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八十章 互誠的危機和應對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注意,要讓商家簽署排他『性』協議,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以後一旦有了競爭,我們就不可能再有這樣的機會。所以,優惠可以多給,但是協議必須是排他『性』的,而且違約代價一定要大,年限越長越好,讓我們...

第二百八十章互誠的危機和應對

會議前一天,許庭生還是把幾件事情都提前跟陸芷欣仔細『交』代了一下。.訪問:.。

第二天,互誠第一次這麼鄭重其事的會議,規模也算「宏大」。許庭生、陸芷欣、方橙、方餘慶、老歪和李琳琳,六位股東,再加上互誠的高管、中層,將近二十人與會。

培訓學校方面不久前剛騰出來一間空教室,布置了專『門』的會議室和長桌,看起來有模有樣。

許庭生來得不算早也不算晚,進『門』第一時間,他有些意外的發現,自己的位置側後方擺了張椅子,坐了個小姑娘。

說是小姑娘,是以大叔的眼光去看,實際她應該比許庭生還大幾歲,看起來像是大學畢業工作了一兩年的樣子,一身深『色』職業套裝,嚴謹的髮型和標準的笑容。

會議還沒開始,姑娘正抱著筆記本電腦里啪啦的打字。

看她十指如飛,速度飛快,許庭生突然很想給她一個建議:你有這打字速度,別上班了,趕早回家寫文吧,來個霸道總裁什麼的,日更三萬,你以後就是大神了,還是美『女』大神。

趁著還有點時間,許庭生找陸芷欣問了下。

陸芷欣淡定的說:「高薪給你找的助理,名牌大學畢業,在外企幹了半年,不堪外國老闆『騷』擾辭職,在互誠幹了兩個多月,各方面素質都不錯,我剛給提拔上來的。怎麼樣,還滿意嗎?」

助理?其實就是秘書吧?這個……美『女』秘書……職業套裝、****、黑框眼鏡……想想就很香『艷』啊,這事許庭生聽說的很多,平常在寢室看小電影的時候也見識過不少相關劇情……終於要過上這種**的幸福生活了嗎?這,干看著不吃也是享受啊!

許庭生看了看陸芷欣,按捺住滿腦子遐思,冷靜了一下,「圈套,肯定是圈套。」

想到這裡,許庭生苦笑著,故作淡定說:「芷欣,別開玩笑了,要配助理也得是你配啊,我這三天打魚兩天曬的哪用的著?用來擺譜嗎?」

「擺譜也是一方面的需要」,陸芷欣說,「關鍵昨天你跟我說那些事情之後,我發現你平常做的事情比我想象得多,然後你接下去事情雜,『精』力怕會比較分散,有個人幫忙打下手比較好。」

「問題『女』的,年輕,長得也不錯,你放心?」懷揣著不可告人的遐想,許庭生半開玩笑說道。

「沒什麼不放心的,你不是……跟我一起,都會反鎖嗎?……反鎖。」

陸芷欣回答,說完又把那兩個字嚼了一遍。

剛巧這時候老歪進『門』,掃了一眼,喊道:「我看人都來得差不多了,這個,『門』要不要反鎖一下?」

陸芷欣聞聲轉頭怒瞪他一眼,瞪得老歪莫名其妙,只好悻悻作罷。除了許庭生估計沒人知道,「反鎖」這個詞,最近陸總很敏感,很反感。

「來,我給你介紹一下。唐雨菲,互誠千辛萬苦挖來的人才,暫時委屈擔任許總的助理。對了,雨菲姐是我初高中學校的學姐,我們是好朋友。」

陸芷欣把人叫過來,簡到檣堋

「……,這還遐思個屁啊,**個『毛』啊?1許庭生明白了,難怪陸芷欣不擔心,這根本就是她的人。

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在許庭生身邊安『插』間諜,而且是先斬後奏,陸芷欣同學擺脫非正常狀態后,果然霸氣依舊。

而且,經過之前那件事,她似乎下定了某個決心,執行動作迅速、堅決。

許庭生跟本來很有香『艷』『女』秘書潛質的唐雨菲打了個招呼,在心裡默默流淚,在臉上笑容淡定,說:「辛苦你了。你平時還是照常在公司上班吧,有空多幫芷欣一些,她比較忙。我真有事要麻煩你的話,會找你的。」

會議正式開始。

陸芷欣說完開場白,沒有繼續說下去,這讓在座的高管和中層都有些意外,平常互誠的會議,幾乎都是陸芷欣唱主角的,許庭生有時甚至直接不『露』面。

說實話,這些人不是沒見過許庭生,也不是沒和他『交』流過,但說起對許庭生的認識,真的很少。相對陸芷欣的『精』明強幹,所有人都感覺,自家這位老闆才真的像一個二十歲的「小屁孩」,大學生。

