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八章 連鎖反應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5-01 07:25  |  字數:6425字

第二百七十八章連鎖反應

將陸芷欣送回河岸民居,燒了水,泡了茶,把熱水器『插』上,許庭生回客廳拿了包,對僵坐在沙發上的陸芷欣說:「你好好休息。strong/strong.訪問:.。」

他往外走的時候,陸芷欣突然起身,過來把『門』擋上了。

然後她就那樣木然的杵那擋著,一手緊緊抓住許庭生衣服一塊,看著許庭生,不撒手,也不吭聲。此時的陸芷欣就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內疚、委屈、不知所措,各種情緒都有。

許庭生迎著她明顯藏著猶豫不決的目光,小心翼翼問了三遍,「怎麼了?」

陸芷欣才終於開口,小聲的說:「太晚了,寢室回不去了,你,你住這裡。」

許庭生愣了愣神:「我,還是去賓館住一晚吧,主要……怕我們倆都尷尬。」

說話的時候,許庭生其實就很尷尬,之前一時糊塗做的那事,身為大叔居然對小姑娘那樣……回想起來確實難免窘迫。

陸芷欣聽明白了,以為許庭生是故意的。

她的臉『色』有些發紅,但還是搖頭,依舊擋著『門』,說:「你住這裡。像……」後面的話許庭生沒聽清,陸芷欣聲音很小,像細蚊般含糊的說話,她大概說了「像……,……,也可以。」

可能因為覺得今晚委屈了許庭生,陸芷欣想到了補償,比如再慣著他一回。雖然只要一想,她就心悸發慌。今天這個是**型『性』的陸芷欣,其實整晚都是。

許庭生不明所以的回到沙發坐下。

陸芷欣有些遲疑的走過來,開口問道:「許庭生,你今天是不是生我的氣了?那個,黃亞明就很生氣。」

許庭生說:「沒有,好吧,最開始有一點,但是很快就好了,我應該理解你的。至於黃亞明,他和你只是看待問題的基本狀態不同。放心吧,他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

「基本狀態?」

「比如你的基本狀態是理『性』主導的,而我們,我和黃亞明,很多時候不是。相對來說,他的傾向『性』可能比我更大一些。」

許庭生解釋道:

「這個其實很正常,畢竟哪怕理『性』主義是啟『蒙』運動的哲學基礎,同時期也還是存在反理『性』主義,強調感情至上,希望人可以享受『激』情和衝動的自由。

理『性』是很辛苦的事情。在我而言,完全理『性』的生活是乏味、憋屈、缺乏『色』彩和不可忍受的,百分百理『性』的人,也是可怕的。」

說了一會,好久沒有回歸的高中歷史教師本能又回來了,許庭生意猶未竟,準備長篇大論,康德、盧梭、笛卡爾,一大堆響亮的名字呼之『欲』出。

但是,陸芷欣一句話就把他的熱情擊潰了。

「我是理科生。」她說。

「……,理科生你報什麼英語專業。」灰飛煙滅的許老師撫額嘆息,之前他知道陸芷欣高考成績不錯,但是還真沒注意到這個。

「我隨便填的,當時準備出國呢。而且理科生報英語專業的很多的呀。」陸芷欣認認真真的解釋,又說,「好啦,我知道你高考文綜很好啦,文綜全省第一。」

兩個人終於有了點笑容。

又聊了一會,許庭生終於還是沒忍住,問起了陸家的事情,他沒敢直接問陸父的問題,只試探道:「現在家裡的生意,經營狀況不太好嗎?」

陸芷欣猶豫了一下,說:「其實還不錯的,只是爸爸在香港那邊的生意一直『抽』調了太多資金。」

她說到這裡停住了,許庭生自然也就不好繼續打聽,改問道:「那,那份合同是不是很重要?」

陸芷欣點頭,說:「是。所以,對不起,因為這樣委屈你了。那時候其實就好想跟你走的,只是以為能很快灌醉他,想簽了合同再來找你。結果……」

「他喝的是假酒。」許庭生脫口而出。

「啊?」陸芷欣說,「真的?你怎麼知道?」

「真的……我知道,是因為……」許庭生遲疑。

「因為什麼?」陸芷欣追問。

「因為從你進包廂開始,我有點擔心……就託人開了針孔監控一直盯著。網8書網後來我自己也去看過一陣,只是當時還沒有發現假酒這件事,所以沒能提醒你。」

許庭生尷尬著說完,預料中的繼續追問沒有到來。

陸芷欣沒去問包廂里為什麼會有監控,也沒問許庭生是怎麼做到的,這一刻她只覺得幸福,是的,這件小事,讓陸芷欣覺得幸福,因為被在乎。

她想告訴許庭生,結果還沒來得及說,許庭生把包里的合同拿出來,放在陸芷欣面前。

「你,把它撿回來了?」陸芷欣有些苦楚的說道,「其實沒用的,丁森不會簽的。這件事我回頭想辦法跟我爸爸解釋,我不想再和丁森接觸了。」

「真的?」許庭生看著陸芷欣的眼睛。

「真的」,陸芷欣不迴避,說,「我會任『性』一次。你知道嗎?許庭生,從我八歲以後,你是第一個告訴我我還是小『女』孩,可以任『性』的人。其餘時間,我聽到的是我很懂事,我也必須懂事。」

許庭生沉默了一會,把合同往前推了推,展開笑容說:「你先看看吧。」

陸芷欣帶著困『惑』仔細翻了一下,驚訝道:「怎麼……簽了?」

許庭生說:「嗯。」

接著,許庭生把事情的大概過程講了一遍,然後不自覺的皺著眉頭道:「現在想想,招惹上丁森,我其實還是有點擔心的。」