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八十一章 小丫頭要表白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開燈,就有人問道。 蘇楠楠一點不忸怩的說:「許願表白成功,因為今天……我要表白。」 說完,她扭頭看了許庭生一眼……小小年紀,她居然會拋媚眼了,…… 這一眼,許庭生生出來「汗『毛...

第二百八十一章小丫頭要表白

「你別罵我,這次不是我要找你的。-..-」

電話接通之後,第一句話,小項凝是這麼說的,帶著些許惴惴不安,還有一些些累積已久的小情緒。

許庭生心說我哪裡捨得,同時故作平靜的反問道:「那是誰找我?」

「是蘇楠楠,她今天生日,我們現在外面唱歌。她喝了點酒,就一定要找你,然後她自己打你那個電話又關機,就叫我幫忙了。」

小項凝仔細解釋著。

許庭生有些困『惑』:「蘇楠楠?她找我幹嘛?」

實際自從暑假的公園事件之後,蘇楠楠這個早熟的『女』孩就時不時會給許庭生髮一些簡訊,許庭生視簡訊內容,偶回偶不回。

小項凝還沒來得及回答,電話被身邊的人接了過去,話筒里,蘇楠楠嬌滴滴的說道:「許老師,今天我生日,我們在唱歌,你可以過來嗎?我,我們都想你了。」

許庭生聽她的聲音,確實有些酒意,想了想說:「你們小朋友一起玩,我就不過來了。記得別喝太多酒,你們還小,又是『女』孩子,……」

大叔的嘮叨還沒完……

「可是凝凝也喝了呀」,蘇楠楠喊道,「凝凝,許老師不肯來,你答應幫我的,快,你來,你幫我叫他過來。」

接著,話筒里重新傳來小項凝的聲音:「你,你過來好嗎?」

「你喝酒了?」許庭生語氣嚴肅道。

「一點點呀,她們都喝了呢。」小項凝怯怯的說。

「暈嗎?」

「一點點呀。」

「你……」許庭生無奈的嘆了口氣,「那我過去,待會送你回家。」

「嗯……啊?你真的來呀?」

「怎麼,你……」

許庭生聽出有點不對勁,小項凝話里似乎有種實際不太願意他過去的感覺。

他剛準備問,那邊電話已經又被蘇楠楠接了過去,她在電話里報了ktv的地址,然後沒給許庭生反悔的機會,直接掛掉了電話。

對比小項凝,這個『女』孩真的太早熟了,許庭生實際並不那麼喜歡項凝和她玩在一起,卻又不好粗暴的干涉。他現在似乎也沒權利干涉。

許庭生掛上電話,會議室里的人幾乎在同一時間湧出來。

「散會了?」許庭生問道。

「中場休息,你電話打完了?」陸芷欣回答。

「是,不過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跟陸芷欣『交』代完,許庭生往樓下走。

剛剛被歧視了的方橙橫身擋在他身前,臉『色』不善說:「許庭生,你這根本就是一言堂嘛,股東里難得就我一個發言,你還根本不理,那你還叫我們這些股東過來幹嘛?」

「本來就沒打算聽你們的意見,形式上尊重一下股東的知情權而已,尤其是你,什麼都不懂,股份又最少,你沒有發言權。」

兩個人本就是冤家,許庭生毫不留情直接把方橙氣到當機,說完擠開人直接往樓下走,任憑身後方橙高跟鞋的聲音一路追來。

一直到走到車子旁邊,許庭生才發現跟著自己的原來不是方橙,是唐雨菲。

「那個,唐小姐……唐助理,我現在準備去辦的是『私』事。不如你先回去吧,其實我多數時候是不需要秘書……額,助理的。」

帶著幾分尷尬,許庭生說道。

唐雨菲很平靜、專業的笑了一下,說:「芷欣,陸總的意思是,讓我跟著你,防止待會會議過程中有問題需要跟你溝通的時候聯繫不上,可以通過我聯繫你。」

許庭生有些汗顏,這種情況還真不是沒有過,可是……

小項凝是絕對不能暴『露』的,讓陸芷欣和公司員工知道自己丟下如此「重大」的會議去找幾個小姑娘唱歌?那就更不行了。

「這樣,你回去吧,就跟芷欣說是我叫你回去的。」許庭生說道。

唐雨菲搖了搖頭,微笑說:「這是我到新崗位后的第一個任務呢。」

「那,你幫我上去拿下包?」許庭生另生一計。

「已經拿了呢。」唐雨菲說完晃了晃手裡許庭生的包,她下來的時候就把許庭生的包帶上了。

「話說一個老闆,背運動包……有點不合適。」唐雨菲說。

許庭生想了想自己之前一身高檔西裝,背個運動包的形象,其實……也還不錯吧?等犀利哥火了你們就知道『混』搭的魅力了。

伸手把包接過來,看著面前油鹽不進的唐雨菲,許庭生認真嚴肅的說:「我是老闆啊,不能得罪的,就算不會開了你,以後也會給你穿小鞋的。」