互誠要不是薪水實在高,前途看著也光明,再加上陸芷欣讓人信服的表現,在高管、中層這個層次上,還真沒幾個人敢留這乾的……感覺太不靠譜了。

就在大家都等著許庭生開口,等著好好見識一下自家老闆的「真實一面」的時候,許庭生掏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打開揚聲器。

電話接通。

許庭生第一時間笑罵道:「學長,你不厚道啊!剛一轉身就捅刀子。」

電話另一邊,張興科一點不尷尬的說:「我就知道你肯定會來興師問罪,來,罵,等你罵爽了,咱們再好好敘敘兄弟情。」

許庭生說:「滾,你這一刀刀扎的,兄弟情早沒了。我這邊盛海學校都沒老師了。尤其前段時間主打宣傳的兩位名師,臨招生都跑你那去了,我等於免費幫你做宣傳。你總要給我個『交』代吧?」

張興科嘿嘿笑了幾聲,說:「現在情況是這樣,盛海教育培訓市場本就競爭『激』烈,你要進來攪局,又有互誠平台壓陣,這邊都把你當頭號大敵了。所以,盛海各大培訓學校聯手一致,要合力壓你這條過江龍。

這種情況下,你說我站哪一邊?就我這點實力,為了避免被殃及池魚,肯定站他們那邊啊,對吧?」

「沒義氣的東西,沒我頂著他們現在滅的就是你。繼續。」許庭生沒好氣說。

「對對對,所以我得先謝謝你」,張興科嬉皮笑臉的繼續說,「不過,你學校這些個本地名師,我不挖,他們也得挖,這是確定無疑的。與其這樣,不如便宜我,讓我壯大一下實力,順手遞上投名狀,博取他們的信任。等時機成熟,咱們倆兄弟再裡應外合,聯手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片甲不留……」

彼此知根知底,張興科假惺惺得明目張,臭不要臉。

但是至少,他說的情況都是真實的,許庭生要的就是這些,聽完有用部分,不打算繼續聽他廢話,直接掛電話,關機。

然後,微笑看著面前一群人,說:「現在盛海的情況是這樣,怎麼辦?」

「加錢把人挖回來?」

「調岩州的名師上去?」

「在平台招生上打壓他們?」

片刻猶豫之後,中層們把意見一個個提出來,許庭生一概微笑點頭,拿筆記錄。然後繼續把期待的目光投向現場每個人。

「認輸,推遲招生。」

一個突兀的意見出現。

一片不解的目光聚焦。

說話的人叫吳桐,『女』,37歲,幹練的職鈔女』『性』,為了孩子從外地回來岩州,幾經猶豫才進了互誠。她是互誠前段時間「貶黜」了老歪兩口子之後提拔的兩位主管之一。

迎著一片質疑的目光,吳桐鎮定的繼續道:

「認輸,推遲招生。這是我的意見。我們等他們蜜月期過去,包括培訓學校之間的蜜月期,還有名師和培訓學校之間的蜜月期,他們這批人拿了高薪,引發的連鎖反應肯定很大,各種矛盾慢慢都會凸顯出來。

所以,我們等。沒有了共同的敵人,他們的蜜月期不會太長。之後不用我們挖,都會有人主動靠過來。」

「桐姐,你繼續說。」許庭生說道。

「我……,沒有了,我們只有等,或者另闢蹊徑。至於另闢蹊徑應該怎麼做,我剛被提拔上來不久,不了解許總有哪些條件和準備,所以沒辦法給出具體建議。」

就在許多人都暗自嘀咕著,吳桐說了一通等於沒說的時候。

許庭生把一個文件夾順著桌面推過去,說道:「認識清楚,判斷準確,最重要的一點,能坦然承認我們沒辦法,這個很難得。所以,盛海培訓學校的事情,就麻煩桐姐了。正式招生的時候我會過去。」

接到文件夾的當時,吳桐感覺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坑,「我不是說了沒辦法嗎?」

但是,等她打開文件夾翻了幾頁,整個表情瞬間輕鬆下來,微笑回應:「許總放心。」

許庭生借這件事告訴了在場所有互誠中高層一件事:比起勉強的不切實際的努力表現,我更喜歡實話,我也聽得進實話。

這是在養互誠的風氣。

而那個文件夾,讓人好奇,「老闆和吳桐看起來很有把握的樣子。」

「接下來,第二個議題」,許庭生接下去說道,「其實說是通知更恰當一些,互誠教育平台馬上會回歸免費服務,雙向免費。當然,教輔材料我們還是繼續賣的。」

「什麼,中介費那麼多錢,不賺啦?」

股東方橙心疼不已的說了一句。

許庭生瞥她一眼,轉向其他人說:

