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也得有親信啊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一下,吳桐試探著問道:「許總是不是有什麼為難的事情想叫我幫忙?」 許庭生抬頭,很不優雅的嚼著滿滿一口菜,含糊說:「礙…你看出來了啊?」 吳桐笑。這個老闆…… 「桐姐是芷欣提拔的...

第二百八十六章我也得有親信啊

車上,黃亞明還在繼續獻殷勤,講著蹩腳的笑話,叮囑許庭生不能讓陳靜琪在互誠受委屈。-..-當他說到這可能是你未來嫂子的時候……

陳靜琪直接說:「好啦,演完啦……不過謝謝你。」

她用的是很平常的口氣。

說完不等黃亞明回應,陳靜琪轉向許庭生,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女』孩子的虛榮心,讓你們見笑了。還有我想我現在應該叫許總了,謝謝許總,我到那邊一定會認真學,認真工作的。我很珍惜這個機會。」

許庭生笑了笑說:「你還是叫我名字好了,到那邊有什麼不適應的跟我說。互誠就一個我惹不起的,叫陸芷欣,不過這次其實是她提出來邀請你的,所以你倒不用怕她。」

許庭生提起這件事,陳靜琪有些意外,搞不清狀況,她並不知道陸芷欣是誰?沒見過,也不認識……互誠唯一讓許庭生都怕的人嗎?

沒多問,陳靜琪簡單的應了聲「好。」

人反正是會見到的。

對話到此為止,陳靜琪扭頭安靜的看著車窗外,對著只能淺淺映出些許影像的車窗抿嘴微笑,跟自己說不要擔心,好運。

說完了該說的,她的心情放鬆了不少。

陳靜琪當然知道這兩輛車其實都跟黃亞明沒什麼關係,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黃亞明確實還是一個連自己都養不活的大學生,除了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剝削許庭生。

這些都是黃亞明自己之前沒話找話的時候告訴過她的。

然後,黃亞明剛剛的邀請,其實也只是繼續之前提過的,邀請她來互誠工作這件事。他說不讓你受一點委屈,應該也是指的她在互誠的工作,有人罩著。

他故意說的很含糊,讓人誤會,陳靜琪也就聽著,沒有說破。

就像她自己剛剛說的,這是『女』孩子的虛榮心。

這其實無可厚非,尤其是在一個她「受欺負」的,怕了厭了的環境里,在一些不那麼善意的人面前,能以一種更有「光彩」和「讓人羨慕」的姿態跳出去,擁有更好的機會,她沒法拒絕。

現在,她把事情明確下來:

一,黃亞明,我知道你剛剛在演,不會誤會,也不是真的就這樣原諒你。

二,我是去互誠工作的,我樂意換一個環境,也會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陳靜琪的這種狀態,讓許庭生輕鬆了不少。對於這件事,他其實最怕的就是,陳靜琪把工作的事完全系在她和黃亞明之間不確定的感情上。

這也是許庭生剛剛刻意說明邀請她來互誠的人其實是陸芷欣,而自己不能左右陸芷欣的目的。

如果陳靜琪能把這兩者區分開來,正確看待,認真對待這份工作,那麼她其實就只是互誠招聘的一位員工。不管以後她和黃亞明怎樣,都不受影響。

她會有自己的,或許更好,更有前景的工作和生活。

而且可以完全與黃亞明無關。

身邊見慣了還在讀書的孩子,陳靜琪這個已經有過工作磨礪,經歷過一些生活曲折的『女』孩,其實讓許庭生很欣賞,包括她實際和坦誠的部分。

許庭生之前對她判斷有誤。

她在黃亞明身上傻過一回,也許現在還沒能完全擺脫,但是也成長了。

……

這天的晚飯許庭生沒有和黃亞明他們一起吃,陸芷欣來了,陳靜琪可以『交』給她。

黃亞明?……不用管。

許庭生晚飯約的是互誠主管吳桐。

吳桐接到邀請時其實有些意外,一方面因為許庭生在互誠幾乎從沒有『私』下約談過哪位主管,另一方面,盛海培訓學校的事,文件里說得足夠詳細,其實也沒有那麼複雜,似乎並不需要這樣溝通。

在上次和陳建興見面的『私』房菜館,許庭生在吳桐面前就著白開水很認真的吃飯,也招呼她吃。

這家菜館環境很好,菜『色』很有特『色』,口味也好,但是吳桐飯量不大,早就吃好了,猶豫了一下,吳桐試探著問道:「許總是不是有什麼為難的事情想叫我幫忙?」

許庭生抬頭,很不優雅的嚼著滿滿一口菜,含糊說:「礙…你看出來了啊?」

吳桐笑。這個老闆……

「桐姐是芷欣提拔的哦?」

隔了一會,許庭生主動問了一個看起來有點多餘和突兀的問題。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是陸總通知我的。」吳桐回答。

「你原來跟她熟嗎?」

「原來?我們之前不認識。」

「那,你不算是她的人吧?」

聽許庭生這麼說,吳桐有些『迷』『惑』,「這……是權力鬥爭嗎?在外面企業見得不少,在互誠,沒聽過有這事礙…據說許庭生怕陸芷欣怕得跟什麼似的,而且聽說兩個人是……情侶關係。」

「我是互誠員工。」吳桐最後微笑著給出了一個模稜兩可的標準答案。

「那如果我想拜託桐姐你幫忙辦一件事,然後這件事不能讓陸芷欣知道,」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說,「這個,有沒有問題?」

真的要權力鬥爭了嗎?吳桐困『惑』道:「許總的意思?」

「我也需要親信埃」許庭生誠懇的,苦大仇深的說。

吳桐年紀不小,在職場上經歷過的不少,排擠也好,拉攏也好,各種手段和方式她都見識過一些,甚至她之前之所以離開原公司,名義上是為了孩子,實際上跟公司內部的一場鬥爭脫不了干係,她是那場權力爭奪中站錯隊的一員。

但是,不論鬥爭還是拉攏,絕對沒有眼前這樣的……這,也算拉攏嗎?

「許總要我辦的不是公司的事?」稍微整理了一下,吳桐問道。

「對。」許庭生承認說。

「這件事跟『女』人有關?」

「……,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許總剛剛強調不能告訴陸總,還有從開始吃飯就一直表情糾結,很為難的樣子。」

「礙…對哦。」

「要不許總先大概說說?」

「……,說了沒事?」

「至少陸總肯定不會知道,當然,我也不保證一定能幫忙。」

「那行,那我說了啊1

「嗯。」

許庭生把話說完,小心翼翼的觀察吳桐的反應。

說實話,吳桐此時有些猶豫,摻和進老闆的家事是職場上很不明智的一種行為,尤其是在現在的互誠,陸芷欣明顯大權在握的情況下。

「桐姐幫幫忙。」許庭生哀求。

吳桐為難說:「這種事……而且陸總其實真的很辛苦,能力很強,對互誠貢獻也很大,我覺得……」

說到一半,吳桐忍住了沒往下說,如果不是許庭生實在太不像老闆,她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其實已經很越界了,實際這已經是在干涉許庭生的生活態度。

吳桐突然想反悔,希望自己沒打聽過這件事。

因為許庭生的「不靠譜」和「特殊」,她剛剛不自覺的讓自己太過放鬆了,以致忽視了之前一直恪守的職場規則。

「所以不讓她知道嘛。」許庭生說。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