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八十四章 這會知道急了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識。」陳靜琪小聲說。 護士長有些惱了,把排班表填了填扔在桌上,說:「那正好,你那麼愛照顧人,多頂幾個夜班吧……你自己看著辦。」 護士長走後,同值班室的另一個護士關了門,拉著陳靜琪說:「...

第二百八十四章這會知道急了

去醫院的路上,付誠對許庭生說:「怎麼我發現你心情特別好,有好事?」

許庭生笑著說:「也不全是,其實我這糾結為難的事多了。更新快,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站了,一定要好評」

事實就是這樣,摸著小項凝的脈以後,除了幸福感爆棚,許庭生麻煩多了,剪不斷,捋還亂。還都怪不了別人,都是他自己當初惹下的。

「還是別說我了」,許庭生對付誠說,「你那個女文青怎麼樣了?」

付誠苦笑說:「我發現你說的是對的,文藝女青年這種生物咱們正常人真心惹不起,我這都還沒惹她呢,一個人,已經把劇情演到痛苦糾結,愛恨難捨了。」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說:「方老師,她……」

前世方老師離了婚,付誠一直守,一直等,今生方老師已經另嫁他人,許庭生覺得付誠總是要戀愛結婚的。當然,對象不必是那個女文青,許庭生只是想借這個勸付誠幾句。

結果他剛起個頭,付誠打斷說:

「我再找找,至少我要知道她過得好不好。沒準哪天,哪個路口,她一臉幸福突然出現,懷裡抱個孩子,然後孩子叫我一聲叔叔,我就放下了。」

說完,他故作輕鬆和瀟洒的笑了笑。

兩個人走到病房門口又退回來。

病房裡。

黃亞明說:「陳靜琪,靜靜,琪琪……」

陳靜琪板著臉不應聲。

黃亞明死皮賴臉說:「要不我說個東西你猜吧?吶,我出了礙…我從山中來,帶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用破鑼嗓子哼了兩句歌詞,黃亞明接著說:「可以猜了,不是讓你猜歌名礙…猜不到?那我提示一下,這東西你上街經常見的。」

陳靜琪冷淡的說:「猜不到,我去巡房了。」

說完她徑直往外走。

「唉,你別走啊,好了我告訴你,是洒水車,哈哈哈哈……」

黃亞明躺床上一個人自得其樂的喊道。

擦身而過的時候,陳靜琪跟許庭生和付誠打了個招呼,然後低頭走開。

許庭生髮現她其實有在笑,這麼爛的笑話,除非是自己喜歡的人講的,不然真心笑不出來。

兩個人進門,付誠說:「你這笑話真爛。洒水車……」

黃亞明說:「你滾。逗女孩子就得講這種爛笑話,你不懂,她們笑根本就不是因為笑話本身,是因為講笑話的人為了她傻不愣登的努力表現。這個才是能打動人的。學著點吧。」

這方面黃亞明就是高手,高手需要技術,還需,臭不要臉。

許庭生看了看垃圾桶,說:「今天又吃蓋飯?」

黃亞明的蓋飯跟別人的不同,它的蓋在臉上。

「今天好多了,就一回」,黃亞明說,「她提醒我了,說是看不了我故作深情的臉,一看就想到我當初是這樣子騙她的,然後就……條件反射,蓋我一臉。我這臉都快熟了。」

許庭生笑了笑,開始替黃亞明收拾東西。

黃亞明攔著,說:「你幹嘛?」

許庭生說:「接你出院啊,我問過醫生了。骨折這種傷,沒人跟醫院一直養到好的,而且你還有課,回學校養去。怕你睡宿舍起居不方便,我替你在河岸民居旁邊租了個小套間。」

黃亞明說:「我再呆幾天,我還挺嚴重的。」

許庭生說:「除了手還掛著,我看你活蹦亂跳的。」

黃亞明躺下,開始哼:「我這真的還很嚴重,幫我叫護士。」

許庭生說:「你不是早就想出院了嗎?住院太貴,一天好幾百呢。」

黃亞明說:「你現在又不差這點錢。」

許庭生說:「說實話吧。」

黃亞明硬著頭皮說:「實話就是我還沒好。」

他這麼說,許庭生就不打算跟他繼續捋了,轉身對付誠說:「付誠,你幫他收拾一下東西,我去辦出院手續。」

黃亞明說:「有人在追陳靜琪。」

「哦」,頓了頓,付誠接話問道,「那關你什麼事?」

黃亞明一下被嗆住了,付誠繼續說:「這會知道急了?……你不是要浪蕩嗎?人家陳靜琪談個戀愛都不行啊?她不用嫁人啊?」

黃亞明說:「可是現在不一樣,現在每天都是她照顧我,白天晚上的,她人都瘦成蘆葦桿了,我覺得她哪都好,就一下捨不得了。我沒法眼睜睜看她跟別人。最難就是這個詞,眼睜睜,你們知道嗎?」

「那你打算把她追回來?要追可就得準備好好好對人家,你要彌補的多了。按理說,別說照顧你,她就是把你那條手臂再掰斷十次都是應該的。」付誠說。

黃亞明猶豫了一下,說:「其實我有想過,可是最後還是不敢,我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又混賬起來,又把她傷了。我已經浪慣了,對自己沒信心。」

