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八十七章 準備出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模作樣說:「姐,我怎麼了?」 方橙說:「你自己清楚,那個誰和那個誰,你是不是故意的?」 譚耀說:「誰?不好意思,睡得多了一下還真分不清,你等等,我想想。」 方橙還真的就等著,想...

第二百八十七章準備出國

「所以不讓她知道嘛。。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

許庭生這麼說,在吳桐聽來多少就有些恬不知恥的味道了,「合著你在外面養『女』人,瞞著藏著,還是為了陸總好?果然男人都是這樣的嗎?老闆這麼年輕,就……」

吳桐自己也是『女』人,所以內心立場肯定是站在陸芷欣一邊的。

但是,冷靜下來,她同時還是一個『精』明、理智、深諳規則的職場人。吳桐很看好互誠的前景,在互誠有長遠的職業規則,以她現在的身份和作用,幾乎是肯定能拿到期權和原始股的,……

所以,其實這件事她從聽了,就已經不能不辦,還得盡心儘力的辦。哪怕違心。

吳桐把事情答應下來。

許庭生開心的同時,又『交』代了一些事,最後遞給她一張名片,說:「有些事情,桐姐不方便和不習慣的話,可以找這個人……在盛海『混』了這麼久,三教九流的,他現在應該都能應付一些。」

「興馨,張興科?他不是……」

拿著名片,吳桐很意外,許庭生給她的是張興科的名片,關於張興科,因為許庭生之前在會議上當著大家的面給他打過一個電話,所以,吳桐事後儘可能的了解過他。

目前來說,他是弧

「敵人,我跟他之間應該算苦大仇深」,許庭生說,「不過有的敵人其實是另一種朋友。桐姐有事可以直接聯繫他,放心,這是我的『私』事,找他比找盛海互誠當地的員工可信。」

這一刻,吳桐突然覺得,自己似乎又該用另外一種眼光去看待自家這位「不靠譜」的老闆了。

……

吳桐很快去了盛海,籌備互誠盛海培訓學校的招生事宜。

拿地的事表面風平『浪』靜,實際正在慢慢發酵。

黑馬會這批人的聲音開始從各個地方冒出來,最初依然沒太被當回事,但是當聲音來自省里,而且不止一個,不止一處,慢慢的,局內人開始不得不拿正眼瞧上兩眼。

至於對手,也開始慢慢緊張、重視起來。

……

有大三學長在追長辮子姑娘寧夏。

602集體義憤填膺,但是張寧朗自己很淡定。

倆小戀人一天天三食堂、一食堂的換著吃,把自習室,圖書館當約會場地,跑步,散步,看階梯教室放的老電影,安安靜靜的,戀出了所有人都羨慕的風景。

李興民依然沒有拿下於雅漾,當然,也一直沒被拒絕。

於雅漾如願進了外聯部,打著譚耀的旗號『混』得風聲水起。聽說她最近在負責給學院新年晚會拉贊助,李興民主動幫忙問了許庭生,互誠有沒有興趣贊助?

學校的事,加上是室友的請求,許庭生沒猶豫,直接問:「打算要多少錢?」

李興民說:「謝謝許哥,我問下漾漾。」

打完電話,李興民告訴許庭生,於雅漾想跟許庭生當面談。

許庭生讓她找陸芷欣。

李興民轉達過後,有些為難的對許庭生說:「許哥,還是你給我個面子,我安排你們吃個飯好了,正好我也『挺』久沒和漾漾一塊吃飯了。」

聽到這裡,許庭生皺了皺眉頭。

按說李興民應該沒這麼傻,不至於什麼都看不清,所以,原因只能歸結為於雅漾真的太有本事,拿捏李興民手到擒來。

許庭生跟於雅漾吃了一頓晚飯,李興民也在。

互誠掏了一萬。

這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許庭生髮現,就連他都在某個時刻感覺自己和於雅漾相處『交』流的感覺很好,要知道他是抱著戒心去的,……

