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闆給我來碗面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許庭生這回學乖了,說:「就好看。」 小項凝說:「臭流氓。」 過了一會,看見許庭生手裡的面。 小項凝仰著頭說:「好像以前呀。」 以前,那個時候的許庭生還是讓小項...

第二百八十九章老闆給我來碗面

老麵館大概開了有幾十年,店鋪擠在一幢老房子里,有些低矮,整體裝修基本等於沒裝修,桌椅板凳也都有了歲月痕,老東西最大的特點往往是結實,表面斑駁依然耐用,好在還算乾淨。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每到吃飯時間,客人就得排隊。

等不了的只好離開,下回趕早再來。

按說這樣的經營狀態太應該開分店,但是沒有,許庭生知道它直到2011年都沒有,而且就連裝修都沒變,老桌子再老十年還是那副模樣,反正之前就不「漂亮」了。

只是在2011年,『潮』流又開始逆向回歸了,人們開始普遍的講求情懷,看懷念青『春』的電影,喜歡老東西,老店,覺得坐在一片歲月滄桑的痕里玩手機,自拍,再拍一碗老湯麵,比上星巴克什麼的更有范。

所以,老麵館以不變應萬變,就這麼一直火著。

2011年項凝帶許庭生來的那天很幸運的不用排隊,因為那天的暴雨真的太大,來客寥寥。

許庭生把穿著帆布鞋的項凝從計程車上抱下來,吃完面,又抱著她在路邊等出租,挽著『褲』『腿』站在雨里,大概半個小時。

再後來,那三年中,許庭生其實一個人又來過一次,在她的城市,她最愛的老麵館,一個人吃著她愛吃的面,卻……怕她出現。

那天初晴后雨。

一場暴雨,許庭生吃完面,發現「回不去」。

……

等到客人少了些,許庭生穿過馬路鑽進老麵館,站在櫃檯邊,「氣勢洶洶」的告訴老闆說:「老闆給我來碗面。加河蝦的,打包帶走。」

老闆看看他,會心一笑。

上次他讓眼前這個人選,一杯酒還是一碗面,這個人拎著面走了,老闆過去看,發現杯子也是空的。

那天晚上許庭生圍著新岩中學轉了兩圈,最後一個人坐在路邊,扒完了已經涼透了的那碗面。那天晚上方餘慶千里奔襲去求婚,許庭生近在咫尺不敢靠近。

或許老闆給許庭生加了塞,面來得很快。

「謝謝。」許庭生說。

「下回帶過來一起吃埃我看看。」老闆笑著說。

許庭生緊張說:「這個再說,再說。」

老闆肯定是看過小項凝的,帶來一起的話,……

……

拎著面。

許庭生把一包軟中華放在『門』衛桌上。

等著小項凝出來的時候。

大叔微微在發抖。

就像是少男少『女』的戀愛,知道她的心意后第一次去找她,第一次帶著生澀和不安的約會,擔心的很多,期待的很多,緊張不安在所難免。

此時的許庭生就是這樣的狀態,像是好不容易贏得心上人的小男孩。

穿著校服的小項凝遠遠的從樓梯口走出來。

她也緊張,許庭生看得出來,因為她走路……順拐了。

「謝謝『門』衛伯伯。」

小項凝穿過『門』衛室從挾門』出來,兩個人默契的走到一旁『門』衛看不見的牆角。小項凝靠著牆,眯眼笑著,看看許庭生,又鼓鼓腮幫子,一直笑。

許庭生也笑,緊張的笑。

就像他們曾經的第一次約會,那次緊張壞了的許庭生先開口,慌不擇言說:「怎麼你長了痘。」

項小姐記恨了好久。

項小姐有一段時間被青『春』痘傷害得很嚴重,大叔從小到大幾乎不長痘,哪怕青『春』期都是這樣,這讓傷害變得更嚴重。

