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九章 浪蕩子們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5-04 12:27  |  字數:7581字

第二百七十九章『浪』『盪』子們

三個人在外面吃好,打包回來。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79xs.-

單人病房裡,吊著一隻手臂,拖著一條傷『腿』的黃亞明正慢騰騰的挪下『床』,艱難的,小心翼翼的收拾東西。

「你這什麼情況?」

把幾個餐盒擱在桌上,許庭生問黃亞明。

黃亞明牙咬著一個塑料袋,一隻手艱難的扣著腰帶,含糊說:「我要出院。」

許庭生糊塗了:「別鬧,你這才剛接上,而且這麼嚴重,急著出院幹嘛?」

黃亞明把塑料袋摘下來,任『褲』子往下垮也不管提,誠摯無比的說:「我想了想,你最近『花』錢的地方多,住院太貴,我替你省點錢。」

許庭生看著他:「你什麼時候替我心疼過錢?別折騰了,老實躺著,先吃飯。」

見說不通,黃亞明乾脆不說了,一邊一步步往『門』口挪,一邊態度堅決的說:「我不管,反正我要出院。譚耀、付誠,你們倆誰過來扶我一把,哥一輩子記你們的好。」

「你們倆別理他,肯定有事。咱們看看他到底唱哪一出。」許庭生說。

兩個人不動,黃亞明哀怨的看一眼,低頭自己一步一步的往外挪,看他咬牙忍痛,表情堅決,三個人彼此看看,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嫌護士不漂亮啊?」譚耀問黃亞明,在這種事上,兩個人最心有靈犀。

回答譚耀的是另一個聲音,清亮的『女』聲從『門』口傳來:「408『床』,下午拍片子複查,接得不好掰了重接。」

白衣白帽,戴著口罩的高挑『女』護士走進病房,一雙大眼睛掃到許庭生和付誠,頓了頓,點頭打招呼。

「身材很好啊,眼睛好大好漂亮。這不對啊,這種情況你怎麼可能捨得出院?你轉『性』了?」譚耀攬著黃亞明跟他咬耳朵。

黃亞明嘆一口氣,一聲不吭躺回『床』上。

許庭生拉了拉付誠,說:「怎麼我覺得有點眼熟。」

付誠說:「我也覺得眼熟。」

『女』護士聽見了,猶豫了一下,伸手把口罩摘下來,對許庭生和付誠微笑點頭,說:「我們見過的,我叫陳靜琪。」

許庭生這下明白了,忍住笑,也忍住尷尬,說:「我記得,好久不見,怎麼你不在漸南,來岩州了?」

陳靜琪眼中苦楚一閃而過,微笑說:

「之前身體出了點問題,休息了兩個月,就沒繼續回去上班。然後正好這邊醫院招人,我就過來了。剛入職沒多久,都不知道我們醫院還兼獸醫院,連畜生都治。」

許庭生和付誠干點頭,不知道這句怎麼接。

陳靜琪走到『床』頭櫃前,放下複查單子,順手捏了捏黃亞明的那條傷殘的胳膊,笑著問道:「疼嗎?」

黃亞明「嘶嘶」直『抽』涼氣,心虛諂媚的笑著,不敢躲,也不敢接話。

「疼就對了。要不就是沒接好,神經感測連不上。哦,差點忘了你沒神經。」陳靜琪面無表情說。

黃亞明不敢回嘴。

另外三個艱難的忍著笑。

走到『門』口,陳靜琪回身跟許庭生、付誠『交』代:「我先去別的病房轉一圈,一會還來。這病房湊巧我負責的,所以你們放心,我一定盡心儘力。還有,出院要醫生簽字同意的,我猜他不同意。」

「盡心儘力」四個字被咬得很重,話,實際也是說給某個人聽的。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黃亞明哭喪著臉看著許庭生。

陳靜琪前腳出『門』,譚耀後腳就把『門』關上了,背靠著『門』,興奮的說道:「有情況,我看出來了。快說說,到底什麼情況?」

黃亞明掩飾說:「這個很複雜,說不清。你就別打聽了。」

「其實一點都不複雜,四個字就夠了。」許庭生說。

「哪四個字?」譚耀問。

許庭生說:「睡了。」

付誠接:「跑了。」

譚耀說:「……,我明白了。這……要死人啊,冤家路窄。哎呀,這事……不行,我得再去看看咱家護士姐姐去。」

譚耀出『門』。

病房裡剩下三個人面面相覷。許庭生和付誠開始笑。

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炮聲過後,必有迴響。

陳靜琪就是當初方雲瑤在漸南市醫院住院期間,黃亞明在輸液室死不要臉勾搭上的那個俏麗小護士。後來,陳靜琪認真了,黃亞明睡了跑了,連手機號碼都換了。

現在,報應來了。

黃亞明歪著腦袋看看許庭生,又看看付誠,說:「你們別笑啊!現在怎麼辦?不轉院我會死的。前面你們不在,她進來,看見我,起碼五分鐘干看著不吭聲,我猜她在想怎麼『弄』死我。」

「你沒把她當別的小護士,勾搭一下?」付誠問。

「怎麼可能,就她那對大眼睛,我怎麼可能不記得。夢都夢到好幾回。」黃亞明有些不自然的說。

「念念不忘?那你……」

「喜歡啊!除了她我就沒遇過這款的。問題她是認真的,你們知道嗎?就睡一次,就跟我幻想未來一家三口,甜蜜溫馨了。你們說我怎麼可能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