所以,這『女』孩就是真有本事了。

許庭生甚至動了招她進患,還好及時剎祝有的人可能確實是能人,但是用了麻煩比好處多,許庭生很怕麻煩,尤其怕麻煩的『女』人。

遇上於雅漾,李興民這把栽定了,而且在他栽倒之前,無論誰都攔不祝

許庭生想想也不打算提醒太多,只要代價不算太大,年輕時代不輕不重的栽一次,對男人其實不算壞事。

……

陳靜琪開始在互誠上班,很用心,領悟力也很好,陸芷欣很滿意。

下班時間,她依然幫忙照顧著傷殘人士黃亞明。

很快,黃亞明的同淹朋友差不多都知道了,他有一個很好很溫柔的『女』朋友。只有黃亞明自己知道,他沒有。把陳靜琪追回來,他自己的決心不夠大,事情也遠不像他以為的那麼容易。

當然,也許因為殘了,他出去『混』的時候少了不少。

而陳靜琪,是不讓碰的。

酒吧的籌備事務大部分『交』給了譚耀,偶爾,他還得陪葉青吃個飯,看個電影,開個房。這事怎麼看呢?不跟當初那個開始連在一起看的話,其實就和一般情侶差不多。

譚耀再提起葉青的時候,說的也是「這妞還蠻帶勁的」,或者「這妞還『挺』好玩的。」

葉青繞開譚耀找到黃亞明,參與了酒吧的投資。

當然,譚耀恪守著原則,不當真,更不認真,在葉青之外,該玩照樣玩,該『浪』照樣『浪』,順手還又給方橙掰翻了一個,這已經成了他的一個惡趣味。

方橙主動約譚耀吃飯,談了一次。

飯吃到一半,互相裝了半個多小時,方橙終於按捺不住,直接說:「譚耀,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譚耀仍然裝模作樣說:「姐,我怎麼了?」

方橙說:「你自己清楚,那個誰和那個誰,你是不是故意的?」

譚耀說:「誰?不好意思,睡得多了一下還真分不清,你等等,我想想。」

方橙還真的就等著,想想當初譚耀口口聲聲「美『女』學姐」、「岩大『女』神」捧著她的日子……看來,時間不光會翻日曆,還會翻人臉!

過了一會,譚耀裝作恍然大悟,然後一臉無辜說:「想起來了。對不住啊,誤傷。」

方橙沒好氣說:「鬼才相信你。」

譚耀笑著說:「信不信隨你,其實就算我是故意的,你也拿我沒轍啊,姐。對了,關於這件事,要不要送你一句忠告?」

方橙隨口說:「什麼?」

譚耀笑容狡黠說:「不是你的活別搶,幹不了的活,別勉強。放著讓能幹的來。」

這話里的意思讓方橙徹底『毛』了,事實真就是譚耀說的,方橙再厲害,在這方面也鬥不過譚耀,她先天就處於劣勢。

方橙氣得渾身發抖,噌一下站起來,嘴硬說:「譚耀,你別太自信了。」

譚耀邊吃邊說:「那試試?」

方橙轉身走,邊走邊說:「試試就試試,走著瞧。」

譚耀說:「我是問你要不要試試。」

方橙轉身瞪著譚耀。

譚耀淡定的說:「試試?我幫你也掰過來。」

方橙回身抄起桌上一盤涼拌黃瓜蓋在譚耀臉上。

譚耀摘了一片放在嘴裡嚼著,笑著說:「就這,也比你強。」

……

許庭生給嚴振瑜教授打了一個電話。

「嚴教授,那個,能不能麻煩您這兩天幫忙給我們學校發一個邀請函,就說是邀請我參加咱們那個安陽高陵研究論證小組的研討。」許庭生說。

嚴教授對著電話笑著說:「你小子終於捨得來了?請了你那麼多次。」

許庭生嘿嘿笑著解釋:「不是,嚴教授,其實我不真的來,我就是想拿這事當理由跟學校請個長假,大概二十天左右吧,我準備出國一趟。麻煩您了。」

嚴振瑜:「……」

許庭生:「等準備開挖了我一定來。」

***

今天過渡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