「我知道的」,唐雨菲忍俊不禁說,「可是互誠每個人都明白一件事,如果一定要在你和陸總之間得罪一個的話,選擇得罪你才是明智的。」

唐雨菲吃定了許庭生是沒真脾氣的,更不會因為這樣就針對自己,所以一點都不慌『亂』。

許庭生沒轍了,苦惱道:「當好人就這麼受欺負嗎?」

唐雨菲光笑不說話。

「好吧,上車。」

許庭生很紳士的打開g5oo副駕駛位置的車『門』,唐雨菲道謝、上車,系好安全帶,許庭生走到另一邊車『門』,開『門』,說道:「記得打電話求救埃」

「啊?什麼?」

「車鑰匙我放車前蓋上。」

說完,許庭生關上車『門』,把車從外面鎖上,把鑰匙放在車前蓋上。

……

打車到ktv,找到包廂,敲開『門』。

大叔慌了。

一房間10幾個十五六歲的挾女』孩,一個男孩都沒有。

許庭生看了看,其中有幾個是暑假在培訓學校上過課,當過許庭生學生的,還有幾個他之前沒有見過,想必也是小項凝和蘇楠楠的同學。

見到許庭生出現,一群十五六歲的小姑娘開始集體起鬨、鼓掌。

許庭生的視線找到小項凝,她坐在牆角,見許庭生看她,眯眼笑起來,揮了揮手。

蘇楠楠戴著個小王冠,穿著白『色』連身公主裙,第一時間歡天喜地的衝過來,直接挽住了許庭生的胳膊。

包廂內起鬨的聲音更大,夾雜各種充滿曖昧的笑聲。

這年頭生活條件好,孩子們發育也好,有些十五六歲的『女』孩子如果把衣服換一下,出去冒充二十歲也不會讓人懷疑,蘇楠楠就屬於這種。

據許庭生之前的了解,她實際比小項凝大半歲,很早就開始戀愛了,而且是跟一些社會小青年。上次的公園事件,她就叫過來過一個。

結果把麻煩越『弄』越大。

從那次過後,許庭生對這個蘇楠楠的觀感就不太好,無奈她是小項凝自之前那個長發『女』孩離開后,學校里最好的朋友。

當然,從待人角度來說,她或許還是不錯的。

前世,許庭生接觸過的項凝的朋友,多是她高中、大學時期的同學。蘇楠楠他沒見過,但是也曾好幾次聽項凝提起。二十幾歲的蘇楠楠,貌似在星巴克上班,兼職平面模特,生活狀態比較自由隨『性』,但是無論如何,她跟項凝的感情一直都還不錯。

還有一點許庭生記憶深刻的是,項凝一直覺得蘇楠楠很漂亮,比她自己漂亮,理由是一直以來追蘇楠楠的男生都多得不行。

此時包廂內十幾個挾女』孩,和蘇楠楠同款的『女』孩大概有兩三個。

另外大部分則跟小項凝一樣,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初高中生。

有些不自在的掙了掙手臂,沒掙開,蘇楠楠完全沒把自己當挾女』孩,借著酒勁整個人靠在許庭生身上,把手臂抱得很緊。

偷瞄一眼,小項凝正跟別人說話,沒往這邊看。

終於進『門』坐下來。

被一群嘰嘰喳喳的小姑娘圍著,敬酒,拱唱歌,大叔感覺比面對那群二代緊張多了,整個人局促不安,手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越是挾女』孩,越喜歡裝成熟,小姑娘們在許庭生面前「生硬」的表演著。

而蘇楠楠那幾個,似乎對這種場面遊刃有餘。

小項凝也跟著喝了兩杯酒,許庭生不好開口,拿眼神制止,被直接無視了。項凝的酒量許庭生是知道的,尤其是啤酒,肯定不到一瓶的量。

似乎一直在等許庭生來,蘇楠楠生日蛋糕還沒切。

有人關了燈。

生日蠟燭點起來。

許庭生光張口不出聲,跟著唱完了生日歌。

蘇楠楠有模有樣的許了願,吹了蠟燭。

「楠楠,你許的什麼願呀?」

還沒顧上開燈,就有人問道。

蘇楠楠一點不忸怩的說:「許願表白成功,因為今天……我要表白。」

說完,她扭頭看了許庭生一眼……小小年紀,她居然會拋媚眼了,……

這一眼,許庭生生出來「汗『毛』直立」的感覺,這個『女』孩根本就把自己當作許庭生的同齡人了。好吧,如果許庭生確實二十歲,事實差的也不算多。

可是內心,他是大叔啊!

大叔全『弄』明白了,這是小屁孩們集體挖了個坑等著他呢!問題是,小項凝居然也是幫凶之一,而且是主力,許庭生這麼一想,就「心碎」了。

這感覺就像是你暗戀的『女』神好不容易終於約你看電影,結果你到場一看,她帶了閨蜜,要介紹給你……

蘇楠楠看許庭生。

許庭生看小項凝。

小項凝不看他。

「所以,就這麼被拋棄了嗎?」

***

補……標題黨……哈哈!

本書來自l/32/3270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