「你以前也不浪。」許庭生說,「什麼人在追陳靜琪?先說說看。」

「他們科室的一個醫生,三十五六吧,好像離過婚,其餘條件都還不錯。有車有房有前途,關鍵穩定。」黃亞明說。

「你留這,是準備給攪黃了?」許庭生問。

「攪黃了你管她下半輩子啊?」付誠問。

黃亞明猶豫了一會,小聲說:「幫我收拾東西吧。」

……

陳靜琪回到值班室的時候,發現護士長也在,想撤一步躲開,但是來不及了。

「劉醫生前腳來過,看你不在,讓我幫忙問一下,你晚飯有沒有空?」護士長說。

陳靜琪支吾了一下,腦子裡開始想拒絕的借口。

護士長見狀,帶著幾分火氣直接說:「你又要去伺候那個408是吧?我說你是不是傻,一個還是學生,自己都養不活自己,一個是副主任醫師,你不會自己量一量?」

「我和408床以前認識。」陳靜琪小聲說。

護士長有些惱了,把排班表填了填扔在桌上,說:「那正好,你那麼愛照顧人,多頂幾個夜班吧……你自己看著辦。」

護士長走後,同值班室的另一個護士關了門,拉著陳靜琪說:「你傻啊,這事護士長在劉醫生面前打了包票的,你連吃個飯的面子都不給,她肯定往死里整你。」

陳靜琪笑了笑說:「沒事的,其實夜班反而沒那麼忙。」

「我覺得吧,哪怕只是假模假式的,你也應該和劉醫生談一陣」,對方繼續說,「一來讓護士長不繼續針對你,日子好過點,二來爭取把轉正名額弄下來。」

另一個護士正好走進來,看見陳靜琪也在,突然說:

「靜琪,你那個408要出院了嗎?我看見在辦出院手續,收拾東西。」

突然聽到這個,加上被兩個同事看著,陳靜琪一下有些不知所措,想偽裝一下都沒來得及,整個神情瞬間僵祝

事實上,這些天她一直處在一種非常糾結的狀態中,包括對黃亞明這個人,還有他提過那件事,去互誠上班。陳靜琪後來查過互誠,其實有些意動,從實際一點的角度來說,過去肯定比呆在這裡好。

但是不知怎麼了,黃亞明後來就沒再提過。兩個人現在的狀態,陳靜琪自然不好主動再問,她覺得,沒準他就是隨口一說。

至於黃亞明這個人本身,除去「逃跑」那件事,不可否認這是一個很可愛的男人。浪蕩子若是沒幾分魅力,不懂溫柔、浪漫、有趣、疼人……其實當不了浪蕩子。

陳靜琪對黃亞明的感覺很複雜,恨肯定多一些,但是愛,終究還是沒有消磨荊

這些天,陳靜琪每次都提醒自己,別去了,別管他了,再管又陷進去……陳靜琪恨不得罵自己,掐自己,可還是管不住自己。

這就造成了她和黃亞明之間很奇怪的一種狀態,一方面是細緻入微的照顧,一方面是「蓋飯」和冷臉。

如果黃亞明這些天提出來再給他一個機會,陳靜琪當場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拒絕。

但是他一直不提,就那麼每天努力的哄她逗她關心她,陳靜琪又是另一種感覺,偶爾甚至還有些期待,偶爾不自覺的替他開脫。這讓她自己都忍不住想罵自己。

就像之前許庭生對黃亞明說的,陳靜琪需要一個交代。

現在,黃亞明依然沒給出那個交代,就要走了。

「出院了,他竟然都沒提前跟我說一聲,……」

這一刻,陳靜琪彷彿又回到了黃亞明突然消失的那段日子,還有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受盡委屈的感覺。這種感覺甚至比原先更強烈,因為原先她已經慢慢適應,現在那個人突然出現,給出期待,又這樣離開……

「是我自己不爭氣。」

同事過來把陳靜琪拉到窗口,指著樓下剛從住院樓走出來的三個人,說:「走了,你沒日沒夜照顧這麼多天,他連招呼都不過來打一個,良心被狗吃了吧。」

這個時候要掩飾其實都已經太難,陳靜琪沒吭聲,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護士長應該是在別的地方知道了408出院,一路小跑回到值班室,看見陳靜琪的狀態,她就明白了。

護士長湊到窗口,諷刺說:「傻了吧,你說你圖什麼?別人根本就沒拿你當回事,你說你是不是犯賤?」

同事有些不忍,拉了拉護士長說:「護士長,靜琪現在……你就先別說了。」

「怎麼就不能說了」,護士長說,「她這不是犯賤是什麼?」

……

許庭生到車庫把車開出來。

付誠把黃亞明的東西扔進後備箱。

然後兩個人上車,車子發動。

開出去不到十米。

黃亞明說:「調頭。」

許庭生說:「幹嘛?」

「調頭。」

「你想好了?」

「調頭。」

「好。」

***

感謝打賞:謙晉泰臨;燕山夜話;赫赫432879547;finback;黑夜黑眼睛;魚上躍;五娃;清酆;華弟的么么;如果我是d.j;海狸叭叭;黑色虎鯊;等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