有一次約會原本很『浪』漫,大叔笨手笨腳的,突然從身後給項小姐戴上他『精』心挑選的項鏈。

項小姐欣喜的轉身,說:「好看嗎?」

大叔定神看了看,說:「怎麼你又長了痘。」

那天項小姐一整天沒理大叔,把菜里的辣椒全部挑出來,扔進大叔碗里,瞪著他必須吃掉。大叔淚流滿臉,汗流浹背,不敢不吃。

可是他還是不長痘。

項小姐為了讓大叔長痘,在某段時間裡費盡心思,查閱了大量資料,做了許多實驗,終究還是沒能得手。

直到後來大叔跟「大姨媽」幹上了,連續n次,每次好不容易『抽』空回漸南,去岩州,他都與項小姐突然就提前,或者延期埋伏等著他的「大姨媽」狹路相逢。

大叔終於長痘了。

項小姐好得意。

許庭生把那段時間命名為:姨媽劫。

不自覺地,許庭生看著小項凝的臉。

「你,你幹嘛呀,一直看。」小項凝緊張的說。

許庭生這回學乖了,說:「就好看。」

小項凝說:「臭流氓。」

過了一會,看見許庭生手裡的面。

小項凝仰著頭說:「好像以前呀。」

以前,那個時候的許庭生還是讓小項凝好奇又害怕的騙子大叔,那時候他也給她送面,後來他做了她的家教老師,後來,他來這裡,給了她一場專屬表演,後來,他們漸行漸遠,有許庭生的原因,也有項爸項媽的原因,……

只有眼前的這個小丫頭,她什麼錯都沒犯過。

前世,她也沒有任何一點錯,卻……被人辜負。

「拿回去吃,還是?」許庭生說。

「在上晚自習呢。」小項凝小聲說。

小項凝帶著許庭生找到一塊青石板,坐下來,夜『色』在昏黃的燈光里有點淡,安安靜靜的,她在吃面,不時抬手把零落的鬢髮撥到耳後,他看著她。

「為什麼你都知道我愛吃的東西?還知道要加純米醋?」小項凝突然問。

這個問題許庭生沒法回答,他說:「我猜的。」

小項凝沒計較,繼續說:「那為什麼你不帶一份跟我一起吃?」

許庭生沒法告訴她,我根本不愛海鮮埃

前世,他也沒敢說。

「下回。」許庭生說。

「嗯」,小項凝說,「那天……」

「那天你是不是其實在說喜歡我?」許庭生直接問了,這個答案對他來說那麼重要,那麼期待。

「啊,你……」

「不是啊?」

「……」

「面還我。」

「……,流氓,無賴。」

小項凝夾了一隻蝦,猶豫了一下,把筷子遞到許庭生嘴邊,說:「你吃不吃?」

許庭生點頭,把蝦吃掉。

然後小項凝滿臉通紅。

許庭生想了想,「間接……」

「哎呀不許說,我剛剛沒想到。」

「那現在想。」

「你……」

也許時間點不對,吃過晚飯還不算太久的小項凝最後沒把面吃完。許庭生『蒙』頭幾下給扒完了,於是她的臉更紅了,拿手扇著風。

小項凝起身說「我要回去了」的時候。

大叔像第一次約會的小男孩那樣,戀戀不捨,於是他很無恥的說:「那個,能不能,像那天那樣……抱我一下?」

小項凝不吭聲,走過來,默默的,輕輕的,抱住他。

「你過幾天還來嗎?那我就不吃晚飯了。」許久,她說。

「這回可能要『挺』久不能來了。」許庭生說。

「為什麼?因為太忙嗎?」

「我要去處理一些事,你等我。」

是的,許庭生要去處理一些事。她已經在靠近了,許庭生想要回歸一個最單純原始的狀態,沒有牽絆,等她靠過來,不會受傷害。

***

改來改去的結果,是刪了一半。早上有一更,4000+的。

唉……

本書來自l/32/3270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