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一路彩虹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它本來的樣子。 「你以前在飛機上見過彩虹嗎?」許庭生問李婉兒。畢竟她長年在國外,乘機的時候多,見過的可能『性』較大。 李婉兒搖頭,微笑說:「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你以後的...

第二百九十一章一路彩虹

李婉兒還沒有從之前的苦痛中完全擺脫出來。.訪問:.。

她向許庭生解釋自己來得晚的原因,一早上了計程車之後,看時間還早,李婉兒臨時決定,又去了一趟公墓,再次向雙親告別,……

她隱約有感覺,自己這一次離開,也許就很久不會再回來。

然後,就是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雨。

計程車在大雨里一路堵過來,耽誤了不少時間。

暴雨還在繼續,雨勢一點不見小,偶爾還能聽見幾聲悶雷。

「看來真的要晚點了。」李婉兒憂心忡忡的說。

同一時間,盛海由河西往河東機場的路上。

朱平親自開車,正怒氣沖沖帶著幾個人的往機場趕,神情無比焦急。

大雨路滑,前面的車速普遍很慢,朱平不耐煩的一直按著喇叭,前車後座的人把車窗搖下來,探出頭,回身比了一個中指。

車上其他人在回比中指,叫罵,朱平則連一點心思都沒有。

「朝思暮想的『女』人,飛了……」

朱平是一直盯李婉兒盯得最緊的人,也是最早發現李婉兒要走的人。

可惜他還是晚了,吳桐和張興科配合,把事情做得十分隱秘,朱平發現起疑之後趕來,已經幾乎不可能趕上飛機起飛的時間點。

他只是不甘心,想試試。

「朱哥別急,這樣的暴雨,飛機肯定要晚點,我們趕得上的。」

之前因為情緒太『亂』自己沒想到,現在突然聽見這個,朱平的每一根神經都一下子興奮起來,他仔細的看著里啪啦砸在車窗上的顆顆暴雨,點了點頭,嘴角上揚,雙眼放光,重燃希望……

然後,就在他專註的視線里,雨滴一下……沒了……

再一下,陽光打下來,依然凝在車窗上的雨滴映『射』陽光,透出晶瑩的『色』彩……

明明是11月的天氣,竟然跟6、7月一樣沒有節『操』,眨眼就下雨,翻臉就放晴,……

「我……『操』。」

朱公子一臉懵『逼』,用氣聲慢慢說了一句,又,慢動作拍了一把方向盤。

……

飛機拉升起飛,這還是許庭生重生之後第一次坐飛機,就是如此漫長的飛行。

有李婉兒這個等級的美『女』在身邊,並不影響許庭生觀察空姐的興緻。

有些職業本身就是會給『女』人加分的,尤其是當男人以某種特殊的眼光去看待的時候,制服呀,儀態呀,一個原本可能走在街上你都不會回頭的『女』人,到這就能抓住你的目光。

更何況,國際航線的空姐們大多質量不錯。

國人對空姐的身材和外貌還是很執著的,不像某些國家,連一些走路都會造成飛機震動的巨型娘們也敢放上來……

李婉兒注意了一下許庭生的視線,順著看了一會,又好氣又好笑。別的男人在看她,她傾心的人卻在看……「那個空姐又沒有沒我好看。」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坐在靠窗位置的李婉兒拉了拉許庭生的胳膊。

許庭生轉過頭。

李婉兒輕叩小窗,指給他看窗外的彩虹。

彩虹,圓的,散發著溫和的『色』彩和光暈。

圓形的彩虹。許庭生前世坐飛機的次數不算少,卻還是第一次在飛機上看見彩虹,原來在飛機上看見的彩虹,會出現完整的形態,它本來的樣子。

「你以前在飛機上見過彩虹嗎?」許庭生問李婉兒。畢竟她長年在國外,乘機的時候多,見過的可能『性』較大。

李婉兒搖頭,微笑說:「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你以後的人生,也要像這彩虹。」

許庭生說完。

李婉兒有些愣神,不是太懂,這句話似乎怎麼解釋都通,比如圓滿,多姿多彩,……

李婉兒樂意往美好的方向去想,抬眼看了看許庭生。

許庭生也覺察出自己話里的不對勁了,猶豫了一下,補充說:「哪怕『色』彩單調一些,能得到一個圓滿,也不至於太糟。心態放好,同樣能甘之如飴。平平靜靜的,其實很好。」

他在形容李婉兒之後的生活,並且試圖給她一些鼓勵。

李婉兒又想岔了,這一路簡直岔到了天涯海角。

「『色』彩單調的圓滿,心態放好,甘之如飴……他是在暗示我……做好當一個「情人」的準備嗎?生活單調,也是圓滿……」

帶著幾分「悲憤」,李婉兒雙眸里裹著委屈、氣惱,瞪了許庭生一眼。

這個才二十歲的傢伙居然就……對哦,他才二十歲,又這麼成功,難道真的要他娶我這樣一個年紀大他這麼多,又有過婚史的『女』人?可能嗎?

也許,這就是我唯一留在他身邊的可能吧,……

李婉兒在痛苦、糾結,她並不願意接受這樣的角『色』,這個柔弱的『女』人其實有著強大的自尊,還有自愛,否則她不可能在那樣的困境下堅持住,只要她放棄堅持,什麼都能夠解決,什麼,她都會有。

但是……她還有依戀和不舍……

他的無賴、『混』賬,關懷和強大,包括那次最終沒成功的侵犯……都讓李婉兒不舍。其實那一次,她就已經放棄抵抗了不是嗎?

許庭生髮現了李婉兒突然變化不定的神態,以為她在思考自己未來的生活,或許還有之前的……他沒有吱聲。

空姐開始送餐,許庭生先點,然後李婉兒點了跟他一樣的套餐。

許庭生吃完某一種菜,李婉兒就默默把自己盤中的這樣菜夾到許庭生盤裡,許庭生說「不用」或者「謝謝」,她都不吭聲。

兩個人之間的狀態在這樣的默默無聲里變得平靜,他們之間有過無賴的戲碼,有過快樂和悲傷,其實沒有過平靜。

吃過飯,李婉兒主動找到了話題,也可能是她的試探。

「你去義大利……有別的事情嗎?」

李婉兒的意思,是除了送我,還有嗎?

許庭生想了想,在那邊的工作似乎沒必要告訴李婉兒,於是說:「你可以當我是去旅行。」

李婉兒覺得這句話的意思大概是一種明顯的等著被揭開的掩飾,其實我只是為了送你,擔心,所以想一起過去幫你安頓下來。

許庭生提到旅行,若是一個人真的把義大利當作旅行目的地的話,米蘭其實並不是最好的選擇。

米蘭更適合購物,義大利有太多更值得去看的地方,比如翡冷翠,也就是佛羅倫薩,許庭生更喜歡他的前一個譯名,還有比如羅馬、威尼斯,甚至馬泰拉和盧卡。

李婉兒在義大利生活了六年,她試著了解許庭生對義大利的興趣在哪,以便幫他安排行程。

「你對義大利印象最好的是什麼?」

「大概是足球和《美麗人生》。」

「我之前住在和《美麗人生》電影里相似的街道,它有些舊,但是很漂亮。足球的話,好像米蘭城有兩隻特別有名的球隊,我之前有經過球場,但是沒有進去過,你想去嗎?」

「到那邊再看吧。」許庭生說。

***

《美麗人生》這部電影,應該不需要推薦的哦。

一部以悲慘命運和死亡構成的電影,能讓觀眾看完認同它的名字,覺得這真的是在講述美好的人生,還用多說嗎?

還有,我繼續碼。

本書來自l/32/3270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