「大夥不用理她,她一點情況都不了解。現在的情況,兩家同類型平台已經開始試運營,安逸了那麼久,競爭對手終於來了。免費,資金雄厚,它們抱定的想法就是先拖死我們,再考慮盈利。所以,我們第一步必然是回歸免費,這一點什麼策略都不管用,因為對於用戶來說,只有錢最實際。」

「那我們會不會被拖死?」方橙不顧自己剛剛被歧視,憂心忡忡又問了一句。

「會,如果沒有新的利潤點,我們肯定會被拖死。他們現在等於是屯了滿倉的糧食專心來跟我們耗,我們不一樣,我們底子薄,只能邊耗邊開荒耕種,這樣才能活下去,反過來拖死他們。」

說完,許庭生打開了一個ppt,指著身後的投影牆,說:「這個,我的開荒方案。依附在平台之上,針對相似目標群體,我給它取了個名字,叫『餓了吧』。」

「外賣?」方餘慶看了一眼,直接說道。

「對,就是外賣。我們互誠和大學生群體的聯繫是最緊密的,而大學生和外賣之間的關係,不用我說了吧?」許庭生回答。

「這個我知道,我們宿舍大二開始基本就沒怎麼去過食堂」,方餘慶說,「問題叫外賣,打個電話就來的事,人家幹嘛用我們這個?」

「更多選擇,圖文並茂,積分優惠和點評機制。現在我們覆蓋的城市大多經濟發達,寢室和家庭一般都不缺電腦吧?而且藉助平台本身的用戶量,我們在宣傳推廣上可以節約很多資源。這件事目前來說,做大難,但是絕對有得做。」

智能手機時代還沒有到來,許庭生不敢把期望放太高,他說完,見暫時沒人質疑,直接繼續道:

「這件事由陸總負責,傅辛元、王拓兩位主管具體安排實施,互誠除桐姐之外,所有部『門』所有人配合。其實這件事大家完全可以當做是一項福利,走出去,吃、喝、玩,組隊自由,順便談戀愛都行……費用報銷……我唯一的要求,是你們要給我帶回來排他『性』的合作協議。

注意,要讓商家簽署排他『性』協議,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以後一旦有了競爭,我們就不可能再有這樣的機會。所以,優惠可以多給,但是協議必須是排他『性』的,而且違約代價一定要大,年限越長越好,讓我們……綁死他們。」

許庭生說這段話的時候,狀態像是前世在課堂上講抗日戰爭勝利一章,慷慨『激』昂,篤定自信,互誠的中高層們一時間都在為第一次見識自家年輕老闆的另一面而感慨著。

然後,手機鈴響。

會議開始之前,陸芷欣是強調過所有人關機的,許庭生的手機,打完給張興科的電話之後,也關機了,當著所有人的面關的。

所以……

陸芷欣板著臉,環視一圈。每個人都有些緊張的檢查自己的手機,陸芷欣的目光到哪,哪就有回應,「不是我」,「不是我」……

陸芷欣看向許庭生,許庭生心說:「看什麼看?我關……不對,……」

許庭生剛剛是關機了,可是,他還有一個永不關機的手機。那個手機響的話……許庭生毫無形象的一下跳起來,撲向他早先放在會議室一側桌上的包,手忙腳『亂』翻出手機,……

然後,他的表情就變得『精』彩紛呈了。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不顧陸芷欣殺人的目光,許庭生一邊快速出『門』,一邊著臉說:「接下來的會議由陸總主持,你們繼續,不用管我哈。」

他的表情緊張、慌『亂』、急切,看起來就像個沒談過戀愛的小男孩初次接到心上人的電話,然後就什麼都顧不上了,……

「許總」剛剛在員工們心目中建立起來的那點老闆形象,瞬間崩塌。

還好,「鐵面」陸總很鎮定,當作什麼事都沒有,平靜的把會議繼續下去。

「還一句忘了」,前腳剛出『門』的許庭生返身推『門』,探頭進來說,「我本來打算的最後一句,不說可惜了。未來,我會帶你們去納斯達克敲鐘。」

這句話,如果承接他之前的那股氣勢一直到最後,講出來,一定會振奮人心,『激』勵士氣……

但是現在,所有人都只覺得……哎喲我頭好大……我家老闆太不靠譜了。

***

感謝打賞:燕山夜話;長大的孩子;與世界素昧平生;草隨風長;歲月如歌;書寫畫筆;邋遢漢;小小小窩;soong53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