時回去的太匆忙,很『亂』。你坐一下,我先收拾。」

其實除去一些灰塵,房間很整潔,如果要說『亂』,『亂』的也是一堆堆的布料和設計稿……這種『亂』其實很美,就像參觀雕塑家的工作室。

「不用收拾了。」許庭生說。

李婉兒說:「沒事,很快的,我不累。」

「不是」,許庭生說,「今晚我們都住酒店吧,明天你去找一處新房子,你要搬家。」

「啊?」

「盛海那邊有人知道你在這邊的住址吧?」

「嗯,我堂姐她們給我寄過東西。」

「我怕萬一有不懷好意的人打聽到這個地址」,許庭生看了看李婉兒的表情,眉頭緊了緊,繼續說,「所以,還是換一個地方住吧。明天早上你去找地方,然後收拾下東西,我會過來幫你搬過去。」

李婉兒想了想,說:「嗯。」

「那現在我們先去找酒店吧。」

米蘭第一夜,許庭生在這個令人嚮往的城市,卻哪都沒去。他一個人躺在酒店的『床』上,也許因為在飛機上睡過,還有時差的關係,一直沒有入睡。

很快,他就可以把一個人的命運,『交』還她自己。

***

那件沒解釋的婚紗還會出現哦,哈

本書來自l/32/3270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